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天下 > 在這個國家,賣身是非法的,但是還是無數人賣

在這個國家,賣身是非法的,但是還是無數人賣

(⊙_⊙)

據說地球人民都關注分享我局了(⊙v⊙)

NO.958-柬埔寨性交易

作者:克勒雞

製圖:孫綠 / 校稿:貓斯圖 / 編輯:棉花

性交易在世界各地都切實存在,但無論是合法還是非法,這門營生似乎都很難讓從業者當成一種事業來做。不過在東南亞的柬埔寨,有的女孩卻已經習慣了參與性交易的生活,為了生活費艱苦地掙扎在虐待和病痛的邊緣,無法自拔。

長期生存在社會暗處的人們

(雖然這個暗處非常巨大)

而當性交易成為她們人生唯一的選擇時,外界想要幫助她們就變得極為困難了。

他們的命運何其相似

接近權力與財富的漩渦

1953年,柬埔寨從統治中南半島東部的法國殖民者手中獨立,恢復了主權,成為了一個獨立國家。但這時這個東南亞小國的國內局勢其實非常不穩定,內部不僅有忠於法國人的遺老遺少,還有新來的蘇聯、美國、中國等外部勢力扶持的各派利益集團,很快又坐到了內戰的火山口上。

在今日的中南半島諸國中

柬埔寨和緬甸的經濟最為糟糕

(人均GDP一千多美元...)

對於柬埔寨的今天,傷害最大的就是曾經的內戰

隨著隔壁越南南北戰爭的爆發,柬埔寨國內也爆發了慘烈的內戰,局勢一時之間不可收拾。大戰當前,經濟生產無以為繼,大量女性第一次走上了性交易的不歸路。

20萬–30萬人喪生

不過她們當時服務的對象主要是握有槍杆子和糧食的各派軍閥,以及前來助戰的外國軍隊,遊客是不敢去這種地方獵奇的。

無數人顛沛流離

不過這種性亂相很快就結束了。1970年代末期,隨著紅色高棉的崛起,柬埔寨的社會氛圍變得極度高壓起來,賣淫被認為是一種腐化的生活方式,被完全禁止了,有違抗者還會招來殺身之禍。

在人間建立天國,往往就會召喚出地獄

當然,從經濟角度來看,這一時段性交易的中斷,也和外國遊客無法進入、本地消費力被極大壓制有關。

外國遊客要來么

(來自《殺戮戰場》)

不過紅色高棉也就折騰了幾年時間,此後與外國勢力打打停停,逐漸退出了政治主舞台。90年代初期,聯合國接管了國家政權,柬埔寨逐漸正常化,商業發展和旅遊業開始重回正軌,性交易也不出意外地捲土重來了。

雖然時間沒有很長

但是對柬埔寨社會的創傷非常深

(來自《殺戮演繹》,圖上為化妝效果)

聯合國派來的軍隊和外派政府官員成為了柬埔寨女人第一批投靠的對象。他們享受著聯合國撥發的高薪(相對於當地收入來說),當地消費物價又低,人員結構也基本全為男性,多出來的錢實在不知道應該花在什麼地方。

窮人在這裡是應有盡有的

然而這些靠近了權力和財富的女子也許過得並不快樂,因為在性交易的過程中,發生了大量虐待和羞辱行為,已經脫離了一般意義上的性交易。一些遠離家鄉的官員和軍人,在神秘的東南亞大地上盡情發揮著自己惡俗的想像力,花很少的金錢享受著在本鄉本土很難享受的待遇。

像這樣「某種新殖民」的關係

柬埔寨並不是個例

(來自《我是古巴》)

美國大兵早期在台灣,也曾是某種特權階級

中國人民很熟悉的西哈努克親王多次試圖立法整肅,但因為行政和財政大權都並不在其手,對這些偏離軌道的交易也只能保留意見,任憑外來僱員發泄自己的慾望。

老朋友西哈努克在北京

此為現代柬埔寨性交易的第一個階段。

生活已經如此的艱難

90年代後期,隨著洪森政府強勢上台,聯合國外派的權力機構開始逐步撤離,亂象才得以中止。參與性交易的女性數量也明顯減少了,從高峰期的2萬多人驟降到4000左右。

但這只是一時的風平浪靜,隨著柬埔寨國家逐漸走上正軌,商業和旅遊業重新啟動,外國遊客的到來又為這個行業注入了新的客源。到了今天,柬埔寨的性旅遊已經蔚然成風,成為了柬埔寨各地創造黑色外匯的一大產業。

首先明確一點,性交易和「性旅遊」在柬埔寨是非法的

有外媒認為,目前去往柬埔寨的外國遊客中,有1/4是帶著性觀光的目的而來的。對於一些期待獵艷的歐美遊客來說,東南亞低廉的物價和充滿異國情調的女子本就讓這裡成為了性愛的天堂。此前他們熱衷的國家是泰國和菲律賓,而隨著柬埔寨局勢的穩定,這裡成為了更新更好的目標。

所以在那種「遊客」眼裡,他們是什麼呢

雖然柬埔寨國家層面立法禁止賣淫,不過在基層執行時卻並不嚴厲。這和東南亞佛教國家特殊的性觀念有關,他們對性愛的看法相當寬鬆,很多普通年輕人都有很積極的性生活。柬埔寨的男人們也經常會當著妻子的面逛妓院,甚至會有青少年在大庭廣眾之下發生關係(如果被警察看見會被喝止,不過一般民眾似乎對此見怪不怪)。

另一方面,柬埔寨底層人民艱難的生活也讓出賣肉體成為了一項收入不錯的工作。

在金邊的地下妓院里,一個少女每天需要接待3~4名客人,每人每次2美元,如果要求沒有保護措施的話則是15美元,年收入可以達到2000美元。如果是出入比較高檔的酒吧、KTV,出台價格則比較高,大約是20到30美元,年收入20000美元不是問題。

而2016年,柬埔寨的人均年收入僅768美元,底層民眾收入更低。與之相比,性交易的確收入不菲。這或許就是為什麼全柬埔寨目前有5萬多名職業性工作者,還有大量處在灰色地帶的兼職者。她們甚至成為了柬埔寨街頭犯罪的主要目標,因為對於失業的年輕男性來說,搶劫這些女人的錢,不僅簡單,而且收入夠多,甚至還有一絲替天行道的道德優越感。

但其實她們已經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在柬埔寨,很矛盾的是,儘管人們對性行為本身的觀念很開放,處女情結卻仍然十分嚴重,男人們在擇偶時都喜歡找處女。如果不是處女,在柬埔寨基層的擇偶市場上就幾乎沒有議價權,只能接受隨便被婚嫁的命運,還要遭到鄉里的指指點點。

代價是巨大的

很多女孩雖然在妓院賺到了一些錢,卻往往會發現自己很難回到正常的生活狀態中。如果繼續做原來的職業,隨著年齡上漲,色相衰敗,又賺不到足夠的錢養活自己。於是很多女人開始吸毒,試圖在幻覺中麻痹自己,結果就是把錢敗光,身體也越來越差,孤獨地離開這個世界。

國際禁毒日 柬埔寨銷毀超3噸毒品

但是毒品交易仍是屢禁不止

自願賣身,並在金錢和肉體的交換中付出靈魂作為代價,非正常地結束自己的生命,此為柬埔寨性交易的第二階段。

最黑暗的深淵在看著你

既然性交易已經成為了重要的黑產,柬埔寨官方也並非沒有考慮過像發達國家一樣性交易合法化。不過類似的嘗試也經常被現實打臉。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便是合法化的性交易很有可能導致披著合法外衣的人口販賣和奴隸化工作。

在那個世界,人可以買賣,器官也可以

即使在現在的非法交易環境中,這樣的現象已經出現在了柬埔寨第三階段的非法性交易當中。

《紐約時報》的特稿記者尼古拉斯·克里斯托夫採訪了一位26歲的女性,其身世令人感慨。

這個姑娘的母親雙目失明,父親身體虛弱。為了贍養父母,她早早就工作了,一開始是做零食攤販,每個月起早貪黑只能賺30美元。為了賺更多的錢,她聽信了一個朋友介紹,進入了妓院。沒想到這是一家黑妓院,立刻限制了她的人身自由,逼迫她接客。而她從經理那裡得不到任何收入,妓院只管飯,唯有可憐她的客人給的一點小費才能讓她攢下一些錢。

而當她逃出妓院時,發現自己已經因為長期遭受性虐待而器官受傷,落下了終身殘疾。

還有不少父母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把自己年幼的女兒賣給了人販子。在金邊的一家高級會所里,這名記者親眼看到酒店的二樓有一塊大玻璃,對面就是數十名穿著輕薄白色服裝的少女,每個都有一個號碼,像在魚缸里穿梭的魚。客人告訴經理想要的號碼,他們就會把少女送到客房裡,其中年輕的才只有15歲,就是很小的時候就被父母賣到了首都。

姬尤成為CNN紀錄片拍攝對象時已獲救

但談到被母親賣掉童貞仍感到心碎

最令人脊背發涼的可能是非自願的人口販賣。

據統計,來自越南的女童占柬埔寨女童人口販賣的三分之一,越柬邊境農村地區的少女經常莫名其妙地失蹤,隨後出現在金邊的妓院里。有的女孩見客人時才五歲,間或還會有小男孩。他們接待的客人主要是來自美國、澳大利亞和歐洲的孌童者——在那些國家,兒童保護是不容觸碰的天條。

美國一名海軍陸戰隊退休上校

被控在柬埔寨性虐7名少女

被美國聯邦法官判處終身監禁

類似這樣被擄走,被迫從事性工作的少女和女性,在這個黑產的金字塔里也處於最底層。皮條客和客人都不會對她們抱有仁慈之心,甚至會對她們輪流施暴。最令人寒心的是,根據一項民調,當地有12.5%的男性和8.1%的女性認為這樣的行為沒有傷害任何人,不屬於犯罪。

並非沒有正義之士仗義相救。

2004年,金邊一名女警長經過長期的籌備,帶領手下突襲了一家大型會所,搶救出了83名女子,並將她們安置在一個西班牙人資助的庇護所內。結果還沒等媒體宣傳這場正氣凜然的營救,會所經理就帶人搶回了這些搖錢樹。

而女警長自己也被迫停職查看。這個黑色產業鏈背後的保護傘之強大,已非一人單槍匹馬所能挑戰。

事情的後續也許更讓人感嘆:當庇護所的工作人員又聯繫上這些女孩,試圖讓她們上訴時,她們卻反咬了一口,聲稱自己是按摩師和演員,不是被脅迫的妓女,要求這家機構賠償她們170萬美元的精神損失費。庇護所的創始人也多次收到死亡威脅,不得不帶著保鏢才能出門。

當他們再提起這次讓人喪氣的救援行動時,他們分析道:「其中有一些女孩看來是真的不想出來。她們已經染上了毒癮,又因羞恥而無法回到正常社會,她們只能繼續在這條路上走下去。」

*本文內容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識局立場

據說地球人民都關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識局微信公號:地球知識局

END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地球知識局 的精彩文章:

瞎扯的「中等收入陷阱」
定了!山西的總樞紐在這個地方

TAG:地球知識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