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 > 一個妹子和我說她自己的故事,這樣的老人你知道嗎?

一個妹子和我說她自己的故事,這樣的老人你知道嗎?

一個妹子和我說她自己的故事,這樣的老人你知道嗎?

打開今日頭條,查看更多圖片

一個妹子和我說的,她自己的事情。

小時候她一直是姥姥帶著的,那會她姥爺身體好,到處去補差,所以只是她和姥姥倆人住。父母工作忙,兩三天甚至一周才來看她一次。

姥姥非常疼愛她,全樓都知道。她們住的是姥姥姥爺單位分的房子,一棟挺老的樓房,樓上的人差不多都是一個單位的,基本都比他們歲數小,這些伯伯嬸嬸也很喜歡她,因為當時樓上這麼大的孩子就她自己。

她記得非常清楚,一年級放暑假,也就是即將升入二年級的時候,某天早上她醒過來,發現姥姥不在家,這讓她有點害怕。從小到大,她還沒獨自在家呆過呢。又找了一圈,確定姥姥不在,她眼淚止不住了。好在剛一哭,門響了,姥姥回家了。

姥姥提著一隻大雞,活的。她一看就明白了,姥姥是買菜去了。這又讓她有點奇怪,在她的印象里,只有過年時候姥姥才會買活雞回來,平時都是買雞肉的。當然她也不糾結這個,雖然姥姥回來了,可是她依舊在哭,這會主要是撒嬌了。要是平時別說哭,只要她表情稍微有點不高興,姥姥就立刻放下手裡的活來哄她,今天可是奇怪,明明看見她哭,居然沒理她,提著雞直接去了廚房。

她很奇怪,小孩嘛,也就顧不得哭了,偷偷跟過去。扒著門一看,只見姥姥背對著門,應該是正在案板上收拾雞。可是場景挺恐怖:姥姥的動作非常大,手臂大開大合, 雞毛漫天飛舞;雞應該還沒死,咯咯咯的大聲叫著。

她在門口嚇傻了,忽然一個東西飛來,落在她腳下:是一個毛已經被拔得七零八落的雞翅膀,血淋淋的。

嚇得她立刻跑開,然後大哭起來。

很快,她給我說大概也就五分鐘,當然這是她現在回想的,那會還不認識表呢。姥姥出來了,身上很乾凈,別說血,連雞毛都沒有。表情可是非常的猙獰,笑著對她說「過來,過來。」

這是平時姥姥逗她玩時候說的話,可是今天打死她她也不敢過去,姥姥中過風,腿腳不利索,這樣一邊獰笑著叫著她,一邊沖她挪過來。她嚇得不知所措。眼看再走幾步姥姥就能抓住她,她好像忽然明白了,大叫一聲轉身就跑。

小女孩,又嚇蒙了,跑的時候沒跑對。怎麼?她要是往樓下跑,天寬地闊,姥姥肯定追不上她。她家在二樓,她出來反而向樓上跑。

她和我說其實她當時一出來,是想去叫鄰居家的伯伯的,一拍門才想起來,人家去上班了。

然後她就往三樓跑,跑到三樓才想起來,有個鄰居,胡爺爺,也不上班(退休了)天天在家。於是玩命拍胡爺爺家的門,胡爺爺開門看是她,問怎麼了閨女?她小,又害怕,也說不明白,這時候姥姥就上來了。

姥姥像平時一樣和胡爺爺打招呼。胡爺爺問孩子怎麼了?姥姥說別提了,淘氣,不吃飯,我這不來叫她嘛。胡爺爺一聽還勸她,可不能不吃飯,不吃飯不長大個了。說著姥姥眼看就走到了,她一看這樣不行,扭頭繼續往上跑。胡爺爺還在後面喊,叫她聽姥姥的話。

樓上還有一家,也有個老人在,和剛才胡爺爺一樣,一看是姥姥追她,人家根本不管,還打算幫奶奶忙,還好被姥姥謝絕了。

跑到五樓,有個王奶奶,也是退休了在家。叫開門,王奶奶一問,她說我姥姥追我,王奶奶一把就把她拉住了,嘴裡還數落,你怎麼這麼不聽話,你姥姥那個腿腳還叫她追你。這回她想跑也跑不了了。

一會,姥姥上來了,王奶奶把她交給姥姥,姥姥很和氣的謝過王奶奶,拉著她往下走。王奶奶在後面還喊呢,回去好好聽話。

一路上妹子又哭又叫,然而樓里在家的鄰居們都知道是她不聽話,她姥姥帶她回家,也沒人出來管。樓道里只有她和姥姥兩個人,姥姥拉著她,從一和王奶奶分手,臉上就一副獰笑的表情。再走幾步,變成左手拉著她胳膊,右手大拇指,食指,中指輕輕地一下一下捏她的喉嚨,不疼,可是很嚇人,還低聲問她「你好吃嗎?」她都嚇尿了,真的尿褲了。當時非常確定,如果回家,自己就會和那隻雞一樣,被姥姥撕碎,然後姥姥還會吃了她。(雞吃沒吃她不知道,只是感覺自己回去必然會被吃。)

還差幾級台階她們就到二樓,妹子已經可以看到開著的家門了,這時她也完全沒了力氣掙扎。就在這時候,迎面走上來一個男人。

誰呢?郵遞員。三十多歲,她也認識,叫人家綠叔叔的(郵遞員的衣服不是綠的嗎)。看到姥姥拉著她,綠叔叔打個招呼,姥姥也得招呼人家啊。趁這個功夫,她猛地一掙,姥姥一把沒捉住,被她掙脫了手,一溜煙跑下樓。姥姥很著急,叫綠叔叔幫忙拉住,綠叔叔手裡都是報紙,一時沒轉過手,被她跑下去了。

在馬路上邊跑邊哭,被個警察叔叔攔下了。費了好大勁,她才算稍微冷靜點,能正常溝通。還好她記得爸爸的單位名字,警察叔叔就把她送去了。她爸看見她先是一驚,等警察說明,氣不打一處來:我這這麼忙,你來到處亂跑給我添亂。她想解釋,嘴笨,也說不清,比如和她爸說姥姥殺雞,她爸說姥姥殺雞還不是給你吃!

當時通訊不方便,只有下班以後,她爸才能帶她回姥姥家。這一上午她玩命求她爸別送自己回去,她爸被她煩急了,揍了她幾下,把她放在一邊讓她哭,自己去工作了。

中午,騎車把她駝回姥姥家,姥姥見到她很高興。三口人吃飯,她見並沒有雞肉,更確信是被姥姥生吃了。這樣她哪還有心思吃東西,坐在一邊哭,怎麼說都不聽,最後直把自己哭抽過去。她爸一看這不行呀,趕緊送單位保健站,又折騰一下午,她爸屈服了,先帶回自己家吧,回頭再去姥姥那。

在自己家呆了幾天,周日晚上,她爸又把她送去姥姥家,不管怎麼哭,這次是沒用了。好在這次送去,姥姥很正常,好像完全不記得那天的事。但是她對姥姥的感情變不回從前了,總是覺得特恐懼。

一年後姥姥得了重病,她也被父母接回家,直到姥姥不行了,躺在病床上讓她過去,她還是不敢,她爸把她硬推過去,姥姥對她說了這輩子最後一句話「妮,那天真的不是我。」就死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小寇鬼故事 的精彩文章:

一個妹子聽她小姑講述的故事,晚上一個人上廁所嗎?
這是一個生活在大山的朋友說的故事,你自己的預感準確嗎?

TAG:小寇鬼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