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最新 > 北大教授斗膽談了個天大問題

北大教授斗膽談了個天大問題

北大教授、社會學家鄭也夫:

03

健康的教育,不求高分不評比

我們現在已經忘記了「及格」的原初意義。其實及格是一個大的達標,最重要的指標就是及格。我們走到了這樣一個誤區——把及格污名化了。

在有些學習項目上,及格了家長就可以釋然、可以放心,不需要太高,因為教育是一個長線的事情。

舉個例子來說,我小學讀書的時候,語文成績總是很低,一個是生字不能記全,默寫生字我永遠有些字不會寫,但是也及格了。現在論寫文章,那些當年小學裡語文永遠一百分的同學,大概比我差遠了

我們為什麼要要求一個一年級的孩子把一個學期學習的生字98%、99%都要記住呢?以後學新帶舊,慢慢總會認識的,學習是個長過程,這個實在是個無所謂的事情,及格了就可以。

基礎教育階段,把各學科的基本道理學到手,及格了就挺好的。大大地超過了及格,達到了99、100分那又怎麼樣?時間久了總會遺忘的,不要苛求也沒有必要苛求。

大概東西掌握了,至於最後走哪個方向,在以後不斷學習相關學科的過程中就會加固知識。所以在這個方面來說我們是違背教育的真諦的,花費巨大的精力來達到大大超過及格線的目標這是荒誕的

我們特別愛評比,在兩個層面上,一個評比學生,使學生內心受挫折,其實對學生有極大的摧殘。除了學生評比之外,我們還有教師的評比,世界上有一個國家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教育的樣板——芬蘭。

芬蘭從來不對教師進行評比,因為在他們看來,只要評比就要制定原則和標準,而定了標準以後一定就會敗壞教師的心性,教師們就會總想著,「我怎樣才會成為優秀」?這就麻煩了。

教師教的好壞自己良心明白,教師對於學生是一個全面的教育,絕對不是一個單項的標準對學生負責。教師應該對一個活生生的人負責任,教師這個職業不能用一把尺子衡量誰是良好誰是優秀。

07

隱藏在「學區房」背後的利益鏈

小升初就近入學與「學區房」背後隱藏著利益鏈。這不單是認識的誤區,我們還要分析一下政策。

政府的行為,這個政策就是小升初就近入學,導致學區房的形成。一開始這個政策的目的還是一個挺良好的願望,希望小學學習負擔不要太重,取消考試入學,實行就近入學。

其實這麼做的時候早就應該料到會形成學區房,富人就會讓他們的孩子進入師資力量比較好的學校,底層人就永遠進入教育資源比較差的學校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政策?有沒有好一點的手段?一個現成的辦法就是讓一個地區的學校辦校水平比較接近,這個事情很容易。

首先硬體上比較平等,提升教學力量比較差的學校的硬體水平。軟體就是師資力量,可以讓師資在區內輪轉。小升初就隨便報名隨便入學。

但是他們為什麼不願意這樣做呢?因為不願意把初中變成教育水平接近的。那為什麼不願意把初中變成教育水平接近的呢?

因為有些人刻意保留這樣的差距,是因為他們從中可以獲得好學校的紅利,這是一個利益鏈。就近入學這件事凸顯出中國教育管理者們沒有改革的願望,沒有願望還何談方案呢?

我們談教育,其實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大的話題,今天我們在思考教育、討論教育、理解教育的時候,其實是非常狹隘的看待教育。

我們所看到的教育不是教育原初那個博大的意義,其實教育不是一定要在學校和書本中實現,也不要迷信一定要在一個好學校中實現教育。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學車大神 的精彩文章:

TAG:學車大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