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美文 > 「秦淮八艷」的氣節與才華不讓鬚眉

「秦淮八艷」的氣節與才華不讓鬚眉

「秦淮八艷」,即明末清初南京秦淮河上的八個南曲名妓,故又稱「金陵八艷」。

計有柳如是、顧橫波、馬湘蘭、陳圓圓、寇白門、卞玉京、李香君、董小宛

她們八人所以聯名,因為有這樣幾個共同點:

美艷逼人,聲名遠播;

多才多藝,能詩會畫;

忠於愛情,堅貞不屈;

氣節不俗,勝於鬚眉。

這裡單說她們的氣節,秦淮八艷除馬湘蘭外,其他人都經歷了由明到清的改朝換代的大動亂,都表現出了高於許多官宦士子的氣節,令七尺丈夫汗顏。

風骨嶒峻柳如是

柳如是,本名楊愛,字如是,又稱河東君,因讀宋朝辛棄疾《賀新郎》中:「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故自號如是。

潘恭壽 畫《柳如是肖像》局部

膚似凝脂眉似柳,詩書禮樂冠江南。

一朝奪得青溪魁,輕姿漫步秦淮岸。

柳如是是明清易代之際的著名歌妓才女,幼即聰慧好學,但由於家貧,從小就被掠賣到吳江為婢,妙齡時墜入章台,改名為柳隱,在亂世風塵中往來於江浙金陵之間。

柳如是書法

清兵入關,勢如破竹,眼看就要打到南京城了。柳如是力勸錢謙益以身殉國,錢也同意了,大張旗鼓地對外聲明後,率家人故舊載酒常熟尚湖,聲言欲效法屈原,投水自盡。

可是從日上三竿一直磨蹭到夕陽西下,錢謙益探手摸了摸湖水,說:「水太涼了,怎麼辦呢?」不肯投湖。反倒是柳如是奮身跳入水中,不惜一死,被人救起。

柳如是《楷書》

柳如是《香遠益清》

柳如是《早春園戲》

柳如是《煙雨山村》

1664年錢氏去世後,鄉里族人聚眾欲奪其房產,柳氏為了保護錢家產業,竟用縷帛結項自盡。惡棍們雖被嚇走,一代才女卻這樣結束了一生。柳氏死後葬於虞山佛水山莊。

柳如是《月堤煙柳圖》局部

動人不過董小宛

時人心目中董小宛的形象

櫻桃小嘴細柳腰,聲若鶯啼惹人憐。

一朝覓得知心郎,長相廝守終無悔。

董小宛,名白,一字青蓮,別號青蓮女史,她的名與字均因仰慕李白而起。她聰明靈秀、神姿艷發、窈窕嬋娟,為秦淮舊院第一流人物,又稱「針神曲聖」。

董小宛《仕女圖》

董小宛《秋園雅興》局部

她的姿色曾引起一群名公巨卿、豪紳商賈的明爭暗鬥。但這個流落風塵的女子鄙視權貴,巧與周旋,勇於鬥爭。唯對明復社四公子之一的冒襄一見傾心,她立志相嫁,克服種種困難,終於嫁與冒襄為妾。

冒襄乃飽學之士,才華橫溢,名氣很大,地方官屢屢催他出來應試或做官,而他在董小宛的激勵下,拒不降清,不出仕,不參加科舉。後因躲避清軍,冒襄全家財產被洗劫一空,貧困如洗,董小宛仍不離不棄,想盡辦法勉力支撐家計,殫精竭慮,積勞成疾,最後貧病而死,年僅二十八歲。

董小宛《仿六如居士筆意》局部

《蘭花圖軸》董小宛

剛烈不過李香君

溥儒畫《李香君》局部

玉膚金釵紅羅裙,青絲飄飄及腰間。

花扇輕搖香風飄,疑是天仙在人間。

李香君 《雨景山水》

李香君的美名遠揚,當然要感謝孔尚任的《桃花扇》,此劇雖有藝術加工,但基本上是大事不虛。

李香君愛慕侯方域的一表人才,更欣賞他的氣節道義,並鼓勵他與權臣阮大鋮劃清界限,退還阮大鋮的饋贈,支持他去投奔史可法的抗清鬥爭,為此她洗盡鉛華,閉門謝客,等候侯方域歸來。

李香君《迎春圖》

後來,李香君為逃避清軍,一路顛沛,辛苦不勝,終於病倒,彌留之際,她掙扎著讓好友卞玉京為自己剪下一綹青絲,小心翼翼地用紅綾包好,再把它綁在比生命還珍貴的桃花扇上,然後交給卞玉京,請她轉交給侯方域,並留下遺言說:「公子當為大明守節,勿事異族,妾於九泉之下銘記公子厚愛。」

李香君款《山水》

俠骨芳心顧橫波

顧橫波,通曉文史,工於詩詞,才貌雙絕,有「南曲第一」之稱。

據清余懷《板橋雜記》記載,顧橫波「庄妍靚雅,風度超群。鬢髮如雲,桃花滿面;弓彎纖小,腰支輕亞」。

顧橫波《蘭花扇頁》

她嫁給「江左三大家」之一的龔鼎孽後,雖夫妻相偕,但也不忘民族大義,明清交替,龔鼎孽說要殉國,顧橫波就拿來繩子讓他上吊。沒曾想龔不但不肯死,反而對人說「我願欲死,奈小妾不肯何」,氣得顧美女花容失色,鬱悶多日。

顧橫波《墨蘭圖卷》

長齋綉佛卞玉京

卞玉京名賽,又名賽賽,因後來自號「玉京道人」,習稱玉京。她出身於秦淮官宦之家, 卞玉京姐妹二人,因父早亡,二人淪落為歌妓,卞賽詩琴書畫無所不能,尤擅小楷,還通文史。

她的繪畫藝技嫻熟,落筆如行雲,「一落筆盡十餘紙」喜畫風枝裊娜,尤善畫蘭。

卞玉京 《蘭石圖》

卞玉京原本鍾情才子吳梅村,意欲嫁他,後來,吳梅村降清出仕,卞玉京薄其為人,從此不再與他相見。再後來卞玉京出家當了道士,持課誦戒律甚嚴。

卞玉京 《暗香疏影》

靈秀多才馬湘蘭

馬湘蘭,名守真,字湘蘭,因在家中排行第四,人稱「四娘」。她秉性靈秀,能詩善畫,尤擅畫蘭竹,故有「湘蘭」著稱。她相貌雖不出眾,「姿首如常人」,但「神情開滌,濯濯如春柳早鶯,吐辭流盼,巧伺人意」。

馬湘蘭《瀟湘清逸圖》

馬氏生長於南京,自幼不幸淪落風塵,但她為人曠達,性望輕俠,常揮金以濟少年。她的居處為秦淮勝處,慕名求訪者甚多,與江南才子王稚登交誼甚篤,她給王稚登的書信收藏在《歷代名媛書簡》中。

在王稚登70大壽時,馬氏集資買船載歌妓數十人,前往蘇州置酒祝壽,「宴飲累月,歌舞達旦」,歸後一病不起,最後強撐沐浴以禮佛端坐而逝,年57歲。

馬湘蘭《花籃仕女圖》

馬湘蘭(款)《英雄獨立圖》

馬湘蘭《蘭竹冊》局部

馬湘蘭《花鳥圖》

馬湘蘭為王稚登付出了一生的真情,自己卻像一朵幽蘭,暗自飲泣,暗自吐芳。

風流女俠寇白門

寇白門名湄,字白門,是明末清初的秦淮八艷之一。

絕色吳女名門後,生不逢時淪青樓。

俠骨柔腸志高潔,一生飄零終無悔。

《板橋雜記》曰:白門娟娟靜美;跌寇白門宕風流,能度曲,善畫蘭,相知拈韻,能吟詩,然滑易不能竟學。

正由於白門為人單純不圓滑,而決定了她在婚戀上的悲劇。寇氏歸金陵後,人稱之女俠,她「築園亭,結賓客,日與文人騷客相往還,酒酣耳熱,或歌或哭,亦自嘆美人之遲幕,嗟紅豆之飄零」。後又從揚州某孝廉,不得意復還金陵,最後流落樂籍病死。

傾國名姬陳圓圓

陳圓圓(1623―1695),原姓邢,名沅,字圓圓,又字畹芳,幼從養母陳氏,故改姓陳,明末清初江蘇武進(今常州)人。

陳圓圓像

如花似玉姑蘇女,崑曲書畫壓群芳。

亂世桃花命多舛,顛沛流離遁空門。

崇禎末年被田畹鎖擄,後被轉送吳三桂為妾。相傳李自成攻破北京後,手下劉宗敏擄走陳圓圓,吳三桂遂引清軍入關。

吳三桂在雲南宣布獨立,康熙帝出兵雲南,1681年冬昆明城破,吳三桂死後,陳圓圓亦自沉於寺外蓮花池,死後葬於池側。直至清末,寺中還藏有陳圓圓小影二幀,池畔留有石刻詩。

————————END————————

本文來源於網路,近蘭寒舍致敬 版權為原作者所有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近蘭寒舍 的精彩文章:

任在蘆花最深處,浪靜風恬,又泛輕舟去
彩色匯成一幅幅中國圖 文字訴成一首首中國詩
天冷了,端一杯茶,暖的是心
《漢魏六朝詩選》第八十八首《和郭主薄》
秋去冬來,不必傷懷

TAG:近蘭寒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