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 > 故事:吃了妻子做的飯我肚子疼,悄悄拿去喂狗後我害怕了

故事:吃了妻子做的飯我肚子疼,悄悄拿去喂狗後我害怕了

故事:吃了妻子做的飯我肚子疼,悄悄拿去喂狗後我害怕了

打開今日頭條,查看更多圖片

每天讀點故事app作者:今古傳奇

1. 金屋藏嬌

「這是最後一把菠菜了,你能讓給我嗎?」我對眼前這個腹部微微隆起的女人這樣說,「他非常喜歡吃菠菜豆腐,所以……」

女人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只是把那把菠菜放到了我的籃子里:「菠菜豆腐雖然好吃,但不宜多吃,多吃了,容易結石。」

似乎是注意到我疑惑的表情,她解釋道:「我是一名營養搭配師。所以,我建議你別做這道菜。」

我搖搖頭,拒絕了她的好意:「他難得來一趟,喜歡吃,我無論如何都要做給他吃。」

處在孕期的美麗女人笑了笑,說了句「男人不能太寵」就轉身離開了。

奇怪的女人。

回到家,做好飯菜,但直到飯菜都涼了他還沒有回來,不過我已經習慣了。

等到他來的時候,已經到了晚上9點,我差點在沙發上睡著了。

「你來得好晚。」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他吻了我一下,然後坐到餐桌前,夾了一口已經涼掉了的菠菜豆腐,臉上瞬間滿溢一種名為幸福的表情:「還是阿竟做的菠菜豆腐最好吃。」

「那是因為,你在她那兒吃不到吧。」我毫不猶豫地說著。

他叫陸堯聲,已婚。而我,正是一個見不得光的第三者。

一個月前,我們在酒吧相遇,我醉倒在他的懷裡,在他耳邊誘惑地道:「你寂寞嗎?如果寂寞的話,就和我在一起吧……」

那個男人頓時渾身僵硬,他仔細地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人注意到這邊,才小心翼翼地摟住我。

於是,我被他金屋藏嬌,我們就這樣開始了。

2. 偷窺

我是他婚姻的第三者。相對於他的小心翼翼,我卻是毫不在意。我甚至在與他同居的第二天,就在他家對面租了一間房子——當然,他不知道。

大多時候,他都在對面的房間里,品嘗融融的家庭溫暖,而我卻只能獨自在這個冰冷的房間里,獨享孤單。

就像今天一樣,他並沒有來。

我拉上窗帘,關上燈,打開旁邊的柜子,拿出一架天文望遠鏡。

這架望遠鏡還是他給我買的,但他卻不知道,我用它來看什麼。

對面的窗帘未拉上,我看到他笑著替她盛飯拿湯,兩個人其樂融融地吃著那些冒著熱氣的飯菜。

這架望遠鏡的質量實在太好了,我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他們臉上的笑紋……

我的胃,不自覺地疼了起來。

對面溫馨的畫面還在繼續著,她為他夾著菜,而他則滿懷笑意地品嘗著……突然,她往我這裡微微瞟了一眼,我頓時驚出一身冷汗。

迅速收起望遠鏡,我把窗帘死死拉上。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我努力說服著自己:不,她不可能看到我,她絕沒有看到我!但是她剛剛那個笑容,明顯是看見了我!

那天之後,陸堯聲就沒來過我的房間。

已經半個月了,我每天都像只蝸牛一樣躲在自己的殼裡。我害怕她把那件事告訴陸堯聲,沒有人會愛一個偷窺狂的。

我每天都生活在惶恐中,每天都期待著陸堯聲來找我,可是他一直都沒有來,直到一個月後。

「阿竟,你怎麼了?」他打開門,赫然發現我躺在冰冷的地上,立刻將我抱了起來。

「我以為,你不要我了。」我緊緊抱住他的腰,模糊不清地道。當我再抬起頭的時候,我的臉已經是不露任何悲傷的冷靜,連表情也是淡淡的。

他露出抱歉的表情:「抱歉,我最近太忙了,她的父親,終於肯下放一些權力給我了。」

我瞭然地看著他。

他並不算一個特別有才華的人,可是卻在一家國內說得上名字的企業上班,甚至還坐在一個不低的職位上,而這個職位,可以說是總裁的候選人。

這一切,都歸功於他的妻子。

我窩在他的懷裡,享受著他難得的溫暖。突然,他推開我,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然後一滴滴細汗開始在臉上凝聚,他有些尷尬地捂住肚子,衝進了廁所。

我愣了一下,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3.偶遇

「怎麼樣?」當他從廁所裡面出來的時候,我關切地問他。

他搖搖頭,噓出一口氣:「可能最近吃壞肚子了吧。已經將近半個月了,肚子一直這樣,很不舒服。」

我瞭然地說了一句:「也許是這樣的。」

突然,他彷彿想到了什麼似的,猛然轉過頭盯著我,問道:「蘆薈、海帶、苦菜、蟶子、泥螺、螺螄、鴨血……這些菜裡面,是不是有相生相剋的食物?」

我愣了一會兒,回答:「這個,我怎麼知道?」

他皺了皺眉。

末了,我加上一句:「我又不是營養師。」

他眉心中的「川」字,更深了。

見他十分苦惱,我嘆了一口氣,說:「雖然沒辦法解答什麼相生相剋的問題,但這些食物,我還是知道一點的。」

他臉上有了喜色,看著我,像個孩子一樣等待著我的答案。

「這些食物,都性寒。」

他的臉色一白。

「多吃,是要拉肚子的。」

他猛地站起來,衝出了我的房間。

我淺淺一笑,打開了電視,電影頻道正好在放《雙食記》,一個男人周旋在兩個女人之間,以為可以坐享齊人之福,不想卻引禍上身。

看完電影,我起身下樓去超市買東西。在超市裡,我又遇到了上次那個女人。

奇怪的是,一段時間不見,她的肚子卻彷彿沒有什麼明顯變化。

如果我是她的丈夫,我決不會讓我的妻子懷著身孕來買菜,我在心中這樣暗暗想著。

她也看到了我,對我微微一笑。

「你都有了身孕,怎麼還出來買菜,不應該在家裡好好養著嗎?」我問她。

她突然笑了出來,用一種並不驚訝的口氣對我說:「你說的話,怎麼和他一樣。」

看著她笑顏如花,我竟然有些失望。

她自顧自說著:「他總說什麼,我有了孩子,不要讓我出來買菜,好好在家裡養著,可是他哪裡知道,懷了孩子,我才要出來運動……」

「你養狗?」我打斷她,莫明的,我非常不喜歡聽到她說孩子的話題。

她的菜籃里有黃鱔、河蝦、海蝦、香菜、辣椒,還有一包狗糧。

她點點頭。

「這個牌子的狗糧並不好,你試試我這包吧。」我把自己籃子里的一包包裝精美的狗糧遞了過去。

她對我笑笑,說了一聲「謝謝」,把狗糧放進了自己的籃子里。

天知道,我其實並沒有養狗。

4. 美食陷阱

他最近非常非常忙,所以來我這裡的時間越發少了。

我也想過是不是該重新使用望遠鏡看看對面的情形,可一旦想起他妻子的眼神,我就退卻了。

在某一個周六的下午,他終於來了。

「阿竟。」他一看到我,就用力地抱住我。

「怎麼了?」許久,我才在他的懷裡問著。

「我很害怕。」他的語氣里,帶著顫音。

我抬頭看他,這才看到了他乾燥的嘴唇,發紅的臉頰,還有微帶血絲的雙眼——他,這是怎麼了?

我心疼地撫摸著他的臉龐。

「阿竟,你知道黃鱔、河蝦、海蝦、香菜、辣椒,這些菜里,有沒有相生相剋的食物?」他專註地看著我。

我搖搖頭:「你其實明白,為什麼要問我。」

「不,我不明白。」他眼裡滿是不可置信。

「你怎麼會不明白呢?」

即使他再遲鈍,也不可能不知道這些菜,都是熱性食物,多吃上火,易傷身。

「你喜歡吃菠菜豆腐嗎?」不等他回答,我突然問出一個不相干的問題。

「喜歡。」

「他們也同樣會傷害你的身體,但是你來我這裡來得少,偶爾吃一次不會有問題……」

「她不會害我的!」最初的怒火過去之後,他固執地道。

「你為什麼覺得她一定不會這樣做呢?」我反問他。

他啞口無言。

他的妻子,那個經常在對面窗戶里出現的女人,就是我在超市遇到的那個懷孕的女人。

「你相信因愛生恨嗎?你的妻子,是一個從小就不願意輸給任何人的大小姐,但是你卻背叛了她,她會恨到殺了你的。在她動手之前,也許你該做些什麼吧。」我輕聲道。

他有些迷茫的眼神告訴我,他在遲疑。

「如果她消失了……你會得到什麼?」我問他。

「可是我的孩子……」他低聲說。

這個謹慎而膽小的男人,小心翼翼地說出他的顧慮,但眼神里,卻有一點難言的堅決。

我歪了歪頭,帶笑看著他。

「也不知道她接下來會做什麼呢。也許下一秒,送到你嘴裡的食物就會變成毒藥,就像那個男人一樣。」我指了指電影《雙食記》里那個憔悴的男人,「如果在你吃之前能夠讓別人品嘗一下,也許是好事呢。」

一切,都要從很久之前說起。

5. 雙食記

接下來的幾天,我依舊沒有看到他。

我把門鎖了起來,拉上厚厚的窗帘,整個房間是不分黑白的寂靜。

今天,我偷偷用望遠鏡看向對面,卻發現房子里只有她一個人,他呢?

過了一會兒,門,突然被敲響了。

是她,那個懷孕的女人,他的妻子。

「蕭竟,你果然還是一樣的討厭啊。」一出現,她就說著這樣的話,「和以前一樣。」

我慘淡地笑了笑。

我和她是同學,我們同樣優秀,同樣爭強好勝,這樣的兩個人在一起,怎麼會平靜呢?

大學的時候,我和她爭學業上的第一;出了大學,我和她爭同一個男人。

可惜,這兩樣我都沒有爭過她。原因都一樣,我沒有她那樣的家世。

我和她在同一家酒吧里遇到了陸堯聲,在面對我和她的時候,陸堯聲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她,因為她脖子上的鑽石項鏈實在太耀眼了。

諷刺的是三年後,我又和他在同一家酒吧相遇,只不過這一次,他接納了我,以一個第三者的身份。

「都說女人懷孕的時候男人最易出軌,沒想到,竟然是真的。」她挑了挑眉,找了一個舒服的位置坐下,「我還沒真的懷孕,他就這樣做了。」

她撫摸著自己並不明顯的肚子這樣說著。是的,她沒有懷孕,我早就知道。

我與陸堯聲的相遇也只不過是一場無奈的遊戲而已,她想知道陸堯聲對她到底是不是真心,而我,需要錢。

「我想,你早就料到是這麼一個結果了吧。」我有些虛弱地對她說,「要一個本來就對他心懷不軌的人去做這件事情。」

「心懷不軌?你居然會這麼說自己。」她捂住嘴巴,狀似驚訝,可卻是掩不住的笑意。

「本來啊,對那個男人,你就一點也不愛。」我毫不猶豫地說著。

這個男人,本來就只算是一個賭注而已。當初,在那個酒吧,當她看到我看陸堯聲的眼神時,就明白了自己該做些什麼了。

我比不過她的家世背景,偏偏那個男人又看中她的家世背景,於是我只有默默離開。

直到有一天,她找到了我。

「我已經厭倦他了,但是又不想這麼輕易地放他離開。」她精緻的妝容下滿是不屑,「不如,我們再來打個賭吧,就像以前做的那樣。一旦開始這個賭局,無論輸贏,我都會在你的賬戶里存入二十萬。」

我沉默了好久,終於開口:「讓他再進行一個選擇吧,在你和我之間,他會選擇誰,聽說女人在孕期,男人容易出軌。」

於是,這個賭局就這樣開始了。

只是到最後,事情卻偏離了軌道。我希望在結果出來之前,他能選擇我,我希望他能愛我勝過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於是,我給她提了一個建議,我建議來一場現實的「雙食記」,逼他作出最後的選擇,她同意了。

我們就像《雙食記》里的那兩個女人,用精美的食物向他暗示著什麼。

6. 最後的死亡

「你居然毒死了我們家的狗。」她溫柔地笑著。

是啊,否則為什麼今天,陸堯聲竟然不在她的家裡呢?

我對他說過,如果能讓別人在他之前品嘗食物就好,他自然會想到他的狗,可我給她的狗糧里,混合了慢性毒藥,我算準了毒藥發作的時間,在正確的時候把暗示給了他——他果然在那一天把他盤子里的食物餵給了他的狗,然後,他的狗,死了。

吃了妻子做的飯他肚子疼,悄悄拿去喂狗後他開始害怕了。

「真是個可憐的男人啊。」她感嘆著,「因為知道了這件事情,他離家出走了,也許再也不會回來了,我是不是該試著減肥,把小肚子去掉呢,反正裡面也沒有孩子。」

說著,她竟然笑了出來。她的房間里也有一架望遠鏡,比我的那架更貴,更精密。

當她的話說完之後,窗子旁那個藏著望遠鏡的柜子突然打開了,裡面,是他那張不敢置信的臉。

「不是真的,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你!你怎麼在這裡?」她的臉微微抽搐著,精美的妝容下,一臉驚訝。

這就是為什麼這幾天我一直關著門,掛著窗帘的原因,只是為了不讓對面的那個女人知道,亦或是,只是為了等待這一刻的到來。

「堯聲,你聽我解釋……」她每走近一步,他便退後一步。

陸堯聲臉色蒼白,滿眼血絲,乾裂的嘴唇顫抖著,兩隻手緊緊地握著拳頭,想要說什麼,卻說不出什麼話。

「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他一句一句地重複著,彷彿一個瘋子一樣。

「堯聲……」她又走近一步,他則繼續後退。

背後的窗子吹進一陣冷風,巨大的窗帘猶如兩片羽翼一樣飛舞。

當陸堯聲後退的時候,他的腳踩在了一片玻璃上——我早上失手打碎了一個玻璃杯,沒有清掃——刺心的疼痛讓他想要抓住什麼,於是,他抓住了窗帘,滿臉驚恐摔了下去……

他死了,死得並不難看。薄薄的窗帘正好蓋住了他整個身體,只有那上面的紅暈在慢慢、殘忍地擴大著……

「天啊,你要證明那只是一個意外,和我無關……」她語無倫次地道,「我是無罪的,你一定要給我證明!你要什麼?錢嗎?要多少?」

最後阻止她那如唐僧一樣討厭話語的,是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

我需要錢是因為我有胃癌。

多年之前,我失去陸堯聲的時候,我曾有一段時間的失落期,酗酒與不規律的進食使我得了嚴重的胃炎。

可惜,在再次遇到他之後,我的飲食更加不規律了,甚至……最後變成了胃癌!

很諷刺,不是嗎?(作品名:《三人記》,作者:今古傳奇。來自:每天讀點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點擊右上角【關注】按鈕,第一時間看更多精彩故事。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每天讀點故事 的精彩文章:

故事:丈夫失憶後性格大變,他腹部消失的傷疤讓我察覺人不對(下)
嫌我是女孩,父親把我扔鄉下12年,臨老卻賴我家逼我贍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