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 > 撿到男神的貓我帶回家養,兩個月後他卻主動搬到我樓上住

撿到男神的貓我帶回家養,兩個月後他卻主動搬到我樓上住

1

陶紫把小七從寵物醫院接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她錄完音就直接從錄音棚里跑出來了,連晚飯都沒有吃,從醫生手裡把小七抱回來,她才安心。

小七是她兩個月前撿到的安哥拉貓,白色長毛,淺藍眸子,漂亮得不行,但陶紫剛遇見它那會,它正被一群小孩用石頭砸,身上的白毛也髒得不像樣。

陶紫把它撿了回來,也在網上找過小七的主人,但一直沒結果,陶紫就只好養著小七。

至於小七這個名字,是因為它的項圈上有寫,當初陶紫按著這個名字在網上轉發了一圈,都沒人來認領,她就覺得小七這是被拋棄了。

養了差不多兩個月,陶紫終於跟這隻有些高傲的安哥拉貓混熟。

只是前兩天小七生了病,陶紫這才把它送到了醫院。

陶紫是名唱見,白天忙著錄製翻唱的歌,錄製完了才有空過來接小七。

她找了家麵館吃了面,因著離家不遠,陶紫就抱著小七,慢慢散步回去。

可沒想到,就這麼短短一段路,她就被人尾隨了。

起先她的注意力都在小七身上,也沒注意到後面的腳步聲,等發現的時候,她已經走到一條幾乎沒有路人的路上,旁邊還都是高大的景觀樹木。

陶紫的警惕性這才上來,她抱著小七的動作下意識收緊了幾分,小七可能感受到壓迫,長叫一聲,在寂靜的空間里顯得格外突兀。

也許是小七這一聲叫喊,讓身後的人察覺到了不對勁,陶紫明顯感覺到身後的腳步聲快了許多。

完蛋了。

陶紫內心哀號,心想自己該不會就這樣被人跟蹤猥褻或者綁架了吧。

作為混跡在二次元的唱見,陶紫長得很符合二次元的審美,典型的軟妹子一個,的確是很多壞人的下手對象。

陶紫一邊加快腳步,一邊想著明天自己一定要去紋個大花臂,看起來凶一點。

她抱著小七,沒忍住往後看了一眼,跟在她身後的男人身材高挑,穿著黑色的連帽衫,所走的每一步都很急促。

陶紫嚇得全身顫抖,但還是努力往前跑。

快了,快了,前面就是小區了,跑到保安室就沒事了。

可眼看著還剩下最後十幾米就跑到保安室了,身後的那個男人突然大步跑上前,一把抓住了陶紫的衛衣帽子。

他稍一用力,陶紫連人帶貓就被他抱在了懷裡。

一接觸到陌生男人的荷爾蒙氣息,陶紫整個人就炸了,一手抱著小七一手揮拳胡亂捶在他身上,腳也不歇著,亂捶亂踹,還一邊大喊:「非禮啊!」

陶紫在唱見圈裡一直以戲腔跟高音見長,這一聲在極度恐慌之下的大喊,可謂是驚天地泣鬼神,把正在打瞌睡的保安給驚醒了,擦一把哈喇子就拿著警棍跑了出來。

一看見保安,那個男人才舉起雙手往後退了幾步。

一擺脫他的鉗制,陶紫立馬跑到保安小哥的身後求保護。

她埋著頭,也不敢看那個人的長相,稍稍安定下來,才聽到那個男人對保安小哥道:「我不是跟蹤狂,那姑娘懷裡的貓是我的……」

陶紫一聽,看了一眼懷裡受到驚嚇的小七,然後再抬頭看向那個男人。

身材高挑挺拔,為了讓保安相信他不是壞人,他把連帽衫的帽子給拉了下來,露出一張白凈俊秀的臉。

劍眉星目,高鼻薄唇,陶紫看了一眼,猝不及防地撞上他的視線,連忙把自己的視線收回,心跳撲通撲通開始狂跳不已。

是那種一眼就讓小女生心動的長相啊。

只不過,越是這樣,才越可疑,新聞上又不是沒有過這種案例,靠著美色去騙取小姑娘的信任。

想到這,陶紫把懷裡的小七抱得更緊,她從保安小哥身後探出頭,對著那個男人道:「你說貓是你的,你有什麼證據?」

男人像是有備而來,直接道:「它叫小七,兩個月前在銘生大道那邊走丟的,走丟的時候脖子上有項圈,就寫著『小七』兩個字,那個項圈的銘牌還是我找人訂製的,小七是安哥拉貓,兩歲七個月了……」

他說的差不多都對,包括一些東西,他比陶紫還要了解。

陶紫差點就相信了,只是突然想到,當初為了幫小七找到主人,這些資料她都放到網路上了,不排除他是看見了那個消息才找上來的。

陶紫心裡的顧忌多,一方面是擔心他是壞人,另一方面,是萬一他真的是小七的主人呢。

陶紫正在糾結,保安打著哈欠就開口了。

「都說貓是你們的,我也不知道該信誰,就讓貓自己選吧。」

現在也就只有這個方法了,陶紫把小七讓保安抱著,自己跟那個男人站在不同的方向,看保安放下小七之後,小七跟誰走。

小七的情緒好像不對,一直處於炸毛的狀態,保安把它放到地上之後,它傲然地掃視兩人一眼,最後,走到了陶紫面前。

保安一看,自然就認定貓是陶紫的。

陶紫還沒來得及去把小七抱起來,那個男人就有些著急了,連忙蹲下去,想把小七抱起來,陶紫一看,也蹲下去,跟他一起搶小七,可能因為個子矮,蹲下去的速度比較快,陶紫先一步把小七抱起來。

但因為太著急,額頭撞到了那個男人的下巴,陶紫吃痛的時候,那個男人想伸手來抱過小七,小七暴躁地嚎了一聲,貓爪子一揮,把那個男人的手背撓出一條血痕。

保安知道陶紫是自己小區的業主,就擠過去,把陶紫護在身後。

那個男人一看這個陣勢,小七還窩在陶紫懷裡,明顯不想搭理他,無奈,他只好轉頭走了。

2

因為這麼個插曲,陶紫好幾天都不敢在晚上出門。

她現在大三,課程不算多,上完了課就回家錄音,有時候耽誤了,需要晚上才回家,她就讓跟自己同校不同專業的發小送自己回家。

警惕了幾天,陶紫才慢慢鬆懈下來。

那天她正在房間里剪輯新翻唱的歌,就聽見樓上傳來搬東西的聲音,重物拖在地上拉動的聲音實在刺耳,老爸在公司上班,老媽吃完午飯就去串門了,這會還沒回來。

陶紫原本想戴上耳機,忽略這個聲音繼續剪輯音頻,但沒想到,樓上的聲音忽略了,另一個聲音又來干擾她了。

也不知道誰來按門鈴,擾得她心煩氣躁,小七也被煩到,喵喵喵叫個不停。

陶紫心一急,放下手裡的活踩著拖鞋去開了門。

小區安保好,鄰居都是熟人,加上心煩得不行,也沒多想,直接一把開了門,語氣不悅:「誰啊!」

門一開,她看見了站在門外還在作勢按門鈴的男人。

第一眼:這個男人怪好看的。

第二眼:這個男人有點眼熟。

第三眼:卧槽,有危險!

陶紫懵了幾秒之後反應過來這張臉是在哪裡見過的,立即瞪圓了一雙眸子,一甩手就想把門給關上,可那人反應更快,先一步用腳抵住門,笑道:「你別誤會,我叫祁睿,是你樓上的鄰居,來跟你借鎚子的。」

陶紫可不信,因為站在自己門口的這個人,就是前幾天跟蹤她並想搶走小七的人。

「你再不走我可喊人了啊。」陶紫使勁扣住門把手,生怕他進了屋子裡。

屋子裡的小七察覺到了什麼,不安地叫了起來。

祁睿一看自己的舉動把屋子裡的人跟貓都嚇到了,雖然心急,但還是把抵住門的腳給挪開了。

他的腳一挪開,陶紫拉門的力沒有了抵擋的東西,嘭地一下門就關上了,她自己也因為慣性的原因,摔倒在了地上。

門外的祁睿盡量讓自己聲音平和,道:「上次的事情是誤會,我剛搬過來,只認識你,就想來借個鎚子。」

屋子裡的陶紫一聽,更難過了,道:「大哥,你為了搶我的貓,還特意買了個房,你有這錢還不如自己買一隻貓呢。」

鎚子她是不可能借的,見門外的祁睿還守著不走,她乾脆打了電話叫保安來。

保安動作也快,可到了之後卻表示:祁睿真的是樓上那一戶的租客,名牌大學畢業的高才生,根正苗紅,上一次那件事他也跟保安解釋過了,他是真的有隻貓叫小七,跟陶紫的那隻一樣,前段時間走丟了,所以才錯認了陶紫的貓。

就這麼一會工夫,陶紫的媽媽也回來了,看見門口站著保安跟剛搬進來的帥哥租客,忙詢問情況。

等問清楚了,她就把陶紫從屋子裡拉出來,大方道:「我家孩子比較怕生,讓大家笑話了。你這孩子,打個招呼會不會啊。」

陶紫瞥了祁睿一眼,嘟囔道:「明明是你教我的,不要跟陌生人說話。」

陶紫對祁睿的警惕性不是一般的強,屋子裡傳出小七的叫聲,祁睿聽得心痒痒,但也知道強來是不行的,只能循序漸進。

他跟陶紫媽媽借了鎚子就上樓去了。

3

因為祁睿搬到了樓上,陶紫這幾天出門都格外小心。

每次出門都戴著帽子,出個門跟做賊一樣。

但千防萬防,陶紫還是跟祁睿撞上了,那天她在學校上完早上的課,從學校回來的時候,戴著耳機聽準備翻唱的歌,聽得入了迷,進入小區的時候,就沒有戴上帽子,也沒有像別的時候一樣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就這麼鬆懈一下子,就被祁睿給逮到了。

她進了電梯,按了自己所在的樓層,眼看著電梯門就要合上,突然間,從外面伸進來一隻手抵住了準備合上的電梯門。

陶紫詫異抬眸,電梯門開啟,祁睿含笑站在電梯外。

他皮膚白,牙也白,笑的時候一雙眸子亮晶晶的,深邃又明亮,陶紫對他百般提防,萬般抗拒,但還是被這個笑容給蠱惑了那麼一下。

她握緊了手裡的手機,隨著祁睿進電梯的動作,下意識往後退,直到背部貼在電梯的牆上。

祁睿察覺到了陶紫的抗拒,進了電梯之後,便站在邊角的位置,正好跟她形成對角,也離她最遠。

陶紫雖然還戴著耳機,但已經偷偷把手機里的歌給暫停了。

她挺直背脊站著,目光警惕地盯著祁睿。

祁睿低頭回了條消息,抬頭看見陶紫還是這樣富有攻擊性的姿態,不免被逗笑,他微微側身,盡量讓自己的動作不驚動到她。

「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你不用那麼緊張。」

陶紫卻依舊一臉警惕:「可是你會對我的貓做什麼。」

祁睿:「……」

果然在她眼裡,他已經是實打實的壞人了。

祁睿嘆了一口氣,轉身面對陶紫,道:「我是真的有一隻貓叫小七。」

陶紫掃了一眼:「你丟了貓我很理解,我小時候也養丟過一隻貓,難過了好久,但是,你也看見了,這個小七它……」陶紫頓了頓,似乎在找一個合適的詞,她直視祁睿的眼睛,道:「我的小七它感覺挺討厭你的。」

不用她說祁睿也知道,上一次被小七撓了一把,現在還能看見淡淡的傷疤。

可能是現在陶紫帶有警惕性的樣子實在太像小七,祁睿沒忍住,就起了惡趣味,身子稍稍前傾,盡量讓自己的目光溫和沒有攻擊性。

「那你呢?」祁睿問,「你討厭我嗎?」

雖然他只是前傾了一點點,離陶紫還是有些距離的,但可能是因為在密閉空間里,他輕輕一個動作,陶紫整個人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她還想往後退,可背已經貼在牆上了。

偏偏祁睿的靠近,帶給她的不是害怕的顫慄,而是一種另類的、帶著些許曖昧氣氛的步步緊逼。

陶紫直愣愣地看著祁睿的眼睛,不得不說,他的眼睛生得尤為好看,深邃又明亮,就這麼看著你,你都能不由自主陷進去。

心跳亂了,陶紫就有些不知道怎麼回答了,她收回視線,雙手抱著帆布包擋在自己胸前,是帶著自我保護意味的動作。

「談不上喜歡,談不上討厭,但是如果你敢對小七做什麼,我會跟你拚命。」

陶紫長著一張娃娃臉,一雙大眼睛炯炯有神,看起來幼態十足,就連放狠話的樣子也顯得奶凶奶凶的。

因為這樣的長相優勢,她也成了近年來人氣暴漲的二次元唱見,長相跟唱功都被人追捧。

她說完這句話,跟祁睿對峙了一會兒,祁睿正準備開口說話,「叮」的一聲,電梯到達陶紫家所在的樓層。

陶紫最先反應過來,電梯門還沒有完全開啟,她就鑽了出去。

4

第一印象先入為主,陶紫對祁睿真的沒什麼好感。

但樓道里的幾個大嬸倒是挺喜歡他的,他搬來的時候,就給鄰里鄰居送了每戶一盒精美零食,據說是國外的稀罕貨,陶紫家比較例外,得了兩盒。

陶紫的媽媽拿回來的時候,嘴角都快咧到後腦勺去了。

陶紫一得知零食是哪裡來的,就板著臉,對老媽道:「你不是從小就教我,不能吃陌生人給的東西嗎?」

老媽卻正色道:「鄰里鄰居的,怎麼能算陌生人呢?」

陶紫又道:「你之前也跟我說,身邊的熟人也要提防。」

老媽一聽不對勁,道:「陶紫,你是不是跟祁睿有什麼過節?」

陶紫想到今天進小區時,看見祁睿熱情地幫樓上奶奶拎東西回來的場景,知道祁睿現在是大家眼裡的香饃饃,她要是說了祁睿的壞話,估計會被當成另類。

陶紫收回視線,留了一句:「誰敢跟他有過節啊。」

說完她就回了自己房間。

陶紫跟祁睿的過節,主要來源於小七,陶紫其實動搖過,覺得小七真的就是祁睿的貓,只是這個念頭一起,又很快被別的東西替代。

小七對祁睿很是抗拒,就算祁睿真的是小七的主人,那小七也一定是受到了虐待才跑了出來,如果是這樣,她怎麼能把小七送回去受苦呢。

這麼想著,陶紫把小七看得更緊了,生怕自己一個不注意,小七就被祁睿搶走了。

可陶紫平時也要上課,小七就讓老媽帶著,那天她從學校回來,在家裡找不到小七,立馬就急了,老媽見了,很是淡定:「小七平時也自己出去曬太陽,玩夠了就回來了,著什麼急。」

陶紫卻急得直跺腳,也不知道怎麼跟老媽解釋,樓上那個很受歡迎的新鄰居祁睿,是個想偷貓的混蛋。

她說不清楚,直接就跑了出去,等不及電梯,她直接從樓梯跑上了樓。

她喘著氣敲開了祁睿家的門,祁睿打開門,看見漲紅著臉喘氣的陶紫,詫異道:「這是怎麼了?」

陶紫喘著氣,一字一頓道:「我,的,貓……」

「小七在我這。」祁睿倒是大方承認,錯身一步示意陶紫進屋:「進來喝杯水吧。」

陶紫沒動,一雙眼睛直勾勾看著祁睿,因為跑得急,逼出了一些眼淚,眼睛裡帶著些水霧,配上表情,看起來更加可憐了。

祁睿一看,感覺像是自己欺負了小姑娘似的,就道:「你別誤會啊,是小七自己上來的,我也沒對它做什麼,它現在在我家陽台曬太陽呢。」

陶紫還是沒動,站得久了,她的氣息才平和下來,她站在門口,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剛才是擔心小七才那麼激動,現在從門口看過去,小七的確是在陽台舒舒服服地曬太陽。

她現在直接把小七帶走也不合適吧,感覺太小氣了。

可是她也不能跟祁睿進他家啊,關上門,鬼知道他會對她做什麼事。

腦子裡浮現出各種少女被殘害的新聞,陶紫冷不丁打了個寒顫,不動聲色往後退了一步,道:「不用了,我在門口等著,等小七曬夠太陽了,我就帶它回去。」

說著她就走到一旁,背靠著牆站著。

祁睿探出頭看了她一眼,沒說什麼。

陶紫剛剛從學校回來,也累了,剛剛又跑得太急,這麼站著之後就覺得有些暈乎。

於是,她乾脆就靠著牆蹲了下來,伸手去碰旁邊的綠植打發時間。

沒過多久,祁睿家的門又開了,祁睿從裡面走出來,手裡還拿著兩盒牛奶,他走到陶紫身邊,學著她的樣子蹲下,然後把其中一盒牛奶遞給陶紫。

陶紫有些懵,祁睿卻已經把牛奶塞到了陶紫手裡。

她接過牛奶,有些彆扭:「你怎麼也出來了?」

祁睿打開了自己的牛奶盒,對著吸管吸了一口,目不斜視:「你好歹也算客人,自己在門外蹲著不合適。」

陶紫哭笑不得,她不進去,他就出來陪著她蹲門口了?

雖然挺無法理解祁睿這個做法,但陶紫心裡,對祁睿的印象稍微好了那麼一些。

兩個人就跟傻子一樣蹲在門口,捧著盒牛奶喝著,鄰居路過看了一眼,憋著笑進了電梯,到了電梯沒忍住說了一句:「現在的年輕人都是這麼玩浪漫的嗎?」

5

浪不浪漫陶紫不知道,但蹲久了腿是真的麻。

她想站起來已經不太行了,表情痛苦地捶打著自己的腿。

祁睿看見了,忙問道:「腿麻了?」

陶紫沒好意思回答,畢竟蹲在這裡是她自己堅持的,祁睿知道她的小傲氣,也沒戳破,幫著解圍道:「怪我,不帶你進去坐著。」

祁睿率先站了起來,然後伸手抓住陶紫的胳膊攙扶著她起來。

陶紫的腿麻到站不穩,全靠祁睿抓著,她想動一下腳,卻不想失去支撐,單腳站著,整個人朝祁睿倒去。

祁睿擔心她,不免靠得有些近,現在陶紫一倒過來,毫無意外就倒在了他懷裡。

祁睿身上有好聞的洗衣液的味道,身上的衣服也曬足了陽光,陶紫的臉猝不及防埋進他的衣服里,一向警惕的她卻沒有半點反抗的意思。

祁睿另外一隻手的牛奶盒落了地,空出手來扶住陶紫的另外一條胳膊。

怕她摔倒,祁睿的手勁不免大了一些,陶紫吃痛回神,從祁睿懷裡抬起頭,因為離得近,額頭擦過祁睿的唇,她一驚,再反應過來,祁睿的臉就在眼前放大,兩個人幾乎是鼻尖相抵。

陶紫剛才喝了奶,現在這個時候,兩個人的呼吸纏綿間都有著奶香味。

陶紫的臉在瞬間紅成了血饅頭,祁睿也陷進了這曖昧的氣氛里沒反應過來。

兩個人四目相對,呼吸纏綿,正當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門口傳來了貓叫聲。

大佬小七曬足了太陽,正準備打道回府,一出門口卻看見這麼一幕,喵喵叫了兩聲,引來兩人注意之後,毫不掩飾地甩了個藐視的眼神。

兩人就像是做了虧心事被發現一般,祁睿連忙撒開陶紫,陶紫也迅速扶著牆站直,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小七可不管那麼多,自己想回家了,見陶紫沒動,它就走到陶紫旁邊,用爪子去撓陶紫的裙角。

陶紫的腿麻好了一些,她彎下腰把小七抱了起來。

她的一張臉依舊發紅髮燙,她不好意思再去看祁睿,慌忙之下說了句:「我先回去了。」

沒等祁睿回答,她就抱著小七從樓梯跑了下去。

那背影,簡直可以用落荒而逃來概括。

從那以後,陶紫就可以肯定了,小七就是祁睿的貓,但很明顯,小七並不想跟祁睿回家。

雖然它每天都會趁著陶紫不注意,溜上樓去祁睿家曬太陽,但一到點,它又會自己回家,如果祁睿不放,它就直接從陽台跳下來。

雖說貓有九條命,可是也不能這麼作啊。

祁睿只好把貓大爺小七照顧好了,每天按時送它回陶紫家。

也托小七的福,祁睿跟陶紫多了好些接觸的機會。

就連小區里那幾個對祁睿很是滿意的大嬸都湊在一起討論:「祁睿那小夥子,估計是看上老陶家的閨女了。」

另一個大娘應和道:「我還打算等我閨女出差回來,介紹他倆認識呢,也不是我說,老陶家那閨女,長得是挺好看的,可總有一種沒長大的感覺。」

好巧不巧,陶紫背著書包回家的時候,正好聽到了這一句話。

回到了家,她很是疑惑地站在鏡子前,看著鏡子里穿著JK制服的自己。

「哪裡幼稚了。」陶紫在鏡子前轉了一個圈,本來想用御姐這一類的詞來誇自己,可她穿著JK小制服,踩著精緻小皮鞋,一點也御姐不起來。

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之前因為跟另外一個唱見同期發歌,被對方雇水軍來黑,她都能一點也不在意,現在只聽到大嬸們的幾句話,她就覺得心裡不舒服。

第二天她沒有課,她就抱著小七去錄音棚里錄歌。

為了證明自己也是可以御姐的,她今天的穿著一改之前的小清新萌妹風,選了一件小性感的輕熟女風連衣裙,還特意把黑直長的頭髮用捲髮棒捲成了波浪卷。

到小區門口的時候,陶紫就遇到了前一天說她像長不大的孩子的那位大嬸。

大嬸起初沒認出她,她抱著小七上前打了聲招呼,大嬸才反應過來,露出詫異的表情。

「陶紫,你今天……」大嬸前一天說那句話也不是帶著惡意的,相反,她們都喜歡長得漂亮又有禮貌的陶紫,大嬸好一番打量她,之後道:「你今天很不一樣啊。」

陶紫淑女一笑,把頭髮捋到耳朵後,盡顯小女人風範:「畢竟也長大了嘛,得穿一些適合這個年齡的衣服。」

要知道,早在之前,因為有人說二十多歲的人不可以穿JK制服跟洛麗塔,陶紫可是首當其衝跟那些人對峙,現在卻因為大人的幾句話,改變了自己往日里的態度。

這個中緣由,也就只有陶紫自己知道了。

6

她今天改變了穿衣打扮的風格,其實就是因為祁睿。

像小孩子偷穿大人的衣服一樣,陶紫穿這身衣服出門,有些許的彆扭,小高跟鞋也踩得不舒服。

她一方面害怕祁睿看見自己這副彆扭的樣子,另外一方面又期待祁睿看見自己的改變。

她出門的時候就故意磨磨蹭蹭,還在電梯口等了好些時候,就是為了等祁睿。

等她到小區門口的時候,果然看見祁睿從外面回來。

祁睿畢業於國外的名牌大學,做的是科研類的工作。有時候半個月不回一次家,全在科研所生活,但很多時候,他又會很長一段時間宅在家裡。皮膚又白,長得又十分精緻,陶紫總覺得祁睿是都市裡深居簡出的吸血鬼。

他前幾天忙得半夜才回家,這幾天卻是一直待在家裡休息,今天是家裡的食物沒有了,他才出門來買。

小區旁邊就有超市,祁睿提著東西回到小區門口的時候,大老遠就看見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走近了一看,是陶紫。

陶紫抱著小七正往外走,看見祁睿,先是眼睛一亮,但似乎想起什麼,又控制住了自己的小激動,沖祁睿露出淑女的一笑。

祁睿有些奇怪,但想起陶紫的職業,別說換穿衣風格了,哪天有什麼活動,她把自己打扮成另外一個物種都有可能。

他掃了一眼陶紫懷裡的小七,道:「這是要帶小七出門?」

錄音棚里有同事也喜歡貓,陶紫原本是想把小七帶過去給大家擼的,但看見祁睿,不知道怎麼的,就有了另外一個想法。

「我要出趟門,但家裡沒人,只能把小七帶去了。」

「那可以讓我幫忙照顧小七啊。」祁睿主動道。

陶紫的小計謀得逞,她的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揚,但她還是矜持的:「那怎麼好意思呢?」

祁睿沒錯過陶紫上揚的嘴角,心裡不免覺得有些好笑。

也難怪小七喜歡陶紫,這兩隻,一人一貓,行為舉止如出一撤,都在暗戳戳套路他。

但祁睿還能怎麼辦呢,只能慣著了,他從陶紫懷裡把小七接過來,道:「沒什麼不好意思的,我也很喜歡小七,晚上你回來的時候,我跟小七去接你吧。」

他說完,就抱著小七走了,留下陶紫一個人在原地。

陶紫有些懵,轉頭看向祁睿的背影。

他剛才說什麼?

晚上他來接她?

陶紫有些不好意思地抿抿嘴,伸手摸了摸自己滾燙的耳垂,語氣是自己都沒察覺到的嬌嗔:「現在的男孩子都這麼主動的嗎?」

因為這一個小插曲,導致陶紫今天的錄音不太順利。

她今天要錄製的是一首很傷情的古風歌曲,要唱出家破人亡、愛人背叛的那種絕望感,但陶紫唱了好多遍,工作室的其他人都認為:陶紫唱的這不是家破人亡、愛人背叛,是少女情竇初開。

陶紫在工作室算得上是團寵,人氣也是最高的,其他人不免打趣道:「我們家小桃子,今天這是怎麼了,這麼悲傷的背景音樂跟歌詞,卻被你唱得那麼甜蜜。」

陶紫一本正經否認:「還能怎麼了,昨天晚上熬夜刷劇,男女主結婚了,可甜可甜了。」

大家可都不信,另外一個唱御姐音的小姐姐眼尖,一早就發現陶紫今天的打扮不太一樣,現在見大家都這麼說了,直接把自己的發現說出來。

「小桃子今天穿得都不太一樣,實話說,等會錄完歌了是不是要去約會?」

雖然事實不是如他們所說,可陶紫今天換了穿衣風格這件事的原因,的確是十分曖昧的,現在他們這麼一起鬨,陶紫的臉又控制不住地發紅髮燙起來。

工作室的小朋友被大傢伙調戲,氛圍更是熱鬧,更加不適合錄製那首歌。

反正檔期也不急,錄歌的事情就先緩緩,大傢伙湊在一起錄了段合唱,算是給工作室的粉絲的福利。

玩得久了,陶紫也忘了時間,等她收拾東西跟同事一起出了工作室,才發現祁睿跟小七正在工作室門口等著。

小七一看見陶紫,就喵喵喵叫個不停,祁睿聽到了,轉身看向陶紫,眸子里滿是細碎燈光折射出來的光芒。

陶紫這才想起來他今天說的話,敢情他要來接她,這是真的啊。

她連忙小跑過去:「你怎麼來了?」

祁睿還沒回答,懷裡的小七就鬧著要往陶紫懷裡鑽,陶紫把小七接過來,祁睿的手一空,他便伸手拿過陶紫的包,動作一氣呵成積極自然。

他笑:「小七說它想你了,我就問了你媽媽錄音棚的地址,找了過來。」

工作室的大傢伙們一看就愣了啊。

小桃子這是背著他們戀愛了?

陶紫安撫了一下小七,等它順毛了才反應過來自己身後跟著工作室的人,她回頭,果然,大家已經驚訝得下巴都合不上了。

一個平時跟陶紫搭檔錄製男聲的男孩子最先出聲:「小桃子,你竟然出軌了,你讓我怎麼跟粉絲們解釋?」

因為兩人經常合作,便被粉絲戲稱為CP,微博上都有兩人的超話,一群小粉絲每天打卡:今天我喜歡的兩個唱見在一起了嗎?

祁睿不太清楚他們圈子裡的玩笑,轉頭看了一眼陶紫,陶紫有些羞赧,腳步一轉,把祁睿護在身後,對著那個男生道:「你就當我是紅杏出牆了,我凈身出戶,粉絲都留給你。」

眾人一聽,紛紛起鬨,那個男生捂著胸口做出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

祁睿不清楚陶紫跟那個男生的關係,但看見陶紫護著自己,小心臟就像是被小七的貓爪子撓了一般,痒痒的,刺刺的,像是有什麼東西準備萌芽一般。

7

大家也有眼力見兒,說不打擾小情侶約會,紛紛散了。

陶紫跟工作室的人開玩笑打鬧慣了,剛才面對大家的起鬨,也是腦子一熱才會那樣說,等大家散了,她才後知後覺自己剛才說錯話了。

她面向祁睿,抱著小七低著頭,聲音細弱蚊語:「剛剛你別誤會,我就是開玩笑的,不那樣說他們會不依不饒,你要是怕他們誤會,我明天跟他們解釋清楚。」

祁睿卻聳聳肩,表示:「我不怕他們誤會。」

陶紫詫異抬眸,正好撞上祁睿注視著她的視線,心裡咯噔了一下,懷裡的小七亂動她也顧不上了。

祁睿本來想說一下別的話的,肚子里的話就像是瘋長的藤蔓,頂到嗓子眼,就要呼之欲出,可祁睿還是忍住了。

陶紫跟小七一樣,膽子都太小,不能嚇到她。

祁睿壓住了話頭,但手卻控制不住了,他抬手揉了揉陶紫的小腦袋,道:「別人說什麼是別人的事,我們管不著,我們管好自己就可以了。」

陶紫的頭髮細細軟軟的,祁睿揉了一把,又揉了一把,直到把陶紫整齊的頭髮揉亂。

陶紫偏頭抗議:「跟揉貓一樣,能不能注意一下。」

祁睿就起了惡趣味,她越抗議,他就揉得越起勁:「你跟小七不都是一樣的嗎,兩隻都是貓。」

陶紫抱著貓小跑著躲開,可她那小短腿撲騰得再厲害,祁睿一追就追得上。

兩人只顧著打打鬧鬧,卻沒有察覺到,這種自然而然萌生的舉動,其實是基於一種對方在自己心裡所處位置的變化。

陶紫在念大學,成績一直是班裡的前三,從高中起就在網上翻唱歌曲,剛上大學時就已經是小有名氣的唱見。

這段時間學校活動多,陶紫作為社團的中流砥柱,自然是要負責很多事情的。

因為這樣,陶紫就把小七帶到祁睿家,讓祁睿幫忙照顧。

這天陶紫原本說好晚上八點去接小七,但社團臨時有事,眼看著九點多了,她還在忙社團的事情,連手機都沒時間看。

等記起來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她嚇得一激靈,連忙收拾東西往外走。

偏偏這個時候還下起了雨,好多學生都被困在教學樓下走不了,陶紫有些著急,看著雨也不是很大,糾結要不要拿外套披在頭上冒雨跑到公交站,正想著,陶紫的手機就響了。

是祁睿的電話,陶紫一接通,他便問道:「你是不是在第五教學樓的樓下。」

陶紫沒多想,嗯了一聲:「是啊,現在下雨,我也沒帶傘,可能得晚點才能回去。」

她話音未落,祁睿便道:「我帶傘了。」

陶紫疑惑:「嗯?」

手機另一頭傳來小七喵喵叫的聲音,祁睿的聲音帶著笑:「你抬頭。」

陶紫拿著手機詫異抬頭,下著雨的夜色里,路燈昏暗,祁睿用背包把小七裝起來,背包掛在胸前,小七的小腦袋從半圓透明小窗露出來,眼睛明亮地看著陶紫。

旁邊一輛車路過,車燈從背後打在祁睿身上,長身玉立的男人逆光走來,在慌亂的雨夜自成一派風景。

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陶紫也是詫異:祁睿怎麼就來接她了啊?

陶紫還發著愣,祁睿已經走到她面前,站在雨里朝她伸出傘,聲音清冽而溫柔。

「回家吧。」

小七適時叫喚兩聲。

這種俊男萌貓的組合,簡直一秒絕殺在場所有人。

而作為事件的中心人陶紫,少女心也在一瞬間泛濫得一塌糊塗。

這是什麼絕美少女漫的劇情啊。

8

祁睿跟陶紫越來越熟悉,小七又時常串門,到點就跑到祁睿家的陽台曬太陽,祁睿乾脆就把自己家的鑰匙給了陶紫,自己工作忙的時候,就讓陶紫上樓來照顧小七。

祁睿跟小七的關係,陶紫也在這段時間弄清楚了。

四個多月前祁睿出國,就把小七託付給朋友照顧,但是朋友粗心大意,小七就走丟了,正好被陶紫撿到。

貓咪都記仇,小七記得當初祁睿把自己送給朋友照顧,就覺得祁睿是把自己給丟了,所以那天晚上祁睿想來認它,才被它撓了一爪。

祁睿平時一個人獨居,當時也是迫不得已才把小七託付給朋友,當時小七丟了,他難過了好一陣子,以為小七找不回來了。

但是他回國之後,無意中在網上看見陶紫發布的帖子,認出了小七,但當初陶紫留在上面的的電話號碼,因為被粉絲泄露,遭到了騷擾,陶紫就不用那個號碼了,祁睿也打不通,只能親自找上門了。

那天他在寵物醫院門口蹲了一天,看見陶紫把小七帶走才跟了上去,沒想到卻被當成跟蹤狂。

一提到這件事,陶紫就來氣。

「你為什麼不趁著人多的時候找我,偏偏在那麼暗的地方才找上來,你知道新聞上多少女大學生被尾隨跟蹤的案子嗎?」

祁睿表示很無辜:「我一早就跟著你了,只是你一直在打電話,我沒機會跟你說話,等你掛了電話,已經到了人少的地方。」

陶紫一聽,也沒話反駁了。

陶紫老是往祁睿家裡跑,老媽也瞧出端倪,在陶紫又蹦躂著往上跑的時候,老媽攔住了她。

「你怎麼一天天地往祁睿家跑?」

陶紫張口就來:「我得看著小七呀,萬一小七被拐跑了怎麼辦?」

老媽也是過來人,老江湖一眼就看穿自己女兒的小心思,她輕抿一口茶,道:「我倒是不擔心小七被拐跑,我擔心的是你,護貓不成還把自己賠上了。」

陶紫一邊擺手說不會的,一邊往外跑。

祁睿這會不在家,早上的時候小七就往上跑了,陶紫拿了貓糧上去,餵飽了小七就在陽台的小沙發上看書。

雖然只是高了一層,但看到的東西可就不太一樣了。

夏日的下午容易犯困,陶紫看著書,小七蹲在腳邊打盹,不知不覺就犯了困,手裡的書沒有再翻一頁,她就歪著腦袋靠在沙發上睡著了。

睡夢裡,小七鬧騰得很,小爪子撓得她的臉痒痒的。

陶紫嗜睡,蹙起眉頭,伸手想把小七推開,一邊嘟囔道:「小七,別鬧。」

她說著,換了個姿勢又繼續睡下,但小七不太懂事,又繼續鬧,陶紫被鬧得不耐煩了,伸手把「小七」攬進了懷裡,這樣它就不能鬧了。

果然,這個動作之後,小七果然安分了下來。

陶紫又舒舒服服地睡過去。

可被突然抱住的祁睿卻僵直了身子,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局面。

他就是見陶紫睡在這裡,起了惡趣味,想來逗逗她,卻不想被陶紫一把抱住。

少女的馨香撲鼻,兩條細細的胳膊環著他的脖子,呼吸也盡數噴洒到他的耳邊,祁睿的身子像是被蠱惑住了一般,不受控制地開始發燙。

這個場面似乎不太受控制。

祁睿想掙脫開陶紫,但稍微一用力,陶紫便發出抗議的嗯哼。

祁睿實在不忍心打擾正在做美夢的少女,只能兩隻手撐在沙發上,盡量讓自己的重量不全壓在陶紫身上。

但壓著久了,陶紫又覺得熱,扭動了幾下身子,最後竟然湊近祁睿的耳邊,輕咬了一下祁睿的耳垂,道:「小七,別鬧。」

這是她跟小七常有的親密動作,這會全用在祁睿身上了,她咬完又繼續睡了,可是祁睿的心卻在一瞬間,轟地一下炸開了蘑菇雲。

這咬耳殺,誰遭得住啊,何況祁睿本來就對陶紫萌生了些歪心思。

祁睿克制著自己身體里亂竄的熱氣,聲音低沉且壓抑:「陶紫,你咬了我,得對我負責啊。」

陶紫睡得正香,迷迷糊糊答應了一聲。

祁睿一聽,來勁了。

「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該談戀愛了,我見你媽也挺喜歡我的,不如我們在一起吧。」

陶紫雖然還迷糊,但已經有轉醒的痕迹,她嗯了一聲,表示疑問。

祁睿卻窮追不捨:「你是小七的媽媽,我是小七的爸爸,我們很有義務給小七一個完整的家庭。」

祁睿知道陶紫準備醒了,也著急聽到她的回答,就伸手捏了捏陶紫的鼻子。

陶紫蹙眉從睡夢中醒來,一偏頭,就撞上了祁睿的鼻子。

她先是茫然地眨巴眨巴眼睛,之後反應過來,驚叫一聲推開祁睿,可她剛醒過來,身體都沒力,怎麼可能推開祁睿。

祁睿嘴角掛著笑,繼續套路她:「那就這麼說定了啊。」

陶紫的大腦亂成一鍋粥,不知道祁睿說了什麼不敢亂回答,只是瞪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看著祁睿:「我答應什麼了?」

「你剛才自己說夢話,說讓我做你男朋友,我就答應了。」

陶紫一聽,眼睛瞪得更圓了,雖然她自己也做過幾次類似這樣的夢,但她是真的不敢這麼說出來的。

她沒有懷疑祁睿說的話,反而覺得是自己說漏嘴了,正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她平時也對祁睿存在了不少歪想法。

再回想剛才睡意朦朧間她做的事,她肯定是把祁睿當成小七給非禮了。

陶紫漲紅了一張臉去解釋:「對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道歉……」

她一邊說,一雙小手還手足無措地揮舞著,祁睿低眸,握住了她揮舞的小手,半個身子依舊壓在陶紫身上,他逼迫陶紫跟他對視,話語里是不容拒絕的意味。

「官方來說是我們要給小七一個家。」祁睿道,「私下來說,是我喜歡上你了,小七就讓給你了,但你必須是我的。」

要說最驚喜的事情,無非就是你喜歡的人也喜歡你,這幾天陶紫都格外彆扭,喜歡祁睿卻不知道怎麼開口,還想了許多法子準備「勾引」祁睿。

可沒想到,在她處心積慮想靠近祁睿的時候,祁睿就率先一步告白了。

陶紫在別的事情上格外彆扭,但是在這種事情上,卻是十分大膽。

她呆愣了一會,在大腦里捋清楚這件事之後,便露出笑容,掙開祁睿的手再一次環住祁睿的脖子。

「那我有貓,你有我,很公平。」

祁睿本來以為自己還要哄騙一下這小姑娘,沒想到這樣就成了,笑著點了點頭。

兩個人離得極近,上半身幾乎是貼在一起的,呼吸纏綿間,陶紫突然想起上次蜻蜓點水般的一吻,她的額頭擦過的他的唇,兩個人之間的情愫也就是從那個時候萌生。

反正都是男女朋友了,不妨大膽一些。

陶紫嬌羞一笑:「那按照流程,是不是該親親了?」

祁睿很贊同陶紫的話,點點頭:「的確是到這個流程了。」

也不知道是誰主動的,在一旁打盹的小七側頭看過去,已經看到了羞人的一幕。

它打打哈欠站起來,回了客廳,把陽台的小空間留給這兩個人。

畢竟,這些東西,非禮勿視,哪裡是它這種單純小貓咪能看的。

祁睿跟陶紫在一起了也好,畢竟讓它二選一,它還是很為難的,它可不願意做那種傷腦筋的選擇。

所以以後要是誰想拆散祁睿跟陶紫,它貓大爺小七第一個不同意。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每天讀點故事 的精彩文章:

我跌倒後暈過去,誰知我醒來後住進了別墅,身邊還多了位英俊男人
懷疑妻子出軌跟蹤調查無果,一次帶女兒驗血我才知對方藏在我家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