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 > 我謊稱患癌試探老公,20分鐘內他迅速做個決定令我背後發涼

我謊稱患癌試探老公,20分鐘內他迅速做個決定令我背後發涼

1

孟瑤從銀行辦完事回到公司的時候已經中午十二點多了,飢腸轆轆的她一推開公司的大門,就看到前台小姑娘正捧著碗麻辣燙吃得正歡。

這時,坐在她對面的同事徐雙雙從洗手間一回來就一臉八卦道:「你猜我剛看到了誰?前台小高的那個小男友就在公司門口守著呢,懷裡還抱著個保溫壺,可真讓人羨慕啊!」

孟瑤有氣無力地白了她一眼,沒搭理她。徐雙雙仗著兩人關係不錯,不客氣地調侃她:「話說,你也拉肚子拉了一下午了,你家肖磊有什麼表示,一會兒來不來接你下班?」

「拜託大姐,人家小情侶正是情深意濃時,當然打個噴嚏都要緊張半天了,我和我們家老肖都老夫老妻了,早就過了做作的年紀了。」說著,她又嘆了口氣:「再說了,就我們家老肖,可是有名的千年榆木,資深直男癌患者。他不趁機諷刺我就不錯了,還指望他能來接我?」

於是,她強打起精神,把肖磊的一些直男事迹都趁機宣揚了出去。

比如,有一次她在廚房切菜,不小心切破了手指,鮮血直流。肖磊第一時間不是安慰她,而是反問她是家裡窮得肉都吃不起了嗎?已經到了需要她割肉加菜的地步了嗎?

同事們被她口中的肖磊逗得笑得前仰後合,直呼不愧是資深直男,簡直直得可愛。

孟瑤也跟著大家一起笑,心底卻泛起一陣陣苦澀。

因為她沒有告訴同事們,她手指上的血還沒有完全止住,肖磊就已經又折回客廳看電視去了。

很多時候她都懷疑過,這一切真的只是因為他是直男嗎?她真心愛過人,也被人溫柔愛過,直覺告訴她,肖磊並不愛她。

或者說,並不像他說的那樣愛她。

她也同母親提起過,母親想了想,給她支了個招兒:「要個孩子吧,有時候男人就跟孩子一樣,他們並不是不愛,只是不懂得怎麼去愛。等有了孩子,激發了他的天性,他就知道怎麼愛了。」

2

天隨人願,沒多久,她就懷孕了。不過那時候她身體不太好,一米六五的個子不到九十斤,妊娠反應又比較大,一點東西都吃不下。

兩個月的時候,不但一點肉沒長,還瘦了五六斤,臉上一點血色都沒有。連醫生都建議,如果還是一點東西都吃不下,建議先別要這個孩子。

她拒絕了,為了保住這個孩子,她頂著噁心逼自己灌下那一碗碗令她作嘔的湯湯水水。每每一喝完,她就要跑到洗手間大吐一場,吐完了回來含著淚再灌下。

可即便她如此努力了,這個孩子還是沒能保住。那次小產,傷了她的心,更傷了她的身。

那段時間,她只覺得渾身一點勁都沒有,走路更像踩在棉花上一樣,還動不動就頭暈得厲害,有時候坐馬桶上都一陣眩暈。

那天,肖磊難得回來得早。她想趁這個機會好好洗個澡,出院以來這些日子,她一個人在家時都不敢洗,因為她擔心自己暈在洗手間都沒人知道。

可肖磊回來換了套運動裝就要去健身房健身,在聽到孟瑤的請求後,他笑得一臉嘲諷:「你都是差一點就當媽的人了,還當自己是孩子呢?洗個澡都要人陪,好意思嗎?」

她努力解釋道:「不是,我頭暈得厲害,擔心洗著洗著暈過去。」

他很是不耐煩道:「孟瑤,咱能不嬌氣嗎?人家生孩子都沒你矯情,行,那你去洗吧,我就在這兒看著,看你暈不暈。」

說完,他搬了張椅子放到洗手間門口,然後一屁股坐了下去,雙手抱胸,抬了抬下巴,示意她進去洗。

孟瑤也被他這態度給激怒了,她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氣呼呼地丟下一句「不洗了」就回了房間,把門摔得巨響。

可依然掩蓋不住門外肖磊的罵罵咧咧聲:「孟瑤你就給我使勁作吧,什麼頭暈,我看你就是找事,就是見不得我出去。我每天辛辛苦苦工作,還三天兩天地加班,難得下班早想放鬆放鬆,你都見不得,我就沒見過像你這樣自私的女人!」

後來,這件事驚動了雙方老人,母親親自趕過來照顧她。婆婆也帶著大包小包的營養品來了,一進門就把肖磊大罵了一頓,又逼著肖磊當著親家母的面給孟瑤道了歉。

末了,她親昵地拉著孟瑤的手,安慰她:「好孩子,別跟那混小子計較,你知道的,這小子就是性子直,沒什麼壞心眼的。不過要他一個大小伙體會女兒家的痛,也確實為難他。」

「當然了,這件事怎麼說都是肖磊不對,不過也不能全怪他,是我和他爸把他給慣壞了,誰叫我們只有他一個兒子呢。」

說著,她往孟瑤懷裡塞了個紅包:「好孩子,拿著,買點自己喜歡的東西,別跟肖磊計較了。好好養好身子,媽還等著抱孫子呢!」

3

「叮咚」一聲,電梯門開了,也將孟瑤的思緒從回憶中拉了回來。

那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如今她不僅又有了孩子,而且都已經五歲了,一直由雙方父母輪流照顧。

她到家的時候肖磊還沒回來,拉了一下午,她感到胃有些抽搐般的疼,便喝了兩口溫水,躺在床上休息。

約莫半小時後,肖磊回來了,他瞥了一眼廚房裡的冷鍋冷灶,又看到躺在床上的孟瑤,神色有些不悅:「晚上吃什麼?」

「我吃壞了肚子,有點不舒服,你……」

孟瑤話還沒說完,便被肖磊給打斷了:「那你怎麼不早說?早說我在外面吃完再回來了。」

說完,他扭頭去了客廳。孟瑤那已經躍過喉間到了嘴邊的後半句「你能幫我煮點粥嗎」又被她生生給咽了下去。

她有些生氣,索性蒙起被子睡了一覺。醒來時,已經晚上九點鐘了,她聞到一陣香氣從客廳傳來,她那空空如也的肚子又咕嚕咕嚕地抗議起來。

她起身穿上拖鞋走到客廳,肖磊正盤坐在沙發上打遊戲,茶几上是他叫的肯德基宅急送,全家桶里還有幾塊雞塊,旁邊還有一杯冒著涼氣的冰可樂。

這些,以她現在的腸胃是吃不得的。

她轉身本想自己去廚房煮碗粥,可看到沙發上的肖磊和茶几上的肯德基,她就覺得心頭一陣窩火。

「你去幫我煮碗粥!」

「你不會自己煮啊!」肖磊第一時間本能地拒絕,可當他抬頭看到孟瑤那明顯生氣的臉,極不心甘情願地說:「行了,行了,打完這把就給你煮,真是怕了你了!」

孟瑤這才覺得心頭好過一點,心滿意足地回房間等粥喝。可又半小時過去了,遊戲里的廝殺聲還是不斷。

她走出房間一看,廚房還是冷鍋冷灶,肖磊還是紋絲不動坐在沙發上打遊戲。他忘情地在遊戲的世界裡廝殺,中途可能渴了,那杯冰可樂被他喝得精光。

可他,顯然一點兒都沒想起給她煮粥。

一股無名火突然躥出來,在她身體里越燒越旺。她疾步過去,毫不猶豫地關掉了電源,剛剛還廝殺得激烈的畫面一下子歸於一片黑暗。

肖磊瞬間炸了,跳起來大罵道:「孟瑤,你發什麼神經病!我好不容易玩到這關的,你他媽有病是吧!」

「玩玩玩,你就知道玩,我讓你煮的粥呢?」

「我煮你大爺!」肖磊顯然氣得不輕,「我說孟瑤你能別天天沒事找事嗎?一碗粥而已,你是沒手還是沒腳啊,不能自己煮嗎,非要來給我添堵,你是成心的是吧!」

「我不舒服!」

「你哪不舒服啊?我看你可好得很呢,有的是精氣神來找我麻煩!」

說著,他一把推開孟瑤,隨意套了件外套便向門口走去。走到玄關處,他一邊換鞋一邊仍氣急敗壞道:「煮粥,煮你大爺的粥!」

4

周末,孟瑤去娘家接兒子。母親看出了她的悶悶不樂,留她吃了午飯。

飯後,母女倆一起在廚房洗碗,母親開導她說:「兩口子過日子難免磕磕碰碰,何況你們這一代的年輕人,從小就集萬千寵愛於一身,都自私得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就讓一讓。」

孟瑤嘴角滑過一絲苦笑:「媽,你說自私的人,會愛別人嗎?」

母親笑了笑,將洗乾淨的盤子遞給她擦,她告訴女兒:「傻孩子,自私是人的本性,人活在這個世界上誰不自私?兩個人朝夕相處幾十年,哪能沒有自私的時候?」

孟瑤疑惑了:「可是如果你自私一點,我也自私一點,你今天自私,我明天自私。如果都不能時時刻刻為對方著想,關心對方,愛護對方,那結婚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母親指了指掛在門口的雨傘,笑著說:「婚姻就像帶一把雨傘出去玩,天晴的時候你嫌它礙事,拿著很不方便,可一旦變了天,下了雨,你就慶幸有它了。婚姻的意義就在於平時雞飛狗跳一地雞毛,可一旦真正遇到事了,就會自動抱團取暖。」

孟瑤沉默了,她知道母親這是拿她自己打比方給她聽。父親和母親年輕的時候也幾乎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一度都吵到了民政局門口,差點讓她成了單親家庭的孩子。

那時候,父親不思進取,守著一畝三分田過日子。家裡開支大多靠母親裁縫店那點微薄的收入,一開始還好。後來她上學了,人們也不興做衣服穿了,都買現成的,家裡的生活質量一落千丈。有時候,連她的學費都交不起。

貧賤夫妻百事哀,父親和母親幾乎每天都為錢吵架,吵急了還會動手。屋漏偏逢連夜雨,缺錢缺怕了的母親還被人騙去了八千塊。

那八千塊不僅是家裡所有的積蓄,還有跟姥姥和小姨借的錢。母親又急又氣,絕望之下眼睛一閉,便從橋上跳了下去。

後來,母親被人救起,聞訊趕來的父親抱著母親號啕大哭,他生平第一次說出了令母親欣慰的話,他說:「你傻啊,不就八千塊錢嗎?這不還有我嗎?我去扛沙包,去賣血也能幫你還上啊,你幹嘛干傻事啊!」

父親沒有食言,他做到了,他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不僅替母親還了錢,還讓家裡的生活慢慢好了起來。

這些年來,她看著父親和母親如何恩愛扶持走過大半生,再想想肖磊,說不羨慕是假的。

當晚,她主動做了一桌子菜,算是為了兒子回家,也算是一種求和。肖磊見了什麼也沒說,若無其事坐上了桌,大快朵頤地吃了起來。

因為兒子的存在,飯桌上多了一份溫情和樂的氣氛,儼然溫馨和睦的一家三口。

中年人的婚姻就是如此,哪怕昨夜還吵得天翻地覆,今天一大早也要一臉若無其事地坐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飯。

因為中年人的婚姻,不再僅僅只是兩個人之間的愛情,更多的是一種責任,還有一種對生活的妥協。

背著肖磊和兒子,孟瑤暗暗嘆了口氣:「不得不說,婚姻這把傘真沒那麼好拿,又丑又重。」

可即便如此,她也捨不得放手,畢竟,誰都擔心那個天有不測風雲。

5

周一一大早,孟瑤剛坐到座位上,電腦還沒來得及開,徐雙雙就連忙湊了過來。看她那神情,孟瑤就猜到她準是又吃到誰的瓜了。

只是,這次吃到的卻是苦瓜,她不無惋惜道:「前台那個小高,得宮頸癌啦!」

孟瑤心一驚,這才想起剛剛進門好像確實沒看到她,但她仍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怎麼可能,她,她才多大啊,95後吧?怎麼會得這種病呢!」

徐雙雙嘆了口氣:「誰知道呢?聽說就是跟你一起吃麻辣燙拉肚子那天,她男朋友不放心,非要帶她去醫院瞧瞧。最後腸胃沒問題,倒是查出了這種病。你說說,多瘮人啊!」

又是拉肚子那天,孟瑤決定把那家麻辣燙拉進黑名單,連鎖反應未免也太多了些,還都是不好的反應,真是不吉利。

徐雙雙又推了她一把:「老總的意思是讓我下午代表公司去醫院看看她,你陪我去唄?」

孟瑤和徐雙雙在醫院看到小高的時候都有些嚇了一跳,才幾天不見,這個像花一樣的姑娘好似一夜之間就枯萎。

寬鬆樸素的病號服套在她清瘦的身體上,襯得她愈加單薄。過於慘白的燈光打在她那沒有一點血色的臉上,更顯得她憔悴不已。

這個漂亮的姑娘好像一夕之間就老了十歲,明艷不再,靈氣全無,剩下的只有茫然和絕望。

疾病,果真是這個世界上最毒的毀容葯。

兩人走出病房的時候心情都不太好,有憐憫,有惋惜,但更多的是一種兔死狐悲的壓抑感。

徐雙雙或許想緩和一下氣氛,又換了一副輕鬆的語氣八卦:「不過小高也算好命的了,你剛剛瞧見沒,她那個小男友寸步不離地守著她照顧她,看她的那個眼神都要把人融化了似的。」

孟瑤也看到了,剛剛小高幹咳了一聲,小男友便立馬起身給她倒水,遞給她之前還吹了又吹,生怕燙著了她。

她突然就想到了肖磊,如果今天換成她躺在那兒,肖磊能做到一半她就心滿意足了。

吃晚飯的時候,她和肖磊說到小高的事,特意強調了小高的男朋友。

肖磊聞言冷哼了一聲,不屑道:「得了吧,這小子堅持不了多久的。」

孟瑤不悅地反駁他:「你怎麼知道?可能人家就是感情深厚,不離不棄呢?」

肖磊滿臉諷刺:「你說你都三十幾歲的人了,怎麼還跟二十歲的小姑娘一樣幼稚呢?在現實面前,感情算個屁!這個小夥子喜歡你們那個小前台還不是因為人家姑娘年輕漂亮,等她馬上頭髮掉光了,臉上的膠原蛋白沒了,連身材都乾癟了,你看他還喜不喜歡?」

「退一萬步講,就算他還是喜歡,他的父母能讓他娶一個病殃殃又不能生孩子的女人進門嗎?」

孟瑤被懟得竟一時無言以對,但她還是堅守自己立場,死死不鬆口:「照你這麼說,新聞上經常報道的那些為了救愛人寧願傾家蕩產的感人事迹,都是假的嗎?」

肖磊輕蔑地笑了笑,扒完碗里最後一口飯,臨走之時還不忘信心滿滿地說:「別再跟我爭這些虛的了,不信你等著瞧吧!」

6

可能真的應了那句,天底下最懂男人的是男人自己,孟瑤沒想到,肖磊竟一語成讖。

自從出了小高這事,公司便給員工增加了個每年免費安排員工體檢一次的福利。

去體檢那天,由於人比較多,他們先去看了小高。小高剛做完手術沒多久,只能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氣色比上次見到還難看。

而這次寸步不離守在床邊照顧的只有小高的母親,母親替她招呼他們,說起小高的男朋友,她臉上閃過一絲不悅,隨後便刻意壓低了嗓音:「有一陣子沒見到人影了,電話不接,信息也不回。唉,也不能全怪人家孩子,誰讓咱家閨女命不好呢。」

這回,再從病房走出來的時候,連徐雙雙都找不到緩和氣氛的話了,只能嘆一句世事無常,兩人便心情複雜地去體檢了。

她躺在床上,看著幫她做彩超的醫生神色越來越凝重,她只覺得自己的心跳都快了幾分,恐懼越來越深。

她咬了咬嘴唇,小心翼翼地問道:「是腫瘤嗎?不會是惡性的吧?」

醫生搖了搖頭:「彩超看不出來,有個腫塊是比較大,這樣吧,一會兒你再去做個穿刺活檢。」

穿刺活檢安排在下午,徐雙雙留下來陪她。孟瑤表面上相當鎮定,還開玩笑說:「要是我也得癌了,就說明那家麻辣燙絕對有問題,死之前我也要找人砸了它,省得它再害人!」

可那天午餐她隨便扒拉了兩口就說飽了,連平日里最愛吃的板栗燒雞都沒吃兩塊。

做完穿刺,三天後才會出報告。孟瑤的內心是複雜的,既希望這三天趕快過去,不然她這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可同時又希望這三天長一點再長一點,最好永遠也到不了這一天,這樣她就不用去畏懼那一張宣判她命運的薄紙了。

走出醫院的時候,徐雙雙安慰她:「別擔心,你這年紀輕輕的,不會有事的。」

孟瑤嘴角滑過一絲苦笑:「小高可比我還年輕呢!」

「行了,別胡思亂想了,醫生不都說了嘛,只是腫塊比較大。」說

分別的時候,徐雙雙叮囑她知會肖磊一聲。她知道她是為她好,不希望她一個人扛著,哪怕是虛驚一場,有個人能夠分擔一下也是好的。

她點了點頭,可心底卻猶豫了起來,她一想到肖磊的話和小高的男朋友,她就膽怯了,退縮了。

雖然她很不想承認,但她不得不承認,她也開始慢慢懷疑人性了。

對疾病的巨大的恐懼已經快要衝破她的心理防線了,如果這個時候再讓她看到禁不起考驗的感情和人性暗黑的一面,她怕還沒等到判她死刑的那張通知單,她就已經撐不下去崩潰了。

所以,她決定先不告訴肖磊。

7

那三天,是孟瑤最記憶猶新的三天,每天都食之無味,夜不能寐。

就連肖磊都察覺到了她的不尋常,說怎麼感覺她最近有些不對勁兒。幾次話到嘴邊都被她給咽了下去,因為她從肖磊眼裡看到的是疑惑,而不是關心。

直到她拿到那份給她帶來生的希望的報告時,她才感覺真正活了過來,報告顯示只是比較大的結節而已。

雖然被嚇得不輕,但好在終究虛驚一場,劫後重生的喜悅和一種莫名而來的委屈竟讓她一時淚流滿目,熱淚滾滾。

就在這時,肖磊突然打了電話過來,她突然就在電話里哭得聲嘶力竭,嚇得肖磊以為家中出了什麼大事。

不知為什麼,當她看到手中的報告單,她突然就想將計就計試一試他。現在的她健康無虞,她有強健的體魄,有強大的精神力量,可以說,現在的她,無所畏懼。

她想,無論試探的結果有多難看,她應該都可以接受吧!畢竟再可怕的東西,也沒有死可怕。

「我得了乳腺癌。」

電話那頭一陣沉默,隨後便傳來肖磊的聲音:「真的假的?」

她哭得更厲害了:「我現在就在醫院,剛拿到的報告。老公,怎麼辦啊?」

電話那頭又是一陣沉默,但明顯比上一次要久得多。

「行了,你先別哭了,趕快回家吧!我一下班就回來,等我回來我們再好好商量治療方案。」

孟瑤心頭瞬間滑過一絲暖意,這股暖意很快便蔓延到了她的四肢,她的百骸,讓她如枯木逢春。她覺得她那奄奄一息的婚姻,終於重獲新生。

然而,她死也沒有想到,她竟然成了傳說中的「活不過三秒」,這是一個笑話,也是一場悲劇。

就像她的婚姻一樣,是一場可笑的悲劇!

那天,掛了電話後她便心情愉悅地趕回家,路過數碼城的時候,她想起肖磊的電腦有些老舊了,肖磊也經常抱怨老死機。

有次他們帶兒子逛街的時候,他看上一款微軟PC二合一的電腦,正適合他平時畫圖用。

於是,孟瑤走進數碼城以最快的速度買下了那台電腦。她想給他一個驚喜,讓他高興,也想好好獎勵他一番,感謝他在她最困難的時候,沒有棄她而去。

可當她結賬付款的時候,支付寶密碼連輸了幾遍都不對,她慌了,以為密碼泄露了。她的支付寶綁著的是兩個人共同存款賬戶的卡,裡面金額不小。

她慌忙給肖磊打了個電話:「老公,我們的賬戶密碼好像被盜了!」

肖磊一聽果然又慌又急,但同時他似乎卻更生氣,他大聲質問道:「你是不是用錢了?我不是跟你說了嗎?先回家來,我們再商量商量,你急什麼!」

孟瑤只覺得一桶冰水從她頭頂上倒了下來,讓她從頭涼到腳,從肌膚涼到骨子裡,就連汗毛都涼得豎了起來。患癌後老公焦急令我感動,沒想20分鐘內他迅速換了銀行卡密碼。

她瞥了一眼兩次通話記錄間隔的時間,短短不到二十分鐘而已,那個她同床共枕了七年的枕邊人,在得知她得了重病後就果斷修改了共同存款賬戶的密碼。(小說名:《病死了的婚姻》,作者:叫我靜靜靜靜靜。來自【公號:dudiangushi】禁止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每天讀點故事 的精彩文章:

娶了一米八的體育老師,他常常被妻子家暴,這婚姻成他無盡的噩夢
她是職業哭靈女,給自殺的老頭哭靈後惹上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