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史 > 鄒作華:中國軍隊炮兵第一人

鄒作華:中國軍隊炮兵第一人

1934年7月16日,軍委會北平分會委員鄒作華調任炮兵學校校長,開啟了德式炮兵建設的全盛時期。

戰火磨礪出的炮兵名將

鄒作華堪稱抗戰之前中國炮兵的第一名將。他原本只是皖系邊防軍的營長,在直皖戰爭中繳炮投降,卻得到了張作霖的知遇之恩,平步青雲,在六年內由營長、團長、旅長一路升任炮兵軍軍長,統率東北全軍炮兵,達到軍閥混戰年期炮兵軍官登峰造極的地位。鄒作華是中國第一位以使用炮兵群打仗的炮兵指揮官,他的實戰指揮經歷可謂全國第一,在訓練上也是名震全國的高手。在東北軍整軍經武之時,鄒作華的炮4團被公認為東北軍的冠軍,氣壓少帥張學良親自統率並擁有無限資源的東北模範新軍「鎮威」軍步2旅,成為東北軍的練兵典範。

鄒作華雖然是日本士官學校畢業的炮科軍官,但是作風非常洋氣。他喜歡跳舞、打網球和泡酒吧,軍人儀錶瀟洒軒昂,簡直是年青人的偶像。當時的東北軍青年軍官,紛紛以學他的走路姿勢為時尚。當然,儀錶與洋派作風只是表面,鄒作華的名聲主要來自訓練和作戰。鄒作華是一位渴求新知的炮兵指揮官,而且即知即行。在全中國的炮兵還在靠三點一線打仗的年代,他的炮4團獨步炮兵作戰理念就已領先眾人。首先就是率先採用了間接射擊與遮蔽陣地的新式戰法。為了讓炮兵有信心從看不見目標的遮蔽陣地打炮,鄒團長別出心裁地在炮靶下綁上活羊,射擊成果以打死多少只羊評分,一場野外射擊訓練熱鬧打完之後,就將各連打死的羊分給各連作為加餐。吃著帶彈片的涮羊肉,炮兵就能跨越看不見目標的心理障礙,相信了利用遮蔽陣地間接射擊的巨大威力。

鄒作華將軍擔任炮兵學校教育長時留影,鄒將軍在1934年8月出任炮兵學校校長,敘階少將。1935年4月蔣介石親兼各軍校校長,鄒將軍改任炮兵學校少將教育長。1936年4月任官陸軍中將。所以這張照片應該是在1936年拍攝的。這個年代正是炮兵學校的頂峰歲月。

被張學良排斥,得蔣介石重用

然而,張學良卻最討厭鄒作華。少帥張學良也是個自負瀟洒的風流紈絝,絕不能容忍部屬崇拜他人。所以,他掌權之後立即把鄒作華調到興安大草原開荒,鄒作華則留戀於歌舞場中,自此遠離東北軍。在1934年,鄒作華掛名軍委會北平分會委員,也是個只領錢的閑差。蔣介石早在1932年就想重用鄒作華。他曾召見鄒作華長談,卻因張學良大力反對而作罷。到了1934年,德國總顧問換成塞克特,150毫米重榴彈炮採購計劃定案在即,炮校開始召訓校級幹部,湯山的新校區即將建設完成,炮兵組建已經到了不容庸才領導的關頭。於是,蔣介石決心大膽起用鄒作華,負起德式炮兵的建軍重任。在起用之前,蔣介石給張少帥留面子,去電徵詢對鄒作華的意見,暗示張學良摒棄前嫌出面保薦,但張學良的回電卻毫不客氣地將鄒作華一損到底:

「艷電敬悉,關於鄒作華之為人,本有辦事能力,亦有相當膽量及見識,昔任旅團長時,有相當成績。惟性情狡詐,不重視道德,邇年以來,過於驕狂,目空一切,野心勃勃,常試握兵權。顧其學識能力有可用處,惟其品格性情,需時時注意之。」

雖然,張學良講得如此難聽,但蔣介石心意已決。他不但任命鄒作華出任炮兵學校校長,而且還授予全權。按照當時常理,要讓一個東北系統的將領當校長,至少得派個來自中央軍的教育長,多少有些牽制和監督。但是,在鄒作華走馬上任之後,炮校教育長立即換成了東北軍的趙以寬。1935年,蔣介石自兼炮兵學校校長,鄒作華改任教育長,他的教育處處長是跟他在東北軍一起練兵的老搭檔金鏡清,練習隊隊長是東北炮兵的後起之秀金鎮,炮校的三大巨頭,清一色的是東北好漢!

在一個派系分明的年代,蔣介石用人不疑的氣魄是非常驚人的。但是,即便蔣介石再有氣魄,對鄒作華仍然還是會有最後一絲疑慮的。

「炮兵紳士」

生活洋氣的鄒作華非常講排場和享受,他住在繁華的南京市區,上下班要專車接送。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湯山炮校學員一周要有半周的野外拉練,但儀錶絕不能含糊。因為,講究軍容的鄒作華最重視「三光」,他要求學生們將頭髮梳光、鬍子刮光、皮鞋擦光。所以,炮校學員是南京最光彩照人的一群紳士。到了假日,其它軍校學員生剃光頭的、理平頭的滿街跑,獨有炮校學員頂著一頭slick and shiny的西裝油頭,帥氣十足地到化妝用品店裡買髮油。

雄壯威武軍人典型

炮兵校長巧取預算

讓講究「三光」的鄒作華經手炮校專款,蔣介石再有氣魄也得起疑。而鄒作華則是個絕頂聰明的人,他居然以要錢的妙計,輕易化解了蔣介石的疑慮。1935年7月1日,到任將滿一年的鄒作華突然沒頭沒腦地向軍委會辦公廳主任朱培德打個報告要錢,他沒講理由,只寫了三句話:

「職因急需,擬懇惠賜洋壹萬元為禱。呈主任。」

1萬大洋是不得了的數字。鄒作華是少將,「國難薪」一個月是大洋160元。一開口就要朱主任送他五年零兩個月的薪餉,真是太不象話了。朱培德顯然很不高興。於是,他批示把鄒作華的要錢報告轉呈蔣介石。承辦的官員還算厚道,在電呈蔣介石的報告里多加了幾句話,讓要錢的語氣緩和了一些:

「武昌委員長行營轉呈校長蔣鈞鑒,枘密:職因急用,需款甚亟,擬懇惠賜洋壹萬元以濟急需,至深感禱。職鄒作華叩,東印。」

三天之後,蔣介石的批示來了。委員長的回答讓朱主任當場傻眼。他居然完全不追問理由,直接電令軍需署馬上發1萬大洋給鄒作華。

「南京軍需署周署長……希即發洋壹萬元交炮兵學校鄒校長作華具領,中正。」

這才是高人過高招!鄒作華缺錢用的時候會打報告要錢,而且一要就是一萬大洋巨款,他何必去貪污炮校專款?其實貪污也是一筆辛苦的買賣,鄒校長如果要貪污,讓部屬一層層苛扣工程款項拿回扣,一層層部屬就會跟著一層層抽份子。一路苛扣分攤下來,幾十萬的工程能落入鄒校長腰包的恐怕也沒有1萬大洋。所以,蔣介石並沒有追問鄒校長為何要錢。他想了足足三天,自然會領悟出這是鄒校長變相自清的妙計。

鄒校長花錢是絕不手軟的,他大力擴建炮校,增辦召訓班次,購買觀通設備,都是要花大錢的。而且,鄒校長大小錢都花。他在大處花大錢固然是不計代價,務求炮兵建設的盡善盡美,小處的小錢也要花個痛快。於是,炮校的營舍有暖氣、著名的特種野外立體沙盤會在操作時自動冒出煙霧模擬彈著點、學員一個月伙食費高達大洋12元,比下士的「國難薪」月餉還要多一塊大洋。新辦起來的印刷所也不再以模糊的油印為滿足,鄒校長斥資購買能套色的鉛字印刷機,不但能印黑白講義,可能還能印彩色的……鄒校長花起錢來是沒有省錢意識的。只要他覺得有意思的玩意兒,絕對不省錢!

在鄒校長的巨大支出報告中,最讓軍需署搖頭的一項,應該是炮校的兵器陳列室。這個兵器陳列室是中國第一個武器博物館。鄒校長曾寄居北平兩年,對金朝中都城防重鎮昌平縣(今北京市昌平區)的炮兵遺迹印象深刻。他到任的第一年,就運用私交從昌平縣運來金代古炮百餘尊與明代古炮六尊,向閻錫山與大沽造船所要了一批武器,再加上當時江寧要塞廢棄的五門古董要塞炮與兵工署撥來的一批廢棄槍炮,成立了炮校「兵器陳列室」。雖然,華北的古董大都是鄒校長利用私人關係要來的,但光是運費就是一筆不得了的費用。在全軍發「國難薪」的財政困難時期,有這閒情逸緻自掏運費辦博物館,大概也只有鄒作華一人吧!

於是,鄒作華將巨額的炮校專款花得一乾二淨。依照1935年年底的財務報告,在鄒校長走馬上任的1934年7月,前任的周斌校長留下大洋693萬4569元9角9分的結餘。在1934年7月至1935年12月21日的一年半之間,財政部又撥給炮校283萬3250元6角9分,總計大洋976萬7820元6角8分。然而,鄒校長在這一年半之間,居然花了大洋1101萬9055元2角9分,收支相抵,他還透支了大洋125萬1234元6角1分。

好大的手筆!

蔣介石並沒有制止鄒校長的大手筆。鄒校長要什麼款子他都批准,以免耽擱德式炮兵的建軍大業。但蔣介石也要稍稍挫一下鄒作華的銳氣。鄒作華在東北軍原本是掛上將軍銜的。在1931年鄒作華首次晉謁蔣介石之時,就被銓敘為中將加上將銜待遇。但是,在1933年長城抗戰失利時,位居閑職的鄒作華卻打報告呈請自貶為上校,這大概是他賦閑無聊的氣話。然而,在一年後鄒作華被宣布為炮校校長之時,負責審核人事的朱培德就為難了,不得不專電向蔣介石請示:

「急,牯嶺委員長蔣……據軍政部呈,以炮兵學校校長階級按照編製規定應為少(中)將,鄒作華應敘何級請核示。到會查該員上年雖有案准以上將待遇,但最近該員……曾有電請貶上校,而炮校編製又系少中將適用,為慎重名器,成就其志,以為各校倡起見,敘為少將,應屬相宜。惟究竟敘為少將或中將之處,敦候示遵。」

按照常理,至少得把中將軍銜還給鄒作華吧。但是,蔣介石卻批示要成全其志,只敘少將!當時的軍餉是按軍階發放的。上將銜「國難薪」是240元,少將銜「國難薪」160元,一差就是80元。但是,80塊大洋還是小事,原本鄒作華與何應欽、朱培德平起平坐,見面稱兄道弟握手寒暄。降為少將之後,開個會見誰都得鞠躬敬禮,真是情何至極。

但鄒作華卻不以為然,他欣然換上金板一角星的少將領章,到炮校欣然就職。對一個熱愛炮兵的老炮兵而言,軍銜只是表面過場,能與火炮朝夕相處,才是人生的真正樂事。

學高身正,鑽研炮術

鄒作華雖然也是從日本士官學校畢業的,但他是在實戰中歷練出來的炮兵指揮官。鄒作華從下級幹部干起,既懂戰鬥,也懂戰術,與中央軍里周斌、楊傑與張修敬等靠嘴皮子起家的留日派炮兵權威完全不同。所以,他完全明白德國軍事顧問強調野外拉練的原因,深知野外訓練才是練習新炮兵的必勝之途。於是,在上任之後,鄒校長一轉炮校風氣,鼓勵學生走出教室,在野外拉練中磨練戰技。

鄒校長不僅鼓勵學員野外拉練,他本人也是以身作則,絕不錯過野外拉練的訓練良機。他雖然貴為校長,但是「經常一騎一從,親臨操場野外督導教練演習,如為現地戰術或戰鬥演習,雖大雨滂沱或寒風凜冽之夜,亦必親臨督導。嘗言操場即戰場,天候地形愈為不利,愈有出奇制勝之機會。學員生領悟及此,莫不感佩。」

軍委會辦公廳主任朱培德上將(右)巡視炮兵學校時與鄒校長合影

紫金山下北風怒嚎的冬夜是很冷的。八十年前可沒有全球變暖,12月已經是大雪過膝了。在寒冬深夜野外拉練,學生們自然是苦不堪言的。但是,日本人不會只挑春暖花開的季節打仗。所以,大雪天的深夜也得到野外實行夜間訓練。在這士氣低彌的時刻,一校之長居然紮上小皮帶,穿上棉大衣,迎著刺骨的寒風騎上馬,與同學們一起邁向大雪覆蓋的射擊場,這是何等感人的一幕!

要知道,炮兵學校的校舍是當時全東亞地區首屈一指的,不但通電,而且裝有供暖的暖氣!大冷天的寒夜裡躲在校長官邸里吹暖風多舒服,哪個校長會出來與同學一起野外奔波,就地宿營受罪?所以,曾經在炮校受訓的學員,談起鄒校長來,一定是心服口服,絕對沒有一句閑話。

到了射擊場,鄒校長也絕不含糊。他本人與德國顧問一樣,是一位在學生面前不會丟臉的「過硬」教官。他有豐富的實戰經驗,戰術指揮素養深厚,戰法則滾瓜爛熟。德國顧問的炮兵群遮蔽陣地,他在南口大戰就玩過了。所以,德式炮兵戰術的最新學術一點就通。即使是單炮射擊戰術訓練,鄒校長也是強中之強,最新式的火炮摸一下就能上手。

在1938年選派炮校中、少尉班接受教育的單靜安對鄒作華的過硬功夫有過親身經歷。有回鄒作華巡視尉官班跳炮操,一時興起,自己上炮當瞄準手,要學生下口令。他的動作居然是乾淨利落,一步到位:

「有一次出炮操,課目是卜福斯山炮瞄準訓練。教練正進行中教育長翩然蒞臨,手裡拿著一支短短的馬鞭。教官隨即發『立正』口令。敬禮後,接著報告課目與進度。教育長指示要大家繼續操作,我看到教育長神采奕奕的,將鞭子交給身後的侍從官,並一直走向我的身邊-當時我正操練第二炮的瞄準手。教育長對我說:『你起來。』當我起身離座教育長乃坐在我的位置上,看一看隨即將瞄準鏡及表尺分劃歸零。又轉過頭來對我說:『你下口令。』我呆了一下,但很快的恢復鎮定,知道教育長要以身示範,乃大聲的喊:『瞄準點,右前方獨立樹,方向一千三百,(距離四千五百,高低正五。』口令尾音尚未截止,突然聽見教育長一聲『好』,同時一隻右手舉起,然後離開炮位叫教官實施檢查。」

鄒作華的速度真是太驚人了。作為一個瞄準手,他聽聞「瞄準點,右前方獨立樹」時,要站起來看清樹的方向。在坐回原位後,第一個動作是裝定方向分劃,瞄準手要旋轉兩個方向分劃轉螺,方向本分劃以百米為單位,方向輔助分劃以十米為單位。單靜安同學很客氣,取了個1300的整數,只要轉本分劃,如果是1310,就要加轉輔助分劃;第二個動作是裝定表尺。要打4500米,瞄準手要先把表尺游標移到二號裝葯表尺,再轉表尺轉輪裝定表尺;第三個動作是裝定高低角,要調高低正5,瞄準手的左手要將高低分劃轉螺向左不多不少旋轉5小格,右手則轉動高低角轉輪把高低水平器泡居中。所以,鄒作華一共要轉5個轉螺,定一個水平汽泡。如此複雜的動作,一般人最少也要一分鐘,但鄒作華居然在口令未喊完就已經全部完成,真是神人了!

教育長動作如此之神速,難免讓同學們起疑。於是,鄒作華下令教官檢查。在教官檢查完畢之後,還讓各班推選一位同學來檢查,確認教育長的動作有沒有錯誤:「教官把瞄準線,方向分劃,高低分劃及水平氣泡逐一看過,無言敬禮而退。接著教育長要每炮派一位同學來參觀,見所有操作正確無誤。大家對教育長能以如此崇高的官階,尚能對小動作如此熟練,無不從內心加以嘆服。」

鄒作華在午餐時會輪流找學生們會餐。單靜安抑制不住好奇心,借會餐之機大膽追問鄒作華裝定分劃的方法,鄒作華則順勢給同學們上了一課。他的速度是用心練出來的。炮兵要練到不必看分劃就能調整好各種分劃:

「有一次我問道:『您如何能那樣快速而準備的裝定分劃?』教育長笑一笑說:『噢!裝定方向分劃是用大拇指和食指去捻,表尺分劃是用手掌去擦,每個人手指與手掌都有自己的一定之長度。當分劃歸零以後,用自己手掌手指的定點去捻和擦。先由千而百,再進為五十、十、五.如此反覆演練,有三、五周的時間,一定有成。將來你們到部隊去當連排長時,應先將自己練好,然後再教士兵。』後來我在炮十七團當連長時,就遵照以上的指示去做。雖然在沒有星光的夜晚,也能操作純熟,毫無差誤。」

炮操技術只是老炮兵的小竅門,實彈射擊才能見真功夫。尤其,在射表還沒修改好的新炮試射中。炮校流傳著一則鄒校長的英雄事迹。話說,有一次蔣介石臨時通知要來視察德國新交貨的150毫米重榴彈炮,而此時的150毫米重炮交貨不久,在德國編製的射表剛開始與中國氣候磨合,新炮表尚未完全修改完成,射擊還沒把握。但是,蔣介石卻要看實彈射擊。德國軍事顧問只好勉強上陣。但150重炮卻在蔣介石面前鬧起脾氣,居然連續四、五發炮彈都找不到彈著點。

「不見彈」是炮兵的最大恥辱!當時,法肯豪森總顧問與一群德國顧問面面相覷,不知所措,但鄒校長卻冷靜地看出問題所在。他親自下場指示修正量。並且,恭請蔣介石注意前方半壁山左角處。當炮聲再次響起時,果然半壁山左角處轟隆一聲,煙塵大起,正中目標!

有了真正懂炮兵愛炮兵的校長,炮兵學校的各項建設就能飛速發展起來。於是,中國德式炮兵開始了輝煌的全新時代!

本文摘自《鋼鐵抗戰:中國野戰炮兵史 1900-1937》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戰爭事典 的精彩文章:

印巴海戰之印巴海軍裝備實力對比

TAG:戰爭事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