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史 > 張芝,中國書法史上的第一位巨匠

張芝,中國書法史上的第一位巨匠

原標題:張芝,中國書法史上的第一位巨匠


中國書法史上的第一位巨匠張芝,字伯英,系東漢時人,生年不詳,


卒於公元192年。 張芝的籍貫,《後漢書》為其父張奐立傳,說是「敦煌酒泉人也」。一字之誤,訛傳一千多年。直至清代訓詁學巨擘錢大昕考證,確認張芝系東漢敦煌郡淵泉人。淵泉為漢代敦煌郡所轄六個縣中的一個(今甘肅酒泉市瓜州縣四道溝老城一帶)。


有關張芝生平的史料很少,這與他情操高潔,不慕功名有關。《後漢書·張奐傳》中僅提到「長子芝最知名,及弟昶並善草書」,雖極簡略,卻從中可知張芝在當時已因書法成就而享有盛名。略晚於張芝的西晉書法家衛恆在其書法理論著作《四體書勢》中稱:「漢興而有草書……至章帝時,齊相杜度號稱善作;後有崔瑗、崔實,亦稱善工。」而「弘農張伯英者因轉精其巧……韋仲將謂之草聖。」韋仲將即三國魏名臣韋誕,是當時著名的書法家,他的根據是杜度的草書有骨力,但字劃微瘦;崔瑗、崔實宗法杜度,「書體甚濃,結字工巧」,「張芝喜而學之,轉精其巧,可謂草聖」。說明張芝曾師法杜、崔,但青出於藍,「超前絕倫,獨步無雙」。唐朝開元時的著名書法家和評論家張懷馞在其書法理論名著《書斷》里,有數百字論述張芝,確定了他在華夏書壇的重要地位。其後的歷代書法家和評論家也都以肯定態度延襲韋誕、衛恆、張懷瓘、孫過庭等的論述,張芝的「草聖」地位自此成為一座不可動搖的豐碑而屹立於中國書壇,閃耀著永恆的璀璨光芒。


中國文字,從甲骨文到小篆,成熟於秦,促使隸書應運而生。至西漢隸書盛行,同時也產生了草書,可謂「篆、隸、草、行、真」各體具備,但行筆較為遲緩且有波磔的隸書和字字獨立、仍有隸意的章草,已不能滿足人們快速書寫需要,而使書寫快捷、流利的「今草」勃然興起,社會上形成「草書熱」。張芝從民間和杜度、崔瑗、崔實那裡汲取草書藝術精華,獨創「一筆書」,亦即所謂「大草」,使草書得以從章草的窠臼中脫身而出,從此使中國書法進入了一個無拘無束,汪洋恣肆的闊大空間,從而使書法家的藝術個性得到徹底的解放。


張芝所創的「一筆書」,「字之體勢一筆而成」,「如行雲流水,拔茅連茹,上下牽連,或借上字之下而為下字之上,奇形離合,數意兼包」。這是張懷瓘在《書斷》中對一筆書的精闢概括,同時高度評價張芝的草書「勁骨豐肌,德冠諸賢之首」,從而成為「草書之首」。張芝的草書給中國書法藝術帶來了無與倫比的生機,一時名噪天下,學者如雲。王羲之對張芝推崇備至,師法多年,始終認為自己的草書不及張芝。

狂草大師懷素也自承從二張(張芝、張旭)得益最多。唐朝草書大家孫過庭在他的《書譜》中也多次提到他把張芝草書作為藍本而終生臨習。


張芝出身顯宦名門,但「幼而高操,勤學好古」,不以功名為念,多次謝絕朝廷的徵召,潛心習書。他「臨池學書,池水盡墨」的刻苦磨礪精神,成為中國書法界盡人皆知的一大掌故,王羲之曾欽敬地說張芝「臨池學書,池水皆墨,好之絕倫,吾弗如也。」前人詠敦煌古迹二十首有《墨池詠》:昔人經篆素,盡妙許張芝。草聖雄千古,芳名冠一時。舒箋觀鳥跡,研墨染魚緇。長想臨池處,興來聊詠詩。


張芝正是這樣淡泊榮利,苦苦求索,方才攀上了中國書法藝術的第一座高峰。


他的墨跡近兩千年來為世人所寶,寸紙不遺,他的墨跡在《淳化閣帖》里收有五帖三十八行,為歷代書家珍視並臨習,故張芝的書法藝術精神至今仍鮮活在中國書法的血脈中。張芝同時也是書法理論的開先河者,曾著《筆心論》五篇,可惜早已失傳。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趣歷史網 的精彩文章:

中國近代三大悍匪,燒殺搶掠無惡不作,不得善終
恐怖的古斯塔夫列車炮,一炮甚至能炸毀一座城市

TAG:趣歷史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