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心理 > 總該有人仰望星空

總該有人仰望星空

有一群人仰望星空的民族,才有希望。

——黑格爾

作者丨方傑(簡單心理實習諮詢師)

1.

意義感之於人

人和其他生物不同的地方,在於人是一種追求意義的生物。

而抑鬱症病人的痛苦在於,他們對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不再感到有興趣,任何東西乃至這個世界都對他們失去了意義,這種意義感的喪失帶來的自我虛無感讓他們極度的不能忍受。

於是,很多抑鬱症的病人會選擇自殺來結束自己的痛苦。

2.

意義感來自於哪裡

什麼是意義呢?

歷史上有愛美人不愛江山的帝王,愛情對他們來說似乎比事業成功和獲得權利更加有意義。

生活中,絕大部分人把家人看得很重要,顯然家人的健康快樂就是他們活著的意義。

也有些人堅信「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在受到屈辱之後,勇敢赴死。他們把把尊嚴和體面看得最為重要。

還有很多的人,把錢財看得加重要,所以他們寧願不吃不睡也要賺錢,直到有一天他們猝死在辦工桌前。

我們擁有相似的身體,卻有著完全不同的思想。生活在同一個世界,意義如此之不同。

意義是人自己建構出來的。

3.

那些不能用錢解決的問題

能用錢解決的就不是大問題,比如溫飽、繁殖。

有些問題就不能被錢解決,孤獨、無意義、死亡、自由。他們固執的糾纏著意識到「它們」的人,因為這些問題不因為需求的滿足而消失,他們伴隨著人的存在而誕生。

  • 關於「死亡」

我們存在,但總有一天,這種存在會終止。死亡將如期而至,沒有逃脫之路。每個人都會因為「存在」而產生一個核心衝突,就是對死亡必然性的意識與繼續生存下去的願望之間的衝突。

  • 關於「自由」

人類一直都在渴望自由並為之而奮鬥,但自由意味著個體對自己的世界、生活設計、選擇以及行為負責。我們想要自由,但我們不想承擔責任。

  • 關於「孤獨」

無論我們與另一個人多麼親密無間,但彼此之間仍然存在一個無法逾越的鴻溝。我就是我,你就是。這就是我們對絕對孤獨的意識與對渴望接觸、建立關係之間的衝突。

  • 關於「無意義」

如果我們註定要死,如果我們的世界都是我們自己建構的,如果每個人都是獨自一人處於一個無關緊要的世界中,那麼生命有什麼意義?人類這種尋找意義的生物,卻被投入一個本身毫無意義的宇宙中。

4.

我們如何逃避

為了逃避由於這些存在主義問題帶來的痛苦,大部分人類很顯然都相當有默契地採取了相同的方式來逃避這一問題,那就是不去思考它。

於是大部分的人類選擇了把自己淹沒在人群中,就像「正常人」都會做的那樣:

你出生了

你進入學校爭做三好學生

你在激烈的競爭中考進大學

你在大學裡過完看似「很有意義」的四年後

你開始進入職場

你成家立業

你繼續生養下一代

最後你退休直到死亡……

你看,一個生命又完成了他的輪迴。

數千年以來,無數的人都重複著這樣的模式企圖儘快過完自己的一生,就像完成任務似的。除了極個別不甘於平凡的人之外,大部分的人都被淹沒在歷史的洪流中,在這個世界上走了一遭,就像沒來過一樣,又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百年之後,將沒有人再記得曾經有過這樣一個生物在世界上還存在過。

人類的防禦機制顯然是成功了,他沒有受到來自「我活著究竟有什麼意義」這樣的問題的困擾。

而那些不甘平凡的人,他們不再面朝黃土背朝天。當他們開始抬頭仰望星空,開始詢問自己這樣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的時候,他們的生命才真正地開始有了意義。

5.

大師對意義的探索

存在主義心理治療大師歐文·亞隆,在《媽媽及生命的意義》這本書里給了我們什麼啟發:

「薩爾簡單扼要但卻熱忱地向她說:『請聽我說,艾芙琳,我也將不久於人世了。你的貓吃什麼有什麼要緊?誰先屈服又有什麼關係?你知道來日不多了,我們別再假裝了吧。你女兒的愛是這世上對你最重要的事,請你在走前一定要把這點告訴她!否則你會毀了她的人生,她永遠不能復原,而且還會把這種傷害傳給她的女兒!一定要打斷這樣的循環!』 」

——「day5 我們的團體」中,

癌症患者薩爾

對另一位癌症患者艾芙琳的勸告

「有許多次,我都渴望踏出大學的象牙塔,體驗真正的世界。多年來我都期待能夠休假一年,去當藍領工人,如在底特律駕駛救護車,或是到曼哈頓小店中當個廚師,但從沒有做到。我對同事在威尼斯的公寓或是康波湖畔學校的獎學金魅力總無法抵擋。」

——「day14 屍體之牆」中,

當喪夫的艾琳

指責歐文不理解她的傷痛時

歐文的反思

「藍克寫道:『有些人拒絕生命的借貸,以避免在死時償還。」一語道破艾琳的困境。我責備她:「看看你拒絕生命的樣子,茫然地望向窗外,避開熱情,避開一切,只沉浸在傑克的回憶里。既然生命的旅程終會結束,為什麼不投入,為什麼不交些朋友,對任何人產生一點興趣呢?』」

——「day18 莫問喪鐘為誰敲」中,

歐文醫生對喪夫的艾琳所說的話

「因此,我把自己的生命想像成一星明燦的火花,在兩大團黑暗中間:在我出生之前的黑暗,和在我死亡之後的黑暗,而我們多麼恐懼後面那團黑暗,而對前面那團黑暗毫不在意?」

——「day28 九命貓的最後一命」中,

賴許醫生和九命貓的對話

參考資料

《存在主義心理治療》, 歐文·亞隆 (2015), 商務印書館. 錢銘怡 主編.

《媽媽及生命的意義》, 歐文·亞隆 (2017), 機械工業出版社. 庄安琪 譯.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存在主義治療 的精彩文章:

孫利男:你可以活成你本來的樣子!|存在主義成長小組感悟
抑鬱症患者靜坐解壓引導音樂——寧靜中開啟潛意識療愈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