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書畫 > 爭鳴——潤格,藝術家繞不開的話題

爭鳴——潤格,藝術家繞不開的話題


爭鳴——潤格,藝術家繞不開的話題

潤格是潤筆費的報酬標準。因詩、文、書、畫的類別而異,各種不同的類別中又因其規格(比如詩、文的長短,書、畫的尺寸大小)而異,有的書、畫作品細緻的大幅、小品、扇面、雜貼等不同品類,文字作品則分公文、詔書、銘文、函、尺牘等不同的類別。其報酬標準均有所不同。當然,也有作家、書畫家自定潤格、明碼標價者,那是少數。

潤格是指書畫家出售作品所列價目標準,又稱潤例、潤約和筆單等,如同發表文章的稿酬一般。制訂潤格的好處在於明碼標價、童叟無欺,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也可以使得一些「小氣鬼」望而卻步,省卻很多精力。早在明代,「吳門四家」之一唐寅就有「閑來寫幅青山賣,不使人間造孽錢」之語,實質上就是一種潤格的表示方式。

爭鳴——潤格,藝術家繞不開的話題

潤格,誰說了算

有人打了一個比較貼切的比方:書法作品在商品社會上流通,書法家相當於生產商,畫廊、經紀人是經銷商,收藏家是最終消費者,而潤格,則是生產商(書家)制定的作品價位。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書法家對自己作品標明潤格,走向市場,是現代藝術的特色之一,特別是近年書法走向專業化,又恰逢盛世,收藏持續升溫,書法家的潤格也隨著市場行情一路「高漲」。然而,我們又必須承認,在書法市場化的今天,潤格的制定絕不是一廂情願的事情。書家制定潤格,符合市場規律嗎?潤格與實際成交價有距離嗎?制定潤格,誰說了算?

潤格自古就有

古時,書家大都是達官顯貴,不為生計所困,性之所至,有時一字千金,有時只為換隻白鵝。至清代,出現了以鬻字為生的專業書法家,潤格才真正流行開來。那時,制定潤格是很講究的,正文之外,往往還會附加一些頗見個性和藝術才情的說明,寥寥數語,意味深長。1759年,鄭板橋別出心裁地公布了自己的潤格:大幅六兩,中幅四兩,小幅二兩。書條、對聯一兩。扇子、斗方五錢。凡送禮物、食物,總不如白銀為妙。公之所送,未必弟之所好也。送現銀則心中喜樂,書畫皆佳。禮物既屬糾纏,賒欠尤為賴帳。年老神倦,亦不能陪諸君子作無益語言也。畫竹多於買竹錢,紙高六尺價三千。任渠話舊論交接,只當秋風過耳也……與鄭板橋一樣,齊白石的潤格也被傳為佳話:像不畫,工細不畫,著色不畫,非其人不畫,促迫不畫。水晶、玉石、牙骨不刻,字小不刻,印語俗不刻,不合用印之人不刻,石丑不刻,偶然戲索者不刻。可見,藝術家賣字賣畫,尊嚴是一等大事。

高漲的潤格

潤格在當代又是什麼狀況呢?為此,記者採訪了相關的專家。

劉先生自2000年開始介入當代書法市場,他說,剛開始書家的市場意識不強,潤格也不高,但很快,隨著國家經濟的快速發展,書法市場也迅速升溫,知名書家的生活得到了較大改觀。在利好的行情下,一部分人的潤格每年都翻番,甚至出現當代書家的潤格比民國時期的作品價位還要高。

多年從事書法收藏的齊玉新頗有感觸地說:「書家自己擬定的潤格,現在只能作為參考用,和實際市場流通價格有時候差距很大。市場流通的價格可能受到書畫家作品數量、質量、宣傳、名氣以及收藏家認可度等諸多因素的影響。相對而言,目前當代的書畫市場,潤格基本都是高於市場流通價格的。」

「相較當代美術作品,書法作品的潤格整體並不算高。」中國書協副主席林岫說。

是什麼在影響潤格

如果說商品有基礎成本的話,書法作品也有,那就是書家長年練習書法的投入,這些投入,最終還是以作品的藝術質量說話。然而,潤格形成的外在因素也很多,中國書協理事、文物出版社社長、中國書畫收藏家協會會長蘇士澍說:「潤格的高低並不代表藝術水平的高低,它是各種因素綜合影響的結果。正是這些非藝術的因素,讓潤格變得複雜,使人難以看清其真面目。這樣,有的人在領導的位置上作品價位一路飆升,一下台馬上掉價。」在地域上,書法普及率高、經濟發達地區的書家潤格相對就高些。

更有甚者,有些畫廊通過拍賣假成交抬高書家潤格,助長了惡意炒作,帶來許多不良影響。

林岫說,很多有才華的書家願意從政,與現在的社會風氣很有關係。為什麼不把靜修作為提高作品質量的途徑?本應做學問的時間去跑關係了,這樣的潤格是虛的,最後吃虧的還是中國書法事業。

藝術評論人朱其認為:「從一個國家藝術市場正常的成長規律來說,至少要等民國初期的作品上升到一定價位以後,後面的才可以依次跟進。最近10年的作品,已經是民國初期一些大師作品的10倍,這明顯違背市場規律。」

潤格是把雙刃劍

對自身藝術價值的判斷,不是每個人都能看得清,這樣的結果是,潤格制定的隨意性比較大。因此,在不少人眼中,書畫家的潤格只是個人行為,市場上流通的才能真正體現其作品價值。收藏者吾爾說,當代的交往習慣,助推了書法的「禮品市場」,潤格就像禮品的外包裝,必須「好看」。一位未透露姓名的朋友說,潤格很高的書畫家大都會遇到這三種情況中的一種:按照潤格根本賣不掉;碰見了不懂行的人;公家埋單。

蘇士澍對記者說:「書法走向市場是社會的進步,但書家不能一味追求高潤格,不能為了達到多少錢一尺而想盡辦法。」有不少藝術家認定,潤格制定得越高,就越能表明自己的身價,這是個大大的錯誤。中國書協鑒定委員會副主任陳春思說,脫離實際的潤格其實對書家自己非常有害。今天職務一升,明天就漲一倍,而其作品質量會有多大變化呢?他說:「經過連年的漲價,目前已經有很多書家的潤格處在一個高懸的虛位上,這就給收藏家帶來了危險,如果作品不繼續漲,就意味著最新收進的作品無利甚至會賠錢,如果繼續漲,則會離市場越來越遠。處在這樣一個潤格的高位上,騎虎難下,很是尷尬。」

更重要的是,藝術家不能被眼前利益束住手腳,從而放棄自己的藝術探索,這一點,齊白石做得很明智。上世紀30年代初,已經名滿天下的齊白石,潤格在北京處在中流水平,這樣求字的人多,在作品創作上便有自己的話語權,所以他可以有那麼多的「不合作」。這種知足的潤格觀使齊白石以最輕鬆的心態為藝,雖賣字卻不為其所累,最終成就了他。

潤格其實也是調節藝術市場的槓桿。中國書協主席張海每天都會遇到求字者,對於一個有著書法理想的人來說,整天應酬是件無奈的事,最好的辦法,就是提高潤格,讓大部分人在潤格面前止步,這樣才能有更多的時間充實自己。

怎樣制定潤格

制定潤格是有規律可尋的,陳春思說,書家首先要有自知之明,然後看其書法水平、影響、當地的經濟情況等,再參考比照與自己差不多的人。吾爾說,現在制定潤格,參考名氣的成分多些,這就導致書家只賣名氣,而不是精品,這是錯誤的觀念。此外,藝術家與市場之間,大多還缺少一個重要環節,即經紀人。最合理的做法是,書家的潤格由經紀人根據市場情況來確定和判斷。

中央美術學院藝術市場分析中心主任趙力說:「啤酒本來沒有泡沫,倒酒的倒得不好就倒出了泡沫。」新進入市場的買家需要學會「倒酒」,學會分析「泡沫」。對於潤格的制定,不僅是藝術家的事,也是經紀人、收藏家必須要面對的。

經歷過股市、基金市場的頓挫,人們也開始冷靜地面對書法市場。市場越成熟,外在因素的干擾就會越小,潤格與市場之間的差距也會越來越小。如果這樣,作品的藝術價值將與潤格真正掛鉤,我們期待著這一天的到來。(樊利傑)

爭鳴——潤格,藝術家繞不開的話題

圖文來自網路

藝術水平是潤格的唯一標準

《中國書畫報》曾發表《荒唐的書法「潤格表」》一文,是一篇好文章,我完全贊同作者楊衛列的觀點。

書法與繪畫作為特殊商品,在面向市場時,其經濟價值究竟應該由哪些因素決定?楊文說的好:「決定其價格高低的終極因素,一定是其藝術水平的高低,而非其他的外在的附著物,如職位高低,名氣大小等等。」此理眾所周知,無可辯駁。然而,令人驚詫的是,華硯齋先生竟然著文《從「書協潤格」談書協》(載《中國書畫報》第101期),對楊文橫加指責,而且強詞奪理地為那份荒唐的「潤格表」辯護、貼金。

順著華文的思路,我也先說「官本位」問題。眾所周知,「官本位」在任何時代和社會背景下都是不良現象,都應該受到譴責和抵制,否則社會就不能進步,國家也不會富強。然而,華文卻說什麼:「……它的存在是客觀事實,起碼在『英特納雄耐爾』實現之前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還要存在相當一個時期。」對社會弊端姑息遷就,聽之任之,這種「存在即合理」的觀點顯然是荒謬和錯誤的。難道我們能夠以「國情」和「體制」為理由,以共產主義尚未實現為借口,對貪污腐敗、殺人搶劫姑息縱容、聽之任之嗎?

再說書協成員的職位頭銜與其藝術水平的關係。真不知信息靈通的華硯齋先生是如何統計出的,我國現有各專業協會的領導成員「絕大多數是科班出身」、「絕大多數是具有真才實學並達到一定專業水平」,並由此得出結論書協乃是「精英薈萃之處」。其實這才是典型的似是而非的「偉大的空話」!因為書協主席也好,副主席也好,僅僅是個「頭銜」而已,正如體協主席、雜技團團長的專業水平就未必也不必超過普通運動員、演員。俗話說:「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若將全國各地書協主席、副主席、理事的作品隱去姓名,打分評判,我能斷定,其「烏紗帽」大小與藝術水平「成正比者」絕非多數。在一些地方,書協美協,已經墮落為一些不學無術者牟取私利、欺世盜名的招牌;擁有各種「頭銜」者是否是「有工作能力、責任心和奉獻精神,並取得一定成就的佼佼者」,早已是一個大大的未知數……在這種現實背景下,湖南省書協提出一個「潤格表」,豈止荒唐,恰恰也證明了他們對書法藝術規律和管理工作的無知和不稱職。

爭鳴——潤格,藝術家繞不開的話題

另外,華文以各行各業都在執行政府「按不同職位享受不同待遇」為例,進一步強調了湖南省書協「潤格表」的合理性,亦令人百思而不得其解。因為「按不同職位享受不同待遇」指的是工資待遇,而非藝術品價格,所謂「欽定潤格」實為計劃經濟的遺風流毒,應該堅決批判與摒棄。市場是無情的,也是公正的,藝術品的市場價格只能由藝術家自己來定——古人如此,今人也完全可以如此。「欽定潤格」對不懂藝術的買家來說是誤導,是愚弄,更是對市場秩序的公開擾亂。至於華文所說那些「羞於談錢」者和「不想付費」者,我認為那是他們自身觀念滯後,對市場經濟尚需理解和適應。而對於絕大多數書協基層會員,「欽定潤格」非但起不到任何積極作用,反而會使他們顯得更不值錢!

位高則價高,位低則價低——湖南省書協的這一舉動不禁使人想起西晉文人左思《詠史》詩:「鬱郁澗底松,離離山上苗,以彼徑寸莖,蔭此百尺條,地勢使之然,由來非一朝……」歸根結底,書畫作者的頭銜、地位、職務等等均為與市場無關的客觀因素,而決定書畫潤格的唯一標準只能是作品的藝術水平。

受不同待遇」指的是工資待遇,而非藝術品價格,所謂「欽定潤格」實為計劃經濟的遺風流毒,應該堅決批判與摒棄。市場是無情的,也是公正的,藝術品的市場價格只能由藝術家自己來定——古人如此,今人也完全可以如此。「欽定潤格」對不懂藝術的買家來說是誤導,是愚弄,更是對市場秩序的公開擾亂。至於華文所說那些「羞於談錢」者和「不想付費」者,我認為那是他們自身觀念滯後,對市場經濟尚需理解和適應。而對於絕大多數書協基層會員,「欽定潤格」非但起不到任何積極作用,反而會使他們顯得更不值錢!(佚名)

爭鳴——潤格,藝術家繞不開的話題

也說潤格

理性消費藝術品有益身心健康,在消費過程中逐步提高鑒賞力,達到愉悅生活、升華人格、和睦家庭、和諧社會之目的,是一種良好的學習和生活方式, 理性消費藝術品有三大原則:一、喜愛;二、力所能及;三、循序漸進。

藝術品消費常見不良心態有:

一、貪心;

二、牟利心理;

三、消費超出個人支付能力之藝術品,犧牲正常之生活,因噎廢食。

藝術品有別於普通商品:商品是物質產品,有交換價格,是凝聚在商品中的是無差別的人類勞動,講究價廉物美、交易過程的公平誠信;文藝作品屬於精神產品,一般在具有較高文化程度的人群中交流,藝術無價,支付藝術家提出之潤格是對知識和文化之尊重。

藝,性情中人之遊戲,當作商品買賣有損格調。藝術品之價值在於作品之文化內涵,作品文化內涵是作者文化程度之體現,尊重知識尊重文化是文明社會中人之基本品德。

潤格是凝聚在藝術品中的有差別的文化內涵,境界與格調源自才學,君子恥於言利,讀書人「不為五斗米折腰」,藝術品以格調動人,故有求字求印之說,真誠求印,方有潤格。

潤格是文藝作品交流專用語,又稱潤例、潤筆、筆單。《隋書?鄭譯傳》:「上令內史令李德林立作詔書,高熲戲謂譯曰:『筆干。』譯答曰:『出為方岳,權策言歸,不得一錢,何以潤筆?』上大笑。」後以「潤筆」稱請人作詩文書畫的酬勞。歐陽修《歸田錄》卷二:「蔡君謨既為余書《集古錄自序》刻石,其字尤精勁,為世所珍。余以鼠須粟尾筆、銅綠筆格、大小龍茶、惠山泉等物為潤筆。」

史上名人撰寫潤格因閱歷境遇、涵養心態、旨趣文風不同,訴諸筆端,或質樸清雋、直白無華,或幽默詼諧、妙語連珠,春蘭秋菊,姿香殊異,每構文苑奇葩、絕妙好詞。

黃炎培是晚清舉人,一生歷滿清、民國和新中國三個歷史時期,閱盡人間滄桑、世態炎涼,自撰潤格曰:「淵明不為五斗折腰去做官,我乃肯為五斗折腰來作書。做官作書何曾殊,但問意義之有無。做官不以福民乃殃民,此等官僚害子孫。如我作書言言皆已出:讀我詩篇,喜怒哀樂情洋溢;讀我文章,嬉笑怒罵可愈頭風疾;有時寫格言,使人資儆惕。我今定價一聯一幅一扇米五斗。益人身與心,非徒糊我口。還有一言,諸君諒焉。非我高抬聲價趨人前,無奈紙幣膨脹不值錢。」

近代文人郭守廬先生「潤格」取名《賣文小啟》,風格頗似元代雜曲小令:「一、大不能為盜為寇,小不能為竊為偷,士生今世,本來命里該休,發甚窮愁,想出風頭;二、筆不會挑事撥非,口不會稱王道霸,閑空文章,自問也難值價,擺甚臭架,招人笑罵;三、妻不會賣乖鬻俏,子不會得勢拿權,一支禿筆,與我生命相連,及甚新鮮,為的金錢;四、當不上舊式名流,交不上時髦政客,沒字招牌,哪裡有人認得,管甚黑白,出張潤格。」

爭鳴——潤格,藝術家繞不開的話題

聞一多在昆明西南聯大執教,由於國統區通貨膨脹,貨幣貶值,身為著名教授,其微薄之薪金,仍難以養活一家八口。在諸位學者同仁梅貽琦、蔣夢麟、唐蘭、朱自清、沈從文等人的鼓動下,掛牌刻章治印換取升斗之資,聊補家用不足。聞一多先生的「潤格」文字並非親撰,而是由浦江清教授代擬,文體風格亦與前者迥然有別。文曰:"秦璽漢印,雕金刻玉之流長;殷契周銘,古文奇字之源遠。自非博雅君子,難率而以操觚,儻有稽古宏長,偶涉筆以成趣,浠水聞一多先生,文壇先進,經學名家,辨文字於毫芒,幾人知己;談風雅之源始,海內推崇。斫輪老手,積習未忘;佔畢餘暇,留心佳凍。惟是溫馨古澤,徒激賞於知交;何當琬琰名章,共榷揚於並世。黃濟叔之長髯飄灑,今見其人;程瑤田之鐵筆恬愉,世尊其學。綴短言為引,聊定薄潤於後……」通體以駢體寫就,對偶工整,詞采富麗,廣徵博引,融古籍詩文詞賦佳句於其中,又不見雕琢痕迹。

齊白石年逾古稀,曾出「潤格」:「余年七十有餘矣,苦思休息而未能,因有惡觸,心病大作,畫刻日不暇給,病倦交加,故將潤格增加。自必叩門人少,人若我棄,得其靜養,庶保天年,是為大幸矣。白求及短減潤金賒欠退換諸君,從此諒之,不必見面,恐能病急。余不求人介紹,有必欲介紹者,勿望酬謝。……」

鄭板橋潤格:「大幅六兩,中幅四兩,小幅二兩。書條、對聯一兩。扇子、斗方五錢。凡送禮物、食物,總不如白銀為妙。公之所送,未必弟之所好也。送現銀則心中喜樂,書畫皆佳。禮物既屬糾纏,賒欠尤為賴帳。年老神倦,亦不能陪諸君子作無益語言也。畫竹多於買竹錢,紙高六尺價三千。任渠話舊論交接,只當秋風過耳也。乾隆己卯,拙公和尚屬書謝客。」

當時江西有位張真人,受乾隆垂青,入京覲見後路過揚州,當地商人都爭著逢迎拍馬。有一位想請鄭板橋為張真人寫一幅對聯,為此他特差人去江西定做了長丈許、寬六尺多的大紙,攜至板橋處。這紙實在太大,遠遠超出板橋「大幅六兩」的範疇,又要為其撰句,所以要特別地問一下價錢。鄭板橋不假思索地開價1000兩,來人畢竟是揚州的生意老手,隨口殺價500兩,不料板橋亦不假思索,欣然應允。提筆一揮而就,頃成上聯:「龍虎山上真宰相。」來人讚不絕口,並請寫下聯。板橋笑答:「說好一千兩,你只出五百兩,我只好給你寫一半。」來人這才發現吃了虧,情急之下又去請示大商人,商人哭笑不得,只好如數奉上,鄭板橋這才寫了下聯:「麒麟閣下活神仙。」

吳昌碩1919年元旦制訂《缶廬潤格》:「衰翁新年七十六,醉拉龍賓揮虎仆。倚醉狂索買醉錢,聊復爾爾曰從俗。舊有潤格,鍥行略同坊肆書帙,今須再版。余亦衰且甚矣,深違在得之戒,時耶?境耶?不獲自已,知我者亮之……」

賈平凹,不光文章名揚天下,近年來,其書法繪畫技能漸長,逐驚動於世,求字索畫者紛紛,為此賈先生寫一潤格短文,掛於居室客廳,全文如下:「自古字畫賣錢,我當然開價,去年每幅字千元,每張畫仟伍,今年人老筆也老,米價漲字畫價也漲。一、字斗方仟元,中堂仟伍;二、匾額一字伍佰;三、畫斗方仟五,條幅仟伍,中堂貳仟。官也罷,民也罷,男也罷,女也罷。認錢不認官,看人不看性。一手交錢,一手拿貨,對誰都好,對你會更好。你不捨得錢,我不捨得墨,對誰也好,對我尤其好。生人熟人都是客,成交不成交請喝茶」。(藤影閣主)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聞是書畫 的精彩文章:

《張大千畫集》之一——山水畫(青綠色山水)
宋·蔡京行書作品《大觀御筆記》明拓本等作品辨析
元代饒介《蘭亭帖》《床楣楠木帖》等
中國書法缺乏筆力的書寫,不成其為藝術!
宋連生~楷草對照硬筆書法字帖(65p)

TAG:聞是書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