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天下 > 美國女記者親臨得克薩斯州死刑現場,揭露不為人知的行刑經過

美國女記者親臨得克薩斯州死刑現場,揭露不為人知的行刑經過

據外媒4月7日報道,米歇爾·里昂(Michelle Lyons)作為亨茨維爾項目的一名年輕記者,在自己22歲那年首次目睹了得克薩斯州的一場死刑。那一年,米歇爾正在做關於犯罪和治安方面的報道,這個項目還包括揭露死刑犯被執行時的情況。

完成這個報道後,米歇爾跳槽成為了得克薩斯州刑事司法部門的官方新聞發言人。在2000年至2012年期間,目睹了近300次死刑犯處決(都是注射死刑)。談到第一次目睹死刑,米歇爾說:「當時作為一名年輕女性,肯定會害怕,而且扛著巨大的壓力。但作為一名記者,只有身臨其境才能做好這份工作,才能真正的不偏不倚,不被任何事情影響。」

米歇爾16歲時,她在父親的報社找到了第一份工作,當起了攝影師。從這兒開始,時不時出入一些慘烈的新聞現場,比如車禍、沉船等等,死亡也開始變得不那麼陌生。22歲時,她萌發出親眼目睹死刑犯「逐漸睡著」的想法。

「逐漸睡著」是指囚犯被綁在床上,接受藥物注射致死的過程。在「睡著」的過程中,囚犯的家人和受害者的家人都會在旁邊看著。米歇爾接受採訪時說道:「得州執行過很多次注射死刑,每一個步驟都可以非常精確。」

成為新聞發言人後,米歇爾得以獲知死刑行刑前後的故事。「在得州,死刑可以在下午6點後的任何時間執行。典獄長會接到州長辦公室和總檢察長辦公室的開始通知。現場有一間行刑室,裡面有一張床,還有兩個相鄰的房間可以直接看到行刑室的情況。當囚犯躺在床上,可以看到觀察室里的家人。」

米歇爾繼續說道:「所有人就位後,五個受害者家屬、五個囚犯家屬以及五家媒體可以觀看全過程。行刑前,典獄長會給犯人做最後陳述的機會。犯人肯定有機會說話,而且一般都有話要說,不過也不會說很久,通常兩分鐘左右。」這些談話包羅萬象,有人仍然聲稱自己是無辜的,有人會為自己的罪行道歉,有人不會道歉,但會對自己的家人說,『很抱歉讓你們經歷這些』。還有人會做出稀奇古怪的事情,比如講笑話、唱歌甚至沉默不語。」

「最後的陳述」結束後,執行程序就開始了。在米歇爾那個時代,注射劑由三種藥物組成,而現在只需要一種葯就可以一擊致命。米歇爾解釋說:「第一種藥物是鎮靜劑,會讓人昏昏欲睡。第二種是肌肉鬆弛劑會使肺和隔膜喪失功能。第三種是可以使心臟停止跳動的藥物。當藥物連續快速地注入體內時(時間通常是30-45秒),可能會聽到類似咳嗽或打鼾之類的聲音。」

米歇爾形容這個過程就像是面對大海中的波浪,要麼抗爭要麼隨波逐流,隨它去吧。2004年,隨著自己女兒的出生,米歇爾自己的觀點和角度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一般人們都會站在受害者的角度,認為囚犯罪有應得。但讓囚犯的母親親眼目睹自己孩子死去,這麼做到底是否考慮到會傷害這個無辜的女人?

自1982年以來,得克薩斯州總共有570人被處決死刑。2000年,這個數字達到了頂峰,一年內有40名囚犯被處決。米歇爾認為這並不是非黑即白的判斷,受害者和囚犯家屬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據調查,大約只有10%的人屬於「真正邪惡」,比如精神變態者、反社會者或草菅人命的人。而剩下90%的人,可能源於並未接受過良好的教育,或犯下的錯並非故意。作為旁觀者,真的很難評判這些人是否該死。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譯眼看世界 的精彩文章:

伊萬卡夫婦要遷居弗羅里達?梅拉尼婭也為之操心,孩子們擇校問題受網友熱議
威廉王子:清楚王室重任,做熱愛的事業:開救生機救護生命,很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