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史 > 「鈔票用得光,交情用不光」,憑著這句話,他當上了民國孟嘗君!

「鈔票用得光,交情用不光」,憑著這句話,他當上了民國孟嘗君!

這個人家世顯赫,祖母是清朝重臣李鴻章的女兒、女兒是盛宣懷的女兒,妻子是自己的表妹,盛宣懷的孫女,雖然家中有錢,但是他秉承這句話「鈔票用得光,交情用不光」,所以結交各界名流大腕,成為民國孟嘗君!

這個人就是邵洵美。

(邵洵美)

邵洵美出生於1906年,祖父邵友濂,同治年間舉人,官至一品,曾以頭等參贊身份出使俄國,後任湖南巡撫、台灣巡撫。外祖父盛宣懷是著名的洋務運動中堅人物,中國近代的第一代大實業家,富甲一方。叔外祖父是晚清重臣李鴻章。

邵洵美可以說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五六歲時即入家塾讀《詩經》,背唐詩,讀完家塾便進聖約翰中學。這所教會學校所授課程除國文外,都用英文教材,教師不少為洋人。良好的教育環境,日漸把邵雲龍薰陶成一個頗具才情、溫文爾雅的青年。

邵洵美16歲時戀上了表姐盛佩玉。1925年初,邵洵美與盛佩玉訂婚後赴英國劍橋大學留學。他在經濟系就讀,但課外自學英國文學,醉心於英詩。留學期間,他結識了徐志摩、徐悲鴻、張道藩等朋友。

邵、盛兩家聯姻,以其地位的顯赫和富貴榮華,似不遜於《紅樓夢》中的榮、寧兩府。

( 邵洵美)

回國後,邵洵美立志日後要創出一番自己的事業,不靠祖上餘蔭度日。」我不能像其他富家子弟,只知將莫名其妙由祖宗傳下來的錢一個個用光,而不想去運用天賜給自己因以求生的手和腳。」

做什麼呢?邵洵美也算是一個知識分子,但是論詩,他與徐志摩不能同日而語;論文,他與沈從文不在一個量級;論翻譯,也不在施蟄存之上;若論出版,邵洵美倒真是一位大出版家!他對出版情有獨鍾,大概也是「天生」。

自1928年到1950年的22年中,邵洵美的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出版事業上,先成立「金屋書店」,後是「上海時代圖書公司」,再是「第一出版社,接管了《獅吼》雜誌並創辦了《獅吼·復活號》、《金屋》月刊、《時代畫報》、《時代漫畫》、《時代電影》、《文學時代》、《萬象》月刊、《論語》半月刊、《十日談》旬刊、《人言》周刊、《聲色畫報》,達11種之多。他還和友人合作出版過《新月》月刊、《詩刊》。

1934年至1935年期間,他同時出版的刊物有7種,每隔5天便至少會有兩種期刊面世。

這麼多的刊物,究竟能賺多少錢?可能連邵洵美也不知道準確數字。

(孟嘗君)

戰國四君子之一的孟嘗君,依仗父親留下的豐厚資產,在封地薛邑廣招各國人才,門下有食客數千。遇到門客有困難的時候,孟嘗君也是仗義幫忙,因此贏得了天下美名。

邵洵美也是這樣,秉承「鈔票用得光,交情用不光」這句話,交下了很多朋友,贏得民國孟嘗君的美名。資料顯示,邵洵美為人熱情、坦誠、仗義。在三四十年代上海灘文藝界多元格局並存的情況下,邵洵美擁有一大批左、中、右的朋友:胡適、葉公超,潘光旦、羅隆基、曹聚仁、林語堂、沈從文、方令孺,聞一多、夏衍、鄒韜奮、徐悲鴻、劉海粟、張光宇、丁悚、魯少飛,以及張道藩、謝壽康、劉紀文等等。真是高朋滿座、好友如雲。郁達夫說得有趣--邵洵美家裡經常是」座上客常滿,樽中酒不空。」畫家魯少飛曾戲謔地畫了幅《文壇茶話圖》(載《六藝》月刊),稱邵洵美是」孟嘗君」。

邵洵美扮演孟嘗君一角由來已久。他剛到劍橋讀書時,老祖母令帳房按月匯款。那時邵洵美不吸煙(對未婚妻承諾過),不跳舞,手頭寬裕,友人手頭拮据時只要張口,他馬上慷慨解囊,而且散金不驕人,從不要人還。那時徐悲鴻、蔣碧微夫婦兩人合用一份留學經費,常鬧經濟危機,邵洵美總是適時施以援手。

一天大清早,有一青年敲邵洵美的門,先說了一番恭維話,然後表示想借錢,並說是大使館介紹的。邵洵美也沒多想,順手送他200法郎。此後,留學生們風傳他是」活銀行」。

1927年邵洵美回國時與張道藩及另一同學同行,他特意將自己的頭等艙船票退掉,換了三張三等艙的。回國後,他住在上海,徐悲鴻、謝壽康、滕固、唐槐秋等朋友一到滬上,必在他家落腳,他食宿全包。

邵洵美創辦金屋書店時,有位朋友送來沈端先的一疊譯稿,是日本廚川白村的《北美印象記》。朋友說譯者剛從日本留學回來,生活無著,希望幫他出本書接濟一下。邵洵美連稿子都沒看,馬上拿出500元。沈氏即夏衍,那時他還是文壇剛出道的新人。

(毛澤東)

1938年5月,毛澤東發表了《論持久戰》一文,繼而黨組織決定將《論持久戰》翻譯成英文傳播到國外去,並把翻譯任務交給中共地下黨員楊剛。楊剛時年僅20多歲,公開身份是《大公報》駐美記者。 後來,楊剛找到了邵洵美。邵洵美勇敢地接受了這項危險的任務。

邵洵美雖然辦有時代印刷廠,但它不印外文書,於是他就不得不將譯稿秘密托印於另一家印刷廠。這部譯稿從送稿、往返傳遞校樣到出書,都是邵洵美在秘密聯繫好後指定上海時代圖書公司總稽核王永祿去辦的。這部最早的《論持久戰》英譯本歷時兩個月才印出,共印了500冊。

後來,邵洵美在西區洋人住宅區轉悠,等到周圍無人時,就迅速停車,拿起幾本《論持久戰》,從車內跳出,奔到洋人住宅前,往每隻信箱里塞進一本後,立即返身上車飛駛而去。

不久,日本特務機關嗅到了一些味道,決定暗殺邵洵美。法租界巡捕房中邵的一個朋友獲得消息後,立刻秘密告訴邵,並派了人前來保護邵洵美。但是,邵洵美辦的《自由譚》還是在日寇的橫加干涉下,被迫於1939年春停刊。它在半年中一共出版了6期。

(一家三口)

1958年,他遭了一場無妄之災,蹲了大獄。

邵洵美在歷史上的人際關係確實複雜:與杜月笙有往來;與國民黨元老吳稚暉、李石曾有過從;與陳立夫、陳果夫以及張道藩、劉紀文等有交情。還有魯迅對他的譏諷、批評,一直是他一塊心病。而他被捕的真正原因是一封信,一封寫給項美麗的信。

事出有因。1958年,邵洵美經濟上陷於困境,吳昌碩為邵友濂刻的一方「姚江邵氏圖書收藏之章」是他的傳家寶,是「祖宗」,也只以20元的價錢轉讓給了錢君,為的是宴請陸小曼為她祝壽。屋漏偏逢連陰雨,邵在香港的小弟邵雲驤又患重病,住院急需資金。正愁腸百結時,老友葉靈鳳由港來滬,邵洵美請他吃飯。席間,葉靈鳳說起項美麗在美國的近況(項是邵洵美的美國戀人) 。邵洵美於是想起1946年他去紐約,項美麗曾向他借過1000美金。本來他借給友人錢,是向來不要還的。但此時非彼時,弟弟病重,他不得不做「小人」了,他想讓項美麗將那1000美金用支票轉賬到香港給弟弟救命。邵向葉索要項的地址,葉說不在手邊。邵便寫了一封信,署名用英文筆名Pen Heaven,托葉到香港後代發……

結果信被有關方面截獲,有人暗示邵洵美向組織交待歷史。邵洵美當時正在趕譯一本書,再加上他覺得過去的事太複雜,牽涉朋友太多,須認真,他想等譯完《一個理想的丈夫》一書後再向組織說明。孰料兩天後他便被捕了,罪名是「歷史反革命」。

(邵洵美)

1962年4月,邵洵美被釋放。可是,他已沒有自己的家了。

16歲的兒子小馬在他被捕後到青海支邊去了。原來的三間住房,被房管所收回了兩間,妻子盛佩玉與小兒子小羅和一個老保姆擠在一間房裡。後來,不得已盛佩玉又打發了老保姆,帶著小羅去投靠在南京的女兒邵綃紅……

邵洵美出獄後住在已離婚的大兒子家,四年的無妄之災已使他的身心受到嚴重摧殘------一頭白髮,極其瘦削。他患上了肺原性心臟病,唇、臉紫得發黑,牙齒也掉了幾顆,一動就喘,整日坐在床上,用兩床厚被墊在身後……

家人問他獄中情況,邵洵美隻字不提,只說「我是無罪釋放的。」此後,幸得有關方面照顧,安排他為出版社譯書,以稿費維持生計。

1968年5月5日,邵洵美去世,不僅給妻子留下了揪心的悲傷,也留下了一堆麻煩和債務:欠醫院400多元醫療費,欠房管處一年半的房租600多元,還欠私人和鄉下人民公社五六百元……

1985年2月,邵洵美的「歷史反革命案」正式平反。

(每日漢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每日漢字 的精彩文章:

中國有個最變態的皇帝,想要重用誰,一定要讓這個人先閹割!
日本最大黑幫為什麼會無償幫助孫中山?真相背後,原來有著陰謀!
這個日本人太殘忍了,活埋老百姓,還放出洋狗,吃掉村民!
林則徐多可悲,認為洋人腿不能打彎,到陸地走不了路,打仗必敗!
美國花720萬買來的阿拉斯加州,佔了大便宜,如今也在鬧獨立!

TAG:每日漢字 |