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最新 > 葉靈鳳的惡作劇

葉靈鳳的惡作劇

提及葉靈鳳,稍熟那段文學史的都會想起他曾寫過如廁用魯迅《吶喊》去揩屁股的作品。這事發生在1929年11月中旬,那時葉靈鳳24歲、魯迅48歲。沒見到葉靈鳳事後發聲,只找得魯迅兩次極其認真的反擊。

流行於市的魯迅著述中兩談葉靈鳳寫上茅廁時用《吶喊》揩屁股這一文案,一次是1931年7月20日在上海的社會科學研究會所作《上海文藝之一暼》的講演,再一次是1934年11月14日《答〈戲〉周刊編者信》,分別收入《二心集》和《且介亭雜文》中,且都由後世的學者予以詳註。

「《吶喊》揩屁股」事件發生快兩年時,魯迅所作《上海文藝之一暼》談及此事的講演有兩個不同的文本,其一是1931年8月3日上海《文藝新聞》第21期上的初刊件,為:「這同樣也可以解釋為什麼最徹底的革命文學家葉靈鳳先生會現在莫名其妙的成了民族主義文學家了。至於我好把葉靈鳳舉出來,那是因為他與我有點私仇,在以前,葉靈鳳曾徹底的革命得以至於每次去茅廁時都用了我的《吶喊》去揩污。」到了次年10月上海合眾書店印行的《二心集》,該節文字被魯迅處理為:「還有最徹底的革命文學家葉靈鳳先生,他描寫革命家,徹底到每次上茅廁時候都用我的《吶喊》去揩屁股,現在卻竟會莫名其妙的跟在所謂民族主義文學家屁股後面了。」

整整五年過去,魯迅仍清晰記得葉靈鳳筆下的人物用《吶喊》揩污的事,他給《戲》周刊編者寫回信時濃墨重筆地聲言:「這一回,我的這一封信,大約也要發表的罷,但我記得《戲》周刊上已曾發表過曾今可、葉靈鳳兩位先生的文章;葉先生還畫了一幅阿Q像,好像我那一本《吶喊》還沒有在上茅廁時候用盡,倘不是多年便秘,那一定是又買了一本新的了。」

雖然帶有詳盡注文的魯迅著述包括十八卷本《魯迅全集》,都給用《吶喊》「揩屁股」的文章作了注,但無數次的經驗真讓我不敢輕易相信。好在順手就找到了載有葉靈鳳《窮愁的自傳》的1929年11月15日上海現代書局印行的第三卷第二期《現代小說》。小說人物魏日青用魯迅《吶喊》揩屁股的一節,照錄如下:「照著老例,起身後我便將十二枚桐元從舊貨擔上買來的一冊《吶喊》撕下三頁到露台上去大便。我並不咒詛這間住宅沒有抽水廁所的設置,那是與此刻的我太不相稱的夢想,我只幸福這間鴿子籠內還有這樣的一方露台。露台的一角有三尺來長鉛皮蓋著的小棚,這是預備堆積屋內怎麼也堆不下的廢物的,我自搬來每天早晨要受一次窘塞之後,便發現了這個可愛的新大陸。於是我將兩張紙鋪在地上,一張握在手裡,仰窺穹蒼的暢暢排泄一陣,然後將一張紙蓋在上面提起來從露台上向下面一拋。下面是無人的荒場,自有野狗來驚詫它的幸運,一切我都不必顧慮。」

葉靈鳳這篇自標為「長篇創作」的《窮愁的自傳》不見後續,只在這一期登出了五千字。但其中最惡作劇的情節被魯迅一再提及,估計葉靈鳳已經心滿意足了——作品寫出來發表,就是要傳播。這一回非同小可,是由《吶喊》的作者魯迅親自一播再播!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TA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