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最新 > 能放下的都是未曾拾起的

能放下的都是未曾拾起的

洪磚:

一個曾經堅稱愛我如命的男人,與我相戀了兩年,不久前,他遇到了另一個女人,果斷地拋棄了我。

我倆在動車上相識。

因為同一排座位,他主動跟我說話,當時我對他有點防備,怕自己上當受騙。我是第一次出遠門,準確地說是跟父母賭氣離家出走。從柳州去湛江,投靠一閨蜜。

車上一遇,彼此生情,恰巧他家在湛江。下車之後,我們從陌生人變成了情人。

他未婚,自己有一個小公司,他力邀我去他公司上班,我學的是設計專業,有了一兩年工作經驗,他正需要像我這樣的人才。

前兩個月,我跟閨蜜同住,隨著愛情漸濃,我跟他同居了。

那時,他對我很好,照顧周到細緻,為我花錢也很大方。我覺得自己特別走運,一不小心就遇到了一個男神。

我們有過將近兩年的幸福生活。

一個多月前,出事了。其實也不是突然出事的,只是我盲目相信他,盲目愛著。半年前,他就遇到了另一個女人,對方是本地人,富家女。

都說女人經不起金錢的誘惑,男人同樣經不起。金錢是魔,誰都容易走火入魔。

一個多月前,他開始不停地發無名火,生無名氣,經常弄得我一頭霧水。

有時我會忍不住回敬他,他更惱火,大聲罵我,甚至還打過我一次。

我向閨蜜求助,被她一語道破:他多半有了小三,才會這樣對你。

我不相信,因為他曾經承諾給我婚姻和幸福,我們在一起打拚,事業蒸蒸日上,怎麼說變就變呢?

我直接問他是不是有了別人,想跟我分手。

他沒有回答我,從他沉默的眼裡,我讀出了真相。當時我很不爭氣地哭了,哭得很慘。兩年愛戀,全部歸零,怎麼會這樣?

最後,他終於坦白了,他父母不同意我們的婚事,希望找個當地人結婚,他沒有辦法:「我們分手吧,我給你補償5萬元。」

哈哈,5萬元便收購了我付出的感情,我慘笑,愛真是廉價。

但我決不糾纏,我收拾自己的行李,捂著受傷的心,逃了出來。

離開後,我非常痛苦,心裡依然全是他,時刻想念他。當初有多愛,失去後就有多痛。

一次,我實在剋制不住,撥打他的電話,那頭竟然成了空號。

離開他時,我同時離開了他的公司。瞬間,我心頭湧出千般恨,恨不得上門鬧個天翻地覆,可是我的臉皮那麼薄,怎麼也做不出來。

現在我留在這片充滿記憶和痛苦的地帶,獨自淚流。

我只想知道,那個曾經「愛我如命」的男人,怎麼會說放手就放手了。我不甘心,總想奪回他,把那個小三趕走。

反反覆復,患得患失,痛不欲生。我這個人只會折磨自己,不知道如何去對付別人。在朋友眼裡,我就是一個自虐狂。

可我除了自虐,還能怎麼辦?

我現在回到柳州,雖然父母很關心,家裡很溫暖,但我的心,永遠好像處在北極的冰天雪地,感覺極冷。

洪磚,我該怎麼做呢?求招!

——絕望的海

絕望的海:

昨天看到一部電影《西遊記女兒國》。

實話實說,這是一部爛片。

跟多數國產片一樣,廣告吹上天,結果無非都是套路。

故事沒新意,演員雖然都是強大的明星陣容,但大多數都在「演」電影,並未投入。

情節更是東挪西借,竟然出現「白娘子水漫金山」的場景。

整部電影全靠特技支撐,唯有唐僧一句台詞走心:這世間能放下的,都是你未曾拾起的。

人工點贊。

做情感磚家多年,總是勸人放下。有些人聽話,果斷放下,有些人,卻終其一生負重前行。

記得多年前採訪過一個男人,他與妻子離婚了,兩人卻一直不曾再婚。後來那女子得了絕症,前任果斷回到了她身邊。

一守幾年,直到她離世。

她臨終遺言:來生,我還是願意嫁給你!

柳州有個叫老謝的文青評價:第一次讀洪靜的文章,是在相識後的一個月里。我工地上的電工老羅是個退伍老兵,有天下班後捧份報紙在看,眼淚吧噠吧噠地敲在紙面上,我問老羅怎麼了?他放下報紙衝到水龍頭下:「老謝!你說伊拉克人民還有救嗎?」什麼有救沒救?我撿起報紙來看,紙背的字已經透上來了,但還能看得出《前夫的愛陪她走下去》……老羅哪是哭伊拉克人民?他在哭潘關明——汪厚恩的前夫:「她的前夫,53歲的潘關明一臉的憨厚,默默地為她按摩浮腫的雙腳。」

沒想到十年過去,老謝已化為一縷青煙,而他的書評卻印在報紙上,依然白紙黑字。

故事中的前夫與前妻之間的愛情,曾經感動了許多人,剛開始,他們相戀時,如同手拿菜刀砍電線,一路火花帶閃電。

時間是一劑良藥,也是一劑毒藥。原來相愛的兩人,因為現實生活中的一地雞毛,弄得雞飛狗跳,最後竟然一拍兩散,只得各自安好。

表面上,他們放下了彼此,心裡卻一直緊抓著不放,只因他們曾經真正拾起過對方。

好比苦瓜,不管跟什麼葷菜或素菜撈在一起,它始終是苦瓜。又好像老乾媽,放在任何菜里,菜都是老乾媽的味道。

情愛之毒,無葯可解。

不少人讀過本磚許多文章,得出結論:世間萬物,唯有男人最為狠毒,謊話連篇。

事實上並非如此,在本磚的筆下,最渣的是男人,最好的也是男人;最無情無義的是男人,但最有情有義也是男人。

一些看上去非常多情的男人,其實最是絕情。

記得採訪過一個男人,他第一個老婆是苦妹,他曾經送給她一塊寶玉,在上面刻了幾個字:此情永在。

苦妹生孩子時,大出血而亡。

他雖然很傷心,可很快與另一女子結婚。兩年後,為尋找前妻遺失的孩子,又與另一女子滾床單。40多歲的他,竟然桃花運爆棚,不到十年光景,結婚四五次,又離婚四五次。

他說,每個女人都是他的最愛。

信嗎?當時我好像信了。

現在回過頭看看,他所謂的愛,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其實他對每個女人,都並不曾用心,所以放手極快。

感情這東西,無人能夠真正破解,自古到今,不少痴男怨女一直在問:情為何物?

讀過金庸《神鵰俠侶》的人一定知道李莫愁,江湖上號稱殺人魔頭。她動不動就血洗這個庄那個村,普通民眾一聽到她的名字,就會嚇尿。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莫愁,莫愁,即是不要憂愁。而李莫愁恰恰為憂愁所困。

那憂愁如同泰山,把她壓扁。

她的憂愁,來自愛,那欲罷不能的愛情。

因為陷入三角戀,因為敗給了另一個女人,李莫愁一生不可自拔,深陷情障。

最後她死於體內情花毒。

死時,她站在熊熊烈火中,且歌且舞: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一朝陷情海,十年游不出,試看天下人,唯李莫愁是也。

情人移情別戀,在她心中留下了重重陰影,推不開,避不了,一生不得解脫,也不得好死。

只覺得命運欠她一份溫柔。

李莫愁也曾是一個美人,大家閨秀,只是愛錯了一個人,而自己痴迷其中,決不放手,所以造成一生悲劇,還殃及許多無辜的生命。

可悲!可嘆!

時間就像篩子,不停地過濾著你身邊的人……無論親情、友情、愛情,只有相處時間長了,經歷多了,才知道哪些人可以留在生命里,哪些人必須從生命里剔除。

那些一直留在篩子上的人,必定是緣分極深之人,很難放下。

凡事簡單就好,一旦複雜了,你很可能會被情所滅,為情所困。

舉得起,放得下,是舉重。

舉不起,放不下,是負重。

兩個人相愛,其實一人放下了,另一個人卻死不放手,你抓住的是什麼?

只是一股氣,叫做怨氣和不服氣。這股氣只會讓你生氣,導致血氣漸散,中氣不足,生不如死。

你以為這樣可以懲罰別人,其實只是殘害自己。

何苦呢?

有些感情,在正式開始的時候,就已經走到了盡頭。

放手是上上招,也是唯一的招數。

——洪磚

來源 | 南國今報

值班總編丨李成連

值班主任丨陳新援

值班編輯丨鄧 闖

出品丨南國今報全媒體中心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全球大搜羅 的精彩文章:

終於知道自己事業運為什麼不好了……看完就想布個局
手腕間的雍容:清代旗人臂飾

TAG:全球大搜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