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 > 明明只是假結婚,可應付完催婚的父母,男神怎麼還想假戲真做

明明只是假結婚,可應付完催婚的父母,男神怎麼還想假戲真做

1

乾淨明亮的卧室里,有一抹陽光從窗口照進來,剛好在床鋪上形成一道光帶,庄筱心煩意亂地拿著遙控器窩在床上,電視機不時地傳來雪花嘈雜聲,她怎麼也調不好。

庄筱從被窩裡掏出手機,氣急敗壞地給葉崇之發消息:你家破電視打不開。不料沒等到葉崇之的回復,他直接推門進來了。

庄筱發出驚訝的聲音:「你在家啊?」

此時的庄筱正窩在床上,因為剛剛太過煩躁,整個腦袋被她揉成了鳥窩一樣,可從葉崇之的角度看過去,倒顯得她的臉格外小而精緻了。

兩個人就這樣曖昧尷尬地對視了兩秒鐘,庄筱才回過神,這時葉崇之已經大步邁了進來,雖然他心裡有按捺不住的興奮,可表面上仍然十分平靜,只聽他淡淡地問了一句:「電視壞了?」

庄筱小雞啄米似地點點頭,然後便一動不動地看著葉崇之,今天的他穿了一件純白色的高領線衣,在白色的映襯下,他的皮膚顯得更白了,金屬鏡框架在鼻樑上,更添一抹安靜的氣息。

他探過身從庄筱的手裡拿過遙控器,然後轉過身背對著她,三下五除二便把電視調好了,庄筱裹著被子,湊到他的跟前:「哎,你咋調的?」

葉崇之靜靜地看了她一眼:「你不用問了,問了你也學不會。」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她住在這不過月余,可電視卻已經是第二次壞了。

庄筱努努嘴,不願意在跟他爭辯,就這麼痴痴地仰臉看著他:「早上我明明聽見你出門了,你啥時候回來的?」

「你聽到的可能是我回來時的關門聲吧,我買了早餐,一會兒出來吃吧。」

「早餐!」一聽到有東西吃,庄筱一個激動便掀了被子從床上下來。

葉崇之噙著笑,慢悠悠地從卧室踱步到客廳,雖然他的家被這個假婚的小妻子弄得一團糟,可他的生活也從來沒有這麼有趣過。

初秋的早晨,氣溫還不算太高,薄霧漸行漸遠,屋裡更顯明亮,也就是那一剎那,他突然覺得不那麼孤單了,這個世界上已經有了他想要守護的東西,而後是無限喜悅。

2

葉崇之跟庄筱是鄰居,只不過葉崇之的房子是全款買的,庄筱是租的,一梯兩戶,庄筱是小戶型,葉崇之是大戶型,倆人對門。

庄筱是資深吃貨,可是不會做飯,每天都會點一大堆外賣,有時候外賣小哥按錯門鈴就會按到葉崇之家裡,葉崇之喜靜,每次有人按錯他都會不耐煩地皺皺眉頭。

久而久之,他每次想到對面的鄰居都會感到疑惑,於是某天看書的時候,不自禁地就在書上寫了句:你究竟是何方神聖?

對面房東是他認識的一個阿姨,阿姨明明說把房子租給了一個小姑娘,可她每天能吃這麼多外賣?葉崇之真的是費解極了。

那天他做飯的時候又不由自主地想起這個令人匪夷所思的問題,不料一分神,不小心切到了手,他剛走到客廳準備找創客貼,便聽見有人敲門。

葉崇之匆匆地拿了個創可貼去開門,發現門口站著個嬌小可愛的女生,她怯怯地跟他打招呼:「嗨,我是你的鄰居,我叫庄筱。」

聽到對方說我是你鄰居的時候,葉崇之的心裡已經有點「沸騰」了,可表面上仍然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有事嗎?」

「你可以不要在晚上十一點的時候做飯嗎?」

「啊?」

這個小區隔音不錯,但是排煙管道不太行,油煙總是容易倒灌,於是葉崇之每次做飯莊筱都能聞見,換作平時做飯也就算了,可葉崇之有時候晚上十一二點還會做飯,那清晰可聞的香味擾得庄筱怎麼也睡不著,而且每天的香味還都不重複,今天麻辣香鍋,明天土豆牛腩,大後天煎個牛排,庄筱別的優點沒有,就是鼻子很靈。

庄筱解釋完這麼一大通,整個人上氣不接下氣的,尤其她一邊念著菜名,還一邊舔了舔舌頭,雖然她沒有都猜對,但還是猜對了大半菜名,葉崇之心裡暗自忖度,沒想到這個吃外賣的小姑娘還挺有意思的,弄得他直想笑,可面上還得故作高冷。

「你吃飯了嗎?我剛煲了湯,要不要一起……」葉崇之的「吃」字還沒說完,庄筱便心領神會地說道:「好啊!」然後從葉崇之跟門框的縫隙中鑽了進來,直奔廚房。

庄筱穿著拖鞋就來串門了,纖細而白皙的腳踝在淺紫色的睡衣下顯得格外小巧,葉崇之盯著她的腳踝看了好久,才慢悠悠地走進去盛湯。

庄筱真是個自來熟,那些問題一個接著一個,葉崇之偶爾有應答。

3

「你的手受傷了?」吃飯的過程中,庄筱看到了葉崇之手上的創可貼,略有擔心地問道。

葉崇之點點頭,繼續喝湯,啃湯里的骨頭,他吃飯很細緻,每一根吃完的骨頭都擺得整整齊齊。

「那一會兒我幫你刷碗吧,你是不是這幾天也不能洗菜了,要不我來幫你洗菜?」

葉崇之暗自皺一皺眉頭,沒答應也沒拒絕,而庄筱作為一個臉皮厚的女子,便只當做他答應了。

庄筱微微仰著臉,柔和的燈光照在她的臉上,她慢慢地咀嚼,一臉心滿意足的表情,吃到最後還衝葉崇之打了個飽嗝。

庄筱洗碗的時候,葉崇之已經回到書房繼續工作了,他是國內一名小有名氣的公裝設計師,一年只接兩個項目,可但凡他出的設計,必定絕無僅有,他熱愛創新愛到瘋狂的地步,在別人看來那些無法實現的設計都出自葉崇之之手,也正因如此,很多人都願意為葉崇之的創意買單。

洗完碗後的庄筱趴在葉崇之家的書房門口張望,看到了三台計算機屏幕上顯示著自己完全看不懂綠色網格,生怕打擾到葉崇之,然後小聲說道:「我先回去啦!晚上再過來!」

庄筱是A市日報的一名小記者,雖然平日里打卡制度不嚴,可以經常翹班,但交稿畢竟有日期,於是熬夜寫稿子是常有的事。

她摸著自己圓鼓鼓的肚子,覺得頓時靈感暴增,一定會寫出讓主任滿意的稿子,並且一稿就過。

葉崇之不解地回頭:「現在不是晚上?」

「我是說晚上十二點,可以再來一頓宵夜!」

像葉崇之這麼清冷的人,三十年來一直單身,直到遇上「死皮賴臉」的庄筱,讓他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有時候看似不搭的兩個人,誰又能肯定的說在性格上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兒呢?

就這樣庄筱隔三差五地來葉崇之家蹭飯,每次來蹭飯她也不空手,經常大包小包地買她喜歡吃的蔬菜和水果,把葉崇之的冰箱塞得滿滿當當。

做飯她不會,但是各種水果沙拉和果汁她可是十分熟練,這天晚上她又把不知道混合了哪幾種水果的果汁推到葉崇之的面前,惹得他直皺眉。

「這是什麼東西?」

「很有營養的,你嘗嘗!」話音剛落,葉崇之的手機便響了,又是家裡打來的視頻電話,他有些不耐煩地接起來。

果不其然,家裡又是變著花樣的催婚,這次葉崇之的母親連託夢的故事都講出來了,但葉崇之仍然不為所動。

「兒子,沙發上那是什麼?女人的外套?」庄筱進門後隨手將她的粉色外套扔在了沙發上,沒想到二老連這個都能發現。

正當葉崇之一臉錯愕的時候,庄筱主動跑到二老面前打招呼:「叔叔阿姨你們好,我是葉崇之的鄰居,叫我筱筱就好。」

二老一見兒子的房間里有個女人,那喜悅簡直無以言表,眼睛笑得都快眯成一條線了,以至於庄筱長篇大論地說他們不用擔心當代年輕人的婚事時,他們什麼都沒有聽進去。

他們目不轉睛地關注著這個姑娘的一舉一動,庄筱眉眼裡的清澈明瑩,像是被水洗滌後一樣,黑白分明,聰明清冽。

而庄筱口齒伶俐,邏輯清晰,表達清楚,有顏又有頭腦,甚得二老的心。

庄筱還在侃侃而談,不料被葉崇之毫無感情地關掉了攝像頭,他爸媽安得什麼心思庄筱不知道,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你怎麼關掉了?」

「手機快沒電了,該充電了。」

「哦,葉崇之,我仗義吧!看我把你爸媽說的一愣一愣的,相信他們以後不會再催你了。」

「……」葉崇之給了庄筱一個你還是涉世未深的同情眼神。

4

葉崇之沒猜錯,二老知道庄筱的存在後,電話來得更勤了,不僅如此他的爺爺奶奶,姥姥姥爺也輪番打來電話,他能掛掉一個,但不能掛掉每一個。

父母都是獨生子,這上面四個老人可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葉崇之身上了,他實在招架不住。

於是在某次和庄筱共進晚餐的時候,他鄭重其事地提出了一個建議:「庄筱,你願意跟我假結婚嗎?」

庄筱一個激動,一口湯汁就這麼毫不留情地噴了出來。

「我們不領證,只是陪我演幾場戲,偶爾在我家住一住。」

庄筱一臉狐疑,沒想到這個平日里看起來像個老幹部的葉崇之,觀念還這麼新潮,而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她覺得葉崇之這個人不錯,而且自己還吃了他這麼多頓飯,這麼點小忙,幫就幫了。

可幫著幫著發現好像並不是個小忙。

姜還是老的辣,葉崇之的父母彷彿料到葉崇之會騙他們一樣,查崗查得緊,看了葉崇之假造的結婚證還不算完,隔三差五地就到家裡來做客。

「筱筱,房子住的舒不舒服呀,用不用給你們換個大點的?」

「媽,不用,住著挺好的。」

「車子用不用買呀?」

「報社步行十分鐘就到啦。」

「哎呀,今天好晚了,兒子,我們今天住在這吧!」葉崇之明明知道是詭計,但還不能明說。

跟葉崇之躺在同一個被窩裡的庄筱睡前忍不住發出感慨:「你媽也太可愛了。」

「呵呵。」葉崇之冷笑幾聲,算是應答。

葉崇之找來電腦準備在被窩裡再工作一會兒,剛想問會不會打擾庄筱休息的時候,床的另一側便已經傳來了清淺的呼嚕聲。

難道資深吃貨的特質還有一條是沒心沒肺?不知道是因為庄筱的心大,還是因為她的仗義,讓葉崇之對她又心生出不少好感。

庄筱和他印象里的女生好像都不太一樣,換句話說,庄筱除了長得像女生,其他都不太像。

葉崇之的父母考察了大概有一個周左右的時間,發現兩個人日常相處隨意,毫不做作,而且每晚相擁而眠,你儂我儂後,終於放下心來跟各自的父母進行彙報。

「看來很快我們就能抱重孫子了。」老太太在那頭笑得合不攏嘴,彷彿這個消息是她這幾個月來聽到的最好的消息。

「但咱們也不能操之過急,把崇之逼得太緊。」

「對,先讓小兩口過過二人世界吧,不過總算有了盼頭。」

鬆了口氣的葉崇之父母當即便買了飛普吉島的機票,兩個人度假去了,而庄筱在這裡住了一個星期竟也開始習慣,所以有時候吃完飯乾脆就睡在葉崇之這裡。

她摸著自己的肚子,整個人心滿意足,「葉崇之,你這麼好,為什麼沒有女朋友啊?」

5

葉崇之淡漠地看了庄筱一眼,一點想要回答她的意思都沒有。

可是庄筱鍥而不捨,非要問出個所以然來,葉崇之白了庄筱一眼:「女人這種生物太麻煩。」

每個蹩腳的解釋後都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葉崇之後來一直沒有談女朋友的原因不過是被初戀傷得很深,拼盡全力的一段感情不過是大夢一場空,後來他乾脆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工作上,閉口不談愛情。

庄筱顯然是對他的回答不滿意,反駁他:「可是有些感情就是從一點點麻煩中產生的。」

葉崇之沖著庄筱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你再吵就把你丟出去。」

「是你讓我幫你假扮老婆,你現在又翻臉不認人!」沒脾氣的庄筱脾氣突然上來,轉身就要走,沒想到被葉崇之一拉跌進了他的懷裡。(小說名:《融化時光》,作者:七憶歡。來自【公號:dudiangushi】禁止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每天讀點故事 的精彩文章:

婆婆夥同老公逼我離婚,16歲女兒亮出幾張紙,他們乖乖送我50萬
故事:高溫天把熟睡兒子鎖車內,8分鐘後回來,醫生說節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