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 > 故事:90歲老太本要壽終正寢,換心後多活了十年

故事:90歲老太本要壽終正寢,換心後多活了十年

故事:90歲老太本要壽終正寢,換心後多活了十年

打開今日頭條,查看更多圖片

每天讀點故事APP作者:今古傳奇

1.死人重生

揚州自古繁華,瘦西湖畔胭脂飄香,古運河上畫舫裊裊。這裡有如雲的美女,有絡繹不絕的恩客,也自有一些特別之人。比如,像江楓眠一般,專為風月女子與風月之事繪製丹青的墨客。

揚州遍地勾欄瓦肆,自然也不乏這樣的畫師,可江楓眠在揚州城卻是獨一無二的,原因有三。

其一,他的畫技神乎其神,足以以假亂真。其次,他擅長卜卦,且十卦九靈。至於其三,便是他那艷麗無雙的容顏,硬生生將一眾所謂的花魁比了下去,甚至有人戲稱他為「揚州第一美人」。

勾欄最熱鬧的是晚上,但若無客人邀請作畫助興,江楓眠一般晚上並不出門。可這日晨曦微露的時候,他卻一臉疲憊地從外歸來,洗了澡換了身衣服,便出門了。

這時候,勾欄的姑娘們都已經睡了,勾欄的婆子們卻開始忙碌了,大家買完菜聚在河邊清洗,順便交流一下最新的八卦。

不過今日,婆子們聊的不是往日那些桃色內容,竟是件怪事。

麗春院的張婆子堅稱,早上看到城西有名的孝子何員外,扶著他已過世兩年的九十歲老母親進了家門!

怡秋院的秋婆子唬得捂住胸口,問她是不是看錯了。

張婆子爭辯:「我肯定沒看錯,那長相、那身形、那走路的姿勢不是何老太太打死我都不信啊!」

周圍的婆子們一聽,便也起了好奇之心,正在大家探知底細的時候,燕春樓的錢婆子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出大事了喲,咱們樓里的秋雲姑娘沒了!」

昨晚上,秋雲被恩客包了一整夜的場子,卻不想今天一大早上官差就來了,說城西墳場發現了一具女屍,長得很像燕春樓的秋雲,讓老鴇去認人,結果證實是秋雲。

錢婆子拍著大腿道:「真是作孽,秋雲死得可真是慘啊,胸前一個大洞,一顆心叫人給挖了去。」

婆子們嚇了一大跳,熱火朝天地聊起了死得蹊蹺的秋雲。

靠在樹邊的江楓眠聽得差不多了,拍了拍衣服上的塵土,朝家走去。

2.初遇

江楓眠的家在離瘦西湖畔不遠的一條巷子里。

這日午後無事,江楓眠趴在院中的桌子上,一壇一壇地喝著酒。有人說,喝醉了就能看見想念的人,但為何她卻從未出現過?

江楓眠是被一陣撲鼻的菜香味香醒的,他扶著沉沉的頭,詫異地看著身上的薄被。眉頭皺了皺,他起身朝屋裡走去,還未到門口,便見一個淡粉衣衫的少女端著一鍋粥出來,看見江楓眠驚喜道:「你醒了呀,快喝碗粥暖暖胃。」

江楓眠獃獃地看著她,不由自主地喃喃輕喚:「阿月……」

很久以前,阿月總是做好飯菜坐在院中的繁花叢中,靜靜等他歸來,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

少女搖搖頭:「我不叫阿月,我叫曉夢,來,喝粥。」她拉他坐下,將粥放在他面前。

過往的記憶如潮湧來,又迅速退去,江楓眠的神色慢慢恢復了正常,他面無表情地說:「出去。」

曉夢依舊笑著:「那我先回去了,我剛搬過來,就住在你隔壁,有事可以叫我。」

曉夢剛要走,卻被江楓眠叫住:「站住……你到底是誰?我看不到你的命。」

江楓眠會算命,通過一個人的面相和生辰八字,便能算出這個人一生的命運,可是,從這個少女的臉上,他卻什麼都看不出來。

曉夢笑了笑,嘴角酒窩深深:「爺爺說,我命很好,不需要別人算,便把我面相上的命數掩去了。」

江楓眠一驚,掩去命數之說也只在古書傳說上略有提及,可竟是真的:「能否容江某拜會姑娘的爺爺?」他很想見見這位高人。

曉夢的臉色落寞了下來:「爺爺已經去世了。」

3.五彩記憶

自從曉夢搬來,江楓眠家就多了一個田螺姑娘,洗衣做飯打掃。

每天對著那一張笑臉,江楓眠的冷言冷語便怎麼也說不出口。這日一回到家中,曉夢便將一碟桂花糕推到他的面前,見他皺眉,曉夢嬌俏地道:「今日是我的生辰,你就是再不喜歡甜食也吃一塊吧。」

江楓眠一怔,拿起一塊桂花糕咬了一口,若無其事地說:「我有個好友也是今日生辰,只是她出生的時辰不太好,陰年陰月陰時。」

曉夢將陰年陰月陰時算成八字後,搖搖頭:「這個時辰是大凶也是大吉,爺爺算過一卦,是『死而復生』之相。」

江楓眠雙目驀然睜大,聲音有些顫抖:「死而復生?你確定?」

曉夢點了點頭:「因為我也是這個時辰生的呀,有幾次差點死掉,可總能遇到好人逢凶化吉,爺爺說我是吉人自有天相。」

江楓眠手中的桂花糕掉落在地上,他不可置信地看著曉夢。尋尋覓覓找了這麼久的人,竟然這般莫明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無論如何,他都要把握住這唯一的機會。

揚州城的楓葉漸漸紅了,曉夢和江楓眠也越來越熟悉了,熟到她已經敢和他開玩笑了。

「這個季節只有菊花,太單調了。」她看著牆角的菊花感嘆,「百花齊放最好看了。」

江楓眠輕輕一笑:「我給你變個戲法可好,你先閉上眼睛。」

曉夢乖乖閉上了眼睛。他取了筆墨紙硯,揮筆在大張大張的紙上作起畫來。灼灼的桃花、潔白的梨花、怒放的牡丹……繪完,他以自己的血為顏料,給畫染了最後一遍色。

「睜開眼吧。」耳邊響起柔和的聲音,曉夢睜開眼,難以置信地看著滿園的奼紫嫣紅。秋風吹過,花瓣似五彩的雪花漫天飛舞。江楓眠將一張畫滿各種蝴蝶的紙放到她的手裡:「你吹口氣看看。」

曉夢照做,剎那間一隻只繽紛的蝴蝶破紙而出,在花瓣雨中展翅而舞。曉夢驚呆了:「真好看。」她開心得像個孩子一般,在落花中如蝶輕舞。

江楓眠含笑看著,不動聲色地取了帕子,將手腕上的傷口包紮好。

4.往事如風

初雪那日,揚州城裡何員外一家舉家南遷,何老太太死而復生之事在坊間傳得撲朔迷離。燕春樓秋雲姑娘的死也成了一樁無頭公案。

而江楓眠也病了快一個月了,本就清瘦的身子更顯單薄如紙。曉夢看在眼裡,急在心裡。

除夕之夜,曉夢強顏歡笑做了一桌菜,和江楓眠守歲。

江楓眠的興緻也有些高,取了珍藏的葡萄酒與曉夢同飲,可眼中卻慢慢染上了無盡的滄桑和凄涼,他對曉夢說了一個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一位世家公子,資質出眾,書畫、兵法攻略乃至奇門八卦、風水之事,樣樣精通。這位公子便是江楓眠無疑,但那時他叫宮翊。翊,輔佐君主之意。

當時的他意氣風發,當他發現若是以他的血作於畫中,畫中之物便能成為活物之時,更有了逐鹿中原、君臨天下的雄心。

他與青梅竹馬蘇落月的婚事一年拖過一年。落月日日守在閨中等著宮翊。她的院中長年鮮花不敗,桌上總有可口的飯菜。

然而,宮翊的死敵卻抓住了她……她死的時候甚至沒有全屍。

當看到死敵送來的落月時,宮翊瘋了。他殺光了死敵的一兵一卒,然後跪在落月的墳前七天七夜,直至昏死過去。

他的師父救回了他,嘆氣說:「只怪你貪念太重,阿月已去,珍惜當前吧。」

從那日起,世間便再無宮翊,只有江楓眠。江楓漁火對愁眠,他日日活在對落月的愧疚與悔恨之中,借酒澆愁卻愁上加愁。

5.度命

葡萄酒苦澀無比,曉夢的淚如斷了線的珠子,一粒粒落在杯中。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曉夢飲盡杯中的酒水,「這是蘇小姐最常念的詩,她一直在等你,即使她已不在人世。」

江楓眠驚愕地看著曉夢。曉夢笑了,眼角卻流著淚。她握住了他的手,一縷縷淡淡的霧氣從她的掌心滲入他的手:「當我還是一隻蝴蝶的時候,我一直住在蘇小姐的院子里,看著她思你念你。她的淚水落在我身上,使我的精魄成形。後來她死了,我也能幻化成人形了,於是我來找你,代替她守你護你。」

曉夢的臉色越來越蒼白,江楓眠震驚地瞧著她將她的精魄注入自己的身體。

他想掙脫,可卻絲毫動彈不得。

「曉夢,不要……」體內的虛弱已散去,可他的臉色卻慘白如紙。

他不要她救,他不值得她救!葡萄酒中放了葯,他的袖中藏了鋒利的匕首,這些天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今日。取出曉夢的心,救活落月,他是這麼打算的。

初來揚州時,他日日在煙花柳巷買醉。直到有一日,他從何員外的口中知道了一個傳說。

將命度於和死者相同八字的人的心上,再將心放入死者體內,便能起死回生。若死者軀體已腐爛,則另外需一副肉體。

何員外用和他母親相同生辰的秋雲的心,他十年的命,以及江楓眠造出的軀體,復活了他九十歲老母親,讓她可以多活十年。

當何老夫人睜開眼睛的那一刻,江楓眠再無顧慮了,他一定要復活落月!只是落月的生辰太過獨特,他一直沒有找到那個人,直到曉夢的出現。

他將他二十年的命度在了曉夢的心上。但是,曉夢是蝶妖,妖是沒有心的。可正是這個他一心算計著的女子,此刻卻用她最珍貴的精魄補回了他缺失的二十年的命!

江楓眠抱著曉夢逐漸冷去的身體,淚如雨下:「曉夢,對不起……」

曉夢努力擠出最後一個笑容:「陪著你的這些日子,我很開心。你有沒有一點點喜歡我?」

江楓眠哽咽著點頭,曉夢臉上的笑容如花綻放:「我也很喜歡……」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一語成讖。

6.浮生如夢

江南某個偏僻小鎮,江楓眠擁著復活的落月站在花叢中,無數蝴蝶在他們身邊盤旋,宛若那個愛笑的少女。

曉夢香消玉殞之後,肉身散去,卻留下了一顆躍動的心。或許真應了落月「死而復生」的八字,當年她的淚不僅給了曉夢精魄與對江楓眠的思念,還給了曉夢一顆心。有了心的妖便有了情,所以曉夢喜歡上了江楓眠。

庄生曉夢迷蝴蝶。浮生如夢,唯有當前才是真實。(作品名:《度命蝶心》,作者:今古傳奇。來自:每天讀點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點擊屏幕右上【關注】按鈕,第一時間看更多精彩故事。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每天讀點故事 的精彩文章:

故事:村裡女孩遇害,她家人卻拒不報警,我暗地調查發現全村秘密
她30歲才談戀愛,卻被小男友父母惡意刁難:等懷上了孩子再扯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