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知識 > 黑非洲的技術「黑洞」

黑非洲的技術「黑洞」

2008年10月8日,盧安達問題國際刑事法庭宣布,被控在1994年大屠殺中犯有罪行的盧安達前某官員當天已經被德國政府移交給盧安達刑事法庭。這則新聞又帶出了14年前,那場瘋狂屠殺中的諸多悲慘畫面。

1994年4月7日至6月中旬,非洲中部小國盧安達發生了震驚世界的種族大屠殺。胡圖族對圖西族大開殺戒,用於農業生產的砍刀變成了殺人武器,伴隨著搶劫、強姦,瞬間把這個默默無聞的國家變成了人間地獄。事後據估計,約有80~100萬人遇難,相當於盧安達當時總人口的九分之一。其中主要受害者是圖西族人,也包括很多溫和派的胡圖族人。

盧安達大屠殺中使用的砍刀。

屠殺過程中,由於信息傳遞不暢,國際社會對嚴重後果估計不足,應對遲鈍,再加上鞭長莫及、相互扯皮,對暴行任其自生自滅,為此聯合國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輿論譴責。作為一種補救措施,1994年11月,安理會通過決議設立盧安達問題國際刑事法庭,負責起訴審判大屠殺中的各類違法者。後來,當有些人還在用文字、照片、電影展現災難,讓世界人民增強痛苦記憶的時候,該地區卻因屠殺和逃亡造成人口減少,資源變得相對充足,大大緩解了民族矛盾。胡圖族和圖西族漸漸恢復了平靜的生活,關係已不再劍拔弩張。

盧安達大屠殺無疑是種族屠殺,不過用現代語言來定性和描述,甚至用現代標準來衡量和評判,難免會遇到一些尷尬和無奈。因為這個悲劇其實是一次現代視角下的大規模部落衝突,它再一次表明非洲很多落後地區還沒有跟上現代文明的腳步。

非洲也稱阿非利加,早期是指古羅馬的北非領地,後來概念擴展至整個非洲大陸。以世界為整體,非洲,特別是俗稱「黑非洲」的南部非洲地區,常被認為拖了世界發展的後腿。如果再戴上有色眼鏡,強調膚色、人種的天生差異,那麼非洲人民似乎將永世不得翻身。而依據生物學和考古學的強有力證據,人類最早的誕生地就在東非某處。對於「龍興之地」,要破除迷信,不必頂禮膜拜;但用種族主義的思維,歧視嘲諷現在生活在這裡的人們,則過於刻薄了。

在自然地理上,非洲是一個獨立的板塊。從社會發展的進程看,非洲還可以大致分為南北兩部分。以撒哈拉沙漠、尼羅河上游盆地、衣索比亞高原、東非大裂谷(東支)為界,北非及東非部分沿海地區與歐亞大陸相鄰,歷史上彼此交往密切。南部非洲以黑種人為主,形成了一個相對封閉的隔離區,與歐亞北非的人們漸行漸遠。南部非洲社會發展緩慢,同時意味著它還是野生動物的天堂。當世界其他地區因人類擴張,很多動物、尤其是居於食物鏈頂端的大型哺乳動物紛紛遭受滅頂之災的時候,在這裡很多地區人與自然的關係依然保持著較為原始的風貌。

獅子捕殺角馬。

撒哈拉沙漠雖然是非洲南北交流的主要障礙,但人們經過努力,以沙漠中的幾處綠洲作為連接點,還是摸索出幾條交通線。3世紀時,駱駝被北非的游牧民族使用;5世紀後,成為穿越沙漠的主要交通工具。沙漠以南、西非的塞內加爾河和尼日河流域,部落眾多,先後存在過古迦納、馬里、桑海幾個較大的原始王國,並受北非影響,民眾皈依了伊斯蘭教。北非的阿拉伯商人不辭辛勞、冒著風險穿越沙漠,主要是為了黃金。尼日河流域的黃金產量可能當時居於世界首位,在伊斯蘭世界和基督教世界聞名遐邇,不了解實情的外人對此有過各種美好的猜想。

別看西非地區發展落後,但在南部非洲算是先進地區,還能被他人記錄下隻言片語,再往南,連這個資格都沒有,要等到大航海以後才被外人了解。那裡的人們主要以狩獵和採集為生,生產工具基本保持在石器時代的水平。眾多部落條塊分割、散居各處,彼此分分合合。他們有各自的語言,但是沒能發明出文字。他們口口相傳那些缺少變化的傳說,但是很難翻過一座高山,或者跨過一條大河,去創作新的故事。

15世紀後期,葡萄牙人開闢出通往東方的貿易航線,繞過阿拉伯人,直接與西非地區開展貿易,但貿易額無法與後來在東方開展的香料貿易相比。葡萄牙在沿海多地建立臨時據點,當時還無暇向內陸擴張。

改變南部非洲命運的歷史大事件是奴隸貿易的興盛。因印第安人數量急劇減少,開發美洲急需人力;以當時的世界格局來看,非洲人成為最佳人選。非洲人給外人當奴隸是有歷史的,古希臘、羅馬帝國、阿拉伯帝國時期無不如此。同期的奧斯曼帝國也需要非洲奴隸,但主要是在東非地區購買。葡萄牙開闢的貿易航線中,是從西非地區獲取奴隸。當美洲展現出美好的經濟前景,販賣奴隸的黑手伸向非洲後,此前那些奴隸貿易的規模與後來相比,只能算是小巫見大巫了。

按照記錄在案的數據統計,自16世紀中期後的300年里,至少有1000萬非洲奴隸是活著被販賣到美洲的。有學者估計,如果加上那些沒有被文獻記錄及死於途中的奴隸,真正離開非洲的奴隸數量應在3000萬人以上。

歐洲人從事販奴貿易,並不直接參与抓捕奴隸,這件事由當地的部落來完成。歐洲人通過銷售武器和提供資金支持,挑起部落之間的衝突,以期提高販奴活動的效率。而非洲的很多部落因此陷入了要麼抓人、要麼被抓的惡性循環,造成的部落戰爭更是死人無數。這種在今天看來自己人殺害、抓捕、販賣自己人的行為極不人道,但在過去,只要有經濟利益,就可以把人視為和其他物產一樣的商品。19世紀後期,中國華工被販賣到海外,也遵循同樣的商業機制。

奴隸販子押送俘虜。英國探險家、傳教士利文斯通在非洲的繪畫(1861年)。

葡萄牙和西班牙是早期奴隸貿易的引領者,暴利驅使荷蘭、法國、英國等陸續加入進來。其中英國在成為海上霸主的過程中,也逐漸確立了對奴隸貿易的主導地位。18世紀初,因在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中失利,1713年,西班牙被迫與英國簽訂《烏得勒支和約》。和約規定,英國獲得了對西班牙美洲殖民地區奴隸貿易的30年專營權。再加上對北美殖民地開發加速,英國一度幾乎壟斷了大西洋兩岸的奴隸貿易,獲利豐厚。18世紀是販奴規模的歷史高峰,前中期由於有英國坐鎮,調控價格,從而保障奴隸貿易在平穩中高速發展。但是隨著美國獨立,英國的壟斷地位被打破,各國商人參與競爭,結束了奴隸貿易的暴利時代。

19世紀初,英國華麗轉身為禁止奴隸貿易的急先鋒,不僅進行道德譴責,還嚴格立法。英國不再從事奴隸貿易,也反對其他國家繼續從事。英國不只是嘴上反對,為此特意組建了一支反奴艦隊,在西非海域游弋,攔截遣返奴隸貿易船,甚至登岸摧毀當地經營奴隸貿易的組織和場所。英國的軍事行動迫使奴隸貿易的重心從西非轉到東非,結果成本增加,販奴的利潤又降低了。

英國是19世紀全球廢奴運動的領導者,堅決廢除奴隸貿易及奴隸制是由於英國已經擁有了廢除奴隸經濟的資本。工業革命的成果是工人的生產效率要遠遠高於奴隸,因為他們能快速掌握新技術;另外,在成熟的市場經濟中,自由民的價值要遠遠高於奴隸,因為他們能消費商品。隨著工業革命的展開,先本土後殖民地,逐漸廢除奴隸制的國家越來越多。一些暫時還不能擺脫奴隸經濟的國家,為了逃避譴責和懲罰,也只好聲稱禁止奴隸貿易,儘管在執行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其中的重要國家,美國於1865年、巴西於1888年才廢除奴隸制。

持續了幾百年的奴隸貿易,對南部非洲的影響遠遠沒有對全球的影響大。因為這並不是新事物,只是這一輪的買家需求量更大。為了獲利,當地人擴大「生產」,從生育、培養到俘獲、販賣等所有環節,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供應體系,基本上沒有斷過「貨」。但是當奴隸貿易減少後,「產品」積壓嚴重,反而給當地帶來了人口災難,於是只能通過內部戰爭來就地消化「庫存」,當地人對此也習以為常。

奴隸貿易減少後,合法貿易數額增大。非洲主要提供資源類商品,換取歐洲生產的工業品。在對外接觸交往的過程中,南部非洲得到一些發展,並從沿海向內陸擴散。歐洲人也想知道非洲內陸的情況和價值,但在19世紀之前,除了道聽途說,他們並不掌握第一手資料。作為先行者,整個19世紀,一批批探險家跋山涉水,繼續著全球地理大發現的偉業。隨著各種有價值的信息被披露,歐洲人經過盤算,發現合法貿易的成本過高,還是將非洲變成殖民地更便於獲利。

歐洲人並不認為這塊土地原來的主人擁有什麼主權,不過非洲很大,除了局部被搶佔外,大部分地區都還沒有歸屬。如果為此開戰,有些得不償失,最好能見者有份、利益均沾。逐漸形成這種共識後,1876年,在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二世的倡導下,列強在原有殖民地的基礎上,就像參加一頓最後的殖民晚餐,合作瓜分了非洲,只有少數幾個非洲國家保持了獨立。現在非洲很多筆直的國界,就是那時列強在地圖上用直尺完成的。

列強之間相安無事只能是暫時的。一戰期間,非洲也是打得熱火朝天,反而二戰時,除了北非,其他地區基本躲過了戰火。戰後隨著歐洲經濟恢復,非洲迎來了一輪發展高潮,同時迎來了爭取獨立建國的高潮。不過,幾十年過去,非洲整體的社會發展很難令人滿意。很多國家結束殖民統治後,出現發展倒退,造成「還是殖民好」的觀點不乏支持者。

現代社會,國家是高效保障群體和個體利益的重要實體,但是非洲國家多數都是在殖民者人為劃分的基礎上建立的,這樣的做法對於非洲的現實來說有些超前。正是因為缺乏穩定傳承,非洲人民的國家認同感很弱;退一步說,由於教派龐雜,連宗教認同也起不到應有的作用。在非洲,民族認同處於主導地位,不過非洲的眾多民族與具有國家意義的現代民族概念相距甚遠。非洲的民族認同多以部落為基礎,而有些部落還停留在原始社會階段。非洲各國為追隨世界潮流,昨天還是酋長當家,今天就要總統執政。將老問題暫時披上新外衣,跨度如此之大,並不能解決老問題,還導致政治制度呈現出萬花筒狀態,亂象叢生,政變頻發,個別的「希望之星」時間一久,也沒了希望。

由政治推及教育、醫療、福利等等,非洲整體乏善可陳,各種落後比比皆是。政治亂局源於經濟亂局。非洲仍然是以資源出口為主的落後經濟體,一些國家因礦產、石油資源豐富,可以過上一段好日子,但非常脆弱,易受外部影響。非洲大多數國家會被貼上失敗的標籤,所有的成功似乎都是短暫的。小富大窮,內亂不斷,連南非這樣集多種優勢於一身,曾經取得優秀成績的國家,在全球化的大潮中也光環漸失。更悲慘的是,饑荒年年有,天天餓死人。很多人只能採用最原始的叢林法則,通過減少他人生存的機會,增大自己生存的機會。盧安達大屠殺不過是因為死亡人數過大,才受到強烈關注。

1980年世界新聞攝影獎作品《飢餓的男孩和一名傳教士的手》,麥克威爾士,英國。

在工業時代,非洲社會的落後源於工業水平的落後。工業技術長期受外部控制,連鎖反應是還會欠下巨額外債。但缺少引進技術的資金並不是關鍵,作為技術窪地,很多白送的技術,非洲也不能吸收掌握。其實,非洲不僅缺乏全面發展現代工業的基礎,如果倒推幾千年,作為整體,非洲竟然也缺乏發展農業的基礎,古埃及這樣的文明先驅只是鳳毛麟角。正因為農業時代的技術傳播效果非常有限,所以才會出現奴隸不能就地役使,只能被運往美洲的情況。在非洲,技術發展受阻,應主要歸因於自然環境。這種環境利於人類的誕生及創造適於原始社會的原始技術,但其後來卻成為吞噬農業社會和工業社會技術的「黑洞」,令它們難以落地生根。

現在人類已經掌握的技術水平是古人望塵莫及的,上天入地、移山填海都不在話下。所以從長遠看,有理由相信,非洲遭遇的技術傳播障礙只是暫時現象。不過要想克服困難,也並非易事。

外來技術與環境不匹配、不兼容,影響技術引進和發揮是個普遍問題,改進的成本也不盡相同。從宏觀上看,歷史中技術的傳播推廣在東西之間要比在南北之間容易。由於技術發明主要集中在北半球中緯度地區,以適應當地環境為出發點,而非洲主要處於赤道兩邊,加之地貌以高原為主,缺少平原,導致外來技術會遭遇嚴重的水土不服,造成技術本土化和改進工作緩慢。對於很多單項技術來說,掌握也許不是難事,已有很多成功範例。但是要想對大量技術都進行吸納改進,則費時費力,成本巨大。再進一步,相關的各個單項技術之間如何搭配、磨合是一項系統工程,又會產生很多新的問題。當眾多系統工程層層疊疊、環環相扣,影響延伸至經濟、軍事、政治等各方面,匯聚成一項超級巨大的系統工程時,問題之多已經不勝枚舉,此時再看非洲的綜合社會面貌就不難理解了。世界其他少數地區也存在相似的情況,但由於涉及地區面積小、人口少,問題不如非洲顯著。

非洲能誕生最早的人類,是集合了當時各種優勢和機遇。不過這種先發優勢自人類走出非洲以後就變成了劣勢,並一直延續至今。現在,世界其他落後地區正從農業社會向工業社會前行的時候,非洲卻還背負著眾多原始社會的包袱。只有通過技術引進,逐步建立適應本地的技術改造和發明機制,擺脫技術黑洞,非洲才能走上社會發展的康庄大道。這條路艱辛而漫長。當以非洲為題材的獲獎新聞照片不再是饑荒、戰亂等內容時,也許情況就好轉了。當然,世人也希望非洲跟上現代文明的腳步之後,還能留住美麗的自然風光和豐富的野生動物。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科學公園 的精彩文章:

機械傳奇(二)站在巨人肩膀上的瓦特
怕蜘蛛和蛇還是怕獅子和狼
紅色軍工傳奇——小小子彈震敵膽
小蓬草,身邊的菊科植物入侵者
潘建偉:別老是把量子力學跟哲學、宗教聯繫在一起

TAG:科學公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