當前位置:
首頁 > 書畫 >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 ——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張大千,原名正權,後改名爰,字季爰,號大千,別號大千居士、下里巴人,齋名大風堂。四川內江人,祖籍廣東省番禺,1899年5月10日(清光緒二十五年己亥農曆四月初一),出生於四川省內江縣城郊安良里的一個書香門第。傳說其母在其降生之前,夜裡夢一老翁送一小猿入宅,所以在他二十一歲的時候,改名猨,又名爰、季爰。後出家為僧,法號大千,所以世人也稱其為"大千居士"。畫室名大風堂(大陸)、八德園(巴西)、摩耶精舍(台北)等。1983年4月2日因心臟病複發,逝世於台北。

張大千是二十世紀中國畫壇最具傳奇色彩的國畫大師,無論是繪畫、書法、篆刻、詩詞都無所不通。早期專心研習古人書畫,特別在山水畫方面卓有成就。後旅居海外,畫風工寫結合,重彩、水墨融為一體,尤其是潑墨與潑彩,開創了新的藝術風格,被徐悲鴻譽為「五百年來第一人」。

張大千是天才型畫家,其創作達「包眾體之長,兼南北二宗之富麗」,集文人畫、作家畫、宮廷畫和民間藝術為一體。於中國畫人物、山水、花鳥、魚蟲、走獸,工筆、無所不能,無一不精。詩文真率豪放,書法勁拔飄逸,外柔內剛,獨具風采。

張大千的畫風,在早、中年時期主要以臨古仿古居多,花費了一生大部的時間和心力,從清朝一直上溯到隋唐,逐一研究他們的作品,從臨摹到仿作,進而到偽作。

張大千的畫風,先後曾經數度改變,晚年時歷經探索,在57歲時自創潑彩畫法,是在繼承唐代王洽的潑墨畫法的基礎上,揉入西歐繪畫的色光關係,而發展出來的一種山水畫筆墨技法。可貴之處,是技法的變化始終能保持中國畫的傳統特色,創造出一種半抽象墨彩交輝的意境。

張大千30歲以前的畫風可謂「清新俊逸」,50歲進於「瑰麗雄奇」,60歲以後達「蒼深淵穆」之境,80歲後氣質淳化,筆簡墨淡,其獨創潑墨山水,奇偉瑰麗,與天地融合。增強了意境的感染力和畫幅的整體效果。

張大千的藝術生涯和繪畫風格,經歷「師古」、「師自然」、「師心」的三階段:40歲前"以古人為師",40歲至60歲之間以自然為師,60歲後以心為師。早年遍臨古代大師名跡,從石濤、八大到徐渭、郭淳以至宋元諸家乃至敦煌壁畫。60歲後在傳統筆墨基礎上,受西方現代繪畫抽象表現主義的啟發,獨創潑彩畫法,那種墨彩輝映的效果使他的繪畫藝術在深厚的古典藝術底蘊中獨具氣息。

自古以來,一個畫家能否承前啟後、功成名就,很大程度上得力於他傳統功底是否深厚。張大千的傳統功力,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他曾用大量的時間和心血臨摹古人名作,特別是他臨仿石濤和八大的作品更是維妙維肖,幾近亂真,也由此邁出了他繪畫的第一步。他從清代石濤起筆,到八大,陳洪綬、徐渭等,進而廣涉明清諸大家,再到宋元,最後上溯到隋唐。他把歷代有代表性的畫家一一挑出,由近到遠,潛心研究。然而他對這些並不滿足,又向石窟藝術和民間藝術學習,尤其是敦煌面壁三年,臨摹了歷代壁畫,成就輝煌。這些壁畫以時間跨度論,歷經北魏、西魏、隋、唐、五代等朝代。

歷史上許多人臨摹的畫一般只能臨其貌,並未能深入其境;而張大千的偽古直達神似亂真。為了考驗自己的偽古作品能否達到亂真的程度,他請黃賓虹、張蔥玉、羅振玉.吳湖帆、溥儒、陳半丁、葉恭綽等鑒賞名家及世界各國著名博物館專家們的鑒定,並留下了許許多多趣聞軼事。張大千許多偽作的藝術價值及在中國美術史上的地位較之古代名家的真晶已有過之而無不及。現世界上許多博物館都藏有他的偽作,如華盛頓佛利爾美術館收藏有他的《來人吳中三隱》,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收藏有他的《石濤山水》和《梅清山水》,倫敦大英博物館收藏有他的《巨然茂林疊嶂圖》等等。師古人與師造化歷來是畫家所遵循的金玉良言。

師古人自然重要,但師法造化更重要,歷代有成就的畫家都奉行「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做法。大千在學習石濤的同時,也深得古人思想精髓,並能身體力行。張大千說:「古人所謂『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這是什麼意思呢?因為見聞廣博,要從實際觀察得來,不只單靠書本,兩者要相輔而行的。名山大川,熟於胸中,胸中有了丘壑,下筆自然有所依據,要經歷的多才有所獲。山川如此,其他花卉、人物、禽獸都是一樣的。」他又說:「多看名山巨川、世事萬物,以明白物理,體會物情,了解物態。」他平生廣游海內外名山大川,無論是遼闊的中原、秀麗的江南,還是荒莽的塞外、迷濛的關外,無不留下他的足跡。他在一首詩中寫道:「老夫足跡半天下,北游溟渤西西夏。」

在大千遊歷過的名山大川中,他始終把黃山推為第一,曾三次登臨。大千之所以偏愛黃山,主要來自於石濤的影響,黃山既為石濤之師,又為石濤之友。大千說「黃山風景,移步換形,變化很多。別的名山都只有四五景可取,黃山前後數百里方圓,無一不佳。但黃山之險,亦非它處可及,一失足就有粉身碎骨的可能。」大千在50歲之前遍游祖國名山大川,50歲之後更是周遊歐美各洲,這是前代畫家所無從經歷的境界。張大千先後在香港、印度、阿根廷、巴西、美國等地居住,並游遍歐洲、北美、南美、日本,朝鮮、東南亞等地的名勝古迹。所到之處,他都寫了大量的紀游詩和寫生稿,積累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創作素材,同時為他日後藝術的創新創造了良好的條件。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聞是書畫 的精彩文章:

元代饒介《蘭亭帖》《床楣楠木帖》等
中國書法缺乏筆力的書寫,不成其為藝術!
宋連生~楷草對照硬筆書法字帖(65p)
宋拓:李思訓碑單頁版和麓山寺碑高清圖

TAG:聞是書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