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史 > 中國守軍10天內連失兩道防線,一場主動撤退演變成大潰退

中國守軍10天內連失兩道防線,一場主動撤退演變成大潰退

本文作者張憲文,蜚聲國際的中國近代史泰斗,南京大學榮譽資深教授,季我努學社榮譽社長,季我努沙龍講演嘉賓。

1937年11月8日,第3戰區司令長官部鑒於日本第10軍主力渡過黃浦江,佔領松江城,淞滬守軍腹背受敵,有被日軍分割包圍的危險,遂決定各集團軍「先期向平嘉吳福線既設陣地轉移,以節約並保持戰力,拒止敵人,待後續兵團到達,再以廣德為中心,於錢塘江左岸方面轉移攻勢」。(張秉均:《中國現代歷次重要戰役之研究——抗日戰役述評》,第138頁。)當晚21時,顧祝同命令右翼軍「除以一部佔領獨山、虎嘯橋、太平橋、新埭、楓涇之既設陣地外,主力轉進於珠家閣沿青浦東側冬水橋、章堰鎮、仇江至吳淞江之線佔領陣地」;左翼軍「速以一部於仇江、黃渡鎮沿吳淞江北岸至姚家渡之線佔領陣地。」(《顧祝同致蔣介石密電》(1937年11月8日),國民政府軍令部戰史會檔案,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藏。)

然而,因「退卻命令之下達太遲,各部隊非僅無餘裕之準備,竟有未接退卻命令而隨鄰部隊之撤退而撤者,且對於退卻之道路未予明示,各部均擁擠於公路,秩序至為混亂」,(《第三戰區淞滬會戰經過概要》(1937年12月),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藏。)加之日軍飛機的轟炸、掃射與追擊部隊的攻擊,各路守軍難以在青浦、白鶴港、安亭、嘉定、瀏河一線形成堅固的防線。顧祝同遂於10日命令左翼軍一部在青陽港至周墅、支塘、白茆口一線佔領陣地,掩護主力撤至甪直、正儀、巴城、唐市、古里、梅李、福山一線佔據吳福線之陣地,並在唯亭、外跨塘至常熟城一線構築第二線陣地,擺下了死守吳福國防工事的陣勢。12日,左翼軍各部隊到達指定位置。

國軍防守圖

在日軍方面,第10軍於11日派第6師團以及國崎支隊向崑山方面追擊,配合上海派遣軍的正面攻勢;以第18、第114師團向嘉興、平望之線突進。同時,上海派遣軍加快了長江方面的登陸作戰,重藤支隊(約3個聯隊)和由華北調來的第16師團乘艦艇60餘艘在白茆口至滸浦鎮一帶江面巡弋。13日,重藤支隊和第16師團先後在白茆口附近登陸,並迅速擊潰了劉培緒第40師的阻擊。以一部向支塘鎮攻擊,主力向常熟、福山之線挺進。在京滬鐵路方面,日軍主力正向崑山逼近。為此,第3戰區於13日下令放棄昆支線陣地,撤至平嘉吳福主陣地固守。

17日,日軍向福山、謝家橋、常熟、莫城猛攻,第176、第44師傷亡較重。18日,虞山陣地失陷。19日,日軍攻佔常熟、莫城、蘇州,第15、第21集團軍於同日夜向錫澄線退去。

日軍大本營曾將華中方面軍的攻勢限制在蘇州、嘉興一線以東地區,但華中方面軍司令官卻無意將攻勢停頓下來,於19日命令上海派遣軍和第10軍分別進行攻佔無錫、湖州(吳興)的準備,並於20日下達了進攻命令。(日本防衛廳防衛研究所戰史室:《中國事變陸軍作戰史》第1卷第2分冊,第107頁。)

電影《南京!南京!》中的一幕

為了遲滯日軍進攻速度,蔣介石下令無論如何必須死守錫澄陣地。鑒於吳福國防線失守的教訓,他於20日電令顧祝同等指派軍隊「預為發掘」錫澄線國防工事,並「派人看守,預先配置及工事圖發給師以上司令部使用,並令地方政府預置柴水食鹽等物」。(《蔣介石致顧祝同等電》(1937年11月20日),國民政府軍令部戰史會檔案,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藏。)次日,他又致電第7戰區司令長官劉湘、南京衛戍司令長官唐生智、第3戰區副司令長官顧祝同以及陳誠、薛岳、張發奎、羅卓英、廖磊等高級指揮官,令其「無論如何困難,必須確保現有陣地,及適時予敵以打擊」。(《蔣介石致劉湘等電》(1937年11月21日),國民政府軍令部戰史會檔案,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藏。)

然而,當日軍於23日向錫澄線發起進攻時,各部隊仍是兵敗如山倒,潰敗之勢終無法挽回。左翼軍除一部沿鐵路退往常州外,主力向浙、皖、贛邊退卻。無錫、常州、江陰先後失陷。在右翼軍方面,蔣介石由徐州調來周祖晃第7軍(欠第171師),命其守備宜興、長興、吳興。徐啟明第170師到達長、吳後,南潯已為日軍佔領,遂同程樹芳第172師一道推進至昇山、吳興。同時。劉湘指揮的第23集團軍(轄第144、第145、第146、第147、第148師)5個師集結在廣德、泗安、安吉一線,以為第7軍後援。

20日,日軍第6、第18、第114師團以及國崎支隊向廣德方向推進,24日攻佔昇山、吳興,由於川軍增援不力,第7軍損失慘重,旅長夏國璋陣亡。日軍窮追不捨,25日又占長興,第7、第48軍向臨安、孝豐一線退卻。同時,川軍沿泗安、廣德逐次抵抗,第145師師長饒國華犧牲,第144師師長郭勛祺負傷。30日,廣德失陷,日軍向宜興、溧陽攻擊前進。

長谷川部隊在南京中華門外準備總攻擊

至此,第3戰區主力向郎溪、宣城及鎮江、南京退去,日軍除一部向宣城、蕪湖西侵外,主力由郎溪轉向南京。

縱觀蘇嘉錫國防線戰事,中國守軍在10天之內,連失多年經營的兩道國防線,使日軍得以迅速撲向首都南京,對南京保衛戰造成了不利影響。究其最主要的原因,在於高級指揮官部署不力,倉促撤退,喪失了戰場轉換的有利時機,結果使主動撤退演變成潰退,嚴重影響了各級官兵的戰鬥意志。

張憲文等:《中國抗日戰爭史·第二卷,全民族奮戰:從盧溝橋事變到武漢淪陷

(1937年7月—1938年10月)》,北京:化學工業出版社,2016年版。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康狄的朋友圈 的精彩文章:

晚清中國為何輸給島國日本?日本人兩個絕招成功逆襲!
「時而剿,時而撫」  康熙皇帝最後靠什麼收復了台灣?

TAG:康狄的朋友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