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 > 相親對象突然變卦討要天價彩禮,我交新女友讓她們全家後悔

相親對象突然變卦討要天價彩禮,我交新女友讓她們全家後悔

說實話,我並不喜歡楊笑,也說不上討厭,她只不過是我的一個相親對象罷了。

現在我已經快三十了,連個女朋友都沒有。父母雖然嘴上不說,但我明白他們抱不上孫子的那種感受,所以我開始出來相親。

幾經周折後,覺得楊笑的模樣還算可以,就和她發展成了男女朋友。只不過,選擇楊笑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她家要的彩禮在我的可承受範圍。

「你到我家來一趟。」這就是楊笑給我發的消息,只有簡短的幾個字,完全沒有戀人之間應有的樣子。沒辦法,誰讓我要娶人家呢,只能聽她的話。

為了見楊笑的父母,我專門去了同學的店裡買了高檔禮品。雖說看在老同學的面子上給我打了八折優惠,但相對於進價來說他也是賺了不少。

半個小時後,我來到了楊笑的家門口,整理了一下著裝,敲開了她家的門。

和上一次不同,楊母居然歡天喜地給我打開了門,讓我頗感意外。

見到是我之後,臉色頓時拉了下來,冷淡地說了句,「進來吧,東西給我就行。」

將禮品遞過去之後,在一旁餵魚楊父丟過來一雙舊拖鞋,說道:「把鞋換上,免得弄髒我剛拖的地。」

在老丈人面前,我只得唯唯諾諾地答應著,老老實實地換上了那雙拖鞋。

這時,楊笑穿著一身睡衣從房間里走了出來,看樣子就是剛剛睡醒。臉也沒洗,頭也沒梳,妝也沒化,跟相親時判若兩人。

她努力張開原本就不大的眼睛,看到了還在門口站著的我。

「大河,這次我媽讓我叫你過來,就是想和你談談彩禮的事情,要是你真的愛我的話,就聽我媽的話,不許討價還價。」楊笑說這些話時,說得特別輕鬆,根本沒有替我考慮考慮。

畢竟這不是自己家,有什麼不滿的地方也不好發泄,只能打掉牙往肚裡咽。

楊母放好東西後,把我喊了過去,在餐桌座位上擺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彩禮準備的怎麼樣了?」一上來就直接談彩禮的事。

「額,四十萬真的不能再少了嗎?」我這些年賺的錢再加上父母的養老金,有四十萬確實不假,可這些錢全用在投資,一時間很難湊齊。

「一分錢都不能少!」楊母斬釘截鐵地說道,「還有你別忘了,還要再買一套房子當做婚房。」

楊母的話讓我很為難,說明了自己現在的處境:「這恐怕我暫時做不到,上一套房子的貸款我們家還沒有還完……」

「這是你的事,我管不了這麼多!」楊母都沒等我說完,就直接打斷了我的話,「要是你還想娶我女兒,就趕快將彩禮錢湊齊。沒有錢的話趕緊滾蛋,別耽誤我女兒的大好青春。」

楊母的聲音提高了不止一個個分貝,在其他房間的楊笑和楊父兩個人都聽到,連忙過來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楊母雙手一攤,眼睛盯著我說道:「你問你這好男朋友。」

「秦大河,我剛才怎麼跟你說得,不要惹我媽生氣,你怎麼就不聽呢?」楊笑都沒我發生了什麼事情,就一味指責我。

楊父也在一旁煽風點火:「我一開始不贊同這門婚事,你看看,咱們孩子還沒進他家門呢,就對著你這丈母娘發火,真沒見過他這種人……」

我百口莫辯,想直接撂挑子不幹了,但想到自己年事已高的父母對我的期望,再一次忍了下來。

「阿姨對不起,剛才是我態度不好,請您原諒。」我一口氣說完了道歉的話,等候楊母的發落。

見楊母根本不理我,我繼續說道:「彩禮錢我會儘快準備,準備好後立馬送來。房子的事情您看好那套我買那套行嗎?」

「這還差不多。」楊母見我服軟了,臉上的皺紋才算舒展開了,勉強給我個笑臉。她剛想繼續說話,就聽見了門開的聲音。

隨之而來的是一聲「爸,媽,我女朋友方小溪來看你們了。」這聲音我聽過,是楊笑弟弟楊樂的聲音。

他們知道楊樂回來,直接將我晾在了一旁,去迎接楊樂的女朋友了。

我現在的身份比較尷尬,所以就沒有一起跟著過去,但眼睛卻一直在瞄著門口。

不知道為什麼,方小溪站在門口一直不肯進來。

楊母看她有些忸怩,問道:「孩子,你怎麼了,是不舒服嗎?」

方小溪連連擺手道:「不是,我怕我鞋子弄髒了地板,能不能給我雙拖鞋……」

楊父說道:「不用不用,就算弄髒了我也會……讓樂樂去拖的。」從我這個方向看,楊母在後面掐了一下楊父,他才改口說讓楊樂拖地。

楊母也順著誇獎楊樂:「就是、就是,我們家樂樂特別勤快,知道你要來,他收拾完家務後才去接你的。」

等方小溪進入客廳後,我看清楚了她的容貌。她長著一張非常好看的娃娃臉,眼睛大大的,顯得特別有精神。臉上只化一個淡妝,但絲毫不影響她的渾身上下所散發的魅力。身上穿的不過是淘寶上幾十塊錢就能買到的便宜貨,緊緊地包裹這她那傲人的身材,極具誘惑性。鞋子雖然是個牌子,但已經舊了,只不過穿在她腳上沒有看出半點違和感。

由此我推斷,方小溪的家境並不算很好,或者說她是一個比較節儉的人。和楊笑一對比,我開始有些羨慕楊樂的運氣了,居然能找到一個這樣勤儉持家還好看的女朋友。

方小溪坐下來和楊家人說了會客套話,說出了這次過來的目的。居然和我一樣,也是來談彩禮的。不同的是,她是過來要彩禮的一方。

楊母好像忘了我還在這裡,直接拍板許諾道:「孩子你放心,我保證二十萬會親自送到親家手裡。」楊父和楊家姐弟也在一旁附和著,生怕到嘴的鴨子飛了。

方小溪聽到這話,臉上並沒有露出喜悅的樣子,好像她並不喜歡楊樂。

「我父母讓我再問問婚房的事情……」方小溪小心翼翼地說道。

聽到這句話,楊母皺了下眉頭,隨即故作平靜地說道:「你看現在這套房子怎麼樣,到你們結婚前重新裝修一遍,給你們用做婚房你看可以嗎?」

「如果把房子讓給我們,那您和伯伯怎麼辦?」方小溪說到這裡,我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楊母要我買房了,感情我是娶了整個楊家人啊!

楊母回答道:「孩子,你不用擔心,等樂樂他姐結婚後,我們搬過去跟笑笑住,不會影響到你們的二人世界。」

剛才我還在自我安慰,下一秒聽到了從楊母嘴裡說出的話,心情極其沉重,我覺得我有說分手的必要了。

當我站起身,正好與方小溪這個人間尤物對視了一眼,一個大膽的想法在腦海里油然而生。

於是,我連聲招呼都沒有打,直接離開了楊家,坐進停在樓下的車裡等待著方小溪的出現。

果然,一個多小時後,方小溪一個人提著我之前送的禮品從樓梯口走了出來。

我開車跟上方小溪,在她身邊降下副駕駛的的車玻璃,故作驚訝地問道:「小溪,楊樂這小子他怎麼沒送你回去?」

方小溪扭頭,看到是我後,也開始為楊樂打掩護:「額,楊樂他還有些事情要忙,我就不耽誤他的事情了。」

「上車吧,我送你回去。」我邊說邊幫方小溪推開副駕駛的車門。

方小溪先是推辭道:「不用了,我家離這裡不多遠,我一個人回去就好,不麻煩姐夫了。」

我聽到「姐夫」這個稱號,一猜就是楊樂囑咐過方小溪跟我少打交道。

「既然你都喊我『姐夫』了,難道我還能吃了你不成?」我半開玩笑地說道,「聽姐夫的話,上車我送你回去。」

這一次方小溪沒有拒絕,坐上了我的車,只不過她坐的是車后座。

問清楚她家住址後,導航明明可以抄近道過去的,我卻走了遠路。趁這段時間,我和方小溪聊起了天。

我先開口問道:「小溪,你這次來是談彩禮錢的嗎?」

「恩。」方小溪只是簡單回了一句,看起來,她還沒有放下對我的戒備心。

「跟你不一樣,我是來送彩禮的。」我裝作很心疼的樣子,忍不住說道,「整整三十萬啊,就這樣要送出去了,換回來一個還要吃飯的人,真是賠本的買賣。」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我一直通過車內後視鏡觀察的方小溪臉上的表情變化。在我說到「三十萬」這個詞的時候,方小溪她的眉頭明顯皺了一下。

我說完後,方小溪倒是善解人意地勸我說道:「婚姻嘛,談什麼賠本不賠本的,能娶個喜歡的人這不是挺好,我都有點羨慕笑笑姐能找到姐夫你這個好丈夫了。」

「是嗎,」我故作驚訝地問道,「難道楊樂這小子對你不好?」

方小溪問道:「姐夫,你是想聽真話還是假話。」我隨口說道:「聽你願意說的。」

「姐夫你可真有意思。」方小溪笑著說道,「你先保證我說過的話不會說出去!」

「好,我保證。」我答應了下來。

見我保證了,方小溪才開口說道:「說實話,我並不喜歡楊樂,也說不上討厭,她只不過是我的一個相親對象罷了。」

不知道為什麼,這些話從她口中說出來,莫名地有些心疼這個女孩。

「那你覺得我怎麼樣?」我想知道方小溪對我的看法。看到方小溪正想張嘴說話,補充道:「這一次我想聽真話。」

這下,讓方小溪到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緩緩地說道:「我們好像今天才第一次見面,至少現在我對你並沒有什麼了解的,你這個問題我並不能回答。」

我繼續追問道:「那你想不想對我有一個深入了解,就比如說我們做一對正常的戀人那樣?」

「這樣做不好吧,畢竟我們兩人都是有對象的人……」很明顯,方小溪有些動搖了,很適合我乘勝追擊。

「說句難聽的,你的婚姻完全是由你父母做主,之所以讓你嫁給楊樂就是看上了他家給的這二十萬的彩禮錢。」我向方小溪闡明了現實,「你這次去楊家,應該就是打聽這錢什麼時候能給。你的父母不好出面,所以才讓你去的,對嗎?」

聽完這些話,再加上我之前的暗示,方小溪明白了整件事情。她只是點了點頭,沒有再和我說話,直到她家所在的小區。

方小溪並沒有著急下車,而是問道:「是不是從我上車開始,你就開始算計我了,對嗎?」

「談不上算計,我只是想娶你罷了。」勝敗在此一舉,我終於說出了我那個大膽的想法。

「你剛才也說了,我的婚姻不是我做主的,那你打算給我父母多少彩禮錢?」這話,好像是替她父母問的。

「四十萬,在之前的基礎上再加上十萬,你覺得怎麼樣?」我回答道,「雖然你比楊笑要好不止一倍兩倍,但我買完房、車後的存款實在不多了。我能做的就是在婚後好好疼你、愛你、珍惜你、呵護你……」

「好了好了,我說嫁你了嗎?」方小溪終於忍不住笑了,「真是的,肉麻死了。」

我走下車,幫她拉開車門問道:「現在我可以去見見我未來的岳父岳母了嗎?」

「好好好,跟我來吧。」方小溪下車後,遞給了我楊家轉送給她的禮品,「這些東西該不會是你買的吧,要是你買的話正好物歸原主,去見我父母也不用再買了。」

我忍不住讚賞道:「我親愛的老婆還真是冰雪聰明,發票現在還在我兜里揣著呢。」

「說說吧,我親愛的老公,你叫什麼名字,總不能一直讓我叫你『姐夫』吧!」看樣子,方小溪已經接受了我對她的稱呼。

我清了清嗓子,一字一句地說道:「你老公叫秦大河。」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每天讀點故事 的精彩文章:

一套8000塊的婚紗,讓我發現未婚夫這人嫁不得
故事:發現男友跟別人約會我怒扇對方,廝打中酷總裁出現霸氣扛走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