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最新 > 那些別人家的小孩,後來都活成了拯救世界的超級英雄嗎?

那些別人家的小孩,後來都活成了拯救世界的超級英雄嗎?

那些別人家的小孩,後來都活成了拯救世界的超級英雄嗎?

前言:

幾乎每個「學渣兒童」的童年時代都有一個神秘莫測、隨時在變幻、你大概永遠也打不敗的「神一樣的對手」——別人家的小孩。他可能是隔壁的小明,街對面的小紅,班主任的兒子大志或者是你表姐麗萍。他們也許曾是你追逐的目標,是你甜蜜的負擔,也曾在不知不覺中改變過你,甚至傷害過你。

如果把現實世界比作一盤狼人殺,那與這個童年時代里「神對手」的博弈或許就是你在人生競技場上經歷的第一次天黑請閉眼。這種說法其實略有些暗黑和殘酷,童年難道不應該是簡單,明媚的代名詞嗎!就是要一群小孩一起吸著旺旺碎碎冰,追著《大草原上的小老鼠》,這才是童年的正確打開方式啊!

其實兩種說法都對,我都贊同。關於童年這道命題,解題方式五花八門,其實不僅僅是童年啊,整個世界都是如此啊!

這個世界上每個人的生活軌跡都不一樣,每朵花都有自己盛開的理由,快樂和優秀的方式也有千百種,這個所謂的別人家的小孩就像是你小時候不睡覺,你奶奶騙你說,街口的瘋子會吃不睡覺的小孩。那個所謂的瘋子和這個別人家的小孩,其實都是不科學的存在,瘋子並不會吃人,而別人家的小孩也未必都優秀,我們本來就是不一樣的花朵啊,各自有各自的芬芳啊,為什麼要按照大人們的思維模式長成他們喜歡的那種千篇一律的小孩呢?今天的前言有點長,有點啰嗦,那是因為接下來的故事可能有點扎心,有點疼,它是真實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希望你們從現在起,屏住呼吸認真看哦!

學渣兒童的童年。

我生在1991年,那是個「素質教育」口號喊的很響,但從未落到實處的年代。那個時代的小孩,以成績排名為分水嶺劃分社交圈。我身為一個學渣從沒進入過小學時代的「上流社會」。而我的發小阿冬就不一樣了,她家跟我家住對門,上小學之前我一直跟著我奶奶,很少回我爸媽家,所以跟她接觸的並不多。但從上小學開始,我們在父母的安排下成了同班同學,她從小學一年級起,就是班長,還是年級的中隊長,成績常年穩居班內前五名,幾乎班裡所有的女生都眾星拱月般的追捧她。而我學習成績平平,從小體弱多病,人瘦的像根牙籤棒,講話聲音像蚊子哼哼一樣小,性格內向,不善言談,跟她的偉岸生花、光芒四射比起來,我可能連帶照明功能的挖耳勺都算不上吧。但偏偏就是這樣的我和那樣的她,卻被命運硬生生的捆綁在了一起。

在那個以學習成績論英雄好漢的年代,阿冬就是我們那個大院兒里所有孩子的榜樣。但別的小孩只有在闖了禍、家長會和考試成績單下發的那天,才會被爸爸媽媽拿出阿冬來批評羞辱自己。而我就比較慘了,因為和阿冬住對門,我媽每天都要求我跟她一起上下學,而且上學我都要提前去她家叫她。我所有的零食都要分一半給她,甚至我生日那天,親戚送我的兒童大禮包里,吃出了一隻玩具小恐龍,我喜歡的不得了,但當天傍晚阿冬來我家玩,指著那個小恐龍說她要這個,我媽就毫不猶豫的從我手裡奪過來送給了她。我記得那天我哭的很傷心,難過的吃不下東西,但我媽卻以不吃飯和小氣為由打了我一耳光。你是不是想問,委屈嗎?疼嗎?當然委屈啊,也疼啊,但在我童年記憶里最疼的的那一記耳光並不是這一記,也不是被我媽打的,而是被我的語文老師打的,起因也跟阿冬有關。

我忘記了那是小學一年級還是二年級,反正正是學拼音的時候。我爸給了我一本他讀書時候用過的老字典。紙頁都泛黃了。我特別想要一本新的《新編小學生字典》,但我爸媽就是不給我買。那天吃晚飯時我就撅著嘴不開心,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恰好阿冬的媽媽來我家送東西,看到我在哭,問清楚緣由後,她說他們家有好幾本新字典,都是親戚們送的,都買重了,阿冬也用不了那麼多,我可以去挑一本。我爸媽極力說不用不用,但半小時以後,阿冬媽媽還是過來敲門了,並且送來了一本厚厚的新字典。我那天特別開心,晚上睡覺的時候還抱著不撒手,一想到明天可以拿著新字典去學校,我整個人都很興奮。但我當時萬萬沒想到,這本新字典竟然是一場噩夢的開始。

第二天早晨,我還是像往常一樣去叫阿冬上學,但是在去學校的路上,阿冬卻一句話都沒有跟我說,我當時就想,或許她是因為她媽媽送了我一本新字典而不開心吧,可她霸佔我的小恐龍和零食的時候,我也很難過啊!我沒有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但在晨讀過後的課間,我看見阿冬把體育委員阿雪叫到了身邊竊竊私語,阿雪是個留級生,個頭很高,皮膚黑黑的,四肢發達很壯碩。她們倆交頭接耳時還不時的指向我,當時我根本不知道她們要做什麼。就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阿雪就已經帶著幾個練體育的高高壯壯的女生朝我走過來了,她伸手對我說,把字典交出來!我說,為什麼,那是阿冬的媽媽昨天送給我的,送給我就是我的!她根本不理會我說什麼,抓過我的書包就反手就往地上倒,我所有的書本和文具散了一地,鉛筆盒的隔層也摔壞了,鉛筆橡皮滾的到處都是,削的尖尖的鉛筆頭戳在地上斷成兩截,她從滿地狼藉中撿起了那本字典,然後舉起來大聲說:快看啊!小偷!她偷了班長的字典!她話音還未落,全班都安靜了下來,不管是丟沙包的女生,還是拿著掃帚追逐打鬧的男生,全都停下了手裡的活動,張大了嘴直直的望向我們……空氣在那一瞬間凝固了。

那天的狼狽,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一幕都不曾忘記。站在高大的阿雪面前,我小小的身體不停地發抖,臉漲的通紅,眼淚不爭氣的往下掉,我用有史以來最大的聲音說:我沒有,我沒有偷東西!字典是阿冬的媽媽送給我的!這時阿冬突然就哇的一聲哭了,然後說,你為什麼要偷我的字典!我就這一本字典,我媽媽怎麼會送給你!阿雪緊接著說,你就是個撒謊精!我們誰會信你的話!小偷!騙子!女生們都在指著我竊竊私語,男生們都戲謔的嘲笑我是撒謊精!我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就在這時候上課鈴響了。語文老師拿著書本從教室門口走進來,她是個年近60歲的老太太,脾氣出名的差,長得又矮又瘦,永遠一張殺手臉。

進門後,按照慣例,老師要先檢查用到的課本和字典,看看有沒有人忘記帶,沒帶的人要罰站一節課。查到我時,我講了事情的經過,阿冬也站起來講了她的故事版本。老師在聽完後,示意她可以坐下了,然後突然就伸手給了我一記狠狠的耳光,對我說,成績平平不知道努力學習,丟三落四也就算了,小小年紀還學會說謊了!你給我站著!站到下課!

那一記耳光,打在身上,疼在心裡。臉上是火辣辣的疼,心裡卻是凜冬已至的刺骨。在那之後的很多年裡我都不明白,成績平平的小孩到底做錯了什麼,難道僅僅因為成績不夠好,我們就連做一個好人都不配嗎?但在我工作之後我才漸漸知道了現實世界的生存法則,那些以成績論人品的老師應該也是因為所謂的業績壓力吧,成績好的孩子總是可以把班級分數往上拉,他們自然更受老師的喜歡,其實這個世界從我們童年開始,就很現實。

到我青春期的那幾年,我突然就變得很叛逆。我討厭任何中規中矩的乖小孩,覺得他們都是那個童年裡的阿冬,直到我遇到了我的前男友L君。

我從沒想過我會跟這樣一個人在一起。他從小到大一路都是那種根正苗紅的好孩子,成績一直名列前茅,一路讀最好的中學,考重點本科,然後過五關斬六將考上了研究生,畢業又考進了專業對口的機關工作。他一路走來,一直都是那種別人家的小孩,成績好,有出息,人人羨慕。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喜歡上我,一個廢柴、學渣婊,脾氣古怪,活的還很喪。但他總是笑著捏我的臉對我說,我覺得你是個超酷炫的女孩子,我特別喜歡聽你講你的故事,你的故事特別多,而且都好有趣,每次聽完我都要感慨自己的青春真是白活了,而且還會有點小失落,覺得如果是我陪你經歷這些該多好。我曾經就是那個別人家的小孩啊,現在還有很多叔叔阿姨都覺得我有出息,可我並沒有成為傳說啊,還不是要被你欺負,給你當牛做馬啊,其實大千世界裡,我不過就是一個普通人。

每次聽他講這些,我都覺得心裡暖暖的。是他讓我釋懷了很多過往,也明白了一個道理:其實所有的小孩都會長大,有那麼一部分人或許曾在童年時代成為過最光芒四射的那顆星,但歲月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我們滾滾紅塵中的每一個成年人,都可能會經歷事業的瓶頸,感情的不順,那些曾經的別人家的小孩可能也會做不好手頭的事情,愛不到想愛的人。我們凡人的生活就是喜怒哀樂的大雜燴,沒有誰會一直幸運,其實所謂的別人家的小孩,終究都會長成最普通的大人。成年人的世界裡,沒有超級英雄,也沒有超能力,有的只是大千世界裡不同的我們。

我知道L君一定會看到這篇文章,所以在文章的末尾,我還是想再次謝謝你。你陪我經過了很多很多個我覺得很難熬的關口,每一次在我喪到人生谷底的時候,都是你拉著我奮力往上跑,我曾以為我的生命里不會有真愛,但認識你以後我很想說一句,愛上你是我二十六年做過的最正確的決定。

謝謝你,我愛你。

謝謝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全球大搜羅 的精彩文章:

TAG:全球大搜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