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美文 > 池莉:瓷器的意味

池莉:瓷器的意味

池莉:當代著名女作家,1957年生於湖北仙桃。代表作《有了快感你就喊》《生活秀》《來來往往》《小姐你早》《不談愛情》《太陽出世》《煩惱人生》等。

開啟曼妙之樂,熏陶文字之美。

只要日子一好,瓷器就是一個好東西。現在人們越來越覺得瓷器是個好東西了。比如許多人搬了新家或是裝修房子,只要稍有餘地,便會置一架多寶櫃,架上最少不了的及時瓷器。瓷器的確是好看,其質地,造型,團,色彩,沒有其他什麼工藝品可以媲美,實在是一件無可非議的雅物。一般的東西,單從名字上看不出太大的好處,房子就是房子,住人的地方。只有瓷器的名字取得講究,如叫什麼青花釉里紅玉表春瓶的,簡直就像歐洲古典女人的長裙,是絕不肯平鋪直敘的,到處都鑲了繁複的精緻的華麗的花邊,修飾出無窮無盡的意味。現在,瓷器毫無疑問是一件大雅之物。然而它是怎麼來的?是做什麼用的?這麼往深處一想,就會發現瓷器原來是一個大俗之物。

瓷器原來是作吃喝拉撒用的,最初脫胎於陶器。在漢代之前,一般都燒制陶器,它的發明和用途直接源於人類基本生活的需要。陶器發現的年代早,據說原始社會的燧人氏就會製造陶器了。人類懂得了使用火,用火烤熟的食物是燙的,這就要求使用相應的容器,於是各種各樣的為生活服務的陶器便被創造了出來。釉是漢代發明的,有了釉之後,陶器便向瓷器大大地進了一步。但是瓷器也仍然是用於實際生活的,等到在現實生活中足夠使用了,人們的物質生活也比較豐富了,這才有少數人的藝術天分開始覺醒,更高的追求出現了。真正作為單純欣賞對象的精美瓷器這才出世。這個年代就是我們民族歷史上的鼎盛時期──唐代。

唐代首開瓷器藝術的風氣之先,想必也是因為豐衣足食之後無所事事,便有了多餘的精力去熱乎藝術。那時候,一件精美的瓷器作品出來,人們便口口相傳。傳到社會上有錢有勢的人那兒,他們就不惜千金購買了過去,藏入深宅觀賞把玩,一幫文人騷客也為其吟詩作畫。一來二去,瓷器的佳名傳到宮廷,皇家也是凡人,對瓷器的喜歡也是有的,不喜歡也是有的,但是既然達官貴人這般青睞瓷器,在社會上又有了文名,皇家也難免附庸風雅,也欣賞把玩起瓷器來。

瓷器貴入宮廷,反過來又刺激了社會。商人有利可圖,他們便會投資瓷器工藝,工匠自然受到了極大地鼓舞,藝術靈感噴薄而出。就這樣,一波波,一浪浪,推動著瓷器精益求精的創作,直到宋代的登峰造極。在幾千年的時間裡,大浪淘沙,肉腐骨存,瓷器終於擺脫了最初的粗陋面目,登堂入室,成了藝術品。儘管瓷器已經被公認為藝術品,但至今為止,用於吃喝拉撒的瓷器器皿還是用於吃喝拉撒,並沒有因為成了價值連城的藝術品而失去世俗性,世俗是瓷器厚實而龐大的藝術基礎,在這個基礎上,它才一步步等高,越來越好,藝無止境,美無止境。可見大雅寓於大俗,無俗也就無雅,不俗也就不雅,俗雅其實是一體的。

再說了,即便是當年官窯出的夜壺,皇帝撒過尿,詩人寫過詩,你就是不在乎它,不供在博古架上,不送給博物館,不賣給文物商店和收藏家,依然拿它撒尿,它也就無所謂俗雅。它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盡自己的本色就是。這就好比一個人出了家,超塵脫俗,不在紅塵話語中,自然又是一重清涼境界了。這是藝術和做人最難得境界,就是做到了別人也無從知道,因為它不再在任何媒體露面和喧嘩,大眾很快就忘記了它。只有在意外的或者偶然的某一刻,它與它的知音相逢,那一刻當然就是奪人魂魄,驚天地而泣鬼神的了。

——林語堂《秋天的況味》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詩羊羊 的精彩文章:

魯豫新節目火了:那些上過熱搜的人,現在怎麼樣了?
太神奇了!9個減壓瑜伽讓你心情好上一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