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最新 > 米脂「驚天屠童」事件,本質是我們的教育出了問題

米脂「驚天屠童」事件,本質是我們的教育出了問題

2018年4月27日下午放學後發生在陝北米脂的屠童慘案瞬間震驚全國,犯罪嫌疑人要多麼喪心病狂和精神變態,才會對19個無辜的孩子動手!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惡性案件了,但也絕不會是最後一次。

只要教育大環境依然是「非愛」氛圍下惡性競爭的應試教育,是等級化背景下「人上人」的社會分流器教育,是傳播仇恨、屏蔽真相、敵視文明的義和團式的民族主義教育,是弱肉強食、贏者通吃、適者生存的叢林教育,這種悲劇依然會重演。

愛,是一粒種子,會慢慢長大;同樣,仇恨也是一粒種子,也會慢慢長大。

即便當初仇恨的釘子拔出,血窟窿還在,仇恨的長期發酵讓心靈毒化,一旦引爆,人就變成了惡魔。

沒有誰從小就是天使,也沒有誰從小就是惡魔,面對天使與惡魔合一的人性,教育和制度應該反思什麼?是誰砍斷了天使的翅膀?誰又讓惡魔揮舞屠刀?

熱遍全國的西安教育」問政「過去不到一月,西安市民對之後的變化翹首以待。而我以為,這表面熱鬧的「問政」掩蓋了更大的問題。

放眼全國,教育「問政」不僅僅是扣問外部的「上學難」「上學貴」和「教育不公正」問題,更需要在全國範圍內展開一場教育本質、教育價值以及教育相關問題的內部追問:

我們到底要培養什麼樣的人?

教育到底為了誰?

孩子在學校最應該學的是什麼?

學校應該怎樣對待孩子?

管理者應該怎樣對待普通教師,才能讓孩子從教師那裡得到真正的關愛?當惡性事件(火災、地震、綁架等)發生的時候,我們的孩子應該如何自保?學校應該如何保障每個孩子的生命安全?

我認為這是當下每一位教育行政管理者、每一位教育工作者和每一位有良知的家長都應思考的問題。也是全社會應該思考的問題。不僅要思考,更重要是還是要有所行動。

一位長年陪伴「留守兒童」的老師告訴我說,鄉下的許多孩子似乎都有「反社會傾向」,她認為:孩子們接受的「信息」有問題,他們從小就泡在一個缺乏精神關愛、充滿等級歧視和暴力壓制的環境里,這樣的孩子長大以後,容易複製歧視和暴力,製造新的社會問題。

一個人的問題可能是性格問題,一群人的問題可能是教育問題、文化問題,如果問題頻發卻得不到轉化和制度層面的改觀,經常把喪事辦成喜事,那就是社會問題。

陝西師大的外籍教授羅斯高先生長期調查研究中國的農村教育,就是擔心中國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中,怕中國「出問題」,因為他的調查發現,中國有76%的農村孩子不能升入高中,連墨西哥都不如。而中國的城市有93%的孩子可以上高中學習,超過了美國的92%。

調查數據說明,中國的城市教育不錯,而城鄉的差距很大。

如果大量學生不能進入高中,難以接受良好的教育,在一個信息化、智能化時代就容易被社會拋棄,淪為社會的「邊緣人」,這一部分人容易出現各種犯罪行為和反社會傾向。

新聞報道說米脂血案的製造者就是曾經的輟學者,當初也在這個學校受到霸凌,受到歧視,現在是要報復學校,但他卻喪心病狂地選擇了無辜的孩子。此事件從另一方面也證明了羅斯高的觀點。(真實原因和真實情況依然有待進一步證實)

我們現在對教育的評價就是看升學率,而忽視了人性標準,依然是「含金量」而不是「含人量」(吳非語),這樣的教育就是見分不見人,實際上是「非人化」的,也是「反教育」的。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和粗鄙的利己主義者都是教育問題、文化制度問題製造出來的「產品」。

我認為,評價教育好壞應該有一個底線:珍愛生命不自殺,遵紀守法不殺人。

教育是最大、最重要的「人學」,是一個國家的「良心工程」,也是共同體發展進步的基礎,尤其是在一個宗教信仰資源匱乏而迷信物質權力、拜偶像盛行的文化環境中,教育不正常,不能滋潤心靈,人性、社會都會難以正常。

應試教育扭曲了教育本質,是嚴重失血和精神缺鈣的教育,導致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教育的關注熱點都奔向同一條路子,卻忘記了教育最根本的就是通過知識教育培養愛的能力,讓一個人能夠認識自我,求得智慧,看到真理,成為一個真正的人。

我曾經把「為公民而教育」作為我的教育理想,現在我要退回一步,應該大力提倡「人的教育」,讓一個人通過教育「成為人」,而不是成為一個機器。如果一個人(自然人)不能成為人(社會人、精神的人),自然難以成為合格的公民。

我認為,當下的知識教育過甚,而生命教育、愛的教育嚴重不足。

沒有生命教育,沒有愛的教育,尤其是沒有信仰支撐的自我教育,導致真正的教育空白,而過度的知識教育只是加大了人的自負和無知,導致人的「空心化」。搭車銷售的各種招牌下的「教育」叫得再響也不過是美麗的謊言,是應試教育的附庸。

有人說,米脂悲劇是社會悲劇,根本問題在於社會,不能完全由教育背黑鍋。

這話似乎很有道理,但教育問題難道不是社會問題的一部分嗎?階層固化導致底層絕望,貧富懸殊導致階級對立,法治不彰導致社會仇恨。說社會問題、制度問題難道就能擺脫教育問題嗎?家庭、學校、社會都是教育單位,都不能逃脫追問,但泛化的追問有什麼意義呢?

這個社會就有一些奇怪的人,放棄自我的審視,忽視個體的責任,遇事總是從外界找替罪羊,比如制度、社會、文化、環境……藉以逃脫良心的譴責,如果良心沒有睡眠的話。

任何悲劇的發生都是多因一果,如果每一個原因都要追究,那等於說這樣的事情必然會發生,誰都沒有責任。

社會是一個整體,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每個人都是大陸的一部分。雪崩的時候,沒有任何一片雪花是無辜的,因而,他人的災難也是我們的不幸。

從根本上講,每一起個人悲劇都是社會悲劇,但社會是由人構成的,體制也是一個一個的人。

別說牆的厚度,自己先不要成為磚頭。

制度問題,說穿了也是一個個人的問題。我們無法將人類的心靈與外部環境截然分開。人與世界是有機聯繫著的,二者互相作用,相輔相成,人類生活的每一個變故都是二者相互作用的結果。

家庭教育至為關鍵事實上,真正的教育不是為了適應社會,而是為了改造社會。

改造社會是一個綜合複雜的系統工程,如果脫離了教育的轉變、脫離了個人精神品格和價值觀的轉變,將是一項極其脆弱的事業。

在制度問題無法解決的當下,我依然寄希望於個人的努力、教育的良善和法律制度的公正。

「無窮的遠方,無數的人們,都和我有關」——借用魯迅先生的這句話,讓我們為十九個家庭祈禱,也為這個國家祈禱!

本文來源於黑白記,作者:楊林柯

聲明:我們尊重原創並註明來源,本文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繫我們,我們將立即刪除。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陝北這些事兒 的精彩文章:

TAG:陝北這些事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