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養生 > 女人的內褲老公千萬別洗,後果太嚴重了......

女人的內褲老公千萬別洗,後果太嚴重了......

第一章 今天是你的排卵期



  D市。


  南郊偌大的別墅區燈火通明,低調奢華的建築風格在深濃的夜色里更顯神秘。


  這樣一片燈海里,卻唯獨有一處荒黑無比,沒有一星半點的光亮,愈加顯得格格不入。


  沐淺夏打開門,屋內漆黑一片,她伸出手臂順著冰冷的牆面摸索,還沒等摸到開關就聽到『啪』一聲,整個屋內的燈全部亮了起來,她微微眯眼,仰頭看見面前高大的男人。


  「你怎麼回來了?」


  她聲音平靜,這三年守著這個空蕩蕩的房子,已經麻木到淡漠。


  容謙扯了浴巾往浴室走,英棱的俊臉毫無波瀾,薄唇輕啟:「今天是你的排卵期。」


  浴室的門被哐當一聲關上,沐淺夏嘲諷的勾唇,是啊,只有在每月的今天他才會回來,這麼重要的日子,她倒是忘了。


  不知過了多久,浴室里的水聲突然停了,沐淺夏迷迷糊糊中感覺一隻冰涼的大手覆上她的腰間,一路往下。

  突如其來的陌生觸感讓她渾身戰慄,猛的清醒過來,沐淺夏下意識的雙臂環胸,男人性感薄唇在她耳根處輕擦,她甚至能看見他深邃雙眸里泛起的欲色。


  「一定要這樣嗎?」


  沐淺夏閉眸,任由他在頸間輕啃慢咬,男人的動作倏然一滯,雙眼迷離的看著她。


  「怎麼了?」


  他聲線暗啞,明顯壓抑至極,沐淺夏沉默,這三年來她就像後宮裡天天盼望帝王臨幸的王妃,比起妻子,她覺得自己更像一個指定的生育工具。


  只是可惜……三年來她也沒讓自己懷上容家的種子……


  「沒事。」


  半晌,沐淺夏只是淡淡說了一句,然後雙手主動環上他的脖頸,感受到他的炙熱,她輕輕嗯了一聲,而這噥軟聲音似乎打開了他慾望的閘門……


  男人深深淺淺的吻落在她身上,唇舌帶著潮濕和濡燙讓她心尖發麻。


  空氣中瀰漫著曖昧的氣息,就在千鈞一髮之際,電話突然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容謙幽眸掃了一眼,本來不打算理會,可是屏幕上跳躍的名字赫然映入瞳孔,他身體微微一怔,隨即停了動作從床上下來。


  沐淺夏微愣,這還是第一次,容謙會在做這種事的時候中斷。


  畢竟,他需要一個孩子。


  「若水?」


  容謙溫沉的嗓音,帶著幾分猶豫喊出那個名字。


  床上的沐淺夏又是一愣,下意識的集中聽力,卻見容謙隨手撿起地上的襯衣往落地窗走去。


  她只隱約聽見他溫聲細語的說:「嗯……沒事,我有時間……別急,我馬上過去……」


  沐淺夏起身,看著那頭的背影。


  景院中的燈光照射下來,映的他側臉柔和,就連聲音都是她從未見過的溫柔。


  結婚三年,她從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原來也可以如此耐心溫柔。

  心抽了抽,沐淺夏下床,披了一件衣服朝他走去。


  容謙卻先一步掛了電話,越過她開始穿衣服。


  沐淺夏拽住他的手臂,眉頭緊蹙:「這麼晚了你要去哪兒?」



第二章 我才是你的妻子



  容謙甩開她的手,一臉的不耐煩,「她回來了,我要去找她。」


  她?


  沐淺夏冷笑,狼狽的後退兩步,「我不許你去找她!」


  「容謙,我才是你的妻子!」


  妻子?

  男人唇角邪肆揚起,「沐淺夏,結婚三年,你哪一點做的像個妻子?!」


  她有哪一點不像?


  怪她三年都沒有懷上身孕嗎?


  「容謙……」沐淺夏張嘴,想說點什麼,卻見那人已經穿戴整齊,往門外走去。


  嘭——


  房門被狠狠甩上。


  沐淺夏渾身癱軟的坐到床上。


  眼角酸澀,卻始終沒有瑩潤液體流下,因為三年前她就發過誓,不會再為任何男人流淚。


  可是心裡,為什麼這麼難受?


  甚至比三年前,男友劈腿,自己喝醉酒上錯床,被迫和容謙結婚還要難受……

  她本該排斥他的不是嗎?


  伸手捂住雙眼,沐淺夏深深地吸了口氣,咽下那抹難過。


  腦海里不禁划過容謙的俊臉,他曾在所有人唾棄她的時候,牽起她的手。


  雖然沐淺夏知道,這個男人可能不愛自己,卻從來沒想過,這個男人心裡藏著別人。


  既然藏了人,為什麼當初還要毅然決然的娶她?


  沐淺夏躺在大床上苦澀勾唇,慢慢閉上眼。


  ……


  翌日八點多,沐淺夏如常到了公司。


  她和容謙隱婚三年,明面上她只是榮氏集團一個員工而已。


  所以,同事們才會跑來跟她,討論容謙的粉色緋聞。

  「淺夏你知道嗎?咱們容總有女朋友了!」


  沐淺夏蹙眉,「你們這樣討論上級……」


  「哎呀!」另一個女人也湊過來,滿臉曖昧,「容總才不在乎我們討論呢!要不然他也不會一大早公然帶那個女的來公司啊。」


  「就是就是!容總女朋友可真漂亮啊,又有氣質……我就說容總遲早得被別人搶走吧,嗚嗚嗚……」


  耳邊嘰嘰喳喳亂作一團,沐淺夏的心咯噔一下沉了下去。


  他帶她來公司了?


  雖然他們之間是隱婚,但也不至於要如此給她難堪吧?


  「都吵什麼呢!」


  經理嚴聲歷下,整個辦公區瞬間變得鴉雀無聲。


  沐淺夏深吸一口氣,垂眸卻見眼前遞過來一打文件。

  「淺夏,你一會兒把這些資料給容總送過去。」


  經理笑眯眯的看著她,一臉色相,其他同事忍不住扔過去一堆白眼。


  沐淺夏點點頭,沒有理會經理的眉來眼去,繼續埋頭工作。


  午餐時間,沐淺夏沒什麼胃口,她看了眼右手邊的資料,又抬臉看了看總裁辦公室那扇緊閉的門。


  這三年來他們在一個公司,卻在不同的世界,外人面前他們甚至連陌生人都不如。


  扣扣!


  沐淺夏敲了兩下門,裡面男人冷郁低沉的聲音傳來,「進。」


  她深吸口氣,扳動把手,門剛剛開了一條縫就聽見有女人聲音傳來。


  「阿謙,這是我特意去給你買的香煎小牛,不放芥末對吧?」


  女人聲音溫柔似水,以至於沐淺夏腳下的步子遲遲未動,更不敢抬眸。


  轉椅上的男人沒有理女人的話茬兒,幽暗眸子看向門口,微微蹙眉,「怎麼不進?」



第三章 我有家室了



  沐淺夏硬著頭皮進來,二人親密的畫面在她眼裡形成強大的視覺衝擊。她看見女人坐在容謙的大腿上,小鳥依人的環著他的脖頸。


  男人看著她的眸底浮起似笑非笑的光影,並沒有推開懷裡的人,只是冷聲問,「有事?」


  淺夏一秒都不想再多待下去,慌忙把資料放到辦公桌上,「容總,您要的資料,沒什麼事我先走了。」


  樊若水美眸在她臉上掃過,唇角微微勾起,女人的第六感永遠精準無誤。


  她笑的更甚,把臉埋在容謙頸間,「阿謙你看看你,永遠這麼閉塞無情,不過還好,過了這麼多年,你所有的喜好我都記得……對了,今晚……要不我去你家?」


  沐淺夏走到門口的身子微微一僵,呼吸猛的一滯。


  她想賭一把,賭他會不會同意,如果他點頭,那麼走出這扇門,他們三年風雨飄搖的婚姻就徹底結束了。


  容謙看著她愣在那裡的背影,不動聲色的將女人緊緊攀附的手臂拿下來,聲音淡漠,「我有家室了,你去恐怕不太合適。」


  那一刻,樊若水臉上的笑容僵住,沐淺夏卻心頭微動,她斂了斂眼睫,帶門離開。


  ……


  下午過得很快,沐淺夏一下班就一溜煙的鑽進了電梯,雖然知道他乘坐私人電梯不會碰到,可她還是害怕那萬分之一的偶遇。


  乘坐的地鐵到站,到別墅區還有一段的距離,沐淺夏一般都選擇步行。


  以前容謙是給她買過車的,可她不愛開,就像那棟大別墅一樣,再好,終究也只有她一個人住。


  回到別墅,沐淺夏摁了密碼開門,一樓大廳燈火輝煌,卻沒看見人影,她放下包向二樓卧室走去。


  室內沒有開燈,借著門縫映射進來的光亮,沐淺夏隱隱約約看見男人偉岸的身影隱在大片黑暗裡,只有骨節分明的指尖那一點煙火格外刺眼。


  「回來了?」


  暗色里他聲音性感沙啞,淺夏開了燈,男人雕鑿俊朗的面龐瞬間清晰。


  「今天不是我的排卵期。」


  她徑直走到桌旁倒了一杯水,聲音說不出的疏離。


  男人將煙蒂捻滅,「這是我家。」


  是嗎?淺笑嘲諷的揚唇,終是沒有說出一句話。


  空氣里讓人窒息的死寂,容謙忽然起身,「今晚我住這兒,剛剛媽打電話來,讓我們明天回去一趟。」


  「不上班了嗎?」


  「你的假我准了,明天我去公司開個早會就過來接你。」


  淺夏微微仰臉,男人堅毅的下頜線條完美,只是漸漸被眼中升起的水霧模糊,今天下午在辦公室的事情他隻字不提,更沒有要解釋的意思。


  「我去洗澡。」


  沐淺夏快速向門口走去,男人站在她身後的目光清寒,「你就沒有什麼想問的嗎?」


  她腳步頓住,「那你呢?就沒什麼想說的嗎?」


  哪怕是她親眼所見,只要他說不是真的,她就相信。


  可是男人只是冷冷勾唇,薄唇吐出兩個字:「沒有。」


  她早該想到的,這個男人什麼時候肯對自己多施捨隻字片語?


  笑了笑,沐淺夏開口,「那我也沒什麼好問的。」



第四章 這個女人究竟有沒有心



  沐淺夏進了浴室,門被「哐當」關上。


  男人站在原地,周身淡漠,渾身上下都散發著絲絲森然,只是唇角勾起的弧度譏誚。


  結婚三年,無論他怎麼挑釁怎麼胡來,她永遠都是那張淡然無所謂的臉,有時候他真想看看,這個女人究竟有沒有心?


  沐淺夏洗澡回來時男人已經閉眼睡了,她輕手輕腳的在床邊躺下,在忐忑不安中徐徐入睡。


  ……


  沐淺夏醒來時床邊已經沒有了溫度,只有揪起的床單證明他昨晚真的來過。


  起床洗漱後簡單啃了幾口麵包,沒什麼食慾,她看了看掛鐘上的時間,然後從衣櫃里挑出一件淡黃色連衣裙換上。


  不知過了多久,手機響了,她看了看上面跳躍的名字,摁了接聽。


  「喂?」


  「下來。」


  容謙聲音淡漠,於她從不肯多言一個字。


  沐淺夏提了手包匆匆下樓,一輛嶄新的黑色賓利停在樓下,她乖乖上車。


  逼仄的車廂壓迫感十足,二人都是沉默箴言,車子在馬路上快速行駛,沒多久便到了老宅。


  無論在外人面前怎樣,在長輩面前總是要裝的足夠恩愛。


  容謙一把握了她的玉腕,陌生觸感讓沐淺夏微微一怔。


  「爸,媽,我們回來了。」男人拉著她到沙發旁坐下。


  葉茜見兒子回來,立刻笑眯眯的迎過去,保養尚好的臉上沒有一絲褶皺。


  「我的寶貝兒子你可算回來了,再不來媽都要想死你了!」


  說著連忙招呼傭人去做晚飯,又掃了眼身旁的沐淺夏,眼神里止不住的嫌棄。


  「最近去過醫院嗎?你看看你這不爭氣的肚子!三年了,隨便找個女人都能讓我抱上孫子了!」


  沐淺夏抿了抿唇,垂眸不語,容謙替她解圍,「媽,孩子的事急不得,我和淺夏都還年輕,以後有的是時間,您就別操心了。」


  葉茜臉色稍緩,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讓傭人拿來一個盒子,一臉滿足的看著容謙,「過幾天你生日,這些邀請函我都已經派人提前做好了,地點我也提前預約好了。」


  容謙微微蹙眉,「媽,我說過我不喜歡太熱鬧的場合……」


  「你媽的一片心意,別推辭了。」


  容敬偉從二樓下來,鏡片後的眼眸犀利,「到時把淺夏的父母也都叫來,我們兩家好久都沒有坐一起吃過飯了。」


  容謙不再拒絕,淡淡應了聲,「好。」


  叮咚——


  門鈴突然響起,傭人過去開門,眾人目光齊刷刷看過去。


  樊若水一身得體白色長裙,身姿曼妙妝容皎好,腳下的高跟鞋踩在地毯上沒有絲毫聲響,一進門便禮貌喊人,「伯父好,伯母好,容謙今天也回來了!我只是想來看看二老,你不會介意吧?」


  男人臉色沉了下來,眸色陰暗,就連沐淺夏臉上都掛著難掩的尷尬之色。


  「你來幹什麼?!」


  身後突然傳來女人的呵斥聲。


  樊若水回眸,看見站在那裡的年輕女子,立刻笑盈盈的說,「容羽回來了啊?」


  容羽是容謙的親妹妹,平日高傲刁蠻,最看不慣女人假惺惺的姿態,她冷哼一聲,直接從樊若水身旁走過。


  然後耷拉著小臉兒跑到容謙面前控訴,「哥,你怎麼什麼女人都往家裡帶?」



第五章 無愛的婚姻遊戲好玩兒嗎



  容謙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小孩子不要亂講話。」


  「我沒有!」容羽不服的仰頭,「我也不是小孩子了,都已經大學畢業了!」


  「行了!」容敬偉不耐煩的打斷,又掃了眼站在門前的樊若水,沉聲道,「既然來了就留下來吃過飯再走吧!」


  「好!」樊若水笑容滿面,忙把手裡的禮品都遞到傭人手裡,然後毫不客氣的走到沙發旁,掃了眼容謙旁的位置,剛想坐下就被容羽搶先。


  她挑釁的瞪著樊若水,「哥哥旁邊的位置是留給夏嫂嫂和我的,外人坐一邊兒去!」


  樊若水面色鐵青的看著面前驕橫跋扈的大小姐,咬咬牙忍了。美眸又掃了眼乖乖坐在那裡一言不發的沐淺夏,唇角勾起一絲輕蔑,早就派人把她查的一清二楚,她遲早要頂替她容太太的身份!


  葉茜看這場面頭疼的皺眉,「我去廚房幫忙。」


  「媽,我陪您吧!」


  「我陪您!」


  兩個女人的聲音同時響起,樊若水不屑的看了眼同時起身的沐淺夏。


  容羽冷哼,「外人跟著湊什麼熱鬧?夏嫂嫂才是容家的兒媳!」


  「行了別吵了!」葉茜瞪了眼唯恐天下不亂的容羽,道:「我自己去!」


  等待午飯的時間,容敬偉和容謙下完了幾盤棋,容羽去樓上休息了。


  樊若水睨了眼旁邊的女人,起身到那頭正在倒水的男人面前,聲音嬌媚,「阿謙,我也渴。」


  容謙將手裡的那杯水遞給她,又重新倒了一杯,眉眼裡全是耐心。


  沐淺夏別開目光,忍住心裡的刺痛。


  見容敬偉也進了卧室,樊若水變得更加肆無忌憚,直接嫻熟的坐到容謙的大腿上,笑眯眯的說:「阿謙,無愛的婚姻遊戲好玩兒嗎?如果哪天你玩兒膩了,就娶我吧。」


  說完她眸底泛起厲色,因為知道容謙不會當面駁斥她,畢竟她已經有了足夠的籌碼來拴住這個男人,即便不是心。


  容謙勾了勾唇,將她輕放到沙發上,聲音溫柔,「乖,要鬧也得分場合。」


  沐淺夏表面平靜,快步去了洗手間,容謙看著她的背影,眸底微動。


  關上門,沐淺夏再也忍不住,失聲痛哭。


  啪嚓——


  梳妝台上的玻璃化妝品突然落地,在空蕩的浴室里發出巨大聲響。


  容謙心頭一緊,兩個箭步便邁了過去。


  打開門看見沐淺夏縮著身子坐在地上,臉上的淚水因為慌忙還沒來得及擦乾。


  他眉頭微擰,心也跟著擰緊,下意識的蹲下身檢查她的身體。


  「傷到哪裡了?」


  沐淺夏雙眼空洞的搖頭。


  見她渾身上下完好無損,容謙才冷然勾唇,一手捏了她光滑的下巴,居高臨下的俯瞰,「你哭什麼?嗯?告訴我?你有什麼好哭的?」


  別說眼淚了,這三年,就連她失控的模樣都很罕見。


  沐淺夏看著男人英俊的眉宇,眼神漸漸聚焦,她苦笑著問他,「容謙,遊戲婚姻好玩兒嗎?」


  男人微微一怔,緊接著眸底浮起奇妙的光影,「怎麼?你也會介意?」


  沐淺夏狠狠抹了一把淚,冷笑,「我有什麼好介意的?如果介意,那這段婚姻又是怎樣維持三年的?」



點擊

閱讀原文

了解更多詳情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中醫養生秘訣 的精彩文章:

睡前抹點這個,3天讓你年輕10歲!女人必看
豬身上這3個部位要少吃,否則有害健康!第二個你就常吃
她只用了一張紙巾,一秒識別陳米和新米,太神了!
天涼喝湯補身?喝錯可能傷身!健康喝湯4要點,快收藏!
晚飯吃不對惹出一身病,值得13億人傳閱~

TAG:中醫養生秘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