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 > 最好的生活狀態:風生水起,全靠自己

最好的生活狀態:風生水起,全靠自己

回復【早安】送你一張專屬祝福卡片

文 | 有書微度 · 主播 | 阿成

有書君說

《紅樓夢》中,有這麼一個人,他從來沒有正式出場,但影響力卻無處不在。

他大權在握、手眼通天,上至皇權內務,下至權貴運勢,都與他息息相關。

那麼,他是誰呢?我們一起來看~

薛姨媽帶著寶釵、薛蟠進京,為了三件大事:

「一為送妹入宮待選,二為望親,三因親自入部銷算舊帳,再計新支。」

要說進京投靠,薛姨媽最該找的,是在京任職的哥哥王子騰。

但王子騰卻通知王夫人接待薛姨媽長住,「意欲喚取進京之意」。

這樣一來,即使寶釵落選,薛姨媽也能轉頭與賈家這邊聯姻。

而王子騰這個寶玉和寶釵的親舅舅,便能整合三家之力,王家自然能更上一層樓。

於是,王夫人知會薛家,讓寶釵胸掛金鎖早點來賈府。

然後授意寶釵,和寶玉互識金玉。

恰逢寶釵身體不適,寶玉探望時,寶釵主動說:

「成日家說你的這玉,究竟未曾細細的賞鑒,我今兒倒要瞧瞧。」

然後寶釵的丫頭鶯兒,聽到玉上的字,便說:

「我聽這兩句話,倒像和姑娘的項圈上的兩句話,是一對兒。」

「金玉良緣」之說,就這麼傳開。

如果說王夫人和薛姨媽是王家的女兒,想親上加親,在情理之中。

可賈母為什麼,最終還是選了寶釵而捨棄黛玉呢?

論身體:

寶釵有無名之症,需得服用「冷香丸」調理,黛玉「從會吃飯時便吃藥」,倆人差不多。

論出身:

林家是列侯之後,林如海是前科探花,憑本事當官,「雖系鐘鼎之家,卻亦是書香之族」。

薛家是皇商出身,在戶部掛了個「虛名」,沒有什麼分量。

這樣算下來,黛玉的出身,更好些。

論掌家的能力:

寶釵很強,可黛玉也不弱。

她曾對寶玉說起賈家現狀:

「出的多進的少,如今若不省檢,必致後手不接。」

再說,賈敏是賈母愛女,她應該更信任自己女兒教育出來的外孫女。

論感情:

賈母待黛玉,肯定比待寶釵親厚。

其實,所謂的金玉良緣,不過是個局。

「你有玉,人家就有金來配你!」

黛玉小小年紀都看得明白,賈母豈會不知?

但賈母作為賈家的老祖宗,更看重的是寶釵背後王家的勢力。

為了家族利益,賈母最終還是選了寶釵。

我們以為《紅樓夢》中的男女情愛,其實背後都有權勢的影子。

這最大的權勢,就是王子騰無疑了。

王子騰的權勢有多大呢?

王子騰的官職是京營節度使,這個官階,相當於清代的九門提督,負責皇宮統管皇家禁軍,妥妥的軍政一體實權派。

薛蟠打死了人時,賈雨村剛到應天府擔任知府。

他從門子處得了一張「護官符」,由此得知薛蟠這個「呆霸王」背景不小:

賈政是薛蟠的姨夫,王子騰是薛蟠的舅舅。

他本想秉公斷案,卻有下人傳報:「王老爺來拜」。

賈雨村「忙具衣冠接迎」,在金陵能讓堂堂知府整理衣冠趕忙起身相迎的「王老爺」,只有王子騰金陵老家的人了。

再加上門子燒了一把火:

「小的聞得老爺補升此任,亦系賈府、王府之力。」

賈雨村這官位,是他拿著林如海的介紹信,找到了賈政,再由賈政「竭力內中協助」得來的。

門子之所以這樣說,顯然讓他知道,賈雨村這個官職不是賈政一個人運作的,而是和王子騰倆人合理舉薦的結果。

賈雨村權衡之下,知道自己人微言輕,就放棄了做一個執法如山的父母官的念頭。

於是,他「胡亂判斷了此案」,讓薛蟠得以脫身。

然後,給賈政和王子騰分別修書一封:

「令甥之事已完,不必過慮。」

事後,王子騰對賈雨村諸多照拂,「累上保本」,積極的向皇上舉薦賈雨村。

而賈雨村得以進京面聖,「後補京缺」。

一個地方官沒有什麼政績,短短几年就當上了京官,這官運不是一般的順利。

在他人眼中難於登天的求官之事,對於王子騰來說只不過是遞幾個摺子的事,可謂勢傾朝野。

王子騰夫人過壽時,王家「打發人來請賈母王夫人」去祝壽。

王子騰是晚輩,他的夫人過壽,長輩要去賀壽,這明顯不符合禮儀。

再者,按照爵位來說,賈家被封為「國公」,王家是「都太尉統制縣伯王公」,一個縣伯。

賈家,明顯要高於王家的。

但襲爵有規矩,「只封襲三世」,且降等襲爵。

如果沒有功名建樹,這祖蔭爵位就是虛名。

賈政是工部員外郎,這個官職,相當於現在的廳級,比王子騰官低。

王家「打發人來請」,態度如此輕慢,賈家卻習以為常,可見這樣的事情已經是常規操作了。

所以,有時候賈母也要顧著面子,只能屈就。

王子騰積威甚重,賈家雖為國公之後,也不得不仰仗王家。

王子騰初任京營節度使,之後升任九省統制,奉旨查邊;

緊接著就擔任九省都檢點,繼而九省總督,可謂官運逆天。

但登高必跌重,在高處多風光,跌下來就多慘。

王子騰榮升為內閣大學士,終於「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時,在上任途中,暴斃而亡。

王熙鳳的經歷,活脫脫就是王子騰的寫照。

王熙鳳厲害的很,人稱鳳辣子。

她不僅「辣」,而且「悍」,是名副其實的「悍妻」。

賈璉怕她,喜歡尤二姐卻不敢接進家門,只能偷偷在外面置了宅子安置。

誰知,事情還是被王熙鳳知道了。

她先假意把尤二姐接到府中,博了個賢良的美名。

然後,找到已與尤二姐訂親的張華,讓他寫一張狀紙,「只管往有司衙門告去」。

告的是誰:賈璉。

條條款款都是大罪:

「國孝家孝之中,背旨瞞親,仗財依勢,強逼退親,停妻再娶。」

張華自然不敢,王熙鳳便囂張放話,你隨便告,我們不怕:

「便告我們家謀反,也沒事的!

不過是借他一鬧,大家沒臉;

若告大了,我這裡自然能彀平息的。」

這一鬧,鬧到了督察院。

賈璉畢竟在朝為官,這件事不僅讓他在同事中抬不起頭,更有可能斷了他的仕途前程。

王熙鳳再能幹,不過是個內宅婦人,為什麼敢如此囂張?

因為她是「太太的內侄女,當日大舅老爺的女兒」,有王家撐腰。

而「督查院又素與王子騰交好」,自然由著她鬧。

賈璉這怕媳婦的名頭,肯定跑不了了。

但督查院看在王子騰的面子上,一定會把這件事壓下來。

王家不僅有權,還有錢。

王熙鳳曾指著賈璉的鼻子說:

「把我王家的地縫子掃一掃,就夠你們過一輩子呢。」

那份霸氣,非常人能有。

可王子騰一死,王熙鳳就沒了靠山。

在賈璉面前只能「氣得乾咽」、「勉強陪笑」。

張羅賈母喪事,她也要向僕婦們央求著說:「大娘、嬸子們可憐我罷」,才肯有人去幹活。

就連史家,都因為娶了王子騰的女兒,被抄了家。

史湘雲一個正經小姐,都被發賣,墮入紅塵之中。

四大家族的榮華富貴,雖有祖宗庇蔭的成分,但更因為有著權臣王子騰這位姻親的關照。

可是「背靠大樹好乘涼」的想法,終究不妥。

王子騰這株「大樹」一朝傾倒,那些昔日的皇親貴胄、才子佳人,最終落得個無處安身、抱頭逃亡的下場。

正可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只在他人口中出場的王子騰,就這麼決定了四大家族的興衰起落。

記 得 拉 至 文 末 為 有 書 君 點 贊 哦 !

【撥開紅樓迷霧,品味百態人生】系列

正在連載中

明天我們要講的是

林黛玉的死亡之謎的故事

想知道更多紅樓的精彩故事

每天記得準時來收聽呦

如果喜歡今天的故事

可以在文末給有書君點個「在看」噢

你點的每個贊,我都當成了喜歡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有書 的精彩文章:

孫悟空的秘密,只有成年人看得懂
人和人最好的關係,是熟不逾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