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心理 > 孫利男:你可以活成你本來的樣子!|存在主義成長小組感悟

孫利男:你可以活成你本來的樣子!|存在主義成長小組感悟


你可以活成你本來的樣子

文/孫利男

存在主義治療成長小組的地面活動一次接一次按時進行著,第六次的主題是」認同「。活動現場,學員們伴隨著音樂,就帶領老師提出的主題進行15分鐘的自由書寫,之後大家分別來做分享。

一位夥伴分享說:「我現在做事總是會退一步,這個和我媽媽有關。」

在家庭生活中,媽媽一直用她的焦慮來控制著家裡每一個人,控制著家裡的氛圍,在日常生活中,如果其他家庭成員所做的不符合媽媽的標準或要求,那麼媽媽的臉色就會非常難看,家裡的氣氛也會非常壓抑,所有的人都會感到很難受,似乎「媽媽的事是天大的事。」

說到這裡的時候,有個夥伴笑著同時又有些憤憤地問道:「如果就是不哄她呢?小時時候怕媽媽不高興是因為怕她不給我們飯吃,但是我們現在都長大了,我們不怕媽媽不給飯吃了,就是不哄她能怎麼樣呢?」

這位夥伴答道:「在我們家裡還從來沒有人試過……」

說到這裡,又有一位夥伴接著說:「在我家裡,如果不道歉,那付出的代價就太大了。」「我媽媽會用『賣慘』、『歇斯底里』來控制我,用『內疚』來控制我……她會不停地重複她的付出,她的不容易,她的人生一團灰色,而這一切——你是『罪魁禍首』。這一點其實我早已經覺察到了,但是我卻無法控制,成長的道路上,『內疚』、『愧疚』一直是我的絆腳石,直到現在也是這樣,如果一旦我對別人有內疚,別人就制住我了……」

作為觀察員,我在旁邊靜靜地聆聽,靜靜地做著記錄,但是我的心隨著夥伴們的分享,時而酸楚,時而針扎似的痛……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孩子們認同了父母的期待,活成了他們期待的那個樣子。

一個夥伴分享說:「今天的話題讓我感覺很不爽,很難受,我想讓我媽媽放開我,我想要自由,但是媽媽總會拽我,用她的那種示弱的方式,這讓我很不高興……」

「我現在兩回父母家一次,以後想能夠在自己想回的時候主動回,而不是被要求回。」

夥伴問:「你需要看她嗎?」

答:「我還好。」

夥伴說:「有時候誰理需要誰呢?說不清,分不太出來了……」

另一夥伴說:「那這是不是你和媽媽互動出來的呢?像是共謀……」

「共謀」??是啊,好像的確是共謀的——在孩童時代建立的「習得性無助」。

認同,伴隨著神經的條件反射——習得性無助。

習得性無助是美國心理學家馬丁 · 塞利格曼提出的一個心理學概念,當人類和動物意識到自己無法控制周圍的環境或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他們開始以一種消極無助的方式去思考、感受或行動。這種現象之所以稱為習得性無助是因為它並不是人的一種內在特質,因為沒有人從呱呱墜地開始就認為或相信自己對周圍的環境會失去控制。它是一種後天習得的行為,形成的條件是個體在從小到大的一系列經歷中無法控制自己的處境,或相信自己沒有能力控制自己的處境,長此以往而形成的。

我舉個例子來說明吧!

在印度,人們訓練大象是從一根柱子開始的。一開始,馴象人會用很結實的繩子把小象牢牢拴在一個柱子上,任憑它怎麼掙扎,都難以解開束縛,而且越掙扎,繩子勒得越緊。一個星期以後,小象掙扎的次數減少了,但當它稍微恢復了一點體力,仍然想擺脫束縛,但結果卻是徒勞的;再過一周,小象幾乎不再掙扎了,但還是會習慣性地拉繩子,彷彿想碰碰運氣,幻想著稍微用點力氣,就能掙脫束縛;再過一周,小象便不再碰運氣了,它開始習慣了在繩子的束縛下慢悠悠進食。兩周之後,主人確定小象不會再試圖掙扎了,會把小象的繩子完全解開,等再把小象綁在柱子上的時候,即使用很細的繩子,而拴得非常松,小象只要稍一用力就可以擺脫,但小象也不會再做這樣的嘗試了。

印度這種馴象的方法,利用的就是一種「習得性無助」的心理。

人類也一樣,當他們條件反射式地預期自己將會遭受痛苦、折磨並且認為自己對此無能為力時,就會產生習得性無助。經過反覆多次的「條件化」,個體習得某種信念——「無論做何努力都無法改變現狀或未來時」,人們就會放棄抵抗和努力,停止擺脫痛苦或惡劣情境的嘗試——即使他們有機會!

還有一個著名的跳蚤實驗。

在一個玻璃杯里放一隻活潑的跳蚤,這隻跳蚤在需要時可以很輕鬆地跳出來,以身長和彈跳高度相比,跳蚤可以說是動物界的跳高冠軍,因為它跳的高度可以達到自已身體高度的400倍以上,要捉到它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接下來的實驗會有些不同。

生物學家在將跳蚤放進玻璃杯後,在上面再加上一個玻璃蓋,跳蚤仍然可以看到外面的天空,當它依照往常的經驗想要跳出去時,卻不幸「嘭」的一聲重重地撞到玻璃蓋又掉了下來。在頭昏腦脹之餘,跳蚤的內心肯定十分疑惑,它繼續又試了幾次,一次次地跳起,一次次的跌落……於是它慢慢地被制約了。為了不讓自己痛苦,它將生活中無法停止的跳躍維持在玻璃蓋的高度,經過多次的練習,它就練成了一種新的模式,在經過一天後,即使將玻璃蓋拿掉,但跳蚤還只是維持在原來的跳躍高度,不會跳得更高了,就像馬戲團里被綁在木樁上的大象一樣。

看完了這兩個實驗的故事你感覺怎麼樣?你們有沒有在自己身上看到一些什麼?

覺察——可以讓我們跳出原來的圈圈。

第六次的地面活動互動式的討論在繼續著……

夥伴說:「以前我想靠近媽媽來溫暖自己,但是後來發現,學心理學或是不學心理學,媽媽都沒有變化,但是我可以讓我自己站在和媽媽相對安全的距離上,我可以自己來溫暖自己……」

「我曾經心裡很怨媽媽,但是學習心理學以後我的心態變了,我不再怨媽媽,我要做的是如何解決我自己身上的痕迹……我可以把媽媽當成自己的孩子……」

「我覺得我現在有很多的能量可以來面對媽媽,但也有能量不夠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就先不回家……」

另一位夥伴和父母商量了一直以來一成不變做家務的方式,這樣可以讓她有一些時間坐下來和父母聊聊天,這其實是他們雙方都期待的。我聽到雖然這位夥伴這一次與父母的溝通仍然是妥協了,但是她去和父母表達了,改變已經開始了……

還有一位夥伴說:「我從我老公身上學到了他堅持做他想做的事情時與我溝通的過程中那份堅決的態度,做自己想做的事——這很影響到我。」

……

所以,當你可以在關係里,尤其是在親密關係里真實地表達自己的時候,是不是在慢慢地做回真正的自己了呢?

好像那句話從來都不該是「做更好的自己「吧!因為生而為人你本就是你自己,你要做的只是如何把成長曆程中施加在你身上不屬於你且障礙到你的那些影響移除掉,它們可能是某個家庭規條,可能是某個限制性的信念,也可能是內化的糟糕的身心體驗……所以,你本該是誰?

那句話似乎應該是——更好地做自己!然後你又將會是誰?

結語

你不是要活成父母期待的樣子;

也不是要活成和他們相反的樣子;

更不是要活成和他們一樣的樣子;

你只要活成你本來的樣子!

如果你不知道你本來的樣子是什麼樣子,那就從現在開始去探索和尋找吧!

你到底是一株老玉米還是一棵向日葵?


掃碼報名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存在主義治療 的精彩文章:

【問答】成長小組,怎樣的一種存在? | 存在主義成長小組項目十問十答
共讀《生命的禮物》——此時此地的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