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天下 > 一文看懂,印度河到底屬於誰?

一文看懂,印度河到底屬於誰?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與地理

微信公眾號:地球知識局

NO.1252-瓜分印度河

作者:斑馬

製圖:孫綠 / 校稿:貓斯圖 / 編輯:養樂多

2019年10月15日,印度總理莫迪在印度哈里亞納邦進行了一場公開演講。他的白髮風中飄舞,他的手指上下翻飛,他的眼睛透出銳利的光——「在過去70年中,那些屬於印度和哈里亞納邦農民的河水,全部流向了巴基斯坦!」

對於印度河不屬於印度這件事,印度社會的抱怨已久,全國上下都有把印度河從巴基斯坦奪回的請願,一直以來都是除克什米爾問題以外的另一大印巴矛盾點。

「我們會得到的!」莫迪的話在會場久久回蕩,引起掌聲一片。他會成功嗎?

五河之地水戰爭

印度北方的「旁遮普」地區,意為「五河之地」,印度河的5條支流傑赫勒姆河、傑納布河、拉維河、比亞斯河、薩特萊傑河均匯流於此,孕育了南亞輝煌的古文明,也在殖民時代成為了日不落帝國的糧倉。

印度半島西北部的旁遮普地區(五河之地)

印度河雖然源遠流長

但旁遮普以上多高山峽谷

旁遮普以下多沙漠,支流很少

旁遮普才是印度河糧倉所在

然而1947年印巴分治,旁遮普被一分為二,雜居的穆斯林、錫克教徒和印度教徒即刻反目成仇,在亂成一鍋粥的教民大遷徙中,短短一個月就有50萬人死於仇殺,原來複雜而有序的灌溉體系也徹底混亂,水資源成為兩國爭奪的焦點。

現在提到旁遮普

一般就是指印度的旁遮普邦和巴基斯坦的旁遮普省

對於這塊五河之地,巴基斯坦明顯分得了更大的區域

畢竟巴基斯坦的核心就是印度河流域,必須寸土必爭

(其實旁遮普地區還應該加上旁邊的喜馬偕爾和昌迪加爾)

巴基斯坦雖然分得了原旁遮普絕大部分的灌溉田,但印度河幹流和五大支流的上游卻都在印控克什米爾或印度境內,要獲得水資源還要印度點頭,這可太難了。因此1947年12月,西旁遮普(巴方)和東旁遮普(印方)簽署了僅作權宜的「凍結」協議,同意在兩國達成共識前,維持現有供水格局不變。

雖然巴基斯坦分到了「五河之地」的大部分區域

但其實上游基本都在印度手裡

(或是喜馬偕爾邦或是印控克什米爾)

然而協議到期的第二天(1948年愚人節),印度就麻利地斷了水,給鄰國一百多萬英畝的土地帶來了災難性影響。儘管後來談判,允許了供水,但印度仍保有在必要時限制水量的權利,巴基斯坦還得交水費……

薩特萊傑河從印度流入巴基斯坦的位置

隱約能看到一條邊界線的存在

(左側巴基斯坦,右側印度)

(圖像來自google map)

焦慮的巴基斯坦只好於1949年6月將爭端提交海牙國際法庭,而印方也於1950年5月提出反訴。

這官司實在難打,印度作為上游國家,秉持「絕對領土主權論」,上游屬於印度,印度就有調水的自主權;位於下游的巴基斯坦則堅持「絕對河流完整論」,一條河的使用權應由上下游共享,卡住別人的脖子是不人道、不自然的。

印度和巴基斯坦雖然相互看不順眼

但畢竟兩者體量都很大,事情不至於做絕

放在資源更緊張競爭更慘烈的中東

土耳其就要嚴格貫徹「絕對領土主權論」了

(土耳其敘利亞邊境)

(圖像來自google map)

在世界銀行的艱難斡旋下,兩國歷經八年談判,終於在1960 年終於簽訂了具有歷史意義的《印度河用水條約》(下文簡稱《條約》)。

《條約》將印度河流域分為東西兩部,西三河(印度河幹流、傑赫勒姆河、傑納布河)歸巴基斯坦全權使用,每年獲地表徑流1665億立方米;印度則得到了東三河(拉維河、比亞斯河、薩特萊傑河),每年分水約407億立方米的使用權。原則上巴基斯坦不能從東三河的抽水和建水壩截留。

西三河(印度河幹流、傑赫勒姆河、傑納布河)

與東三河(拉維河、比亞斯河、薩特萊傑河)

雙方不得干涉對方所屬的河流使用,但約法三章:不能做河水有害利用,每月交換一次河流數據,開發水利前要相互照會,並成立印度河常設委員會,負責處理兩國爭議事項。再有爭端時,世行再出面協調。

每天都照會一下,能增進感情

(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印巴爭水嘴仗忙

由於巴基斯坦拿到了印度河幹流,因此《條約》規定巴方要在10年過渡期內完成一項規模巨大的西水東調工程:從西三河調水給原來依靠東三河灌溉的320萬公頃土地。工程實施於1960年,到1970年基本完成。工程興建了3座大型水庫、19座攔河閘、1座倒虹吸;開鑿了8條調水渠道,總輸水量近3000立方米/秒,溝通東西6條大河。

一條調水渠道的兩岸

(傑納布河與拉維河之間的一條調水渠道)

(圖像來自google map)

塔貝拉水庫虎踞印度河幹流之上,其壩體是世界上最大的土石壩,總庫容137億立方米,到1993年總裝機容量達3478MW。而傑盧姆河上的曼格拉水庫是巴基斯坦第一座大型土壩,庫容73億立方米,水電站總裝機容量1000MW。

印度河上的塔貝拉水庫

(圖像來自google map)

(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從印度河幹流出發的水渠有兩條:一條調水到傑赫勒姆河,先連接傑納布河,再造訪拉維河,最後抵達薩特萊傑河-蘇萊曼基閘;另一條則奔向傑納布河,先至拉維河,然後借道薩特萊傑河,最終輸水給巴哈瓦爾河。

這樣把幾大河連起來確實是相當大工程

此外傑納布河還有兩條老渠,其一引水到拉維河,其二經過拉維河到達薩特萊傑河,巴基斯坦也對其進行了修葺完善。這些水渠如同接力賽運動員,將西三河寶貴的水資源綿綿不斷地送到東部嗷嗷待水的農田。這一工程是當今世界調水量最大的工程之一,為東三河下游送水,給工農業供電,總體上非常成功。

印度河幹流的河水從這裡流出

源源不斷流向傑赫勒姆河

(圖像來自google map)

其實輸水途中會途經大量的缺水地區

周圍人看這印度河水滾滾而去估計也很羨慕

(圖像來自google map)

印度這邊卻是按下葫蘆浮起瓢,《條約》剛讓印巴水爭端告一段落,印北各邦就又出現了新的用水矛盾。

劃歸印度的東旁遮普於1966年發生了分裂:以錫克人為主的地區仍稱旁遮普邦(下文簡稱「旁邦」),以印度教徒為主的地區成為哈里亞納邦(下文簡稱「哈邦」)。兩邦自分家之日起,就因為水資源而爭執不斷。

和旁遮普地區關係比較大的三個印度邦

旁遮普邦、哈里亞納邦、喜馬偕爾邦

旁邦認為哈邦現在屬於恆河水系,不該繼續賴印度河的水;而且《旁遮普重組法案》將分水權收歸中央,違反了《印度憲法》中水資源歸各邦管理的原則。哈邦則要求「延續歷史」,不能因為分家耽誤自己用水。

這意思就是,印度河的問題是旁遮普和巴基斯坦的問題

哈利亞納邦要是水不夠,應該去跟北方邦商量商量

2004年,旁邦通過《旁遮普廢除協定法案》,宣布與鄰邦之間的所有水條約通通作廢。這一霸道法案在北部各邦引起了軒然大波,受影響最深的哈邦憤而向旁邦和哈邦的高等法院提出控告,要求廢除《法案》,2015年又起訴至印度最高法院。無奈旁邦是武德充沛的錫克教大本營,又有憲法護身,高院也只能和稀泥而已。

有本事來金廟我們理論理論

(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各邦種田需要更多的水,國內發展需要更多的電,印度便打算將《條約》賦予自己的權利開發地更「充分」一點,從80年代起在巴方分到的西三河上遊興建大量水電設施。然而巴基斯坦全年水資源總量的90%都來自於印度河流域,這裡是不折不扣的命根子。印度在上游一有動作,巴方就擔心這些工程會在戰時成為控水武器,對工程表示了激烈不滿。

印度人在山裡造了個大傢伙

(巴格里哈大壩)

(圖像來自google map)

巴基斯坦抗議最為激烈的是坐落在傑納布河上游的巴格里哈大壩。巴方認為這座大壩既能蓄水,又能改變河流流量,嚴重違反了《條約》。與印方談判無果後,巴基斯坦要求世界銀行介入仲裁。然而世行提交了仲裁報告也不管用,爭端仍在繼續……

克什米爾群山中的巴格里哈大壩

(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而持續時間最長的爭端當屬1999 年立項,現在仍未完工的基申甘加大壩工程。大壩一設計,兩國就開吵,吵到天昏地暗,吵到項目停擺,吵到巴基斯坦又將印度告上國際法庭。經過漫長的訴訟和辯論,海牙和平宮於2017年8月最終裁定印度可以繼續建設該工程,但必須保證全天候流向下游的水量為9立方米/秒,且不能破壞巴方境內尼拉姆河谷的生態環境。

印度在克什米爾擬建的Rattle、Miyar、Pakul Dal和Lower Kalnai等水電項目,也因巴方反對一直擱置至今。

印度也抗議巴基斯坦在爭議地區修建的迪阿莫-巴沙大壩,世界銀行和亞洲發展銀行都因此而拒絕投資。而印度河上游充沛的水力資源,對於能源緊缺的巴基斯坦又是至關重要的。

反正上游一個個峽谷就在那裡擺著

只是自己沒錢建,難受

(圖像來自google map)

冰川消融可奈何

雖說印度常抱怨分得的水量太少,巴基斯坦也仍為印度掌控上游而憂慮;但爭水的嘴仗從未點燃真正的兵火,這著實彌足珍貴。《印度河用水條約》歷經第二次和第三次印巴戰爭,錫亞琴冰川炮戰、卡吉爾衝突等武力對抗而堅韌不倒,平穩運作近60年,維護著兩國的水秩序。

世行資深律師Kosher Uprety就曾說:「假如沒有這樣一個條約的話,印巴之間可能會發生五六次戰爭」。

《條約》或許還能為印度河流域服務,但它沒法無法阻止水蛋糕的縮小。

如果不是上游冰川無私奉獻

印巴在下游也沒什麼可爭的

(圖片來自NASA)

近年來,南亞地區氣候變化明顯,洪水、乾旱帶來沉重損失,冰川縮小更是對印度河釜底抽薪。

印度能源和資源研究所在過去十年中一直在監測科拉霍伊冰川,發現在1990-2018年期間,該冰川失去了18%的冰量,並且損失率正迅速上升。而傑赫勒姆河水源正是依靠這裡的冰雪融水。喜馬拉雅冰川更是印度河及其支流的源頭,冰川地質學家拉吉夫·烏帕迪罕表示「喜馬拉雅山約 90% 的冰川正在消融,有些冰川的消融速度高達每年40米。「

印度河上游的帕米爾高原、克什米爾谷地、喜馬拉雅山脈西端

(圖片來自NASA)

除了冰川融化,威脅水資源的還有污染。印度的主要城市每天都會產生約 383 億升污水,其中只有118億升經過處理,而工業污水的處理率只有 60%。巴基斯坦的水污染也不遑多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報告顯示,該國目前只有不到2%的城市擁有污水處理設施。

南亞河豚主要分布在印度河和恆河流域

顯然,這兩條河現在都不怎麼乾淨

(圖片來自wikipedia)

地表水資源不夠用,兩國就大量抽取地下水。有數據顯示,2004 年,印度旁遮普邦有75.18%的地區地下水超采,這也導致了地下水質不斷惡化,鹹水入侵、地下水污染、土地鹽鹼化接踵而至。印度北部甚至有 19 萬平方公里的地區因鹽水入侵而無法飲用。

總理莫迪鼓動民意並不可怕,兩國對立尖銳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或許在不遠的未來,兩國連一滴乾淨水都沒得用了,這時候人類才會意識到自己的渺小吧。

參考文獻

[1]吳波,劉紅良. 印巴水資源糾紛問題探析[J]. 東南亞南亞研究,2017(04):20-26 106.

[2]劉思偉. 對當前印巴水資源糾紛的理性思考[J]. 和平與發展,2011(03):33-37 73-74.

[3]李帥. 印巴、印孟水資源爭端的比較研究[D].外交學院,2014.

[4]曾祥裕,朱宇凡. 印度涉水國際爭端及其戰略影響[J]. 國際研究參考,2016(11):21-30.

[5]孫現朴. 印孟跨界水資源爭端及合作前景[J]. 國際論壇,2013,15(05):25-30 79-80.

[6]徐幹城,張陽成. 印巴邊界水資源爭端淺析——以《印度河水條約》及其國際水法原則為視角[J]. 法制與社會,2014(04):140-141.

[7]劉思偉. 水資源安全與印巴關係[J]. 南亞研究季刊,2010(04):22-26 4.

[8]N.A.扎瓦赫里,李紅梅. 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印度河水繫上的合作[J]. 水利水電快報,2011,32(05):9-14.

[9]鍾華平,酈建強,王建生. 印度河與印巴用水問題研究[J]. 世界農業,2011(02):68-70.

[10]張傑,石澤. 透視莫迪政府的中亞政策[J/OL]. 國際論壇:1-12[2019-10-23].

[11]張威. 1971年南亞危機的國際影響析論[J]. 中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2,18(04):133-137 226.

[12]馬茨·加爾德奇.讓巴基斯坦不再為水憂懼[J].中國三峽,2011(12):64-66.

[13]李運輝,陳獻耘,沈艷忱.巴基斯坦西水東調工程[J].水利發展研究,2003(01):56-58.

*本文內容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識局立場

封面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END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地球知識局 的精彩文章:

蒙古南下留下的這個遺產,一直到現在還有作用
這個中原大省的命運是被什麼改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