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道學 > 「宰相詞人」晏殊:每個人,生命中都有3張面孔

「宰相詞人」晏殊:每個人,生命中都有3張面孔

一份有良知的心學微刊

文 |?不雨亦瀟瀟

十點讀書(ID:duhaoshu)

在北宋文學史上,有一位著名的「宰相詞人」。

他5歲時,便熟讀經史,下筆成章;

14歲,以神童入試,賜進士出身;

18歲,任光祿寺丞;

此後,更是一路開掛,最終官拜宰相,富貴一生。

這個人,就是晏殊,那個寫下「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的風流才子。

人在官場,身居高位,晏殊雖然表面上風光無限,其實卻高處不勝寒。

也正因如此,他才有了不同的面孔:

對待上級,隱智藏鋒;

對待朋友,自在洒脫;

對待家人,情深不移。

一張面孔:對上位者,隱智藏鋒

《菜根譚》說:「藏巧於拙,用晦而明。」

也許從走進官場的那一天,晏殊便已經明白了這個道理,而且還做得恰到好處。

在早年,晏殊曾被皇帝選為太子伴讀。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恩旨,晏殊曾在心裡揣測了無數遍。

誠然,他才華過人,但汴京並不缺乏俊傑,皇帝為何偏偏選中自己呢?

這讓一向與世無爭的晏殊,擔心了好長一段時間。

後來,他才知道:原來是皇帝聽說館閣大臣們都熱衷於遊樂宴飲,唯獨他晏殊閉門讀書,所以才破格提拔了他一下。

當皇帝問他,為什麼不與眾人一同遊樂飲宴時,晏殊誠懇地對皇帝說:

「臣並非不愛宴遊集會,只是因為沒錢揮霍。臣若有財力,也一定和他們同去了。」

就是這樣笨拙直白的一句話,既回答了皇帝的問題,也沒有得罪那些遊樂飲宴的同僚。

愚昧之人,總把智慧放在嘴裡,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的本事;而真正的智者,往往懂得把智慧放在心裡。

晏殊曾在《解厄鑒》中寫道:「鋒者,厄之厲也。厄欲減,才莫顯。」

處世的最大智慧在於「隱與匿」,含蓄不露,才最有力量。

乾興元年,宋真宗病逝,留下他的皇后劉氏和太子趙禎。

由於新皇年幼,劉太后便開始垂簾聽政,朝堂也因此分成了兩派:寇準等人嚴辭反對太后聽政,要求還政於皇帝;而宰相丁謂一派則想趁機獨攬朝政。

一邊是權勢熏天的劉太后,一邊是大義所在的新皇帝,就在朝臣紛紛站隊時,晏殊卻選擇了「裝透明」。

或許他有自己的考量,或許他始終抱著明哲保身的態度,總之,他兩不相幫,始終不肯趟這渾水。

只可惜樹欲靜而風不止,晏殊雖然選擇沉默,但朝堂風雲還是將他卷了進來。

迫不得已之下,他只能硬著頭皮向朝廷提出一個「中庸」的建議:

所有向太后奏事的大臣都需隔簾彙報,如此一來,既避免太后任人唯親,也避免大臣蠱惑聖上。

此言一出,立刻引起軒然大波。有人批評他圓滑世故,有人不忿他清閑無為,還有人說他一身媚骨。

可他們不知道,這正是晏殊的處世之道,也是他的本事。

晏殊周旋官場多年不倒,靠的就是這「隱智藏鋒」的本領。

藏鋒,是功成不居的謙遜,是踏實守拙的內斂,更是修身養性的境界。

鋒芒畢露,只能享受片刻的「綻放」,隱智藏鋒,才可獲得永恆的榮光。

第二張面孔:對待朋友,自在洒脫

在朝堂之上,晏殊是一位「隱智藏鋒,明哲保身」的沉穩宰相;

而在生活中,他卻是個自在洒脫的風流才士。

缺乏真正的朋友,是最純粹、最可憐的孤獨;沒有友誼,這一世不過是一片荒野。」

晏殊真正的朋友並不多,一來是他常年身居高位,難以深交;二來,他為人自矜清高,難免讓人不喜。

但有兩人稱得上是他的至交:王琪與張亢。

對待官場上的同僚,晏殊圓滑有禮,冷眼相看;而對於這兩位至交好友,晏殊卻拿真心真情相待。

王琪,是晏殊相見恨晚的詩友。

有一年暮春,他們二人於湖邊對坐,晏殊忍不住感慨說:「每得句或彌年不能對,即如『無可奈何花落去』,至今未能對。」

誰知王琪朗聲而笑:「似曾相識燕歸來。」

這聯句渾然天成,巧奪天工,晏殊不由得大喜過望,心中也生出了敬佩之情。

從這以後,他和王琪的關係日益密切,不僅常常在一起賦詩飲酒,甚至還舉薦他出任館職,真心助其進入仕途。

而作為晏殊的另一個摯友,張亢雖文采不顯,但豪放有餘。

三人常結伴而游,鼓瑟吹笙。

一日宴飲,酒過三巡之後,王琪忽然指著張亢說道:「張亢觸牆成八字。」意思是八字形似牛角,王琪這是取笑他體壯如牛。

張亢笑著回道:「王琪望月叫三聲。」猿啼三聲淚沾裳,王琪體瘦,偏又伶俐,可不就像一隻猿猴?

席間賓客聞言大笑,紛紛誇讚兩人口才了得,晏殊更是笑得前仰後翻。

也許,這是晏殊人生中最快樂愜意的時光了。

這樣的歡樂時光,就像青綠的苔蘚,在暗無天日的老房子里一寸一寸地爬著,讓晦暗的地方生出了顏色。

還有一次,三人同去泛舟,晏殊負責掌舵,其餘二人撐竹篙。

過了一會兒,當船行到橋底下時,突然撞到了石柱,整隻船都橫了過來。

張亢還在奮力地撐著篙,王琪則笑著嚷道:「晏公掌舵的方向不對啊!」

其實晏殊並不懂划船,聽了王琪的話,自己也忍不住捧腹大笑,全然沒有了宰相的威嚴。

烈日當空,風暖水清,三個人看起來都有些狼狽。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活脫脫像三個孩子。

他們的友情,像一株成長緩慢的植物,以真性情為之注入養料,漸漸枝葉繁茂起來。

俗話說得好:「人生得遇一知己,足矣。」

與知心朋友相伴,就如同進入到一個寬敞的自由空間里。

在那裡,你可以卸掉成熟的面具,不必偽裝,隨心所欲地歡笑打鬧;

你可以傾訴光環背後的孤獨,無需隱瞞,無所顧忌地舔舐自己的傷口。

真正的朋友,是你快樂時去分享的人,更是你苦痛時去尋找的人;是你高升時真心喜悅的人,更是你在低谷時陪伴你度過寂寞寒冷的人。

友情,彷彿你生命中的血液,溫暖著你的心。

第三張面孔:對待家人,情深不移

曉看天色暮看雲,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與世間傷情的男子一樣,晏殊一生也飽嘗感情之苦。

他一生有三位妻子:李氏,孟氏,與王氏。

晏殊與李氏是少年夫妻,他私下曾將李氏比作卓文君,因為李氏才貌俱佳,如花解語。

夫妻兩人本是琴瑟和鳴的一對如花美眷,但不想李氏在最美麗、最年輕的時候病故了。

更教人難過的是,不出兩年,晏殊的父母也相繼過世。

死亡奪去了晏殊擁有的溫情,他曾醉酒痛苦過,也抱怨傷懷過,但也開始學著接受人生中的每一個安排。

在接連的失去下,他懂得了珍惜眼前人的道理。

八年以後,晏殊迎娶了第二任夫人孟氏。

孟氏嫁入晏府時,他落筆寫下「青鬢玉顏長似舊」的詩句,希望這位夫人韶華永駐,字裡行間透露出幾分對當下歡愉時光的珍愛。

如果說李氏是他生命里最初的驚艷與心動,那麼孟氏就是餘生里一飯一蔬的溫暖和陪伴。

金庸在《書劍恩仇錄》中說道:情深不壽,慧極必傷。

過了幾年,孟氏也因病去世了。

失去愛人的痛就像剜去心頭血肉,在我們的生命里空出一個巨大的傷口,即便痊癒,也會留下猙獰的疤痕。

而這樣的痛苦,晏殊竟經歷了兩次!

他漸漸明白,人與人的相遇和陪伴都只是一段路,總有個岔道會分道揚鑣。

人生旅途中,總有人不斷地走來,有人不斷地離去。

當新的名字變成老的名字,當老的名字漸漸模糊,又是一個故事的結束和另一個故事的開始。

晏殊的第三位妻子王氏,與之前兩位迥然不同。

她生性好妒,性情嬌縱,而且對晏殊身邊能歌善舞的侍妾,也頗有微詞。

但她的感情,卻也如她的性情一般直白。

她見證了晏殊的輝煌,也經歷了晏殊的低谷,她和晏殊從朱顏變白髮,始終不離不棄。

晏殊曾在《訴衷情》中透露過他的晚年生活,其中一句寫到:「車載酒,解貂貰,盡繁華。」

他是滿意而知足的。

他同樣珍愛著王氏,給了她足夠的尊重與禮遇;而王氏也如一抔泥土,滋潤著整個晏家。

這些情意經時光沉澱,顯得彌足珍貴。

「滿目青山空念遠,不如惜取眼前人」。

我們總是在不斷的相遇和錯開中明白:身邊的人只能陪著自己走過或近或遠的路程,而不能伴自己一生。

所以與其悲傷於未來註定的消逝,不如珍惜現在的時光,享受當下的幸福。

每個人都會有幾張不同的面孔,但無論你有多少張面孔,這些面孔之下的心卻是惟一的。

在朝堂上,晏殊用「隱智藏鋒」的方式,成為位高權重的宰相,成就了自己富貴通達的一生。

而離開爾虞我詐的朝堂,回歸普通生活時,他又變成了那個真情真性的風流才子。

三張面孔,一顆真心。

這成為他身上獨特的氣韻,也構成了他一生中最美麗的風景。

圖片來源 |?《清平樂》劇照

-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王陽明心學 的精彩文章:

古訓:無事定心,臨事守心,歷事練心
比岳飛還牛的兩位抗金大佬:一個病逝前線,一個被貶1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