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遊戲 > 遊戲:「我有一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

遊戲:「我有一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


兩虎相爭,躺槍的不應該是遊戲。





今天,我打算帶個節奏。



最近這十幾小時發生的事情,讓我們實在有些不吐不快。




事情要從昨天下午說起。在差不多四五點的時候,遊戲行業開始流傳一篇來自新華網的報道,題目為《多少道文件才能關注網遊對少年兒童的戕害?》。




雖然這兩年主流媒體或官媒對於遊戲的質疑批判之聲一直沒間斷過,但這篇和過去的報道性質明顯不同,從標題到正文,語氣和辭令要嚴厲得多。最明顯的標誌是,標題里甚至直接用上了「戕害」這個比較少見的詞。




戕害是什麼意思?是

殘害無辜

的意思。官媒社評講究一個用詞嚴謹,過去批判遊戲,最多用到「毒害」的程度。「戕害」的性質,可要比「毒害」嚴重多了,給人一種批判明顯升級的感覺。



除了標題辭令嚴厲,正文里更是頻發拷問,比如





「我們不禁要問,還需要多少道文件,騰訊們才肯稍加收斂?」




「以騰訊為代表的網遊廠商(平台)們,一方面對部委的文件通知視若無物,敷衍了事,一方面高歌猛進,大吃人血饅頭。」



是的,一千字出頭的文章里,有11次提到了騰訊,且騰訊是唯一出現的遊戲公司名字,你完全可以把這篇當成炮轟騰訊的文章。






看上去騰訊又要有大麻煩了。




而這只是之後一系列事件的開端。




新華網這篇原文,在發出來之後其實沒多少人看到,主要是在行業圈子裡流傳。因為它既沒有上新華網的首頁,也沒有出現在新華網的評論頻道,而是藏在了新華網科技頻道的一個角落裡。



轉折發生在昨天下午5點多,今日頭條客戶端突然以最高的推送規格,向全網推送了新華網這篇文章。此時,文章的標題變成了:





《新華社:要多少文件騰訊才肯收手》




按照今日頭條的裝機量和日活數據,全中國可能有將近一億人收到了這個新聞推送。一天之內,這篇文章在今日頭條上收穫了3萬餘條評論。被頂到前面的評論無不在把遊戲比作毒品、精神鴉片,都獲得了大幾千的點贊。




從今日頭條的推送開始,「新華社嚴厲批判騰訊」成為了全網最熱的新聞,瞬間在朋友圈和微博等社交平台刷屏。很多朋友都說,等著第二天騰訊股價會跌成什麼樣。



轉折也是在這時開始發生的。




人們首先發現,

明明是新華網的文,怎麼今日頭條的推送標題變成新華社了?




被新華網批判,和被新華社批判,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可能很多朋友不知道這二者的區別,這裡簡單解釋下:新華社是國務院的一個正部級直屬事業單位,也受權行使一定的政府行政職能,因此新華社社論非同小可;而新華網是新華社主辦、新華網股份有限公司運營的上市公司,兩者內容並不相同,除了新華社的報道,新華網還會轉載多家多家其他媒體的文章。



這時再回過頭來看新華網的原文,大家才發現疑點頗多。




事發後,一位曾供職於新華社國際部財經新聞采編室的前媒體人,在自己的個人公眾號感嘆道:





我在新華社工作了12年,新華網轉載我的稿件無計其數。但看到這條稿子,確實讓我大吃一驚。作為一個新華社曾經的終審發稿人,多年的職業訓練告訴我,這條稿件明顯不符合新華社的發稿規範。




就像前面所說的,在新華網上,這篇文章沒有上首頁,甚至沒有出現在新華網的評論頻道,而是藏在了新華網科技頻道的一個角落裡。



此外,這篇報道沒有電頭,說明不是通過新華社通稿或者其他專線發出來的正規稿件。同時,稿件也沒有記者署名。如果是新華社的稿件,不署名通常會有具體原因,如轉發外電或通稿。




所以這篇沒有電頭與記者署名的文章,說它出自新華社是有問題的。一條稿件沒有署名卻無正式原因,是有問題的。




明眼人到這裡應該就能看出來了,雖然外界無法判斷這篇稿件到底是怎麼出現在新華網上的,但極有可能未經過正規的采編程序。想通了這一點,自然不難理解,這篇文章的辭令為何看上去有些不正常,哪怕出自一直以來不太待見電子遊戲的主流媒體,它也過於誇張了,幾乎全篇都是拷問之姿。




巧的是,就在《多少道文件才能關注網遊對少年兒童的戕害?》發布的同一天,新華社還正面報道了騰訊在貴陽的數據中心,而這次是有電頭的(下圖紅框部分)。如果新華社真要發社論猛批騰訊,不太可能同時出兩篇文章一褒一貶。






由於今日頭條將新華社寫進了不屬於新華社的新聞標題里,還進行了全網推送,對媒體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各方質疑很快接踵而來。今日頭條需要給外界一個解釋,所以昨天夜裡,今日頭條的官方公眾號發了一則說明,可以

點我跳轉閱讀查看






你猜猜怎麼著?




反正我看得目瞪口呆,不僅沒有半個字表示承認錯誤,還提出了新的要求,

希望騰訊封殺遊戲鏈接。






這個說明的重點主要有兩點,首先是和錯誤撇清關係,表示是看到百度先把標題改成新華社,所以今日頭條才進行了「跟推」。




這個事件順序的確是真的。昨天下午16點,新華網的百度百家號推送了這篇文章,改標題為《新華社批騰訊:多少道文件才能管住網遊對少年兒童的戕害?》。17點21分,百度新聞應用彈窗推送了該文章,標題又改成了《新華社:要多少文件騰訊才肯收手》。




根據今日頭條的解釋,這樣做「

從內容上看,並沒有改變願意,也符合新聞報道的方式」

,所以今日頭條推送了和百度一樣的標題。




但問題在於,人家新華網,在你今日頭條上面發的那篇文章,是原標題啊,並沒有改成「新華社」,如下圖:





新華網在今日頭條上發的文章是原標題




既然新華網的頭條號已經發了正確的標題和出處。那麼今日頭條在自家App推送這篇的時候,完全沒理由去專門參考百度新聞的版本。這樣做的唯一理由,大概就是今日頭條實在太喜歡「新華社批判騰訊」這個話題了,所以故意參考了外部平台上的錯誤標題,無視了自家平台上的原版標題。




而且,這個聲明顯然有意迴避了今日頭條作為裝機量兩億的新聞App,一個推送上千萬人看,是要承擔驗證基本真實性的責任的。 




而真正讓我目瞪口呆的這則說明裡的最後一條:





4. 希望騰訊真正能一視同仁,互聯網短視頻整治期間,微信封殺短視頻鏈接;

互聯網遊戲整治期間,也請封殺遊戲鏈接。




這個要求,來源於頭條和騰訊積怨已久的競爭關係。此前今日頭條多次聲明,旗下抖音、西瓜視頻沒法在微信朋友圈、QQ空間等地方正常顯示和分享,張一鳴與馬化騰更是直接在朋友圈互懟,成為科技圈一大吃瓜現場。




那麼短視頻和遊戲又有什麼關係?




在今日頭條看來,騰訊既然封殺了短視頻在自家平台的傳播,那麼應該一視同仁,把遊戲鏈接也封殺掉,這樣才公平。




事已至此,如果「遊戲」具有人格,會思考和說話,我想它最想說的一句話就是:




「我有一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




至此,今日頭條的動機和目標都變得十分清晰。因為騰訊的一大主業是遊戲,今日頭條可以借著遊戲在中國容易招致質疑和批判的背景,用自身新聞分發的優勢,來形成對騰訊遊戲的不利輿論。拿到一篇「新華社批判遊戲」的報道,不驗證真偽,就急忙用全網推送彈窗,是這種行事邏輯下最好的寫照。




在這個過程中,自然而然的,無論是騰訊遊戲,還是那些非騰訊的遊戲,都成了同樣的目標。有關部門說要整治網路遊戲,是說整治網路遊戲違法犯罪,以及網路遊戲中涉政、涉賭、涉黃、涉恐暴等有害與低俗內容。而還有很多內容正常的,或者已經通過審核正式出版的遊戲,並不在此列。




而今日頭條請求的「封殺遊戲鏈接」,則等同於一棒子打死所有遊戲。完全是一種」我不好、你也別想好「險噁心態。與騰訊明爭暗鬥了幾個月,被監管部門整治了幾次,再加上內涵段子剛被封停,今日頭條扭曲了。扭曲得要把火燒到遊戲上,還聲稱「希望騰訊一視同仁」,來藉此表現自己遭遇的不公,一邊委屈,一邊又在互聯網遊戲整治期間煽風點火。




在你看到這篇文章的時候,六一兒童節應該已經開始了。對少年兒童的保護,又將成為一個熱點話題,而昨天那篇《多少道文件才能關注網遊對少年兒童的戕害?》,無疑會再給「遊戲危害未成年人」的論調,添上不少的燃料。我們已經能看到這篇文章在圈外帶起了怎樣的輿論。而輿論又可能會帶來什麼。有個成語是三人成虎,而在頭條那篇文章下面,有超過三萬個在義憤填膺地批判遊戲。






戲劇性的是,由於今日頭條和微博屬於競爭關係,提到「今日頭條」關鍵詞的微博經常會被限制流量,於是出現了一個

「反轉無能」

的局面——前一天新華網那篇文章在微博上傳得火熱。但第二天今日頭條那個滿屏槽點,啼笑皆非的公告,卻在微博上沒什麼聲音,僅在互聯網和科技行業里有一定的傳播。 




我們的官方微博在轉發了今日頭條的公告之後,閱讀數也明顯比正常微博低,搜索整個微博平台,也很少見有人討論此事,這便導致:無數玩家並不知道今日頭條剛剛在官方聲明裡,一本正經地捅了整個遊戲圈一刀:





「請封殺遊戲鏈接」。




而且這還是一個「殺敵一萬自損八千」的請求。




眾所周知,騰訊是遊戲大廠,靠遊戲掙了不少錢。但其實今日頭條也靠各種遊戲廣告掙得盆滿缽溢。




那些遊戲我一個也不玩,但只要不違法,它們就有作為商品投廣告、放鏈接的權利。一個沒法否認的事實就是,那些你喜歡的好遊戲的權利,往往與那些廣告背後的遊戲是休戚與共的。現在今日頭條煽動起成千上萬個把遊戲比作毒品的評論,最後火會燒成什麼樣,誰也不能預料。




這事就跟那首著名的「起初他們來抓……」詩歌一個道理,以前我們不說話,但現在不能繼續保持沉默。我們得替那些我們喜歡的、真正優秀的遊戲,對頭條說一句:





mmp。




游研社目前也有頭條號。做自媒體的都知道,盡量不要去得罪平台方,這篇文章一發,我們在今日頭條那邊可能會比較難過一些。不過我依然覺得值得說一說這件事。




遊戲有好有壞。兩虎相爭,躺槍的不應該是遊戲。








您可以通過以下方式聯繫我們


招聘郵箱

| [email protected]





投稿郵箱

| [email protected]




發送

紅色

關鍵詞獲取近期精彩內容


巨鯤

 | 

玩家最想玩的創意出現了,但只存在於頁游廣告里




表情

 | 

第一代主流玩家老了,他們的表情包也老了




GO

 | 

台灣的阿伯阿嬤玩這個「過氣遊戲」都玩瘋了




快樂 

肥宅怎麼就突然快樂了起來?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遊戲研究社 的精彩文章:

我在東北玩泥巴,怎麼玩到牢里去了?
游研社兩歲了,依然在路上

TAG:遊戲研究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