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最新 > 據說《那些年》導演九把刀新片三觀「太壞了」,到底是有多壞?

據說《那些年》導演九把刀新片三觀「太壞了」,到底是有多壞?

又要來唱唱反調了。這次是為了《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啊,好長的片名,下面還是簡稱《怪物!》好了)

因為工作關係,在大銀幕上看完了這部B級片,或者說是恐怖片。看之前並不知道,它在豆瓣上被很多人diss了,理由大都是三觀「太壞了」,「暴露出創作者品味之惡俗品格之下作品性之扭曲行為之幼稚思想之陰毒」……意思就是導演兼編劇三觀極其不正。而這個三觀不正的人就是那個拍出《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九把刀。

怪雞的九把刀被diss了,因為——

曾經多麼純愛,《那些年》這一吻賺了無數眼淚

很意外,我並沒有類似大驚小怪的感覺。如此說來,我意外的應該是,竟然有這麼多人對樣的一部電影如此大驚小怪。

事實上,我並不十分了解九把刀的心理狀況,僅就作品而言,我覺得九把刀用這樣一種審美展現暴力,並沒有任何問題。過去的電影,對於道德標準的拿捏,邊界是相對明晰的,因為觀眾對於道德撫慰的需求,是相對清晰而簡單的。但在如今這個末法時代,人們對於道德的焦慮,早已是複雜而多變的。所以在我看來,電影早就不需要提供二元對立的道德標準了。就像我們早已厭倦了說教式的表達一樣,如今的觀眾,更多是在尋找同類,而不是引領——那些在哲學觀上特別牛逼的人(比如科恩兄弟)除外。

面對這樣一部在道德標準上充滿灰色地帶的電影,我們所需要做的,最好是感知,哪些是你認同的,哪些是不認同的——最迷人的狀況是,有些時候,你甚至都無法確定,自己究竟是認同還是不認同,或者是,你原本以為的那些會冒犯到你的表達,竟然讓你甘之如飴。

如今「大開殺戒」,《怪物》結尾整個世界都是猩紅的

《怪物》的故事,說的大概是怪物、弱雞學生林書偉和不良少年段人豪三組人馬之間diss(殺)來diss(殺)去的故事,其中以弱雞學生林書偉的道德搖擺作為劇情推進的發動機,最後以他的一個變異形式的救贖——毀滅一切包括自我毀滅作為ending,然而骨子裡要表達的還是九把刀對人類的徹頭徹尾的不信任。

大多數人恐怕都不會喜歡直面這樣悲觀厭世的情緒,這無關對於人類未來的判斷,而是內心所需要的安慰。人是向死而生的。對於大多數人而言,即使內心深處知道這個真相,也很難在一生中找到免於死亡、毀滅恐懼的方法。最好的方法,就是避免直接去面對。

最成功的電影,就是炮製安慰劑。但其實擅長弘揚神性的好萊塢也不是真傻,《神奇女俠》讓一臉天真的加朵最後大喊「It's about what you believe in your heart!」(大概是,記不太清楚了),其實前面大部分篇幅都在暗戳戳地說,神話里說人性本善都是騙人的——這麼一看,這種大傻片其實是大智若愚,因為他們太知道這種傻玩意對大多數人而言,是最好的安慰劑。

虐待怪物妹妹的場景拍得很「迷」,讓很多人不爽

然而這部電影,偏偏要把你拽進這個漩渦,讓你直面暴露人類殘忍本性的虐待場景,這一定會令很多人感到生理不適。其實類似的表達也早已不算什麼太叛逆的事兒了,只是九把刀用了很多迷幻風格的視聽語言(大約是嗨大了),把鏡頭處理得看上頗為洋洋得意,尤其是少年們虐待小怪物這一部分,強弱對比是非常明顯的,這肯定要冒犯到很多人了。不管它是否代表九把刀本人的三觀,也一定要算到他頭上。

但即使九把刀本人是這樣又如何呢?每個人都有這樣的一面,他只不過是放棄了掩飾、壓抑而已。本質上來說,這是一種選擇而已,相應的,觀眾只要選擇接受或抵制就可以了。當然,也不能否認,他作為一個導演、編劇,掌握著表達的武器,只要他行使這份權力,冒犯到了一些人,相應的,作為觀眾,通過評論的方式diss回去,也是在行使權力罷了。只能說,按照這個標準,豆瓣上那些disser的道德標準,真的比我高太多了。

OK,道德標準這事,可以有大概率的約定俗成,但具體到每個人身上,是不可能靠語言越辨越明的。

拋開這點不談,從類型片的角度看,九把刀在塑造這些道德模糊的人物時,並沒有那麼不管不顧,而是動了些心思的。其中最具迷惑性的技巧,就是情感支點的設定。

怪物姐姐的復仇拍出了美感,也讓很多人不爽

先說怪物姐姐。影片一開始就把她的殘忍展露得一覽無疑,但同時,也把她對妹妹的寵愛刻畫得足夠強烈。這便使得最後她的大開殺戒不那麼毛骨悚然,反而呈現出一種凄美的絕望。我尤愛校車殺戮那一段,九把刀在預算有限的情況下,能用側寫的方式將殺戮拍得如此令人窒息,又不乏美感。在我看來,這種美感並不僅僅來自於殺戮快感本身,九把刀設定怪物為女性的妙處在於,當你意識到對於一個女性而言,不成為怪物,是無法擁有掌握生殺大權的力量的,這種對於自我的否認,可是非常令人痛苦的。

「作姦犯科」的爸爸是(很像王大陸的)不良少年段人豪的死穴

彷彿一朵「惡之花」的女友

再說不良少年段人豪。九把刀對他整體的塑造都是偏反派的,但給予了他混不吝的人格和以極端的手段凌辱怪物的行為方式以兩個情感支點:他的家庭支離破碎,爸爸是人人嫌惡的罪犯。他心愛的女友死於怪物姐姐之手。這兩個情感支點之間也存在關聯,因為家庭支離破碎,他無人管教,他(大概率)成為了不良少年,爸爸是罪犯這點,還暗戳戳地指向基因論。然而,無論他如何乖張如何作惡,看似一個人在對抗整個世界,潛意識裡也仍然渴望同類理解,而她的女友對於他這種人格的認同,可以說是不帶任何附加條件的。有趣的是,九把刀雖然沒有交代他這位「野蠻女友」的背景,但從她diss弱雞少年的那句「又沒有種做好人」,以及給殺到眼前的怪物姐姐拍照時那個嘆為觀止的表情來看,她比他的不良少年男友「惡化」的程度可要深多了。

(很像林伯宏的)弱雞少年林書偉道德鞦韆搖擺了很久,停下來前經歷了最後的崩潰

最後說說弱雞學生林書偉。按照電影創作邏輯而言,這個角色的轉變其實是有問題的,但是按照現實邏輯而言,這個角色可謂是非常有趣了。一開始,他對於不良少年的反抗,道德依據還是十分原始天真的。向老師尋求主持公道未果後,他陰差陽錯成為不良少年團的一員,這反而讓他獲得了某種認同,道德天平產生了傾斜。然而,怪物妹妹的受虐,又讓他始終無法放棄構建一個「好人」的自我。就在鞦韆不停搖擺的時候,不良少年段人豪對他真實態度的暴露(其實從未隱藏,只是林書偉自己YY罷了)——「因為打你好玩啊」,以及超市小主人的遭遇對於他的現實處境鏡像一般的揭示,才讓他徹底看清現實,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徹底擺脫所有人的影響,做出自己的選擇。這樣的心路歷程,其實是非常有世俗代表性的,只不過大多數人終其一生,都不會遇到此種極端情況罷了——當然,九把刀用校園暴力來裝下這麼宏大的主題,也只是取巧罷了,對於探討校園暴力的社會學層面的探討並不戀戰。

更值得玩味的是,因為九把刀沒有交代這個人物的成長背景,很難說他對於怪物妹妹的同情,是出於同為弱者的感同身受(對於強者的反抗意識),出於天性,亦或是教化得來的善念。此處的語焉不詳,也說明九把刀在對於「人性究竟本善還是本惡」的認定上,整個體系其實還是不完整的。

手拈佛珠的老師被嘲笑

此外,還有兩個人物的設定也很有趣。一個是信佛的女老師,她為獲得某種她想像中的「內心安寧」選擇了宗教,然而最終手串和《金剛經》也沒能讓她免於被怪物的血以及大火所代表的惡念反噬。九把刀對於宗教能夠拯救人類的態度一目了然。

心智不全的超市小主人也被取笑

另一個是超市裡那個心智沒有發育完整的小主人。奶奶去世前,費勁千辛萬苦教會他如何指引客人找零。然而,弱雞學生林書偉掏空零錢罐的行為,卻把這種教化而成的善念輕易毀於一旦。尤其當面對一片狼藉,恐懼到發抖的他還在機械重複奶奶教的那幾句話時,這個場景其實比怪物姐姐的殺戮,更能展現九把刀對於人性的「偏見」——人類對於向善的追求,在輕而易舉的作惡面前,是多麼不堪一擊。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小影評一枚 的精彩文章:

新七仙女的七駙馬,沒有王俊凱王源千璽楊洋,而是後台強大的他們
10月電影片單,我最想看推廣大使是王俊凱的《王牌特工2》,你呢?
《無心法師2》到底經歷了什麼,由神劇跌落到雷劇?
薛之謙復婚,曆數作為人生贏家的他,這些年的辛酸奮鬥史

TAG:小影評一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