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土耳其希臘爭端升溫攪動東地中海局勢

土耳其希臘爭端升溫攪動東地中海局勢

參考消息網4月8日報道(文/劉林智)

在中東當前的地緣政治格局中,土耳其成為極其重要的角色。

以敘利亞、伊拉克為代表的中東核心地區固然是土耳其近年擴大影響力的重要區域,東地中海同樣是其不能忽視的關鍵戰略地帶。

特別是在最近十年內,隨著勘探技術的發展,東地中海黎凡特海盆和尼羅河三角洲盆地不斷發現大型和特大型油氣田,而土耳其一直深為資源緊張所困。

但在東地中海區域,鄰國希臘是土耳其最主要的「老對手」,兩國間不僅有著複雜的歷史糾葛,還存在著現實層面的領土爭端和海洋劃界爭議。

隨著土耳其對東地中海油氣資源興趣的不斷增大,其與希臘的緊張關係日趨公開化。進入2020年後,土耳其與希臘在東地中海的戰略競爭更趨激烈,東地中海局勢陷於持續緊張狀態。

東地中海局勢火藥味漸濃

土希爭端升溫首先表現為兩國軍事對峙的升級。自2020年1月起,土耳其勘探船「奧魯奇·雷伊斯」號開始頻繁進入希臘海域進行勘察活動,希臘則派出護衛艦監控土耳其勘探船活動。8月10日,「奧魯奇·雷伊斯」號在土耳其軍艦護航下再次進入東地中海海域作業,引起希臘和塞普勒斯強烈反對。12日,希臘「利姆諾斯」號護衛艦撞擊土耳其「凱末爾」號護衛艦,希臘雖稱之為「事故」,土耳其卻堅持將事件定性為「挑釁」。

隨後不久,土希兩國同時在東地中海進行較大規模軍事演習,其間發生雙方戰機攔截事件。其後,土耳其於9月中旬撤回勘探船,土希關係一度出現緩和跡象。但在10月中旬,土耳其無視希臘警告再次派出勘探船至東地中海爭議水域,並多次延長勘探船作業期,引發土希新一輪關係緊張。

其次,土耳其和希臘在塞普勒斯問題上的博弈更趨激烈。東地中海島國塞普勒斯一直存在著複雜的族群衝突問題,該國兩大族群希臘族和土耳其族間歷史積怨甚深。1983年土族成立「北塞普勒斯土耳其共和國」,從而造成塞普勒斯南北實際分裂,北塞普勒斯雖未得到國際社會承認,卻獲得了土耳其明確支持。近年,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為了對抗希臘、塞普勒斯,更是頻打北塞普勒斯牌。

其三,土希兩國圍繞東地中海控制權的「陣營對抗」態勢更趨明顯。在土耳其方面,利比亞是其目前在環地中海地區的重點戰略經營方向,土耳其一直在利比亞內戰中給予民族團結政府大量支持。希臘則與埃及、塞普勒斯不斷深化關係,打造遏制土耳其行動的區域戰略聯盟。2020年1月,希臘、塞普勒斯和以色列共同簽署「東地中海天然氣管道」政府間合作協議。11月末至12月初,希臘、埃及、塞普勒斯、法國和阿聯酋在地中海舉行海空軍聯合軍演,顯示出相關國家對希臘的支持立場。

多因素加劇地區暗流涌動

2020年,雖然受到經濟發展疲弱、難民危機持續、新冠疫情肆虐等因素的困擾,土耳其埃爾多安政府奉行的「進攻性」地區戰略卻並未發生根本改變。

通過擴張性的軍事行動和戰略布局,土耳其的地區影響力無疑獲得了很大提升,埃爾多安也藉此樹立了「政壇硬漢」的形象,不僅鞏固了自己在正義與發展黨中的領導地位,同時進一步加強了對軍隊和社會的控制,獲得了可觀的「擴張收益」。

在東地中海區域,雖然希臘得到歐盟主要國家和埃及、塞普勒斯等地區國家的支持,但其整體軍事實力遠弱於土耳其,土耳其當然更難以向希臘妥協,高頻率的挑釁行動成為土耳其向希臘施加戰略壓力的一種有效方式。

與此同時,國際社會和地區組織的斡旋與施壓在東地中海爭端中未能有效發揮作用。在土希對峙升級後,北約和歐盟多次進行斡旋,要求兩國特別是土耳其降低對抗力度並進行對話,但土耳其對這些調解行動總體反應冷淡。

2021年1月20日,拜登正式就任美國新一屆總統,美國的中東政策勢必將進行相應調整。埃爾多安雖然作風強硬,但作為處事冷靜的現實主義者,他深知土美關係不睦對土耳其的弊端。為了改善與美國新政府的關係,埃爾多安近期已多次對美釋放積極信號。2月20日,埃爾多安在電視講話中稱,土美共同利益大於分歧,期待在雙贏基礎上加強與拜登政府的合作。

在此前的1月25日,土耳其和希臘重啟了中斷五年的東地中海爭端對話。雖難有實質性成果,但表明雙方具有一定緩和關係的意圖。

目前看,東地中海豐富的油氣資源對土耳其和希臘都有著巨大的誘惑力,任何一方僅通過談判即做出重大讓步的可能性都不高,戰略對峙仍將是今後較長時期內土希關係的主流。更值得擔憂的是,土希之間高頻率的軍事對峙難免會出現擦槍走火的情況,一旦此類情況發生,兩國滑向衝突的可能性勢必將增加,東地中海安全形勢也將可能進一步惡化。在可預見的未來,東地中海局勢仍將暗流洶湧。(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西亞非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參考消息 的精彩文章:

西媒分析:埋伏在默克爾身邊的兩大內部挑戰
美媒:揭開病毒傳染性的奧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