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 > 父母專寵我這獨生女29年,他們去世後我卻多個7歲的親弟

父母專寵我這獨生女29年,他們去世後我卻多個7歲的親弟

1

李曉穎是在父母車禍去世後,才知道自己多了個弟弟。

此時已經二十九歲的她,仔仔細細的看著那個躲在親戚身後的七歲小男孩,像儀器一般精準計算著他與父母長相的相似度。

「你們姐弟倆長得多像啊!」大姨一句話,打破了沉默。

她將李多寶拉到面前,小心翼翼的組織著措辭,慈愛道:「小寶是個好孩子,特別聽話懂事,所以……」

「所以我爸媽突然給我生了個弟弟,就是因為我不夠聽話懂事,對嗎?」李曉穎面無表情的說道。

大姨被嗆了一下,面色難堪,但還是努力緩和氣氛,寬慰她道:「曉穎,你這說的是什麼話?你爸媽把你拉扯這麼大,你這樣說話,可是讓人寒心了。」

「究竟誰更寒心?」李曉穎抬眼掃了一圈這些親戚,覺得他們個個面容可惡,她微微蹙眉,強壓情緒道:「如果不是我爸媽去世,我是不是永遠都不會知道這傢伙的存在?」

「曉穎!」大姨生氣了,厲聲道:「你好好說話!這是你親弟弟!」

「我承認他是我弟弟了嗎!」李曉穎情緒崩潰,不管不顧道:「當初他出生的時候,為什麼沒有人告訴我!你們有把我當做是這個家的人嗎!」

大姨將李多寶藏在懷裡,捂住他的耳朵後才跟李曉穎爭辯道:「你現在知道生氣了?你當我們是故意瞞你嗎?但凡你這幾年裡有回家看看,有跟你父母好好打電話溝通說話,你能發現不了小寶的存在嗎?」

李曉穎愣了一下。

房間里的氣氛再次凝結,有幾個親戚相繼離開,但嬸嬸還是留下來了,苦口婆心的說:「曉穎啊,嬸嬸知道你現在情緒不好,但也不能什麼話都往外說,你爸媽出事後,就是我們這些親戚幫忙照顧著,你……」

「我會給你們錢做補償的。」李曉穎不耐煩道:「放心,絕對不會讓你們白白付出的。」

嬸嬸的臉一下子垮了,努力堆了半天笑容,最終還是以失敗告終。她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也迅速離開了。

這個家終於只剩下了李曉穎一個人,她扭頭看著牆上的照片,不知不覺眼淚成串掉下來。

「騙子。」她看著自己和父母的合照指控道。

李曉穎始終記得,父母說過,這輩子只會要她一個小孩,沒想到竟然還是失約了。

2

父母屬於早婚,所以跟李曉穎的年齡差不大,且兩人是自己戀愛結婚,因此脾氣秉性很合,日常相處輕鬆活潑,完全沒有一般家庭的壓抑。

李曉穎知道父母不是拿孩子當搖錢樹的人,也知道父母不願意給她壓力,讓她不開心。

可是她天生傲氣,最終還是一步一步在完成十八歲的夢想,成為一個有錢人。

她買了豪車,雖然現在只有一輛,但她卻從未讓父母坐過。

從進入大學開始,她就學會用一個「忙」字,來拒絕父母。

「十一放假回來不?」

「剛進學校,我想跟同學好好相處。」

「這過年怎麼不回來啊?」

「找了個實習,我想早點進入社會,好好鍛煉自己。」

「那不然我跟你媽過去找你吧?」

「哎呀,就一年而已,咱們回頭視頻也是一樣的。」

「……」

如此反覆,李曉穎總有理由拒絕父母見面的請求。

不知不覺中,她就像一輛脫離父母軌道的火車,父母停留在原地,而她已經按照自己的速度,走遠了。

李曉穎從來沒有覺得這有什麼,年輕的時候不努力不奮鬥,難道要等到七老八十再談夢想?

一直以來,她都在爭第一,讓所有人都羨慕她的能力。

可是她現在也有點迷茫了,第一永遠爭不完,而她在與別人較量時,她似乎是捨棄了最重要的人,又似乎是被最重要的人拋棄了。

難道她這麼多年來的努力,都是錯誤的嗎?

3

迎面一群小孩跑過來,有一個不小心在李曉穎腳邊摔倒,她趕緊彎腰將孩子扶起來。

小男孩長得有點黑,但一雙眼睛很亮,抬著頭對李曉穎說了句謝謝後,便去追玩伴了。

他離開後,李曉穎伸手在自己腰間比了比,那個小男孩差不多到她腰那麼高。

看李多寶好像跟他差不多大,不知道李多寶有多高呢?

父母是不是像當年照顧她一樣,去照顧這個小傢伙呢?

他們姐弟倆,受到的關愛是一樣的嗎?

父母當年都是騙她的嗎?

他們是不是一直都想要個兒子?

太多問題,攪得李曉穎腦袋像裝滿了漿糊,她揉著太陽穴去坐車,車內空調讓她緩和了許多,卻還是本能的想多待一會兒。

沒有人出來送她。

村子比記憶里漂亮了許多,路兩邊是造型洋氣的三層小樓,幾乎家家戶戶院裡面都停著一輛車。

李曉穎家裡也有車,但已經永遠屬於父母了。

想到這,李曉穎又好奇:在父母離世前,他們最惦記的是女兒還是兒子呢?

司機出聲打斷了她的糾結,「李總,時間不早了。」

李曉穎點點頭,卻沒說要走。

她透過車鏡看著後面的道路,那裡始終沒有她想看見的人。

她就是故意說難聽的話刺人的,因為她心裡不痛快,所以她也不想讓別人好過。

她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這麼殘忍了,她好像不知不覺中,就把在商場中的狠厲,全都用在了親人身上。

她無聊的翻看手機,第一次發現她與父母的聯絡,永遠是父母主動,但每次通話都不超過一分鐘。

不到一分鐘能說些什麼?

「我在忙」,「等會說」,「回頭我給您打過去」,「不用」,「算了」,「哎呀我沒時間」……

她向陌生人推銷自己的產品時,從未吝嗇過時間。

人人都說她財迷,可她努力賺錢真的錯了嗎?

有人敲車窗,李曉穎一驚,卻發現來人依舊不是她所期待的人。

剛才被她扶起來的小男孩塞給她一張照片,隨即又跑掉了。

照片上是父母和李多寶,但在空餘的地方,有人用水彩筆畫了一個小女孩。

好像畫的是她。

李曉穎從包里掏出一本相冊,發現有幾張照片掉了出來。

想必這一張,就是剛才不小心掉在路上了。

李曉穎將掉出來的照片塞回去。

這本相冊大多都是她和父母,畢竟這些年來電子相冊更方便,所以李多寶和父母的照片沒幾張。

李曉穎的手機壁紙就是一家三口的全家福,她每天都用手機,所以看這張照片久了,就感覺沒有和父母分開,而父母也還是照片上的樣子。

因為時間關係,她連父母最後一面都沒見過,偶爾幾分鐘的視頻聯繫,她也沒能將父母的臉看清楚。

李曉穎仔細看著和李多寶在一起的父母,他們已經老了,一張臉上布滿了皺紋。

原來,沒有她這個女兒,他們也可以笑得這麼開心。

李曉穎又把視線落在李多寶身上,這些照片大多都是他得獎時拍的。

許是內向,他面對鏡頭時有種小綿羊的感覺,下巴收的很緊,笑得也有些僵硬。

如大姨所說,李多寶確實十分優秀的孩子。

4

幸好李曉穎的公司穩定,不至於她走了幾天就亂套。

李曉穎連續加了幾天的班,把堆積的工作處理完後,才有時間約會。

她有一個從大學開始,就在一起的男朋友王成。

兩人各方面條件都很合,王成也不止一次跟她求婚。可說不上為什麼,她總感覺他們之間隔了點什麼。

「現在說是你大姨在養孩子,那你大姨的孩子會同意嗎?你表哥,你表姐他們都有孩子,這麼多孩子都你大姨看著,你覺得能看好嗎?」

李曉穎最開始就想到這個問題了,只是她不願去想而已。

「可我還是不想接他過來。」

「我當然不是要你把他接過來,咱們還沒結婚呢,突然冒出來一個孩子,算怎麼回事啊?」王成面有嫌棄,看著李曉穎看了半天,忽然冷不丁冒出來一句:「那小孩真是你爸媽生的?」

李曉穎喝水的動作一頓,漫不經心的將水杯放下,抬眼問他:「為什麼這麼問?」

王成意識到不妥,慌亂解釋道:「我就是想著說,你爸媽這走的匆忙,萬一有人……你看你現在這個身價,關於錢的事情……是吧?不然為啥這麼多年了,你都不知道有這麼個孩子……」

李曉穎怎麼可能一點察覺都沒有?

仔細回想,父母不是沒有跟她提過,但她壓根兒沒當回事,總以為父母是在開玩笑。

畢竟,她可是父母掌心裡捧大的寶。

她從未想過,父母會將愛分給另一個人。

李曉穎指尖在桌面輕點,她說出了王成想說卻不敢說出的話。

「你是覺得這個孩子是我的,對嗎?」

王成慌張解釋道:「怎麼可能呢?」

他嘴上雖然不認同,但臉上的表情卻出賣了他。

李曉穎心裡清楚,雖然兩人一直維持著情侶的關係,但其實大學畢業後,兩人有過幾年的異地。

在這段時間裡,他們對對方的了解都很淺,很難保證對方不會發生點什麼。

也是到此刻,李曉穎才明白,為什麼她一直不願答應王成的求婚。

「我們分手吧。」

李曉穎幾乎沒說過這種話,因此王成很驚訝。

他愣了一會兒,堆著笑容道:「我剛不是說了嗎?我沒有那樣想你,你怎麼還生氣了?」

「可是你剛才說出來的話里,卻明顯在內涵我父母,這很難讓我不生氣。」

王成慌了,輕輕抽打自己的臉道歉說:「我剛胡說八道的,你就當我放了個屁!不過我也真的是為你著想啊!」

李曉穎不想多跟他糾纏,起身準備離開,王成趕緊拉住她,「咱們這麼多年的感情,你說分就分了?」

「我討厭別人不尊重我的父母。」

王成有些惱怒,「一個比你小二十多歲的弟弟,說出去誰信啊?」

李曉穎保持理智,不接他的話。但王成卻不依不饒,惡狠狠的諷刺道:「李曉穎,這麼多年來我也受夠你了,自以為有兩個臭錢,就總給我臉色看,你到底是靠什麼起家的,你敢說給別人聽嗎?」

李曉穎對於這些話很熟悉,從她開始變得有錢後,就總有人這樣說她。

李曉穎甩開王成的手頭也不回的離開,不管王成如何喊叫,不管周圍人如何看她。

所有的一切,她都不放在眼裡。

父母離開後,好像少了什麼,又好像什麼都沒少。

這時候,手機響了,是大姨打來的電話。

大姨開門見山道:「小寶放假了,到你那住兩天。」

李曉穎想說自己忙,但及時改變了話,只是輕輕嗯了一聲。

隨即,大姨將電話掛了。

李曉穎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情緒複雜,她實在想不到和那小傢伙共處一個屋檐下的日子。

5

大姨送李多寶過來,看到李曉穎請的保姆後很生氣,「讓她回家。」

「她是來照顧他的。」李曉穎指了指李多寶。

大姨氣沖沖道:「我不管,讓她走。」

李曉穎沒辦法,只好讓保姆先離開。

「你家裡一直都有保姆?」大姨隨口問。

李曉穎道:「不是。」

大姨說:「就為了小寶你請一個保姆?你是打算這幾天都不回來是嗎?」

李曉穎差點點頭了,但看到大姨的臉色後,只是沉默。

「我去做飯。」大姨並未多說,收拾了一下就鑽進了廚房。

不過等她轉眼看見瑟縮在沙發一角的李多寶時,她剛鬆了的氣又提了起來。

大姨忙活了一陣,做了一桌子菜出來,她招呼兩人說:「趕緊過來吃飯。」

「別動。」李曉穎自覺說話語氣並不嚴厲,卻不想李多寶聞言瞬間僵直身體,真的一動不動。

李曉穎看在眼裡,只覺心裡像針扎一樣難受。

這頓飯,三個人吃得都挺難受的。

吃完飯後,大姨跟李曉穎說:「我知道你難,但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了,能怎麼辦呢?小寶在我家也是小心翼翼的,我怕再這樣下去,他心理會出問題。曉穎啊,我知道我說話你不愛聽,但你別忘了,小寶也是失去了父母的孩子,況且他才七歲,他比你更脆弱。」

李曉穎的確沒有往這方面想,畢竟她一直覺得自己才是最委屈的那個人。

「血濃於水。你爸媽走了,這世界上跟你最親的人就是小寶了。」大姨道:「你真的忍心不認他嗎?」

李曉穎還沒說話,大姨又道:「小寶我可以繼續照顧,但我還是想讓你認他。小寶現在就覺得自己是個沒人要的孩子,他雖然面上不表現出來,但夜裡是會偷偷哭的,他也委屈難受啊。」

李曉穎低頭沉默,轉身去看坐在陽台上發獃的李多寶,猶豫了片刻道:「給我點時間。」

6

血緣的關係就是很奇妙,儘管李曉穎覺得彆扭,但心底還是想親近李多寶的,只是她確實不太懂該怎麼跟他相處。

大姨待了三天離開,她一走,兩人在二百平的房間里就更顯得空蕩了。

李曉穎百度了一下如何跟弟弟相處,結果找到了許多「打弟弟要趁早」的帖子,而且她竟然不知不覺的看了一下午。

原來有個弟弟有那麼多好處。

李曉穎借著這股勁主動去李多寶房間找他,結果看見他正抱著一根拐杖在哭。

李曉穎覺得奇怪,「拐杖是誰的?」

李多寶嚇了一跳,「撿……撿的。」

「說實話。」李曉穎綳起臉。

到底還是個小孩子,且本來情緒就很低沉,所以李多寶很快就說:「是爸爸的。」

李曉穎心裡「咯噔」一下,「不可能!爸爸用拐杖的話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可說完她就沒了底氣。

被質疑後,李多寶委屈道:「是爸爸說要瞞著你的,他說你工作辛苦,操心的事情的多,所以不讓我們告訴你。」

難怪她曾經要父母搬過來,他們總是找借口拒絕。

李曉穎心情複雜,頭皮發麻,四肢僵硬,她好半天才流出淚水,卻又覺得心裡空落落的,沒有一點真實感。

7

雖然姐弟倆的相處還是很彆扭,但比之前是好多了。

李曉穎開發了不少技能,心裡多少還有些小得意,公司同事都說她比以前多了兩分人氣。

「你作業寫完了嗎?」

一旦李曉穎開口說話,李多寶都會提起高度注意力,他迅速回答說:「還沒有。」說完又趕緊補充道:「我做了安排,會在開學前寫完的。」

李曉穎卻說:「不著急,放假主要的還是玩。」

李多寶認真的點頭,等回過味來疑惑的看著她。「啊?」

李曉穎多少繼承了父親的幽默,她說:「死學的人走不遠,會學會玩的人才能成功。不信看看你姐姐我,上學的時候都是玩過來的。」

李多寶聞言激動的說:「爸爸媽媽跟我說過,說姐姐一直是學校第一,特別厲害!我也一直拿姐姐當榜樣和目標,我想和你一樣優秀!」

李曉穎聽了一愣。

李多寶見狀有些羞澀,李曉穎卻說:「爸爸媽媽把你教的很好,你比我更優秀。」

大姨說得對,無論如何他們是一家人,是姐弟,是這世界上最親的人了。

李曉穎決定將李多寶帶在身邊,好好照顧他長大。

對於她的決定,李多寶似乎不太滿意,小臉上滿是猶豫。

李曉穎暗暗反省了一下,自覺最近對他還不錯啊。

李多寶猶猶豫豫,好半天才開口道:「姐姐,我知道我是個累贅,我成年後就會離開的,而且這些年的花銷我長大後也會還給你的……」

他說的十分誠懇,可就因為他的誠懇,李曉穎才覺得難受。

「什麼都不要想,好好長大就行。」李曉穎摸了摸他的頭,動作輕柔。

不知覺,李多寶淚流滿面,他小聲抽泣道:「姐姐,你好像媽媽啊!」

李曉穎哽咽一下,努力道:「姐姐以後會像爸爸和媽媽那樣好好照顧你的。」

李多寶忍著淚水,努力半天,嘗試著摸了摸她的頭頂,一副小大人的樣子說:「姐姐,我也會好好照顧你的。」

這一刻,李曉穎心中得到了釋然。

老大和二胎從來都不是仇人關係,他們是一家人。享受著相同的愛,也付出著同樣的愛。

8

李曉穎帶李多寶回去辦轉學手續,路上碰見王成攔她。

沒了李曉穎幫襯,王成的路難走了許多。他兩頰發紅,一看就是醉酒了。

「曉穎,我知道錯了,求你原諒我吧。」

王成態度真摯,甚至說可以感人。然而李曉穎已經看透了他,所以內心並無波瀾。

兩人糾纏許久,李曉穎不及他力氣大,始終甩不掉他,這是李多寶從車上下來,照著王成的手咬了下去。

王成立馬鬆手,一臉痛苦的亂喊亂叫,李曉穎怕他情緒失控,趕緊拉著李多寶上車離開。

李曉穎將車開了一段時間後,才看著前方開口道:「以後不準隨便咬人。」

李多寶說:「我沒有隨便咬人,他欺負你。」

李多寶拍拍胸脯,打包票道:「姐姐放心,我保護你!」

李曉穎笑,「那你可一定要保護好我呀!」

李多寶點頭,也跟著笑起來。

恍然間,車裡面似乎有四個人的笑聲,在時空交疊中,終於完成了一家團圓。(小說名:《太平喜劇:姐與弟》,作者:辭悲鬱。)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每天讀點故事 的精彩文章:

婚禮當天,姐姐搶走我嫁衣替我出嫁,1年後收到她死訊才知是為救我
我一人養丈夫全家,那天收到一疊照片:你婆家在用你的錢養私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