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最新 > 專訪Entegris首席運營官Todd Edlund:半導體產業已進入全球化時代 願與中國廠商加強合作

專訪Entegris首席運營官Todd Edlund:半導體產業已進入全球化時代 願與中國廠商加強合作

在美國特種化學及先進材料解決方案供應商Entegris執行副總裁兼首席運營官Todd Edlund看來,全球化是過去幾十年半導體產業最重要的發展趨勢之一,如今這一趨勢還在持續。從材料供應的角度來看,相較於歐美,亞洲已成為半導體產業最重要的增長區域。

同費城半導體指數(SOX)所納入的其他企業相比,Entegris有些另類:它既非半導體廠商,也不是設備廠商,而是為半導體生產環節供應特殊化學品和先進材料處理解決方案。

「我們可以跨整個半導體產業提供服務,該產業任何一環的增長對我們都是利好。」 Edlund在獨家專訪中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過去幾十年,半導體產業已拓展至全球,我們也隨之拓展至了全球範圍。」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Entegris公司正於上海建設Entegris中國技術中心,預計將於2018年底落成運營。

科技創新驅動半導體產業進入全球化時代

《21世紀》:過去20年,全球半導體產業格局發生了重大變化,日本企業衰落、美國企業牢牢佔據了絕對優勢。你對此如何看待?

Edlund:我進入這一行業已有23年,在此期間半導體產業一直在不斷發展和變化。我入行之初,美國和日本的設備廠商都非常強勢,延續至今,但其他地區的設備廠商也在成長,如韓國、中國台灣和中國大陸。同時,半導體廠商也已開始全球布局。比如英特爾如今已在中國、愛爾蘭和以色列等多地設有工廠。韓國和中國台灣的廠商也是一樣,例如台積電和韓國的存儲廠商,都已經在中國大陸建廠。整個半導體產業已在全球範圍內向需求增長強勁的地區轉移。亞洲尤其是中國經濟的增長導致了半導體需求的強勁,這既源自出口的電子產品,也是國內市場的需求。這也成為中國想要打造自己的IC產業的原因之一。

我剛加入時,Entegris還是一家叫Fluoroware的私營公司,僅在日本和美國有工廠。如今,我們在馬來西亞有一個大型工廠,可以供應整個亞洲地區。通過收購和投資新建,在韓國和中國台灣設了工廠。現在,我們分別與福建博純材料有限公司以及湖北晶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在中國大陸也擁有了2座工廠。

《21世紀》:互聯網的興起曾深刻影響到半導體產業的發展,作為材料供應商的Entegris受到了哪些影響?

Edlund:受互聯網和移動網路的影響,半導體產業從一個專註於為計算機產業提供元器件的「小產業」,成長至如今為各種複雜的科技應用提供支持的多元產業。如今萬物互聯,你可以隨時隨地獲取、處理、上傳數據,甚至是在一輛汽車裡進行這些操作。這些互聯的趨勢,真正地在全球範圍驅動著對新半導體的需求,使半導體產業進入了國際化階段。因此,Entegris也必須隨之成長為一個國際化企業,我們已為此在全球範圍進行投資。

《21世紀》:有人認為如今正是「第四次科技革命」,5G、AI和物聯網等新興前沿科技對半導體產業以及材料廠商帶來了哪些影響?

Edlund:兩方面,一是持續驅動著對前沿半導體科技的需求——將更多的運算能力放入更小的晶元,並消耗更少的電能。此外,這還驅動著對更加複雜、高性能的存儲器的需求,比如3D架構的快閃記憶體。自然,這也就意味著對化合物材料、污染控制的需求,我們也就從中受益。

另一方面,物聯網和其他感測、通訊設備,某種程度上促成了一些過去的主流半導體的復甦。例如,200mm晶圓實際上是上一代產品,但如今很多以物聯網為代表的新應用設備正是基於200mm晶圓生產的。晶圓廠商需要增加此種規格產品的產能。這驅使我們回頭重新利用過去的「遺產」,這些在幾十年前就已投入應用的業務重新開始增長。

《21世紀》:近年來半導體產業併購頻發,行業整合趨勢明顯。作為材料商的Entegris也進行了多次重要收購。這之間有何聯繫?

Edlund:在過去15年中,半導體產業經歷了諸多的併購整合,這都源自產業的增長。如今,業界有5-10家規模非常大的半導體廠商,正在全球範圍進行拓展。我們如果還只是一家小型的材料廠商,將很難為這些巨頭和其遍布全球的產業提供服務。因此,這種併購整合也就蔓延至了供應商一側,包括設備廠商和材料廠商。除了擴大生產規模,我們還需要拓寬解決方案的種類,以能為客戶提供更有針對性的服務。他們不需要為10項不同的服務去和10家不同公司打交道,和Entegris一家就足夠了。作為一家已經52歲的企業,我們依然需要不斷地去適應產業的發展和變化。

願與中國廠商加強合作

《21世紀》:中國近年來致力於發展集成電路(IC)產業,但目前在尖端領域和國際主流廠商還存在較大差距。你如何看待中國IC產業的現狀及未來?

Edlund:發展集成電路產業無法一蹴而就,中國已表現得非常出色。以中國已實現突破的28nm製程工藝為例,從全球範圍看,不久之前這都還是非常難掌握的前沿技術。中國公司可以和其他地區擁有可行的、先進的工藝流程的公司進行合作,比如Entegris。我們可以在良率提升方面提供幫助,而這往往是IC晶圓製造所面臨的最大挑戰。

《21世紀》:這對於Entegris是否意味著一個很好的機遇?對此有何規劃?

Edlund:這無疑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我對中國IC產業的發展非常期待。培養這樣一個高科技產業需要花費很多年時間,但中國擁有足夠的決心,這對整個中國經濟而言都是有利的。為此,我們需要擁有與之相應的本土生產能力,就像此前我們在中國台灣、韓國和美國所做的一樣。我們還需要具備和中國本土客戶高效合作的能力,幫助他們應用我們的產品、選擇合適的解決方案,從而提升良率、控制污染。為此,我們在中國投資了合作工廠,並正在建設中國技術中心。

《21世紀》:Entegris在日本、韓國、中國台灣均設有研發中心和工廠,在中國大陸有何具體布局和規劃?

Edlund:我們在中國台灣、韓國和日本各有一個技術中心,馬上將在中國大陸也擁有一個技術中心。經過多年發展,韓國和中國台灣的技術中心已經頗具規模,我們希望通過本土的技術中心,使客戶能夠參與進來同我們合作,讓中國技術中心的規模也逐步增長。工廠方面,一般來說產量的增加能夠降低生產成本,距離客戶較近則能夠降低運輸成本。客戶會希望以最優的價格得到最好的解決方案,為此,我們需要在增加已有工廠產能和選址新廠之間進行權衡。目前,我們在中國的兩個合作工廠已能為客戶提供優質的解決方案和價格最優的產品,但這還只是一個開始。我們會在中國尋找更多的業務增長點,並判斷是否需要在本土進行生產。在我看來,我們一定會在未來數年繼續提升在中國本土的產能。

《21世紀》:你認為中國台灣和大陸成為規模最大、增長最快的兩大半導體材料消費市場的原因是什麼?

Edlund:和推動全球半導體市場增長的因素是一致的。過去主要是電腦,目前智能手機和其他通訊設備正在成為更大的驅動因素。晶圓代工業務在過去一段時間取得了顯著增長,中國台灣正是藉此實現了快速發展。許多設備目前是在中國大陸組裝生產,這就需要大量的半導體。中國正在發展非常多元的半導體產業,從晶圓代工到設備生產,再到邏輯器件、存儲等,以能為不同的產業提供半導體。

《21世紀》:存儲客戶相關的業務佔Entegris營收比重達1/3。存儲廠商主要在亞洲,但業界對該市場已有將要遇冷的擔憂,你對此如何看?

Edlund:需要數據收集的自動駕駛、人工智慧、物聯網、家庭自動化等都在驅動著存儲市場的增長,我們需要對感測器收集的海量數據進行儲存。因此,存儲公司正在加速投資擴產,以應對預期的增長。這之中會有短期的波動,但長期來看,存儲市場將繼續保持較快的增速。此外,我們有2/3的營收來自其他客戶業務,包括邏輯器件、晶圓代工,幾乎所有的半導體生產都會用到我們的產品,即使存儲市場增速放緩,我們的營收也能得到保證。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21世紀經濟報道 的精彩文章:

金立總部將裁員50% 線下渠道或逐步瓦解
「一帶一路」跨境採訪報道之荷蘭

TAG:21世紀經濟報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