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史 > 令人震撼的真實故事:法西斯軍官的道德底線

令人震撼的真實故事:法西斯軍官的道德底線

1941年,德軍入侵比利時,療養勝地威蘇里城被德軍佔領。駐軍司令克魯伯少校剛一上任就接到集團軍參謀長李斯特將軍的命令:到比利時榮譽軍人院,槍斃一頭名叫「騎士」的公牛。

少校大惑不解,不知道將軍為什麼會和一頭牛過不去,他向將軍的副官打聽此事,副官告訴他:將軍和這頭牛有仇!那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將軍還是個少尉,在索頓河戰役中,比利時人為了突破德軍的雷區,組織了六十頭公牛開道,將軍那晚正好值班,領頭的一隻公牛沖向了他,撞瞎了他的右眼,那公牛也踩中了地雷,被炸傷了一條腿。當時將軍和那牛都倒在了血泊中,面對面,眼對著眼,就在將軍撥槍要射殺這個畜牲時,一枚炮彈飛來,把將軍震暈了。將軍被送進了醫院,從此由一個英俊的小伙變成了可怕的獨眼龍,將軍恨透了這隻牛,後來他得到消息,這頭牛成了那次戰役中惟一倖存的牛,戰後被送進了威蘇里榮軍院。

少校明白了。他馬上帶人到了榮軍院,在這裡關押著四百名比利士榮譽軍人和負傷療養的戰士,克魯伯下令:凡是受傷的,都送到特別營處理,而健康的軍人,都送到勞動營看押,然後他命令把「騎士」帶來。

這是一頭黑色的老公牛,神態安閑,右後腿已經瘸了。克魯伯撥出了手槍。

「住手!」許多比利時軍人見狀都怒吼了起來。

一個瘦小的男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徑直走到了克魯伯面前:「少校,我是比利時陸軍中士約瓦克,也是這頭牛的勤務兵,根據日內瓦公約,你不能殺這頭牛,你必須把它當做戰俘對待!」

克魯伯聽了一愣:「一頭牛?當做戰俘?笑話!」

約瓦克鄭重地拿出一張紙遞給了少校:「請你看一下吧,這是利奧波德國王給它的受勛命令。」

克魯伯接過一看,上面寫著「授於『騎士』比利時王國陸軍上校軍銜,頒二級榮譽勳章,享受王國榮譽士兵待遇。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1917年12月11日。」

克魯伯傻眼了:這是一頭有軍藉的牛,而且軍銜比自己高!按照日內瓦協議,他無權槍斃它。他只好下令,把它關到戰俘營。

然後他給李斯特將軍打了電話,報告了這個意外的情況,李斯特告訴他:「那就在戰俘里合法地處理它!我不相信一隻牛會在那裡什麼錯也不犯!」

無聲對峙

接到報告的李斯特將軍不能相信,自己一手訓練的野狼居然會和敵人成為朋友!他馬上趕到集中營一看究竟。當他親眼看到老牛和野狼和睦相處時,不禁怒火中燒,他下令把野狼捉住,用懲罰叛徒的方式在廣場把它當眾弔死!

野狼的悲鳴聲讓老牛開始煩躁不安,它突然掙脫了看守的韁繩,向營地的廣場狂奔而去,它接連撞倒了幾個衛兵,衝到了絞架旁邊,然後把行刑的士兵頂倒在地!套在野狼脖子上的繩索滑落了,野狼得救了!

李斯特將軍氣瘋了,盛怒之下他撥出手槍,要親手槍斃了這隻讓他痛恨的老牛,可沒想到就在槍響的一瞬間,野狼一躍而起,擋在了老牛面前!槍聲過後,野狼的腦袋被七毫米口徑的子彈打開了花,它一聲沒吭地跌落在地上,死了。

人們都被這突然發生的一幕驚呆了。全場變得鴉雀無聲。

只有那隻老牛,悲傷地低呤著,慢慢地走上前去跪在了野狼跟前,用舌頭不斷地舔著朋友的屍體。

李斯特把槍口對準了老牛。它並不驚懼,平靜地抬起頭,默黙地盯著他。他們對峙著,象二十三年前一樣,面對著面,眼對著眼。二十三年過去了,李斯的眼中仍然充滿著仇恨和殺機,而這隻老牛,已經沒有了當年的野性,它眼中閃動著的,只是仁慈平靜的目光。

人們屏住了呼吸,等待著另一聲槍響。

然而五分鐘後,李斯特握槍的手無力地低垂了下去。少校在他冷酷的獨眼中,看到了恐懼和慌亂的眼神。他收起了槍,對少校說:「按軍人的標準安葬我的狗,善待這隻老牛。」說完他轉身默然地走開了。

尾聲

李斯特在他當天的日記中寫到:從一隻牛的眼睛裡,我看到了上帝的光芒。

三天後,比利時境內所有的戰俘營都接到了將軍簽發的命令:嚴格按日內瓦協定對待戰俘,禁止一切虐待和虐殺戰俘的行為。

戰後,第六集團軍的許多高級將領被比利時政府逮捕處決,而李斯特將軍因為保護戰俘的命令得到了比利時人民的諒解,他未被起訴,最後平靜地在西德安渡了晚年。

比利時人光復祖國後,騎士再次獲得了軍隊的榮譽勳章,戰爭結束三年後,它安祥地在威蘇里城去世,李斯特將軍,克魯伯少校,約瓦克上士,這些曾經彼此敵對廝殺的軍人們,都出現在它的葬禮上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民國歷史 的精彩文章:

中國遠征軍敗走野人山紀實
這位遠征軍老兵為何能贏得四代台灣人的尊重?
九一八事變珍貴照片:日軍如何佔領東北全境
中國國民政府為何不敢向日本帝國宣戰?
跟他們相比,絕大多數人說工匠精神只是葉公好龍……

TAG:民國歷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