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儒學 > 在這「忙碌」的世界中 我們真的有那麼忙嗎?

在這「忙碌」的世界中 我們真的有那麼忙嗎?

時常能聽到周圍的人在抱怨:「為什麼一天才24個小時?」「為什麼人類不能取消睡覺這項浪費時間的事情」,是的,他們都很忙。

在這個「杜甫很忙」的時代下,幾乎所有的人都忙的不可開交,上班族在抱怨一個接一個的會議、一個又一個的電話、無法拒絕的諸多應酬。

學生黨在朋友圈刷著,「早上七點半到的圖書館,怎麼還是看不完這幾頁書呢?」、「晚上七點英語補習班還有課」、「明天一定要學習夠12個小時」。

他們努力的樣子,讓人感到這個時代,好像真的已經被點燃,似乎一觸即發

可是真的是這樣的嗎,他們真的有那麼忙嗎,他們努力的背影真的那麼充實嗎

事實好像並不是這樣,這些忙到午飯只能匆忙啃一個麵包的人,甚至每天可以在朋友圈發十幾條動態;早上七點半就到了圖書館的人,可能每隔幾分鐘就打開自己的微博,然後驚訝於明星八卦,樂不可支於各種搞笑段子。

這些毫不走心的「努力」,難道真的能稱之為「很忙」嗎?其實只是生活的一場「真人秀」罷了。

那些習慣於忙碌的生活模式的人,似乎應該調整好的只是自己,因為並不是生活本身使人真的很忙。

紀昌向神射手飛衛學射箭,飛衛告訴他,學射箭之前,得先學會看東西不眨眼睛。紀昌回家之後,眼睛盯著妻子織布機上的梭子不眨眼,如此練習了幾年之後,即使是錐子快要刺到眼眶,他也不眨眼。

再去請教飛衛,飛衛說這還遠遠不夠,還需要學會「視物」,看細小的東西猶如看龐大的東西,看微末的東西猶如看顯著的東西。

紀昌用氂牛尾巴的毛系住一隻虱子,將它懸掛在窗戶上,遠遠地看著它,十天之後,看虱子漸漸大了,幾年之後,虱子在他眼裡就像車輪那麼大。用這種方法,再看其他的東西,都像山丘一般大。

終於,紀昌最後可以用箭射透虱子,但繩子卻沒有斷。紀昌去找飛衛,飛衛高興的告訴他:「你已經掌握了射箭的訣竅了。」

顯然,飛衛告訴紀昌學習射箭之前要做的:就是盯著事物不眨眼,不動搖自己的注意力,等到盯住了目標之後,以小視大,將它作為眼中所能看到的全部。這樣,才能練就一等的射箭術。

學箭需要是專註力,那些用「忙碌」來刷著存在感的人,一樣需要的是專註力

當我們被生活的鎖鏈纏住的時候,要做的並不是讓自己看起來「很忙」,那些早上六點起床出門去圖書館的人,同時也是在圖書館的桌子上趴著,補全昨天晚上沒有睡夠覺的人。

那個夜夜加班的人,卻不過是拿著手機看了無數條八卦帖子、點了無數個贊。

當我們沉溺於「忙碌」的世界中的時候,或許我們真的應該停下來問一問自己了,「真的有這麼忙嗎?」。

很多可以日理萬機的人,其實也是那些可以閑庭信步的人。

一句「很忙」,更多時候只是一句自我安慰,是我們面對當下失敗的自己,卻又無法改變這種「泥沼」困境的借口

我們要做的,其實只是做一個真真切切的自己,找到屬於自己的目標,然後把目標無限放大,試著屏蔽周圍事情打擾,不用去想外界的批判或者褒獎,悄悄的努力著,上天就一定不會辜負你和你的努力。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騰訊儒學 的精彩文章:

見識的四種出處:出於道理者第一 出於氣質者第二
《論語》:孔子眼中的仁人 有情懷 能辦事

TAG:騰訊儒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