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史 > 從齊威王的從諫如流,到周厲王的道路以目

從齊威王的從諫如流,到周厲王的道路以目

原標題:從齊威王的從諫如流,到周厲王的道路以目


轉載請註明出處:阿甘看天下


§從『善』如流

有日子一段時間以來,開始斷斷續續收到一些陌生的『善意』提示,多談論點別的,少談論啥啥。也時常在文章留言中甚至小圈子內,看到有朋友呼籲不要光提意見,也要給出些解決方案才好。


每每看到這些,總是在心底里默默嘆一口氣。筆者的文章並非寫給那些掩耳盜鈴的人看的,因為他們對世情並非不了解,而是利益攸關不想去改變;文章只是寫給市井大眾們,期冀其中的穎悟者能藉此看清一些世道,並順勢而為去做點兒什麼。人這一生,縱然不去想『治國平天下』,但『修身齊家』卻總是要做到的吧?


聽人勸者吃飽飯。時下小雪節氣,一年之中最寒冷的時節即將到來,順應天時閑扯段歷史。而且信馬由韁扯到哪算哪兒,並不拘主題。但如此一來,


§人性亘古

高舉『實用主義』大旗的朋友們少不了要腹誹,我們並不需要聽恁多的勞什子大道理,也不需要看到光鮮亮麗背後的真實陰暗面,我們只是想知道解決辦法,和如何不費心力賺到錢。你跟我們談論歷史有個卵用?到底有用沒用?當然是有的。


攫利是亘古以來人之天性,雖王侯卿相不能免俗,而歷史中恰恰凝固著不變的人性。人性是個什麼東西?這麼說吧,無論人類社會發展到何種高度,無論科技手段進步到追星攬月,歷史之所以不斷地重複輪迴,就是因為不變的人性在起作用。人類在相似的環境中遇到相似的問題,總會做出相似、甚至是完全相同的選擇。


舉個小栗子。混跡官場又追求上進的人,手頭總不忘抱一本《厚黑學》啃讀,這是不是古為今用?說穿了就是在利用人性中的……嗯,撥弄道術達到目的而已。


§再論道術


說到道術,記起了以前被妻子脅迫陪看一檔叫做『非誠勿擾』的電視節目。放眼望去,滿目公主王子小鮮肉兒。筆者雖不太喜看這類東西,但偶然看到一個名喚作黃菡的女士,對一個工於算計的男嘉賓說出了一番話,讓筆者大讚。

那位黃女士原話是這麼講的——以道為本,以術為行,本末倒置,害人害己。


筆者也曾略略翻過《道德經》,並自負稍有些許心得。所謂道者,天下萬物的運行規律;術者,以道為本的正確應對,也就是符合道的、正確的做事方法。有道無術者固然是無用的書獃子,但有術無道者那可就是大禍害了。回到正題。


對於只做不說的人來說呢,看準一門自己喜歡並擅長做的事情去做,從跬步慢慢做起,雖不一定終能致千里,但養家糊口混個小康啥的相信還並不算是什麼難事。


§ⅳ 只說不做


難就難在只說不做者,他們眼中總是只看到成功者左擁右抱的鮮花美女,而看不見人家徹夜輾轉、深思熟慮的決策過程,和一步一個腳印踐行目標灑下的一路汗水。這其中當然也包括靠經營權力成功的呂不韋們,以及後世爭相簇擁效仿的徒子徒孫們。沒辦法,國情如此,這類人還吃香得很。悖論在於,恰是只說不做者,

一邊廂享受著每個月幾千塊錢的所謂『穩定』生活,享受著假期、周末的家庭團聚,一邊廂卻在憧憬著通過奇遇或者一點子小小的代價,獲得一個點石成金的秘方,從此告別買棟房子、換部車子就累成狗的窘迫人生。試問這公平嗎?而不公平的念想從來就不應該有,即使僥倖中了彩票、踩了狗屎運,那也註定長久不了。


再舉個小栗子。總有些上班時間無所事事但又心有不甘的蟻族,天天茫茫蕩蕩泡在網上,尋找一些看起來讓人怦然心動的發財項目、理財產品……卻也知道並不太靠譜兒,當然更沒有花錢買當受的勇氣,日復一日浪費著時間。那麼請問,


您有這份時間,即使天天盯著屏幕打新股,一年下來也應該有筆可觀的收入吧?更何況稍微深一點兒的無風險套利,筆者不是也在收費群內推薦過嗎?請問您看了嗎?嗯,非常不希望有人再拿這個話題來問地址啊鏈接啥的,真沒時間答覆。


一點風險也不願嘗試,恰是一個人一生中最大的風險。走出去了,思考過了,打拚過了,就可能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庸人總是喜歡將所有冒險成功者的範例歸類為勵志雞湯不屑一顧,但不可否認,其中相當一部分的確是事實。

題兒越跑越遠了,好在文首講過,今天的文章並不拘主題。筆者主要想談的是,洞悉時弊者到底該不該提出濟世之方?那要看人主有無從諫如流的見識和胸襟。


§ⅴ 威王納諫


說到納諫,歷史上最為人熟知的當然是唐太宗和魏徵君臣,都耳熟能詳咱不嚼蛆。


中學課本中出自《戰國策·齊策》的範文《鄒忌諷齊王納諫》,講述了齊國謀士鄒忌借『近臣偏愛、朝臣畏懼、百姓有求』來規勸齊威王自審。而九年不鳴、一鳴驚人的齊威王呢?並沒有對民意心聲圍追堵截,而是虛心納諫、廣開言路、接受批評,開創了齊國繼春秋齊桓公,戰國魏文侯之後的又一代霸業。


這才是海納百川的人君胸襟嘛!毫無疑問,面對齊威王這樣肯虛心納諫的明君,洞悉時弊者的濟世良方一定是大受歡迎的,而且還能讓進諫者一展胸中抱負,藉此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但如果碰上下面這位,進諫者還有什麼好講的呢?


與齊威王判若雲泥的,是先前一個叫做周厲王的傢伙,一個只知道與民爭利,卻禁謗拒諫的准亡國之君。多說一句,西周亡於幽王不假,但其爺爺厲王也『功不可沒』,這一點像極了大明朝亡於崇禎,但禍根卻在萬曆一樣。歷史又一次驚人相似。


§ⅵ 道路以目


單說西周末年,周厲王當政,任用榮夷公實行『專利』制度,廢除國民共同享有山林川澤以利民生的祖制,代之以國家名義壟斷所有自然資源,將國民賴以謀生的所有行業,統統收歸王室國有,所有民生產業都要收費。民生困苦民怨沸騰。


召公勸諫周厲王『老百姓已經無法忍受了』厲王非但不聽,反而請了大量巫師充作特務眼線,在首都鎬京大街小巷內便衣巡查,偷聽人們的談話。凡經巫師指認為反叛或誹謗的國人,立即下獄處決。這樣一來,舉國上下無人再敢對國事評頭論足,即使相互見面,也不敢再隨意說話,而是『道路以目』,即只用眼神兒交流。


耳朵根子清凈了,周厲王興高采烈地對召公炫耀『我能夠統一思想,終於不再有人敢胡言亂語了。』同為周王室後裔的召公長嘆道「您這是強行封老百姓的嘴,哪裡是老百姓真就沒有自己的想法了啊。要知道,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然而,忠言逆耳,周厲王依舊我行我素充耳不聞。老百姓繼續敢怒而不敢言。


如此三年後,忍無可忍的國民最終決定不再忍受這位暴君,『國人暴動』爆發,周厲王倉皇出逃,被國民抓住後流放於彘。『殺戮無辜曰厲』,周厲王中的謚號『厲』字,生動形象的詮釋了昏君這段殺人止謗的光榮歷史。


此後,周厲王的寶貝孫子周幽王更上一層樓,發明了『烽火戲諸侯』的新鮮玩法,一舉斷送了西周的錦繡江山,華夏民族進入了歷史上最著名的春秋戰國亂世。


結語。昔曹子芹溪曾作《好了歌》曰: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可見天道恆常,而無論將相平民,都只不過是草木一秋的短暫存在而已。但在位時的王侯將相卻總是一廂情願的認為,自己受人尊敬的是那顆腸肥腦滿的頭面,而鮮有人意識到,人們首先看到的,卻是他忝居大位上的那一坨白花花的大屁股。


下筆再無言,就此打住罷。


一扇透過現象洞悉本質的窗口,專為財經小白量身打造。更多精彩內容,盡在公眾號『阿甘看天下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阿甘看天下 的精彩文章:

洞悉塵世VS憤世嫉俗,從蘇東坡說起
紅塵中的看客,和看客眼中的紅塵

TAG:阿甘看天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