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儒學 > 端午 是思鄉的艾草 是沉澱的美好

端午 是思鄉的艾草 是沉澱的美好

文/謝應敏

這天上午,同行的師兄塞給我一小捆「草」,並讓我插在門上,我看著眼熟,卻一時之間忘了是啥,連忙問他這是啥,他回了個頭說道:「快到端午了呀。」我心下一驚,是呀,又是一年的端午節了。看著這一小捆青青的艾草,思緒彷彿回到了那片故地。

我們家每年在端午節的這一天,都要在大門上插上艾草,爺爺說「插艾趁早,全家康老」,意思是插艾草要趁早,那樣就可以全家都身體康健到老。我聞著艾草的清香就知道,又到了一年端午時。插完艾草,爺爺就會燒一大鍋水,把晒乾的艾草包成小包,放進大盆里,讓我進盆里去洗澡,有的時候還幫我搓澡,爺爺手勁大,有的時候搓的生疼,不過爺爺說這樣就能洗去邪害,一年到頭無病無災。

我把這捆小小的艾草,學著記憶中爺爺的樣子,插在了門上。遠離家鄉的遊子,看著這青青的艾草,實在是包含著太多思鄉的情感,似乎是一縷冬日的暖陽,照在了我的心上。想起小時候學的一首詩,「五月五日午,贈我一枝艾。故人不可見,新知萬里外。丹心照夙昔,鬢髮日已改。我欲從靈均,三湘隔遼海。」

我們當地附近就是文天祥的家鄉,小時候老師用家鄉話上課,給我們念文天祥的這首詩。當時並不能體會這首詩的情感,長大離家之後,才慢慢的開始懂得這些詩句的意涵,也稍稍懂得了故人遠不可見的深思,以及青青艾草所蘊藏的一片丹心。

當年文天祥在收到友人贈艾之後,他的心中應該一面是南水故地的懷戀,一面是報國無門的惆悵吧。文天祥的家國情懷,正是天下間無數仁人志士借著端午所要表達的。

思念者的「故鄉」,不僅是空間意義上遙遠的故地,也是時間意義上被埋藏在思念者記憶深處的過往希冀。作為一個居住在都市裡的「非自然」生物,我感覺到自己愈來愈脫離自己曾經嚮往的生活。曾經嚮往著自然而樸素的生活,逐漸被工作、外賣、美劇、熬夜等取代,時間和物候在我的觀念中慢慢地麻木。

五月對我來說,好像只是比四月多了一個月,比六月少一個月。哪怕是農曆的五月初五,曾經那麼重要的日子,那些飄香的粽葉和糯米、熟悉的龍舟和號子,還有那帶著淡淡清香的艾草,我也好像即將要遺忘掉了。

望著插在門上的青青艾草,我的內心逐漸的充盈起來。每次和母親打電話,她總會加一句:「要好好吃飯呀,晚上不要熬夜,要好好休息。」我每次都會回答她:「好。」但是其實每次我都會熬夜,好像成為了一種莫名的習慣。

艾草的清香把我拉回了聽取蛙鳴一片的稻花香里,在那裡,人們遵循著自然的物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家家戶戶在傍晚都冒著裊裊炊煙,孩子們呼喚著田裡勞作的大人回家吃飯。這份單純的美好,也只是留存在了記憶之中。

歐陽修有一首關於端午的詞,其中兩句是「正是浴蘭時節動,菖蒲酒美清尊共。葉里黃鸝時一弄,猶瞢忪,等閑驚破紗窗夢。」展現了端午沐浴、懸掛菖蒲、痛飲美酒的一番景象。其實歐陽修也不是一個閑人,但是他卻能得以如此,更多的是由於他對生活本身的追求。

這種閑適的美好,好像是我們現代人所遠遠不能企及的了。許多時候,人好像都是自己把自己累壞的,以至於糊塗到忘記了生活最初、最淳樸目的。

不論是時代的古與今,還是時代的城市與鄉村,我們過著端午節,重新體味著千年前流傳下來的節日和習俗,和先人們一樣,在門上掛上青青的艾草,包好粽子和家人一起享受歡樂和自在,回歸生活本身最初的美好,這就是最好的紀念。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騰訊儒學 的精彩文章:

外婆的粽子 才是端午的剛需
端午節談情說「艾」:艾草飄香 讓「艾」回家

TAG:騰訊儒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