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最新 > 那些瑜伽帶給我的東西

那些瑜伽帶給我的東西

因為熱愛,把喜歡的事做到極致。

艾揚格大師說:瑜伽是一門哲學,也是一門藝術。人通過瑜伽與靈魂聯結,所以瑜伽是心靈的藝術。瑜伽的體式都有精確的幾何和建築結構,所以它也是美術。瑜伽帶給練習者健康、快樂,所以它是治療、實用兼具的藝術。當觀者讚歎體式呈現的美與和諧時,瑜伽又成了表演藝術。

關於瑜伽,我大概是老師帶過最差的學生,就是那種體式都做得亂七八糟,「梵我合一」、「三摩地」這些瑜伽哲學我自然是一塌糊塗的。

今天不說瑜伽,說關於瑜伽館的故事。

瑜伽館的天台適合飯後坐著聊天,花花草草,安寧,遠離市肆;瑜伽館一樓坐著喝茶,看西山日落下的黃昏,夕陽,晚霞,自在愜意;瑜伽館樓下的銀杏樹兩周左右便會滿地金黃。

三個月的課就是一轉眼的事,我們過了三個月沒有周末充實而勞累的生活,第一個月能每天早起吃完早點走到衛城,慢慢的每天打車過去都會來不及吃早點,見證了一個人如何慢慢墮落的過程。

佳美老師的課嘻嘻哈哈回不出課,和平老師的課上完第二天疼得床都下不了,張老師的課最舒服,裹著毛毯不小心就打盹兒了。

沒學瑜伽的時候對瑜伽的誤解,劈個叉,把腳掰到頭頂上就完了,總有朋友問我你能劈叉了嗎,說來有點慚愧,學了三個月的瑜伽,我還劈不下去。還有每周都有寫不完的作業,聽得最多的也是:怎麼瑜伽還有作業,掰掰腿不就完了。

剛去瑜伽館上和平老師課的時候,正好趕上生理期,又因為心情不好,邊冥想邊哭,邊練體式都止不住的眼淚,上到一半熬不住以生理期的理由請假了,那天晚上和平老師,世香,越越他們仨給我發微信,問我好點沒。第二天去瑜伽館看書的時候,書沒看進去,但佳美說的話讓我突然豁然開朗了。那時候我們都是才認識兩天的陌生人,一直能從細節上感動的我,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就喜歡上了這裡。

剛認識的時候大家以為我是北方人,問我北方哪兒的,其實我是一個分不清n和l的昭通人。下課回去的路上纏著讓越越教我怎麼才能分得清,從小就生活在這個環境里,我是真的分不清。

越越說:「來雲南後我發現你們雲南人能把米線和土豆吃出朵花來,什麼土豆炒西紅柿,炒肉,老奶洋芋,燉洋芋……我們山東叫土豆叫地蛋子。」教了我好多山東方言,我就覺得地蛋子很好玩,笑了一晚上。越越明明只大我兩歲,卻覺得自己是個老人了,總對我說:你們這些小姑娘,你們這些年輕人。

女生多的地方自然八卦多,吃完飯後就坐著八卦家鄉的風俗啊,靈異啊。馬一凡說:「我看到了你們幾個老了以後的樣子,像村頭一幫曬太陽的老奶奶。」平時沒課的時候約了上高溫,也要坐著八卦半小時才開始,從歌唱圈到演藝圈,中國到韓國,從談戀愛到結婚。這三個月我也知道了關於學校的各種八卦,總之太喜歡瑜伽館認識的這群人了。

瑜伽老師都應該是像佳美和和平老師那樣溫柔有耐心的,我們聊天的時候都是扯著嗓子喊,坐最前面最後面之間也是扯著嗓子喊,然後哈哈大笑。

練倒立的時候真的很怕摔著,世香生理期坐著休息,就一直跟我說發力點,還一直扶著我,告訴我:「別害怕,有我在呢,不會讓你摔下來。」世香是那種做啥事都會讓你有一種踏實感。

除了上課,平時大家各有各的事,也很少見得到,就和香華佳佳出去買過花,斗南花特別便宜,四捨五入等於不要錢,也是從那天起發現佳佳的少女,看到粉紅色的花挪不開腳,我走路摔跤摔劈叉把她樂得打滾兒;香華笑起來的時候眼睛能看見一條縫(她眼睛並不小),我見過她最撩人的一次,有天下午上課的時候,不停的打嗝,她中途喝了好幾次水也沒能停下來,我一個女生,要是男生也肯定覺得這一幕可愛得化了,她自己肯定不知道,我謎一樣的關注點。

這裡走了一批又一批的人,很快又開始迎接下一批。

於我而言,張老師的善良可愛,和平老師的細緻體貼,佳美的溫柔且腿長(希望佳美快點嫁來我們昭通),越越的能說會道,世香的穩重豁達,香華的喜眉笑眼,佳佳的天真少女,小馬哥的惡搞懵懂,珊珊的積極勤奮,紅玉的文文靜靜,鴻姐的知性大方,曉敏的身姿曼妙,惠娜單純賢惠,寶娥姐的姍姍來遲。都是這三個月覺得很珍貴的東西。

張老師上課的時候說:「人生苦短,你們要給自己的定位找一個平衡點」 可是歲月也漫長啊,我們有大把時間,因為熱愛,能把喜歡的事情做到極致。

這半年來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忙著告別,認識了很多有趣的靈魂,然後時光匆匆,大家來了又走。

一個考完試無敵想去看滿舒克的顏控狗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全球大搜羅 的精彩文章:

TAG:全球大搜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