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最新 > 機器在思考嗎?在MoMA看計算機如何重塑藝術與設計

機器在思考嗎?在MoMA看計算機如何重塑藝術與設計

紐約。時至今日,人們已經習慣接受不同於紙上繪畫或者雕塑的各種新的藝術形式,科技的革新引導著藝術的發展,不論是智能手機還是計算機都在重構我們對藝術的理解。計算機已超越了其用作計算的機器本身,成為了藝術創作的新題材、新媒介和新方式。11月13日起,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以「思考機器:計算機時代的藝術和設計,1959-1989 (Thinking Machines: Art and Design in the Computer Age,1959–1989)」為主題,通過展出1959至1989年期間一系列利用計算機設計或以計算機作為靈感的視頻、音樂、繪畫、建築設計和裝置作品,探討了計算機是如何重塑藝術創造、工作生活和社會關係。

▲ 「思考機器:計算機時代的藝術和設計,1959-1989」展廳前,圖片來源: TANC

展覽位於MoMA三樓一個不算很大的展廳中,但聚集於此的觀眾卻不少。一段無聲打字機效果的展覽介紹將人們引入展廳,這是展覽的第一個部分「試驗階段:1960-1969」。

▲晶元邏輯層次設計稿,德州儀器(右);打孔機效果圖組,IBM(中);隨機存取磁碟驅動器控制面板,IBM(左);圖片來源: TANC

往裡走,正面的牆壁上陳列著一件顯眼的大幅工程設計圖案,這是來自德州儀器的晶元邏輯層次設計稿。它的旁邊懸掛著一組三張利用IBM打孔機製作的圖片,上面大小不一的小孔有規律排列,形成一種秩序下具有韻律的美感。再稍往左移動腳步,一堆看起來雜亂無章的線,這是由IBM開發的隨機存取磁碟驅動器的控制面板。

▲ 查理斯·蘇黎的《蜂鳥》,1968年,圖片來源: TANC

展廳左上方一塊顯示屏中正在播放的無聲影片:白色背景上以隨機位置生長出長短不一的黑色線條,它們在某種旋轉指引下慢慢組成了一隻蜂鳥的樣子。這是查理斯·蘇黎(Charles A. Csuri)於1968年創作的《蜂鳥(Hummingbird)》。蘇黎是一位擅長以數學運算來從事創作的藝術家,他曾被史密森雜誌譽為計算機圖形動畫和數字藝術之父,作品被世界各地博物館廣為收藏。1967年蘇黎開始動畫創作,他利用電腦運算進行創造性探索,以人臉、青蛙、蜂鳥等元素進行變形。今天,變形已經成為不同圖案形式之間無縫過渡的一種常用手段,而蘇黎的早期動畫預示了這種變形技術。影片《蜂鳥》曾在布魯塞爾舉辦的第四屆國際實驗電影大賽中驚艷全場,獲得了國際讚譽,並成為上個世紀50年代末期到60年代早期計算機文化的重要代表作品。 這個影片完成不久之後便被MoMA收藏,成為MoMA館藏中第一件利用計算機製作的藝術品。

▲ 「思考機器:計算機時代的藝術和設計,1959-1989」展廳中呈現了「編程藝術(Arte Programmata)」中的展品,圖片來源: TANC

1962年,義大利設計師布魯諾·莫那(Bruno Munari)和吉奧吉奧·索伊(Giorgio Soavi)在米蘭舉辦了名為「編程藝術(Arte Programmata)」的展覽,展覽聚焦戰後義大利出現的最具開創性的編程藝術運動以及與之相關的藝術家和藝術團體。這些藝術家認為藝術必須擁有活力和參與性,他們的目標是創造互動的作品和空間,從而消除繪畫、雕塑、裝置、藝術家與公眾之間的界限。

▲ 詹尼·科倫坡的動態雕塑《脈衝結構》,1959年,圖片來源: TANC

在此背景下,義大利動態藝術的主要人物詹尼·科倫坡(Gianni Colombo)開始進行動態雕塑的創作,試圖以機械系統的編程製作通過與觀眾接觸後才能完成的「開放性」作品。本次展覽中呈現了科倫坡1959年的動態雕塑作品《脈衝結構(Pulsating Structuralization)》和義大利著名現代派藝術家恩佐·馬里(Enzo Mari)的一幅電腦海報設計。

▲ 世界上第一款個人電腦「Programma 101」,圖片來源: MoMA

這些參與編程藝術運動的藝術家們在義大利著名電子品牌奧利維蒂公司(Olivetti Corporation)的庇護下工作,在享有他們先進技術的同時,有意模糊了藝術、計算和設計之間的界限。1965年10月,奧利維蒂在紐約世博會推出了世界上第一款個人電腦「Programma 101」。這件具有歷史意義的電腦也被置於展廳中間一個透明展櫃里。

結束第一部分的展覽後,一個半封閉式館中館中陳列著此次展覽中最大的作品:貝麗爾·克羅特(Beryl Korot)的五路視頻裝置作品「文本和評論(Text and Commentary)」,它被視為展覽的第二階段「轉型階段:1970-1979」的代表作。

▲ 貝麗爾·克羅特的五路視頻裝置「文本和評論」,1976-1977年,圖片來源: MoMA

空間中,五件寬約11英寸的織物並排懸掛,它們對面,五個顯示屏中播放著對應織物的製作過程和所使用的程序注釋,另一面牆壁上則陳列著五件織物使用的五種圖案。克羅特從上個世紀70年代開始對織女的工作歷史形式感興趣,她認為,織布機進行圖案設計和創造的過程是一種傳遞複雜信息的早期方式,並將手工織布機視為計算機的雛形。事實上,1804年,約瑟夫·瑪麗·雅卡爾(Joseph Marie Jacquard)就曾利用預先打孔的卡片來控制織物的編織樣式,不僅為紡織業帶來革命,也為計算機時代作出了巨大的貢獻。而「文本和評論」嘗試在這種古老科技和新科技之間展開對話。

▲ 瓦爾德瑪·科爾德羅的《Gente Ampli*2》,1972年,圖片來源: MoMA

走到館中館的後方,空間不再局促,視野也變得開闊起來。巴西藝術家瓦爾德瑪·科爾德羅(Waldemar Cordeiro)作為電腦藝術的先驅,作品中融入了嚴謹的數學美感。他的《Gente Ampli*2》在展廳右邊非常醒目,遠遠看去,似乎是一張抽象的黑白人物畫像。實際上,這個作品是基於一張反對軍事獨裁示威的照片,再利用打字機,還原相片上明暗關係的列印作品。

▲ 「思考機器:計算機時代的藝術和設計,1959-1989」中維拉·莫爾納作品前,圖片來源: TANC

▲ 維拉·莫爾納的《尋找保羅·克雷》,1971年,圖片來源: MoMA

同樣利用數學美感進行創作的還有維拉·莫爾納(Vera Molnár)的兩幅同名作品《尋找保羅·克雷(à la recherche de Paul Klee )》,這是維拉對藝術家保羅·克雷立體主義的數字化重塑。兩幅作品分別由繪圖儀和徒手繪製,並列展示。儘管第一眼看上去非常相似,但仔細觀察後還是可以發現有計算機輔助的版本比手繪版本更加細緻,對顏色的捕捉也更加精確。作為一種「機器想像力」,她的程序既是工具,也是對傳統視覺圖像的重新編程。策展人肖恩·安德森(Sean Anderson)和詹保羅·比安科尼(Giampaolo Bianconi) 表示:「莫爾納的作品是展覽中重要的組成部分。她的作品證明了藝術家和設計師即使沒有直接使用計算機,在他們的工作過程中也伴隨著邏輯思考。」

▲ 「思考機器:計算機時代的藝術和設計,1959-1989」展覽現場,圖片來源: TANC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起,一些公司開始嘗試使用高速處理器和友好界面來設計更小型且更適合個人使用的計算機。展廳的中央,兩台來自蘋果公司的計算機:麥金塔128K家用電腦(Macintosh 128K HomeComputer)和麥金塔XL家用電腦(Macintosh XL Home Computer),宣告了展覽第三部分「增值階段:1980-1989」的開始。在這個期間,隨著個人計算機高速發展,藝術家們逐漸開始關注技術如何對我們所生活的空間,以及社會生活產生影響。

▲「思考機器:計算機時代的藝術和設計,1959-1989」展覽現場,圖片來源:Peter Butler

▲ 安格妮絲·丹妮絲的《蝸牛金字塔》,1988年,圖片來源:MoMA

美國藝術家安格妮絲·丹妮絲(Agnes Denes)從上個世紀60年代末開始擺脫繪畫,轉向更廣泛的媒介創作。與此同時,她開始製作更加註重精確性的作品,並將這種藝術形式命名為「視覺哲學」:一種以數學、哲學和符號邏輯進行靈感創作的圖形。這次展出的作品《蝸牛金字塔(Snail Pyramid)》是她金字塔系列作品中的一幅,這個由具有數學計算美感的蝸牛形狀幾何體,是安格妮絲對自給自足的未來世界棲息地模式的一種探索。

▲ 李·弗里德蘭德的一組紀實攝影作品,圖片來源: TANC

此外,館中館背面牆壁上的一系列攝影作品也非常引人注目:十二幅同樣景別的黑白人像依次排開,這些照片的主角們有著不同的性別、年齡、人種和職業,但相同的是,他們都神情嚴肅地正在對著電腦工作。這是1980年代攝影家李·弗里德蘭德(Lee Friedlander)在馬薩諸塞州128號走廊和美國中西部工廠里拍攝的一組紀實攝影作品。弗里德蘭德以關注美國不斷變化的社會景觀而聞名,在這組作品中,他巧妙地從屏幕的視角來記錄看著屏幕的人,表現了計算機對工作形態的改變,以此來思考隨著小型計算機普及帶來的工業社會轉型。

▲「思考機器:計算機時代的藝術和設計,1959-1989」展覽現場,圖片來源:TANC

八十年代末,信息化浪潮開始席捲全球, 以集成多媒體和互聯網等技術綜合而成的第二次信息革命開始。1989年,萬維網開始被公眾所使用,重塑了人類的交流方式。藝術家和設計師們開始通過新科技來表達對藝術的新理解,互動性和體驗性也開始在他們的作品中萌芽。自此,觀眾不再是藝術家及其作品的旁觀者,而是可以參與其中,成為其作品的一部分。

從某種意義上說,計算機改變了美學的方向和結構。正因為有這些會思考的機器,藝術創作、工作生活和社會關係被賦予了更多的可能性。(撰文/周伊夏、陳璐)

思考機器:計算機時代的藝術和設計,1959-1989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 2017.11.13 – 2018.04.08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THE ART NEWSPAPER 的精彩文章:

TAG:THE ART NEWSPAP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