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 > 丈夫一生氣就做變態辣水煮魚,我偶遇初戀後他連做了兩周

丈夫一生氣就做變態辣水煮魚,我偶遇初戀後他連做了兩周

愛情來來去去,不過一個「食」字而已。

1

周嘉良有一個奇怪的習慣,每當他生氣或者思考人生的時候,就喜歡窩在廚房做飯。

用他的話解釋就是——有溫度的煙火氣息可以使人的中樞神經得到放鬆,從而達到理性思考的最佳狀態。

對於他這個特殊癖好,徐慕慕雖然覺得好笑,但也積極地表示了支持態度。畢竟,他喜歡做飯,她喜歡蹭飯,可謂天作之合。

比如現在,徐慕慕剛從滑冰場回來,便聽到廚房傳來一陣聲響,她好奇地探著腦袋過去打量了兩眼。

爐子上慢火熬著一鍋奶白色的魚湯,「咕嘟咕嘟」地歡喜叫喚著,不由地引人猛咽口水。

而這邊鍋上,「滋啦」一聲,清亮的油花入鍋,周嘉良用生薑、大蒜和蔥加以豆瓣醬煸出了紅油,然後辣椒進鍋,一下子碰撞出陣陣香辣味兒,霎時間迷得她的舌頭躁動不已。

原來今天的下飯菜是水煮魚。

徐慕慕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又看看穿著粉色圍裙、一絲不苟地做菜的周嘉良,然後抽了一張紙巾過去替他擦了擦額頭上的薄汗,笑問:「難道今天遇到的難題很棘手嗎?需要我幫忙排憂解難么?」

周嘉良瞥她一眼,表情嚴肅,「不用,你的腦子更加捋不清楚。」

幾乎是一瞬間,她就意識到了——周嘉良在生氣!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徐慕慕迅速檢討了一下自己,但搜腸刮肚也記不起來,什麼時候踩了他的尾巴?

她很沒誠意地哄了幾句,見他沒有消氣的意向,便懶得再對他獻殷勤,也懶得再跟他計較,直接把紙巾拍在了他的腦門上,「算了,你自個兒慢慢冷靜吧。」

說罷,扭扭屁股溜進了卧室。

周嘉良看她沒心沒肺的模樣,臉色越發黑沉,再看看鍋里「咕嚕咕嚕」的水煮魚,一圈圈紅油打著漂結成了花,更是覺得煩躁不已。

其實,徐慕慕的淡定都是裝的,一關上房門,她便抱著枕頭在床上打滾哀嚎了。

算起來,她和周嘉良已經認識了十五年。她自認對他十分了解,就連他喜歡什麼顏色的內褲都一清二楚。可按剛才的情形看,她又覺得男人心海底針,自己對他一無所知!

得出了這個結論,她很苦惱,而猜不透周嘉良生氣的原因,她更加苦惱!

她揉了揉太陽穴,給閨蜜姜妍打了一個電話,「我有一件事不明白,想求姜大神指點迷津!」

作為多年的鋼鐵姐妹花,徐慕慕一翹起尾巴,姜妍就知道她想做什麼了。

「打住!我不想聽你們夫妻之間的那些破事兒!」

「這次不是雞毛蒜皮的小事,而是死人塌樓的大事——周嘉良要拋棄我了!」

姜妍震驚,「你出軌了?」

「你就不能盼我點好?就不許是周嘉良腦子有病,發作了?」徐慕慕發表意見。

姜妍極力忍住了咆哮的衝動,「那他怎麼說的?」

「他什麼都沒說,是我猜的。」

「徐慕慕,我看有病的人是你,閑出來的病!」

「啪!」姜妍掛了她的電話!

2

姜妍說得沒錯,徐慕慕的確很閑。她是大學教師,期末已過,試卷全部批改完畢,快樂的暑假如約而至。

徐慕慕信奉及時行樂主義,覺得生命與青春皆不可荒廢。近來,她迷上了滑冰,天天出去蹦躂,像極了一個貪玩的小朋友,畢竟此時不浪更待何時?

周嘉良清楚徐慕慕這種生命不息折騰不止的脾性,所以只是簡單地囑咐了幾句,讓她注意點安全別摔著了,其他的倒也沒說什麼。有時候他下班了,還會特地拐到滑冰場接她一起回家。

看起來一切正常,徐慕慕想不明白,怎麼他今天就突然生氣了?

周嘉良喊她的時候,她還在神遊太空,敲門聲很有節奏地響了三下,「徐慕慕,出來吃飯。」

門外的腳步聲由近及遠,接著,她聽到碗碟被擺上桌,筷子勺子碰撞叮噹響的聲音。

來到餐桌前,那盆水煮魚鋪了滿滿一層紅色的干辣椒,看起來就覺得熱辣,張牙舞爪的辣。

徐慕慕咽了咽口水,剛拿起筷子想嘗一口,就被周嘉良一個涼颼颼的眼刀給唬住了。

他一邊盛飯,一邊悠悠地吐了兩個字:「洗手。」

徐慕慕撇了撇嘴,拖長了聲音答道:「哦!」

周嘉良燒得一手好菜,以前他們還沒有結婚的時候,徐慕慕就經常不請自來,上他家蹭飯。後來她答應結婚的提議,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她饞他的廚藝。事實證明,好飯好菜真的可以養胖一個人,比如結婚才半年,她就圓潤了十多斤!

飯桌上,徐慕慕小心翼翼地窺著周嘉良的臉色,雖然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但一對上周嘉良的眼睛,她就莫名心虛。

「周嘉良,要不我給你講個笑話吧?」徐慕慕斟酌地說,她實在受不了這種壓迫的氣氛了。

周嘉良夾了一塊魚肉放她碗里,眉毛輕輕一挑,若有所思地說:「好,你說。」

徐慕慕絞盡腦汁才想起兩個老掉牙的笑話,然後繪聲繪色地講了起來。但可能是笑話太冷,又或許是周嘉良的笑點太高,空氣中只回蕩著她一個人的尷尬笑聲。

「我說的笑話不好笑?」

「你比笑話要好笑。」

算了,她還是專心吃飯比較好。

氽過沸水的魚片順著紅油划出道道細膩的肉質肌理,嫩得一筷子差點夾不起來。處理過後的魚肉幾乎沒有刺,入口爽滑,可以放肆大口嚼,鮮美而火辣的滋味在嘴裡輪番轟炸。

好吃是好吃,但她差點被辣成了躥天猴。眼睛被熏得紅紅的,鼻尖不停地冒汗,臉上像是點著了一把火,「噼里啪啦」燒得旺。

「今天的魚放多了辣椒!」徐慕慕灌了一大杯涼白開,不滿地朝他控訴道。

看她辣得上躥下跳,周嘉良不用猜也知道,這會兒她肯定在心裡偷偷用髒話罵他了。

他意味深長地盯著她,良久,說:「今天心情不好,火氣有點大,所以要吃變態辣。」

「……」

3

一連觀察了好幾天,徐慕慕依然沒有找到周嘉良生氣的原因,直接問他,他又不肯說實話。

她實在忍不住了,拎著一個精緻的小蛋糕,直接就殺到了姜妍的情感諮詢所。

「我和周嘉良的夫妻關係出現了危機,雖然我不知道這危機來自哪裡,但是這幾天他都很古怪,老是拿話來懟我!還有,他平時比較喜歡做甜酸口味的飯菜,最近卻轉了性子,全都換成了變態辣!另外,我發現他的律師事務所新來了一個漂亮的女律師,你說周嘉良是不是打算始亂終棄,準備去做渣男了?」

「……」

姜妍清楚這兩個人的性子,一個是外向型的沒心沒肺,一個是悶騷型的心思太重,是神奇的一對!

倆人認識多年,感情深厚且穩定,當初所有人都看好他們,可他們卻偏偏不按套路出牌,愣是做了十幾年的好閨蜜,眾多紅娘的心碎了一地。

而當吃瓜群眾百分百相信他們之間確實存在純潔的男女友誼了,這兩人卻在半年前一聲不吭地去民政局扯了結婚證,從知己好友變成了人生伴侶。

那時候,姜妍是真的以為徐慕慕開竅了,還特地去買了一對龍鳳鐲送給她,祝賀她成功把自己嫁出去,與周嘉良千年修得共枕眠。

可一轉頭,徐慕慕就心虛地把鐲子脫了下來,訕笑著跟她坦白道:「其實我和周嘉良是協議結婚。我不想嫁人,他不想相親,但是家中皇太后又逼得緊,所以我們一拍即合,結成了同一戰線的盟友。」

「徐慕慕,你腦子有坑吧?竟然學人家假結婚,不行,我要去告訴阿姨!」

她抱著姜妍的大腿解釋:「別!親愛的,你也希望我媽可以安心吧?其實我不想結婚,是因為我覺得不會有那樣一個人,可以令我相信到義無反顧地把自己託付給他,與他組建一個柴米油鹽的瑣碎家庭。」

徐慕慕對現代家長那種「讀書時禁止早戀,畢業後催著結婚」的態度極其不滿意。

她早已過了那個可以把愛情當作飯吃的年紀,壓根提不起勁兒去喜歡別人,如何立刻找到一個男人結婚生子?況且,她也不想把自己早早地捆在婚姻里,守著男人孩子忙忙碌碌地過一輩子。

但她更不希望看到媽媽不開心,所以才想了這麼一個餿主意。

等徐慕慕吐槽完了,姜妍慢悠悠地挖了一勺蛋糕,然後笑眯眯地給她提了一個大膽的建議:「你回去把周嘉良睡了,生米煮成熟飯,我保管他什麼氣都會消得一乾二淨!」

聞言,徐慕慕立即漲紅了臉,眼睛瞪得老大,「姜妍,你竟然教我耍流氓?」

姜妍恨鐵不成鋼地看著她,「你一個教外國文學史的老師,多多少少會受到一些西方思想的熏陶吧,這算耍流氓嗎?再說了,你們明明是夫妻呀,可以持證上崗的那種!」

「我和周嘉良是戰友,是閨蜜!」

姜妍繼續給她洗腦,「你們是夫妻!你看,你不敢和別人結婚,但你卻很放心地把自己嫁給了周嘉良。雖然暫時來說還只是協議結婚,可這也說明了你喜歡和他待在一起,不然的話,你也不會因為他的一點點反常舉動,就跑來找我諮詢,對吧?」

……

徐慕慕有沒有被洗腦成功不知道,但是她走的時候,臉是紅的,耳朵也是紅的,整個人像一隻煮熟的螃蟹。

腦海里不斷回蕩著姜妍說的話——「今天晚上回去睡了周嘉良,你們的婚姻生活會和和美美幸福到永遠的!」

4

其實姜妍有一句話說對了,徐慕慕對周嘉良,的確是懷揣著一種莫名的信賴。

那種感覺很微妙,就好像是在炎熱的夏天裡下了一場曼妙的雪,柔軟甜蜜,或者是在北風呼嘯的寒冬里燃起了一爐火,火光溫暖,讓人心尖上都透著樂,滿滿當當都是知足。

若是嫁給別人,徐慕慕肯定會發慌的,可是與周嘉良生活在一起,她卻覺得無比安心。所以,她不希望周嘉良不開心,也害怕他心裡有了別人,要與她離婚。

她捨不得他。

如果問徐慕慕有沒有對周嘉良動過歪心思,回答沒有,那肯定是騙人的。但時機往往不對,兩個人總是不在同一個頻道上,所以那份暗戳戳的悸動,最後總是會回歸到好朋友的喜歡軌道上。

而如今,她再次被姜妍挑起了埋藏在心底的那份心動,整個人有些恍恍惚惚的,滿腦子想的都是周嘉良。

一個沒留神,她就在滑冰場摔了一跤,腳踝扭到了,瞬間就腫了起來,鑽心地疼。

周嘉良接到電話後,火急火燎趕了過來。看到徐慕慕坐在休息區的凳子上,手裡拎著一瓶藥油,可憐兮兮地給自己塗藥,他不由自主地皺了皺眉頭。

「還能走嗎?」

徐慕慕搖了搖頭,「腳疼。」

一雙圓溜溜的杏眼委屈巴巴地望著他,眼神乾淨清澈,再加之被他喂胖的臉頰粉嫩粉嫩的,給人一種清純嬌憨的感覺,像是一隻在撒嬌的貓。

周嘉良抿了抿唇,笑意卻是止不住,又從眼睛裡跑了出來,偷偷摸摸地在眼角開了一朵花。

他不自然地清咳一聲,用毒舌來掩飾內心的慌亂,「我早就說過你沒有這個運動細胞吧?你還不信我,這下好了,終於可以消停一陣子了。」

徐慕慕朝他齜牙咧嘴,「你還說風涼話,哼!」

說罷,她站起來,越過他,一拐一拐地往門口走去。

周嘉良扶了扶額,追上去把她公主抱起來,最後把她塞進車裡,細心地替她系好了安全帶。

腦子裡的那些歪心思還沒有散掉,這會兒倆人同在一個小小空間內,徐慕慕如坐針氈,看他專心開車的模樣,幾番欲言又止。

倒是周嘉良覺察到她的小動作,忍不住開口:「你屁股長痔瘡了?」

聞言,徐慕慕把原本到了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氣鼓鼓地瞪了他一眼,道:「你才屁股長痔瘡了!」

看到她炸毛,周嘉良訕訕地摸了摸鼻子,恢復了沉默。

其實早在徐慕慕去找姜妍諮詢情感問題之前,他就已經和姜妍談過話了。

關於如何改善夫妻關係,促進夫妻感情,以及吃醋問題的表現和改進這幾點,他很認真地請教了姜妍。

比如說,他心裡的那根刺——徐慕慕的初戀男友陳青陽。

前陣子,周嘉良在家打掃衛生,無意中發現徐慕慕的一箱舊物。沒想到時隔十多年,她還完好無缺地保留著初戀送給她的禮物和情書,而且擦拭得一塵不染。

周嘉良覺得,她肯定是隔一段時間,就重新翻出來整理一遍的,重視得很。

他氣得心肝脾肺腎都在冒火,所以一連幾天做了變態辣的水煮魚,讓她和自己一起上火。

而姜妍聽他拐彎抹角地講了一大通,總結起來無非就是一句話:「如何讓老婆的目光和心思轉移到我身上?」

這關乎倆人的終身幸福,有一顆紅娘心的姜妍壞笑著給他提了一個建議:「你回去把徐慕慕給睡了,這是你們突破閨蜜關係最好的辦法。」

周嘉良的臉以光速漲紅,問道:「還有沒有別的方法?」

「有啊,讓徐慕慕來睡你。」

5

周嘉良喜歡徐慕慕,那是板上釘釘的事兒!

他從高中開始暗戀人家,但因為一次次的猶豫不決,後被陳青陽捷足先登,表白過後牽起了徐慕慕的手。

不過俗話也說,初戀雖然無限好,但一般都會死得早!果然,後來陳青陽出國,徐慕慕的初戀最終不了了之。

大學的時候,周嘉良鼓起勇氣想要表白。不料,彼時徐慕慕的思想已經升華到了另一個高度。她認識到了談戀愛的麻煩之處,還信誓旦旦地說,三十歲之前不談戀愛,三十歲之後或許會隨緣嫁人。

就這樣,周嘉良收起所有的喜歡,在她身邊做起了知己好友。

直到徐慕慕過了三十歲的生日,他才試探性地提了一個建議:「既然家中皇太后的懿旨不可違,相親又這麼累,那不如咱倆結婚吧?」

徐慕慕略一思索,隨即笑得眉眼彎彎,「好呀!」

……

思及一路走來的這些年,周嘉良的眼睛透著光亮,彷彿捏碎了一把星子,一閃一閃都是亮晶晶的回憶。

畢竟,陪了徐慕慕十五年的人,是他,不是別人。

這會兒,浴室傳來開門的聲音,他連忙起身去把徐慕慕扶到沙發坐下,然後半蹲在沙發前,自然而然地替她塗藥。

徐慕慕盯著他的發頂出神,直到周嘉良塗完了葯,連說了兩聲「好了」,她都沒有反應。

周嘉良直接把徐慕慕抱了起來,她下意識地圈住了他的脖子,嗅到了他身上的沐浴露香氣,頓時心如擂鼓。

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十七八歲的年少時期,所有的情緒都寫在臉上,尤其是喜歡一個人的心情,絲毫不懂半分掩藏。

「去哪兒?」

「抱你回房間睡覺。」

原本只是很平常的一句話,但因為被姜妍用不純潔的「睡覺」一詞洗了腦,徐慕慕瞬間就紅了臉,喃喃地重複道:「睡覺呀?」

周嘉良覺得她的反應很奇怪,走了幾步,忽然福至心靈,也想起了姜妍的那個建議,莫名耳熱,喉嚨也有些發乾。

他調了適宜的空調度數,拿了一張薄薄的被子替徐慕慕蓋好,順手關了房間的燈。

然後拿過他的枕頭,逃跑一般去了書房。

身後,徐慕慕突然叫住了他。(小說名:《水煮魚》,作者: 賢兒很忙。來自【公號:dudiangushi】禁止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每天讀點故事 的精彩文章:

故事:機場遇帥哥我看到眼直,回家見到相親對象我呆住,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