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 > 因為一具屍體,我還是捲入了一個可怕的漩渦

因為一具屍體,我還是捲入了一個可怕的漩渦



因為一具屍體,我還是捲入了一個可怕的漩渦



我叫林雨澤,若是從職業上來劃分,姑且可以稱之為道士。但又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道士,若真要說的話,只能算是其中的陰陽師。

準確來說,我是個養屍人。


養屍人,就是專門孕養屍體的人。


養屍,是從祖上傳下來的行當。


我曾祖父年輕的時候不知從哪兒學了一身本事,占卜,尋龍點穴,觀星側位、畫符念咒樣樣精通,其中就包含我現在會的養屍養鬼。

只是聽爺爺講,曾祖父嫌養屍太邪惡,用之不吉,就很少用,到後來更是直接棄之不用。


後來,經歷了那個混亂的年代,發生了一些系列的事情,曾祖父被活活打死,而曾祖父的一身本事就徹底斷了代,只是沒想到,那本被曾祖父棄之不用的屍經竟然被爺爺無意中發現。


雖然當時沒想學,但後來實在熬不過貧苦,又重新把它撿了起來。但當初的本事已經剩下不到十之一二。


就是剩下的「微末伎倆」,也讓我爺爺發了家,致了富。


養屍也就慢慢的傳了下來,傳到我這一輩,已經是第四代了。

養屍到底是見不得人的行當,再加上如今早就已經實行火葬,漸漸的,養屍早就已經沒有了生存的土壤。隨著科學的觀念已經越來越深,養屍這門古老的傳承瀕臨到斷絕的地步。


我這人生來沒有什麼大志向,雖說對養屍術不是鍾愛,但畢竟是祖傳下來的東西,加上我也不少吃喝,也就這麼半習慣,半隨意的傳承下來。


我以為我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守著祖傳的家業不愁吃不愁穿,然後坐吃等死。


但我萬萬沒有想到,我會陷入那個危險至極的漩渦。

那是一個七月十六的晚上。


那天晚上天氣十分陰沉,外面下著傾盆大雨。


大約九點多鐘的時候,「砰砰砰!」房門突然被敲響。


我沒有早睡的習慣,當時正好在書房研究屍經。雖說那本屍經已經被我翻爛了,但我沒事的時候總是喜歡翻一翻。

來的是張胖子,他是我可以穿同一條褲子的好友。


張胖子全身被雨淋濕,看到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


「林子,麻煩大了!」


他當時的臉色很蒼白,眼神也充滿恐懼,好像見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


從小到大,我從沒見過他這個樣子,好像失了魂一樣。


給他倒了杯水之後,他這才慢慢向我敘述整件事的經過,之後我又看了一段被剪切過的視頻。根據他的描述和視頻上的畫面,我漸漸明白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昨天晚上,一具屍體從醫院太平間莫名奇妙的消失。


在短短的一分鐘之內。


屍體是剛剛溺死的青年,大概二十多歲,被送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沒有了呼吸。搶救無效之後就直接被送進停屍房。


考慮到半個小時後青年要直接被親屬領走,當時又很晚,停屍房管理員便沒在意,沒鎖門,自己抽空到不遠處的食堂去吃了個夜宵。


而在那段時間,恰好打雷,跳了一分鐘的閘。當停屍房管理員回來的時候,擺放在床上的屍體已經消失不見。


詭異的是,除了地上屍體留下的一串腳印之外,沒有任何痕迹。


而留在現場的停屍房管理員則精神失常的縮在角落裡亂嚎亂叫,口裡呢喃著「鬼,殭屍」之類的話語。


負責這個案子的張胖子第一時間想到了我對這方面有研究,就直接過來找我。


這裡,我不得不介紹一下這個人——張胖子。


他名叫張致遠,名字叫的好聽,卻是一個實打實體重近兩百的胖子,所以得了個外號叫張胖子。大學考上了警察學院,出來之後,家裡有些關係,就當上了一名刑警——專門調查犯罪案的那種。


我和他打小是鄰居,是從小穿著開襠褲玩到大的。除了我爸媽,他是唯一知道我會養屍的人。


雖說只是半信半疑。


說實話,案件並不複雜,就是一具屍體莫名其妙的跑了。這對於研究這些事情的我來說,根本不是什麼新鮮事兒。


「怎麼樣?有什麼線索?是不是很詭異?那具屍體竟然在一分鐘內完全消失,而且找不到任何的痕迹。」


我還在沉思,張胖子就已經急不可耐,見我半天不說話,就直接湊了過來,急切的問。


只是,我卻感覺他的眼神怪怪的。疑惑中又像是在探究些什麼東西。


對於這件事,我心中已經有了些結論,但是對張胖子來找我的目的,我卻有了懷疑。


從前的他對於這些事情,從來都是堅決不信的。


「張胖子,你不覺得咱們的身份有些顛倒么?明明你才是正兒八經的刑警,反過來問我這些事情。再說,你也不用來忽悠我,什麼叫做沒有任何痕迹,雁過留聲,蛇過留痕,光從畫面上講就有三處詭異的地方,我不相信你們沒有發現。」


我瞪著他,輕吐一口煙,有些沒好氣。


「隊裡面有規矩,不能隨便透露機密,但是你自己發現就不一樣了。」張胖子嘿嘿一笑,這人很厚臉皮,一點沒有被揭穿的尷尬。


我一聽,不由輕哼一聲。


「怎麼,把那麼關鍵的證物拿出來,就不算觸犯規矩了,要知道,知法犯法,可是罪加一等,停職調查算是輕的。」


「我靠,非得明說是吧,這東西心中有數就行了,再說,咱兄弟誰跟誰,還要計較這個。」見我較真,張胖子當時就跳了起來。


看著他著急的樣子,我嘿嘿一笑。


見我開玩笑的樣子,張胖子也是嘻嘻哈哈一笑,一把摟住我的肩膀,差點沒讓我茶杯里水撒掉。


張志遠不是傳統意義上固執刻板的好警察,用我的話說就是圓滑的像條泥鰍。但本質上並不壞。要不然我也不會一直幫他。


「到底看的咋樣了,發現啥了?跟哥們說說!」


看後續內容,請關注微信公眾號weiyitong888,關注後回復「43」即可。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夜路別回頭 的精彩文章:

男子性騷擾中學女生
旅館老闆,把偷窺當樂趣!
我是棺材裡出生的女孩,奶奶說我是個養不活的小鬼女
花季少女失蹤多日,父母找鬼問香找到屍體
一個賭徒被債務所壓,走向一條不為人知的路

TAG:夜路別回頭 |

您可能感興趣

一場大戰讓一個國家徹底沒落,就因為放跑了一個罪犯,還是殘疾人
你肯定也是因為這個,才入了多肉植物的坑
放不下一個人或一件事?可能只是因為掉進這個陷阱
沒錯,我是混蛋,但這都因為你是一慫包
他的情書弄哭了所有女孩,不是會撩妹,而是因為他這輩子只做一件事只愛一個人
生病,都是因為身體的一種需要!你是不是都忽略了?
姑娘,既然和他在一起了,就別再任性了,因為,愛的另外一個名字叫「妥協」
第一次入坑你的本命,竟然不是因為他的顏?
他做了一輩子的老好人,卻因為一次貪念,斷送了性命
因為一個愚昧的傳統,這裡的孩子就可能會被處死
更多時候,我們是因為自身的缺陷,才去喜歡一個人
樹洞—最懦弱的就是,因為害怕,而去遏制了一份感情
為什麼你的青菜一炒就黑不溜秋的,只是因為你少了這一步!
不要等到一切都成熟之後才去做,因為沒有你的機會了
我這一輩子都只能做鞋,僅僅因為我摸了一雙女人腳
因為水軍,我們看到的可能是一個假的世界
一到這個時節,古人就容易出軌,為什麼?因為他們要去做這件事
不是權志龍喜歡紋身,是因為每一個紋身的背後都有一個特別的故事
因為偷吃小魚乾,罵了它兩句,然後它就這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