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最新 > 苕木匠讀《堯典》

苕木匠讀《堯典》

五、「瞽」是王者的智囊

岳曰:「瞽子。」

「岳曰」:「管理四方的四位大臣說」。這是四位管方的領袖在回帝堯的問話。

「瞽」字的含義字典上有三種解釋:一是眼瞎;二是古代樂師;三是不明事理。第一種解釋是將「瞽」字理解成了一種病態的眼疾,也就是「突出來的眼睛」。第二種解釋源自於《尚書》等古典,但一般也是將其進一步解讀成了盲人樂師,以為盲人看不見,耳朵就好使,才做了樂官。第三種解釋則是源自於以上司馬遷對這段文章的理解。

司馬遷理解得對不對呢?

「瞽」是否一定是盲人,我們暫且不論,先從「瞽」的樂師一職說起。

「瞽」為樂師的解釋來源於《詩經?有瞽》:

有瞽有瞽,在周之庭。

設業設簴,崇牙樹羽。

應田縣鼓,鞉磬柷圉。

既備乃秦,簫管備舉。

喤喤厥聲,肅雝和鳴,先祖是聽。

我客戾止,永觀厥成。

這首詩描述的是瞽人在周時的工作情況,也就是一場宮廷演出。從中可以看出:他們確實就是宮廷的樂師,或者說是一個音樂團隊。但他們一定是盲人嗎?至少從這首詩中還看不出來,而且也很難想像一個由盲人組成的宮廷樂隊會是個什麼樣子。其實,樂師還只是「瞽」的一個次要身份,他還有另外一個主要身份:帝王的跟班。

《禮記?禮運》說:「故宗祝在廟,三公在朝,三老在學,王前巫而後史,卜、筮、瞽、侑,皆在左右。王中,心無為也,以守至正。」

這裡所說的宗祝、三公、巫、史、卜、筮、瞽、侑這一幫子人可了不得,實際上就是帝王的智囊團隊、核心成員。有了這一套班子,王就可以「無為」了,想幹嘛幹嘛。或者說,國家事務實際上是由這一班不多的幾個人在實際規劃和操作的,帝王只是聽聽彙報、拍拍板而己。其中「皆在左右」的四個人為「卜、筮、瞽、侑」,他們的職責如下:

「卜」:是以龜為工具來預測事物發展規律的人;

「筮」:是以《易》為工具來預測事物發展規律的人;

「瞽」:是以「吹律聽聲」來預測事物發展規律的人;

「侑」:是以觀察星象來預測事物發展規律的人。

這四項職業都是當時的「高技術」,也大都與時令有關。在王的左右,正是為了可以隨時給王的決策提供是否符合天道法則的依據,可見這「瞽」可不是一個普通的人,他不僅是樂師,更重要的是帝王核心班子中的智囊團成員。

這當樂師的「瞽」與王者智囊團中的「瞽」是同一類人嗎?當然是。「瞽」之所以有這兩種職能,是因為這兩種職能都與「音律」有關,而制定「五音十二律」的正是他們。

「五音」又稱「五聲」,指宮、商、角、徵、羽這五個音階。「十二律」是古代的定音方法。即用三分損益法將一個八度分為十二個不完全相等的半音的一種律制。從低至高依次為:黃鐘、大呂、太簇、夾鍾、姑洗、仲呂、蕤賓、林鐘、夷則、南呂、無射、應鐘。這「十二律」又分為六對,陰陽各六,所以也稱為「六律」。凡奇數的六律稱陽律,也稱為「律」;偶數的六律稱為陰律,又稱為「呂」,所以這「十二律」也稱為「律呂」。

「律」為什麼要用十二來分呢?這是為了效法於天,效法一年十二個月,所以「律」也與「歷」有關。依照《禮記?月令》的記載,它們的對應關係如下:

孟春之月,律中太簇;

仲春之月,律中夾鍾;

季春之月,律中姑洗;

孟夏之月,律中仲呂;

仲夏之月,律中蕤賓;

季夏之月,律中林鐘;

孟秋之月,律中夷則;

仲秋之月,律中南呂;

季秋之月,律中無射;

孟冬之月,律中應鐘;

仲冬之月,律中黃鐘;

季冬之月,律中大呂。

所謂「律中」,是指音律與天道之間的吻合,其徵驗方法是:將十二根不同尺寸的律管,豎直埋於密室中不同的方位,管上端與地持平,管腔內填充進葭莩灰,並用薄膜封口。據說到了某個月份,相對應的那一隻律管中的灰就會有部分自動飛出來,這套實驗就是傳說中的「吹灰候氣」法。

這種候氣法並不完全是迷信啊,它與氣壓、溫度有關。但這方法的準確性不是太高,所以後來都不用了。但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它都是作為一種探索天道的實驗在認真做的,而且屬於國家級機密,由國家天文台(靈台、司天監、欽天監)負責。其功用及重要性,我們還是引用《史記?律書》開篇的一段話來說明吧(白話):

「帝王們為了把握事態而建立的法紀,為了度量物體而確定的準則,一定要依據六律的標準,所以六律就是萬事萬物的根本呀。

「六律對於軍事尤其重要,所以兵法上說:『兩軍對壘時,望一眼敵人陣地上的氣勢就知道戰鬥的結局如何了。聽一下戰場上的律聲,就可以預測出勝負情況了。』這是所有的為王者都不能改變的法則。

「周武王當年討伐商伐王時,吹動律聲以探聽其中的聲氣,從孟春之月一直推算到季冬之月,全年都是很重的殺氣,而音所顯示的結局,是由屬陰律「呂」的周王一方取勝。聲氣相同的事物相互依從,這是萬物的自然規律,有什麼值得奇怪的呢?」

《尚書·大禹謨》中還有這麼一段話:「帝(舜)初於歷山,往于田……負罪引慝,祗載見瞽瞍,夔夔齋慄。瞽亦允若。至誠感神,矧茲有苗?」

這是伯益對禹說的一段話,當時的苗族不服,伯益就向禹提出了以德治國的方針,並舉了帝舜的舊事作為例子。意思是說:帝舜當年剛上台時,面對瞽瞍們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最後得到了瞽們的認可與支持,才站穩腳跟。由此可見,瞽的地位在當時該是有多高。

知道「瞽」的厲害了吧?知道他為什麼要在王的左右了吧?他實際上就是如姜太公一般神通廣大的角,是可以通過抬頭「望氣」和低頭「聽音」就知道國家命運的那些神人。如果想知道更多己經解密的細節,可以去讀《封神榜》和《西遊記》,還有史書中的《律曆志》。沒有解密的,木匠也不知道。知道了也不能講啊,呵呵。

現在問題來了:如果「瞽」是指盲人的話,他是如何「望氣」的呢?所以將「瞽」字理解成「眼瞎」、「盲人樂師」,真的是很可笑,他們的這種望文生義才是眼神不好呢。以上是從文獻的角度對「瞽」字所作的解讀,我們下面再來從「瞽」字的結構上解讀它的含義。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苕木匠讀經典 的精彩文章:

苕木匠讀《堯典》:驩兜將軍

TAG:苕木匠讀經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