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軍情 > 小國力挺巴沙爾?恨土耳其屠殺150萬同胞 老將血灑疆場

小國力挺巴沙爾?恨土耳其屠殺150萬同胞 老將血灑疆場

2019年初,亞美尼亞派出數十名士兵前往敘利亞北部,協助俄軍開展掃雷排爆、安置難民、運送人道主義救援物資等工作。而這時,來自美、俄、英、法等國的數千士兵早已深度捲入敘戰局,故此西方媒體對於這個南高加索小國的出兵舉動未加特別關注。

但實際上,這件事並沒有看起來那麼簡單,而要從100多年的「奧斯曼帝國大屠殺」說起。

1915年,由於長期積累的民族和宗教矛盾,再加上一戰期間連吃敗仗,丟掉了85%歐洲領土的奧斯曼帝國(當時青年土耳其黨已奪權上台,建立君主立憲制)統治集團害怕「後院起火」(擔心身為「異教徒」的亞美尼亞人「裡通外國」),竟然舉起屠刀,有組織、有預謀地殺害了境內約150萬亞美尼亞人。

當時,奧斯曼帝國將數十萬亞美尼亞男女老少從家園趕走,並剝奪了他們一切財產(包括必需的生活生產物資),強迫其「遷往」位於敘利亞東部重鎮代爾祖爾附近的沙漠地區定居。

據美國《紐約時報》介紹,在這場慘絕人寰的「死亡行軍」中,成千上萬的亞美尼亞人或徒步,或乘坐大篷車艱難跋涉,甚至被集體塞入運送牲畜的悶罐車廂里,沿著巴格達鐵路穿越炙熱的沙漠。因軍警虐待、饑渴(土耳其政府基本不發放口糧)、疾病和缺少庇護所,遷徙沿途及幼發拉底河流域屍橫遍野。至今在代爾祖爾沙漠中,還能發掘出當年遇難者的屍骨。

不過,敘利亞的阿拉伯人十分同情前者遭遇,想方設法營救、保護了不少亞美尼亞難民免遭毒手,並由此逐漸形成了敘利亞的亞美尼亞族群(大多數信奉基督教)。

有資料顯示,鼎盛時期,約12萬亞美尼亞人生活在敘利亞,佔到該國總人口的2%,是敘第5大族群,其中6成以上聚居在敘第2大城市、北部重鎮阿勒頗(最多時佔到全市人口三分之一)。這段特殊的歷史際遇,讓亞美尼亞人對敘利亞充滿感恩和歸屬感。

1946年敘獨立後,新組建的敘軍中就有2位亞美尼亞將領,分別出任安全部隊和炮兵指揮官。在敘利亞的音樂、戲劇等藝術領域,亞美尼亞裔的著名歌手、音樂家和演員更是層出不窮。此外,亞美尼亞裔運動員在足球、籃球、乒乓球、國際象棋等體育賽事中同樣表現出色。

已故敘領導人老阿薩德,也一直對亞美尼亞人比較關照,尊重他們的信仰和生活習俗,並允許其開辦民族學校、傳承民族語言文化。冷戰結束後不久,敘利亞就率先承認亞美尼亞獨立並與之建立外交關係。駐敘大使館是亞美尼亞建國後在亞洲開設的第一個高等級外交機構,1993年又在敘第2大城市阿勒頗(也是亞美尼亞人聚居區)設立了總領事館,兩國高層互訪也往來不斷。

巴沙爾「子承父業」當上敘總統後,不僅在2009年6月出訪亞美尼亞,還於2012年6月(這時敘內戰已經爆發)任命了一名亞美尼亞裔內閣高官——國家環境事務部長納茲拉·薩爾齊斯,以此維繫雙邊友好關係,同時籠絡本國亞美尼亞族群。

2011年內戰爆發後,亞美尼亞人普遍支持巴沙爾政權,居住在阿勒頗的一位亞美尼亞作家塞達爾·克魯庫就直言,因為害怕反對派武裝迫害基督徒,他和自己的族人都認為「沒有比巴沙爾總統更好的選擇」。

至今,仍有約3.5萬人生活在敘當局控制區,其餘則流散海外,比如超過1.5萬人逃往亞美尼亞並加入該國國籍。與此同時,亞美尼亞位於阿勒頗的總領事館一直堅守崗位,即便在2016年敘軍重新奪回該城控制權之前的幾年時間裡,身處險境的亞方外交人員也沒有撤離。

外媒分析稱,亞美尼亞對敘當局「不離不棄」,並於近日派兵赴敘參戰,這裡面既有兩國長期友好的因素,更是為了向「東家」俄羅斯呈遞「投名狀」,以換取莫斯科在「納卡衝突」上對亞美尼亞的強力支持。

圍繞納卡(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區簡稱)控制權,亞美尼亞和鄰國亞塞拜然已多次爆發激烈衝突,並長期武裝對峙、零星交火。2016年4月發生的最近一次衝突中,亞阿兩軍傷亡近百人,損失多輛坦克和米-24武裝直升機。

由於國力不濟(盛產油氣的亞塞拜然人口、GDP、軍費開支都超過亞方3至5倍),亞美尼亞急需俄方「老大哥」充當自己的堅強後盾(目前俄軍在亞境內駐紮有約5000名士兵、200多輛戰車及18架米格-29戰機、至少3套S-300和薩姆-6防空導彈系統,並向亞方提供了約20億美元各型武器裝備),故此才有了該國出兵敘利亞之舉。

另外,亞塞拜然的「後台」正是亞美尼亞的「世仇」土耳其,亞方出兵敘利亞明擺著是在給土耳其「上眼藥」。而在敘境內,亞美尼亞人、亞述人等基督信眾,也在敘東北部哈塞克省組建民兵武裝(兵力超過2000人)保衛鄉梓。

他們與庫爾德武裝結盟,經過2年艱苦作戰,於2015年2月下旬將極端組織「努斯拉陣線」(HTS前身)從幼發拉底河東岸趕走。之後,亞美尼亞民兵又參與了圍剿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進攻前者老巢拉卡的戰鬥。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在敘北部的阿勒頗、敘東北部城市卡米什利(建有大型軍用機場)等地,也有上千名亞美尼亞民兵和當地敘政府軍並肩作戰,守衛中心城市及周邊鄉鎮。

2019年4月24日,庫爾德武裝「人民保護部隊」(YPG)麾下的亞美尼亞民兵,宣布組建「努巴爾·奧扎尼揚烈士旅」,以紀念他們的已故領導人和奧斯曼帝國屠殺事件104周年。

說起來,努巴爾·奧扎尼揚(見上圖)也堪稱中東風雲人物——他1956年出生於土耳其中部約茲加特省一個貧窮的亞美尼亞家庭。上世紀70年代,念完小學的奧扎尼揚就加入左翼運動。1980年土耳其軍方發動兵變奪權,逮捕了60多萬「異己分子」,奧扎尼揚被迫流亡法國。1988年,奧扎尼揚回到中東,參加了巴勒斯坦武裝反抗以色列佔領的戰鬥。

之後,他在黎巴嫩貝卡谷地接受軍事訓練,並前往高加索參加亞美尼亞、亞塞拜然之間的「納卡戰爭」。1992年,奧扎尼揚潛回土耳其東部組織開展武裝活動。敘內戰爆發後,他又創建「國際自由營」(IFB)幫助YPG對抗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為庫爾德武裝訓練了大批戰鬥人員(包括外籍志願者),直到2017年8月14日遇襲身亡。YPG為這位沙場老將舉辦了隆重葬禮,數千人參加告別和悼念儀式。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軍情突擊手 的精彩文章:

敘軍鐵桶炸彈幹掉悍匪「大法官」 叛軍損失慘3周打光1個團

TAG:軍情突擊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