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 > 趙忠祥患癌去世!78歲生日這天,中國第一位男播音員謝幕退場

趙忠祥患癌去世!78歲生日這天,中國第一位男播音員謝幕退場

「我十分想見趙忠祥」,在1999年的春晚舞台上,「白雲大媽」宋丹丹將心底的願望高呼。

如今,這個願望再也無法實現了……

1月16日早,兒子趙方宣布了這個冬日裡讓人無比遺憾又傷感的消息,由於癌症擴散,趙忠祥於7點30分在北京去世,享年78歲。

前幾天,也有媒體報道,趙忠祥由於舊疾複發住進了醫院,老友倪萍還前去探望了他。

但當時誰也沒有想到,這或許便是他們之間的最後一面……

許多明星、好友、主持人們,亦是不敢相信,紛紛發文悼念……

劉曉慶

李湘

楊樂樂

楊瀾

本來今天,也正是趙忠祥78歲大壽。 如果他沒有離開這個世界的話,或許家人會幫他隆重地、好好地過一個生日吧? 兒孫繞膝間,說不定趙忠祥還會翻出碟片,給小孫子播放《動物世界》,獅子潛伏草叢,飛鷹略過水麵,你聽,這個聲音就是爺爺: 「春天來了,萬物復甦,大草原動物們……」

不過現在,這個不知道伴隨多少人長大的聲音,再也聽不到了。

1942年,趙忠祥出生在河北省的一個普通家庭,條件並不是特別好。 有一次,姥姥帶著趙忠祥直奔炸油餅的攤,想要給小外孫買一個糖餅。糖餅,就是炸油餅上面再抹一層紅糖,趙忠祥特別饞這層糖,可不知道是攤主沒聽見,他想要多撒點糖的願望就落空了。 從那會兒起,趙忠祥就在心中發了一個「毒誓」——以後一定要好好上學,將來找一個好工作,掙挺多工資,過挺好的日子,每天早上都要吃糖油餅。

雖然從小就立下了遠大志向,但多年後趙忠祥回想起學生時代時,卻是如此說道:比較笨,小學基本是在「冬眠」中度過,之後才開始漸漸走出這個圈—— 高中要畢業那一年,趙忠祥直接被北京電視台錄取為播音員,也就是中央電視台的前身。

在央視工作期間,趙忠祥的身影出現在眾多大型節目主持的現場。從中國第一位男播音員開始,他的職業經歷幾乎貫穿了整個電視45年的發展史。

「既然讓我幹了,那我就把它干好,每一個節目我都投入了太多的精力和情感了。」可以說,在趙忠祥的節目主持生涯中,他從來沒有留下任何遺憾。 有一次記者提問他:有沒有哪種節目類型想做卻沒有做過?趙忠祥給出的回答是——沒有,因為沒有其他主持人能像我一樣做過這麼多形式的節目。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在那個年代,從新聞、專題,到益智類、娛樂類節目、再到訪談節目,趙忠祥的面孔成了觀眾對央視的直觀印象。

對於觀眾而言,趙忠祥已經成為了時代的印記;對於主持界而言,他更是難以逾越的高峰。

1960年4月22日,這是趙忠祥第一次出鏡的日子。許多年後再回憶,他仍然記得每一個細節:

「第一次出鏡時,正逢新舊台交換之際,為了防止意外發生,我留在老台作為備份,萬一沈力(第一位解說員)在新台節目畫面出問題時,就切回到我這邊來。當時根本沒有經驗,也沒有準備,只是慣性地相信不會出問題。 當正常播出了沈力圖象時,我正在興高采烈看著她播報節目,忽然一陣亂碼,人就消失了。我正驚慌著,其實那一刻畫面已經切換到我這裡。我足足磨蹭了十幾秒鐘後,準備面向鏡頭開始自己的第一次播出,可鏡頭就給切掉了。第一次出鏡,一句話都沒有說上。」

雖然一句話都沒有說,但對於年僅18歲的趙忠祥來說,這的確是一次激動人心的出鏡。

1960年10月,新中國成立11周年,入台不久的趙忠祥就受命實況直播天安門廣場的國慶慶典活動。

年輕小夥子為了完成這個艱巨任務,晚上經常緊張到無法入睡,白天又反覆朗讀初稿,每一個細節都要做好標記,語感如何,語速變化,感情投入多少……他幾乎背下了這份萬字初稿。

國慶當天,趙忠祥端坐在話筒前,他還記得最後的一句解說是:各位觀眾再見。

去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雖然趙忠祥已經不再主持國慶活動,但是他依舊激動地說:

「我感恩這個偉大的時代,感恩我血脈相連的央視對我的培育,給我的種種光榮使命…… ……我只要還能活動,就會為電視做些工作。」

78載人生中,趙忠祥從一線人員變成熱誠的老觀眾,也同時見證了國家走向昌盛,走向越來越繁榮的美好新時代。

1978年,作為《新聞聯播》首位出鏡的男播音員,吐字清晰、聲音沉穩的趙忠祥,開啟了新聞節目的新篇章。

在那期間,跟鄧小平進入白宮採訪美國總統的畫面,也成了趙忠祥生命中難以磨滅的記憶—— 「中國第一個記者進入白宮,等於是在這樣一個漫長的歲月中,你有過這樣一種機遇,這個機遇在歷史上就變成了一種榮譽。」

因為深知擔任新聞主播的責任和壓力,所以在主持《新聞聯播》節目期間,趙忠祥的工作習慣就是不能容忍一點瑕疵的存在。 用他自己的話來說——

「你自己千萬別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你別以為你播報中央領導人的新聞,自己就不是一般人了。

你不是,你什麼都不是。你的工作說起來是很偉大的,其實人很渺小。在中國會念稿子的人很多啊。」

這樣的嚴謹態度,他這一堅持,就在新聞主播行業里堅持了幾十年。

至於主持春晚,他也是臨危受命。 1983年,第一屆春節聯歡晚會即將開始,還在播新聞的趙忠祥,突然被領導叫去錄開場報幕。 當時,趙忠祥完全不知道春晚是個什麼節目,也不知道春晚在此後的37年里有著如此重要的地位。

此後,趙忠祥前後總共上了18次春晚,其中有13次是主持,剩下的有時候朗誦,有時候則參演小品。

他和倪萍成為了全國人民都知道的黃金搭檔,在小品《昨天,今天,明天》中有一句非常經典的台詞——

宋丹丹:趙忠祥是我的心中偶像!趙本山:那倪萍就是我的夢中情人!

而從嚴肅的新聞節目,到娛樂節目的轉身,趙忠祥也並沒有被所謂的「主持門檻」羈絆。 1981年,擔任《動物世界》幕後解說後,趙忠祥開創了長達29年的非凡紀錄,幾乎無人可以打破。 1990年,在《正大綜藝》中,他又憑藉著理性而睿智的主持風格,成為吸引觀眾關注的一大亮點。 後來在回憶自己的主持經歷時,趙忠祥依然以那段娛樂節目的主持時光為傲——「《正大綜藝》我跟楊瀾創造了37%的收視份額,現在想起來也是一個挺榮耀的事。」 對於娛樂節目,趙忠祥有著自己的堅持和立場。 在他看來,娛樂節目不能放棄文化元素和對美的追求,要想避免娛樂節目低俗,知識性是第一位的。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觀眾開始明白什麼叫「國家化娛樂」,端莊的「趙式幽默」由此得名。

但是,比起嚴肅的新聞聯播主持形式,娛樂化浪潮的變化卻往往總是在一瞬間。 在這條路上,趙忠祥也難免會遇到泥濘和水溝。 比起在《動物世界》《正大綜藝》里家喻戶曉的表現,當70多歲的趙忠祥活躍在主持舞台上,卻引發了不小的質疑。 那幾年,趙忠祥頻繁轉型娛樂節目,從《舞林大會》到央視的《我們有一套》再到天津衛視的《王者歸來》,當年的那套「趙式幽默」卻不怎麼靈光了,甚至有網友評價他—— 「用字正腔圓的播音方式報幕,讓我瞬間穿越回20年前。」

那個時候趙忠祥,一邊創下了「中國最高齡綜藝主持」紀錄;另一邊,又不停被觀眾攻擊總是端著。 但是,面對觀眾這樣的反應,擁有職業素養的趙忠祥,卻沒有表現出一點兒「矯情」的情緒——

「我做新聞的時候,也會有很尖銳的批評意見。這種極端的意見都是有的,我並不認為今天就容忍不了。」

的確,從18歲一直到現在,趙忠祥一直都是聽著兩種意見成長起來的。因此他不會因為一種意見,產生對工作信念的動搖。 「主持娛樂節目也可以很莊重,不一定都要惡搞亂鬧,我有我自己的風格。」

對於趙忠祥而言,他可以接受外界的質疑,但也不會因此輕易改變自己對主持的認知。

悠悠晃晃,78年人生已經到了盡頭。

趙忠祥用他那渾厚的聲音,陪伴了一代代小孩成長為大人,又讓長大後的中年人回到家後,準時帶著孩子蹲守在電視機前。 如今的趙忠祥,或許已經在另外一個世界,繼續為大家解說了吧。

最後,讓我們用100秒來回顧他的一生

趙老師,一路走好!

文章:8號風曝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反骨原創 的精彩文章:

大興機場春運計劃,春節去北京全攻略
同學大病眾籌,我因不願轉發,被平台不斷騷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